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日本民宿业“地震” 蛮子民宿是薛蛮子的噩梦还是春天?

希鸥网 · · 2018-06-30 09:43:00

  蛮子民宿是在合法区域上并且持有牌照的民宿,不受新法影响。

  “在京都一口气买下一条街”的薛蛮子又被推上了热点,一时网上到处都是“薛蛮子的京都民宿凉了”的各种嘲讽。

  这是因为一则《日本住宿宿泊事业法》落地,在日本民宿业中形成了“地震”,火热的市场陷入了寒冬。民宿投资市场也掀起了轩然大波,众多国内投资者纷纷逃离,人们传言日本民宿业将被带上紧箍咒,甚至退出舞台。

  而蛮子民宿的发起人薛蛮子淡定地把这些“热点”文章转发朋友圈,说“我不仅不后悔,还在开庆功会。”薛蛮子已经65岁,似乎没有事情能让他觉得焦虑了,他知道无论怎么解释,都会有人说些歪曲事实的话,“我已无所顾虑,我就是干点自己喜欢的事情。”

  “这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民泊新法》又不是《民宿新法》,连定义问题都没搞清!”蛮子民宿在京都的负责人一凡有点无奈。自蛮子民宿成立以来,他的时间除了花在看房、选房、设计、装修、运营各种事情上外,“民宿说明会”是最花时间精力的事儿,每一间民宿拿许可的过程也非常艰辛。

  在申请许可时需要开“民宿说明会”来征得町内居民同意,而参加说明会的大多是当地的老人,一开始他们不能理解,也有本地人对游客的偏见,每一场说明会都可以说是一场战争,一个人同时面对几十个人的质疑,七嘴八舌抛出各种问题,或刁钻或无理,针对每一个问题一凡都会耐心和每位邻居解释。“通过不懈努力征得邻居的同意后,会发现邻居们都特别好,我们五条旗舰店有个邻居老太太,现在每次看到我过去,都会给我拿上她亲手做的糕点,让我们特别感动。”一凡说,只要你认真做事,大家都会尊重并认可。每一场说明会的成功、每一个民宿的开业、无一不是在讲述着蛮子民宿的理念:对民俗和文化的保护传承。

  这次的《民泊新法》风波,在于国内媒体对日本法律的不理解。在日本,民泊和民宿其实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民泊新法》颁布的目的是为了打击非法民泊,非法公寓类型的旅馆设施。缘由在于日本的土地性质种类不同,只有部分用途的土地才有资格申请简易旅馆牌照。

  简单来说,民泊就是普通人拿出自己的住宅,供客人居住并收取费用。而民宿实际上和旅馆的性质一样,需要卫生检疫、防火安全等各种许可。一个是民间自发性质,一个是商业性质,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蛮子民宿是在合法区域上并且持有牌照的民宿,不受新法影响。并且由于缓解了旅馆、酒店业的压力,持牌的民宿还受到了日本政府的大力支持。规范化的政府法规为合法的蛮子民宿品牌贴上法律的核准标签,。薛蛮子的眼光也很是精准,政策解读也是通透,一开始就严格按照法律法规执行,合法正规经营,甚至为了等待许可书,宁可让装修完的民宿空置三个月,拿到许可才开始正式营业,现在看起来是吃了小亏,但实质是占了大便宜。

民宿许可书

  新法颁布之后,日本的主要OTA旅行预定平台上暂时关闭了所有没有登记民宿牌照的旅馆,可住宿房屋数瞬间从65000减少到13000。而蛮子民宿在Airbnb的预订量却暴增,“六月七月梅雨季节原本是淡季,蛮子民宿的价格也略高,但已经约满了。现在还能留在Airbnb上的都已经是清洗后的合法民宿了。“”老头子(薛老)起早贪黑看房子不是吹的,经常到晚上一两点钟还去看房,有一天下着雪,晚上气温只有零下一二度,我还被薛老拽着去清水寺看房。”一凡笑得很腼腆,“薛老认准的事情,对于他而言睡觉可能都是浪费时间,我这个年轻人的精力都跟不上,从早到晚,没有一刻停歇。回想这半年的辛苦,现在一间接着一间开业,挺满足的。”

  这次的新法颁发,对蛮子民宿来说不但不受限制,还迎来了自己的春天。

  薛蛮子在京都的日子

  在京都春天的大部分时间里阳光都很明媚,枫树上长满了细小而翠绿的枫叶,在阳光下散发着令人愉悦的光芒,蛮子民宿就藏在这样安静的巷子。

  自从开始做了民宿以后,这个留着花白山羊胡子,声音洪亮,走路大步流星的薛蛮子撕掉了那些看着光鲜亮丽的标签,他开始叫自己美食家,旅行者,收藏家,更或者是民宿的主人。

  2017年底,薛蛮子进入民宿市场,短短半年时间已在日本买下一百多个町屋,而最为大家所知的是薛蛮子在日本京都一口气买下了一条街。

蛮子民宿·东寺

  早晨或者黄昏的时候,他会从自己的民宿溜达到建仁寺,这是一处静谧的所在,道旁全是郁郁葱葱的柏树,他慢慢地走着,三三两两的鸽子和乌鸦在马路中央跳来跳去。路边是百年的电线杆,也沉淀下百年的历史。就这样在寺庙里看着枯山水发呆。在这种环境里,人似乎都安静下来了。

  渐渐的,蛮子民宿的客人越来越多。有的是薛系的创业者、薛蛮子的朋友、还有一些慕名而来的蛮子民宿的粉丝,多半都会聚集于此。京都这个城市,迎来了懂得欣赏他的人。

  京都民宿的成功,让薛蛮子嗅到了方向,他把目光投向了泰国的苏梅岛。蛮子民宿的第一站选择在京都,第二站选择在苏梅岛,因为这俩个地方都有自己的个性。比起京都的文化底蕴,苏梅岛代表着纯粹的慢生活。

  对于蛮子民宿,薛蛮子颇为得意,他特意提到了济南大明湖的一副对联:“作湖山一日主人,历唐宋百年过客“,这是他想要的生活。

  “现代文明建筑的一切都是同质化的、简单化的,我们现在接触到的一砖一瓦都是冰冷的,没有温度。但是人性的本身是彼此相联的,血脉一辈一辈的传承下来。民宿就是这种文化的传承,它能带给人们其他物品无法传递出的“感觉”。这种“感觉”可以加深我们对人性的敬畏。也是我们的文明得以延续、继续繁衍生息。“

  薛蛮子嘟囔着说,在蛮子民宿,他才能找到自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