迈点网

民宿:让曾经只剩8人的山村“活”了过来

江西绿谷生态旅游集团 · · 2016-09-09 09:34:31

  民宿火热发展有目共睹。但是,民宿只对民宿经营者有利吗?其实,民宿曾让只剩8人的山村“活”了过来。

  温州市乡村民宿发展协会主办的第二届中国隐墅发展论坛上,相关部门负责人、专家聚在一起,探讨温州民宿的发展前景。

  温州乡村民宿业的发展,将给当地经济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规范和推动乡村民宿,需要采取哪些举措?

  民宿让曾经只剩8人的山村“活”了过来

  靠近楠溪江源头的暨家寨,是永嘉县岩坦镇深龙村下辖的一个自然村,曾入选2009年“中国十大景观村落”,如今村子常住人口约有200人。

  “大概从2011年开始,来村里的游客越来越多。”深龙村党支书赵松有说,暨家寨的房屋大多是木质结构,且保存完好。如今暨家寨的村民几乎家家都做起了民宿,人均年收入至少七八千元,凡是碰上五一、十一等假期,村里的民宿每间都会爆满。

  楠溪江源头的暨家寨

  谁能想到,在2007年的时候,暨家寨曾只剩下8人留守。因为村子实在太偏远,年轻人无不选择外出谋生。

  80后的暨伯良是最早回乡兴建民宿的村民之一。暨伯良的妻子马燕芬说,早些年暨家寨的村容极差,那年她和丈夫回村扫墓,恰逢镇里在申报新农村建设项目。“县里觉得暨家寨的古村落保护得还不错,就拨了3万元卫生费,让我们把村里收拾一下。”

  这一趟,让当时在苏州经营卤菜生意正红火的暨伯良夫妇留了下来。除了打扫村容村貌,夫妻俩还办起农家乐。最早来到暨家寨的大多是驴友和摄影爱好者,暨伯良夫妇办农家乐的初衷也就是让这些客人能吃顿热乎饭。

  此后,暨伯良又做起了民宿生意,取名“源头人家”。一传十、十传百,夫妻俩的民宿生意,从最早的亏本到如今的红火,还带动同村村民致富。如今不少年轻人也回到村里,把祖屋打扮打扮,办起民宿。民宿给暨家寨带来了人气,让村子“活”了过来。

  华侨回国办民宿 照顾家人还能享受生活

  文成县南田镇武阳村,是旅游景点刘基故居、伯温书院的所在地。这几年,不少游客慕名而来追寻刘基文化,一些村民也因此做起了民宿生意。

  武阳村党支书胡晓波介绍,武阳的民宿有22家,大多是当地农户开办的,以“迷途·武阳”、“隐居武阳”、“百汇阳轩”、“福地人家”等为主要品牌民宿。

  如今,武阳村共有190多户村民。“其实在2011年之前,这其中有一大半人都外出谋生了。”胡晓波回忆说,由于村集体没有稳定的经济收入,当年的武阳村几乎陷入空壳危机。后来,在县政府的帮助下,村里开起了200多亩荷花塘,由村民承包,作为一个新的景点。去年下半年开始,不少对家乡发展略有耳闻的村民,开始陆续回到村里,投资民宿。

  武阳民宿

  今年50多岁的刘剑波,是意大利归国华侨。“去年妈妈去世后,就只剩下爸爸独自一人住在南田。”去年12月,刘剑波把在意大利的服装生意盘掉后,回到了南田。

  “不过也不能闲在家里吧,总得找点事情做。”虽然初衷是为了照顾家人,但当时刘剑波听说武阳的民宿这几年比较火,就和妻子商量,把在武阳的老屋内部重新装修,也做起了民宿,取名“百汇阳轩”。

  刘剑波说,如今民宿让武阳的人气“旺了千倍、万倍”。据他介绍,夫妇俩的民宿一年能有20万元收入,加上武阳气候宜人,比国外的生活惬意许多。

  村干部:民宿带来的人气就是金钱

  盘垟村是位于大罗山的自然村,也是盘云谷文化创意村的项目所在地。村里57幢石头结构的农房陆续变身“隐墅”,民宿开始在村里流行。

  盘垟村党支书木道德说,就在3年前,盘垟村只有少数几户人家开办农家乐,吸引为数不多的来到大罗山山顶的游客歇息。

  自从村里办起民宿之后,带动了不少村民致富。如今,盘垟村常住村民已有232户、1200人。不少曾经下山谋生的年轻人,看到村里红火的民宿生意,也都回村投资。如今在盘垟村,农家乐从原来的1家增加到8家,便利店也开起了5家。

  大罗山民宿

  “盘山公路直接建到了村口,村间绿化道路也建起来了,原来的泥巴路都变成了水泥路。”木道德说,民宿办起来,交通方便了,游客就多了,又有村民开始做起花卉苗木的副业。3年前因为常住村民少而一直没能开通的自来水,如今也在政府的支持下开通了。

  “其实我们村有6000多亩地,资源丰富。人气就是金钱呐!”木道德经常和村民开玩笑,有了人气,村民坐在家门口卖饮料都能有钱赚。木道德透露,村里还专门成立了旅游公司,希望通过打造水上乐园、主题公园、烧烤或露营基地等,增加“盘云谷”周边的人文旅游休闲去处,把更多的客人留住。

  农业部门:全市民宿产业规划制订中

  据相关部门统计,今年上半年,温州新增农家乐(民宿)床位1110张,总量达到19052张。目前温州乡村民宿发展态势较好的有永嘉县、瓯海区、文成县、乐清市、洞头区,较为集中的区域有楠溪江、雁荡山、大罗山、泽雅等地。其中,文成南田镇武阳村民宿、瓯海盘云谷文化创意村民宿、永嘉岩坦镇暨家寨村民宿等,都是温州民宿整村推进的代表。

  当然,民宿业的发展,并非在所有的古村落都顺风顺水。有古村落曾提出村集体与开发商合作,改造古村落,打造成旅游目的地,但前提是村民全部搬出祖屋,置换到即将动工的安置房。然而这一项目尚未得到实质推进,主要是开发商与村集体、村民之间,仍未找到利益契合点。

  温州市委农办(市农业局)主任、局长张亨利日前透露,温州瓯海等6个县(市、区)已率先出台扶持民宿发展与管理的政策性文件,温州市民宿产业规划也已在制订中。

  温州市委农办(市农业局)经济发展处有关负责人介绍,民宿业的发展,治安消防是一大瓶颈,需要一套法律法规加以规范并得到很好的执行。日前,《浙江省民宿(农家乐)治安消防管理暂行规定》出炉,并定于下月10日正式实施。这也是我省首部民宿(农家乐)治安消防管理规定。

  该负责人称,不管是整村推进也好,还是村民“各自为战”也罢,农民利用自己的房子,只要能规范经营民宿、农家乐,既能增加自身收入,又能盘活古村落资源,不失为美丽乡村建设的重要载体之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