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当文化让酒店如花绽放时 设计师到底做了些什么?

酒店评论 · 鲁杨 · 2018-09-17 08:58:19

  酒店设计最大的铁律是为消费者提供最高性价比的空间享受和服务体验。

  建筑起源于人的精神需求或更先于身体的需要,早期人类在寻求庇护之所的时候,将自然之神灵通过主观构筑供奉祭拜起来,即有了“神”的建筑。今天我们发展到了可以“呼风唤雨”的高科技时代,对建筑与空间设计的文化性与精神性需求更应该渗透到项目的每一个毛孔里。如果说酒店对人们的物理需求的满足是酒店设计的血肉,那么酒店的文化个性就是酒店设计的精魂。无论时尚如何变动,这两者都缺一不可、等量齐观。在“体验经济”的世界潮流和“文旅合并”的国内时势导向下,面对消费升级, 面对酒店业的大发展, 基于酒店生存现状与酒店品牌塑造等多方面需求,设计更应将文化作为自己的灵魂。一个酒店的文化,主要是通过空间场景制造给人带来的综合印象,建筑和室内设计是传达和体验酒店文化最直接的媒介。

  选择什么样的文化主题,是设计对酒店文化传达的第一步。大类而言,一种是异文化植入,比如一些主题式(IP)酒店等;一种是在地文化的展现,例如虹夕诺雅酒店等。而这两种方式都可能涉及到与酒店设计的基本逻辑以及与酒店品牌文化相融合的问题。笔者就目前正在设计或已经完成的一些项目,从室内设计与建筑规划设计两个方面,谈谈在设计中将在地文化与酒店文化融合的经验。

  室内空间设计对酒店文化的塑造

  酒店的文化主题选择和设计的落地表达,每个项目都不尽相同,有时候面对复杂的可能性,设计师需要通过自己敏锐的文化触角和深入的文化调研(包括自然地理与人文生态)最终确定,并找到酒店文化灵魂的“唯一性”,再进行深度演绎。

昌平乐多港万豪酒店主要体现深厚人文背景下的自然山水情怀

  昌平乐多港万豪酒店位于新兴的科技城郊燕山龙脉,选址地青山依傍,地热泉涌。酒店在定位上希望同时满足当地商务和城市度假的需求。在整体建筑与空间设计上,除了兼顾万豪酒店品牌设计中传统的空间序列与制式,如何首先让客人感受到自然的气息,突出昌平乐多港万豪在自然景观资源与气候环境方面的优势,进而突出以自然山川为核心的人文脉搏,是笔者设计时的出发点。

  在酒店对面的燕山一脉上,山峦叠嶂,云霾交替。若天晴日好或细雨霏霏,这里呈现的是五代宋初大山水画中那股通古承袭的中正大气之象;若霾天爆表,往往如末日降临、跌落深渊,不知今夕何夕、不分天人之际。环境遭受的压力与巨变让自然的“自然”如此宝贵,为此,笔者更加明确了要在昌平乐多港万豪的室内设计中用“山的语言”说话——这里的山,既是我们正对的群山,也包含中国艺术中的山水观念。结合酒店的客群定位和经营方向,酒店的设计点落在了具备唯一性的地理特征上,从“开门见山”上抽象出视觉符号,进而找到文化内核,赋予这家酒店设计以文化精魂。

昌平乐多港万豪酒店大堂概念图

  对于文化主题的选择,值得强调的是,在同一项目里, 在总的文化主题下,每个分功能区也可以有不同的分主题文化表达。例如笔者目前正在做的项目昆明万豪酒店,在体现多民族融合的滇文化总主题下,酒店大堂吧就是以火塘文化(西南少数民族家庭中通常会有一个或几个火塘,作为人们在家中取暖、照明、做饭、睡觉乃至进行人际交往、聚会议事等重要的场所)作为主题表达,从功能属性和在地性都能得到消费者充分的认同。

火塘文化

  酒店文化主题的设计体现

  文化主题如何在具体的设计中通过设计手法和设计语言体现,每个设计师都有自己不同的思维方式和表达习惯。以上文提到的北京昌平乐多港万豪酒店来说,笔者对自然中的山川演绎,主要是从山景中抽象出山的层次,并将这种层次感贯穿在整体设计中,即所谓的“师法自然”。比如大堂的天顶与灯光所呈现的层次、大堂公区隔山采用的手法、地面与墙面石料与木料的纹路等正是大山在霭色中抽象的剪影。对艺术观念中的山水演绎,是希望以“平远、高远、深远”的画境来处理人在空间中对近景、中景与远景的感受,所谓“中得心源”。比如:进入大厅触目所及便是由大堂的一丛山水盆景所展开的信息中心,石头带来了山脉的层次,呼应着周边的自然特征,盆景的方式带着对人造自然的诙谐;为前台背景创作的多层叠玻璃装置“松”,借鉴了许多当代艺术创作中的切片式图像方式,山间的松树影像处理后会随着人视线的变化而改变形态,让住客感受到“正面三维”式的欢迎,也是这种设计思维的延展。水流带着人们走向前台,直到竹林深处的客房区域,明朗的星光让人瞩目山峦层叠的穹顶……笔者期待设计达到的不仅是一个“可游、可居”的画境,更是一个与自然沟通,与天地沟通的空间。以山川为起点去呼应悠远的文化, 以林泉之思构筑一个当代都市人内心的桃花源。

  建筑规划设计对酒店文化的塑造

  找出文化主题相关的视觉元素——从视觉元素出发寻找文化相关性的其他视觉元素——对该类型的视觉元素进行抽象化的运用——从整体场景与细节而不是单点去考虑视觉元素带来的文化心理感受。关于这个建筑规划设计生成的路径,可以通过笔者参与过的哈尔滨Hyatt酒店项目做出说明。

  哈尔滨Hyatt酒店位于太阳岛上,是由同一业主引入凯悦集团旗下君悦、凯悦嘉轩和凯悦嘉寓三个酒店品牌组成的酒店群,也是唯一获批的太阳岛风景区新建酒店项目。在哈尔滨这个冰雪文化之都,“雪花”作为最美的和毋庸置疑的视觉代言,被我们首要考虑应用到了酒店集群的规划形态上。“雪花”形态的提取推演,给建筑得以自由舒展、景观充分渗透的规划逻辑。当然,我们考虑的不仅是简单的文化抽取与视觉挪移,如何将三个酒店有区别同时又密切相关地有机组合,使得处于风景区的“地利条件”充分在客人的入住与消费体验中体现出来,是形式的内核。

  在考虑酒店建筑外观风格时,业主方曾经传达过一个希望以俄式建筑为特征的信息。作为远东最负盛名的中心城市,以中央大街和圣索菲亚大教堂等西方古典折中主义建筑群作为城市符号的哈尔滨形象的确深入人心,但考虑到目前哈尔滨主要的酒店建筑外观不是西方古典就是玻璃幕墙,且本酒店在商务定位之外,度假功能被放在更重要的位置上,延续目前哈尔滨城市建筑风格并不是最有利的方向。而要在北方寒带营造一个惬意的度假场所,自然与温暖应该被放在关键位置考虑。综合考虑建筑外观形态风格,北方雪乡“民居”自然跳入了笔者的设计灵感。

雪乡民居与HYATT酒店群的规划鸟瞰图

  在建筑外观上,酒店建筑群使用民居风格的坡顶屋面,材质上大量运用了木材与天然拼色的岩石,使得建筑在环境中获得一种归属感,像很久就生长在这里的村落,自然的与规划形态契合。笔者希望这种“安宁”的设计传达出精神原乡的场域,带给人一种无限的眷念感。从习惯性的文化游离到一种有选择的文化自信——从自己的文化根部上去寻找、生发、建设,是使命、是责任、也是骄傲。

HYATT酒店群的建筑效果图

  综观文化在酒店设计中如何体现,无非是确定文化主题;抽取文化元素;营造文化场域(文化元素的设计语言生成)。但设计最大的挑战并不在手法与形式,而在于文化的选择。无论是什么样的酒店,对文化的追求,与在地文化的结合,包含区域内人们的精神活动、和生活相关的各种要素、产品,手法显性或隐性,都是酒店设计需要考虑的。但是,不得不提醒的是,当我们强调文化的同时,不要忘记设计是带着镣铐的艺术。酒店设计最大的铁律是为消费者提供最高性价比的空间享受和服务体验。歌德在《自然与艺术》中说:“在限制中才显示出能手, 只有规律能给我们自由”。当今很多因文化情怀而生的酒店或者住宿产品,往往徒有其表(当然这个“表”是不是真有或者真好也是一个问题),却罔顾“吃好睡好”这个酒店服务业存续的基础,更不用提在空间安排上要考虑业主未来运行管理中可能面对的问题。这种不重视合理化功能与舒适性细节的噱头酒店,注定很难让客人回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