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都说民宿不挣钱,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去做?

迈点网 · 王丹丹 · 2019-05-17 14:47:01

中国未来也一定会有拿出去很有特色很有中国文化的东西。

由上海市长宁区政府指导、趣住空间、民宿EMBA同学会共同主办,由四川省彭州市人民政府、趣住文旅智库顾问委员会协办的2019全球文旅产业精品住宿高峰论坛,于5月17日在上海阿纳迪酒店举办。

大乐之野从最初的莫干山四间房到现在的安吉、宁海、太湖、余姚,大乐之野已经开了11家店,共211间客房,连续几年被国内多家旅游类专业媒体评为长三角最佳民宿之一。五位合伙人分工明确、配合密切——吉晓祥,担任大乐之野CEO,负责全面统筹;杨默涵,负责大乐之野前期板块的设计和工程监理、以及餐厅和咖啡厅等周边产业等管理;刘丹,主要负责前期的开发和建造;朱海峰,目前主要负责的是大乐之野的预订、销售这部分的市场工作;唐国栋,负责拓展新领域项目。

未标题-1.png

会上,趣住空间CEO、原携程海外酒店平台总负责人李辉对话大乐之野合伙人五虎上将。

——以下是对话实录:

李辉:创业真的是蛮累的,你的设计、服务、运营、效率的付出,很多能被人看到的,只是表面上的东西,背后还是要付出大量的心血。你们公司现在也是996吗?

吉晓祥:实际上我们是一个服务行业,我们公司里面分几个部分。我们五位合伙人甚至于一些核心的中层骨干人员大概是007这样的方式。因为我们服务行业的特殊性,尤其民宿行业是管家式服务的方式,在店员工其实也是蛮辛苦的,会超过996的工作强度。但是我们同时也是做生活方式表现的,虽然996,但是整个团队还是蛮享受这种生活状态和工作成就感的。

李辉:大乐之野可能在中国民宿最早开始是莫干山,因为整个中国民宿的起源包括中国最火的民宿,能想到的就是莫干山了,过去三年我曾经接待过很多其他省市的领导,每个人都会说要去莫干山看一看,莫干山这个地方天时地利人和,包括做得也是比较早的。

但是现在有一个问题,整个国内民宿度假村遍地开花,默涵你也一直在出差,你在宁夏也有项目,甚至未来在国外也有项目,做企业都是一波一波起来,今天看到这个企业蛮好的,两三年以后还会很好吗?现在的时代是高速发展不断变化的时代。你认为你们大乐之野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未来两三年核心竞争力是什么?今年可能你们做得很好,但是你们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杨默涵:首先我觉得我们运气很好,赶上了莫干山的浪潮,当然也离不开政府的支持。我们有一个非常好的开端,我觉得我们的优势已经坐在这里了,在莫干山的同行当中我们是跑得最快的。因为我们有五个老板,每个人负责一块,可以非常高效、迅速地把这些项目和工作推进下去。当然除了我们五个老板之外我们还有200多位员工,我们有一个非常坚实的后台,这才能支撑我们这些年迅速拓展连锁项目,包括我们到了宁夏有一个2000多公里的远程管理,一般来说这样的连锁管理是非常困难的,我们还是扛了下来。我们的优势还是我们的团队。

李辉:我每年有半年时间是在国内和国外住大量的民宿度假村,大乐的产品我自己感觉还是蛮不错的,起码是80分。刘丹是负责整个工程的,你们到现在为止做了这么多民宿,这些民宿你自己去管理工程都满意吗?

刘丹:我们最早从2012年开始做。对我们而言民宿那个时候是一个新兴行业,包括工程、设计、运营,大家都没有可以借鉴的经验。说到满意,回过头来看肯定有不满意的,但是在当时当下我们肯定是尽了我们最大的努力做到我们能够满意,觉得是对得起我们良心的产品,这是我们当时的心理状态。回头看莫干山每年都有新的产品出来,在不断的产品迭代下我们也在做研究,从施工、设计、客群的角度考虑,希望在这个情况下让我们的产品在这个市场上还保持一定的竞争力。

李辉:乐市场做得太好了,基本上我们能看到的各种媒体、新媒体关于美宿、美学都可以看到大乐的身影,因为我们今年来的很多嘉宾都是从全国各地甚至全球各地来的,但是并不是每一个民宿都做得特别大或者特别有名,可能他们想进入这个领域,现在刚刚做了一两家,来自于贵州、四川、陕西等等比较远的地方,他们希望未来能够做成像大乐之野这样的品牌,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梦想。我替他们请教一下,你认为做市场从0到1怎么给大家一些好的建议呢?

朱海峰:大乐如果说到目前为止还算比较成功的话,可能第一位是运气,有了这样一个产品和想法,最后落地了,如果不是在长三角这样一个范围里,如果不是在有这样消费能力支撑的范围里,就不一定是今天的场景了。我们大乐最近几年尤其是去年和今年我们也做了很多尝试,也谈了一些离开包邮区的项目,比如离上海5个小时的车程,我们在定价包括市场推广工作上就会采取和莫干山不太一样的策略了,每个地方PPT都做得很好,硬件也很好,但是还是要结合每个地方客源的实际情况来做评估。

李辉:很多人都会说做民宿都不挣钱,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去做,这个问题是大家每天都会问的问题。我自己感觉做美宿很上瘾吗?不挣钱也做吗?肯定不是的。大乐不一定每个酒店都挣钱,但是还是大部分酒店都挣钱的。怎么能做一个能够挣钱的民宿?

唐国栋:天时地利人和,各地差异很大,从2013、2014年民宿开始热炒,到2016、2017年进入一个比较高潮的阶段,可能是小高潮也可能是大高潮。区域市场的问题,你自己定位客户的研判是重中之重,产品的设计、打造都是根据市场和大趋势来的。

    第二,说民宿都不挣钱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往里面跳。民宿目前这个阶段还没有完全到产业化的阶段,还是从原生的个体的想法慢慢过渡到产业化,包括今天开这个大会我个人理解是产业化步伐当中的助推器,帮助这个产业逐步走向产业化。大乐从第一家店到现在11家店,今年还有陆陆续续有新的出来,我们是在走产业化的道路。我们坐在这里的5个人不是个体,而是团队,只有团队才能推动产业发展。对一家个体民宿个体化差异很大,可能高天成作为我们前辈一开始去莫干山只是为了玩一下,根本没有想过会变成产业。他起了一个引领作用,刚才杨总说了很多莫干山个人老板或者当地人兼顾给自己挣钱,但是也是为了完成自己的心愿。上海、杭州去莫干山开民宿的一些设计师、媒体界人士可能在回报和个人理想方面的占比是1:1的关系,李总提的这个问题很好,需要我们去思考的还是在于从产业角度帮助这个产业的知晓率更高,有更多的盈利点和盈利空间。

 李辉:做文旅住宿创业的,大家都有感觉,在创业初期尤其是刚刚开始的时候项目并没有走得很成熟,我认为能够创业走到一起的可能大家会很含蓄地说我自己很一般,但是你能够走出来创业并且坚持下去,不管能不能成功已经证明了你自己内心的强大,比一般人要强大,因为你能够面对失败的风险。你自己做一家公司尤其做文旅住宿产业,刚开始的时候是什么能够让大家走到一起,这是很重要的事情。作为整个民宿的创业,由始至终这么多年走下来,我感觉可能比找个老婆难得多。你找老婆可以去磨合,但是找合伙人是非常难的,能找5个合伙人,我是办不了的。晓祥你怎么做到的?

吉晓祥:这是我们五个人共同的结果,我们五个人聚在一起最早的原点一定是偏情怀的点,当初我们喜欢这样一种生活方式和喜欢乡村这样的环境聚到了一起。这个过程当中我们遇到了很多情怀和商业逻辑之间的矛盾和冲突,大乐能走到今天最重要的不是一句话能解决的,而是我们如何在整个过程当中解决商业逻辑和情怀之间的点。有人说过大乐是在情怀和商业之间平衡得比较好的,无论是我们团队还是我们未来的发展,这两点的平衡都非常重要。

    杨默涵:大家最开始是志同道合,都是喜欢这样一件事情,喜欢乡村的生活,喜欢旅游。后续五六年支撑我们走下来的是每个人对公司管理的认同,对这样一个体系的认同,不光是我们五个人,包括所有的员工,这是我们能走到一起的原因。

    刘丹:结过婚的人都知道夫妻相处之道——忍耐、相互体谅。一开始加入这个团队也是看中了大家对这个事情的认可,无论乡村还是度假产业的角度。有句话说得挺好,我们五个人其实都蛮书生意气的,家总要成,钱总要挣,奔走红尘,莫忘从前是书生。

    朱海峰:五个合伙人的确在目前这个行业里面不多,当然我们今天坐在台上都很和谐,很多问题我们会有一些不同的想法和看法,但是在五个人的组合里面求同存异是很重要的方法,但是大家有一个共同目标,这是一定的。为了大乐这样一个企业和品牌越走越远,因为我们五个人每个人的特点、关注点在不同地方,难免互相之间会有一些不太理解,但是经过换位思考,以一个大的目标为前提,很多时候也能化解矛盾,最后大家为了同一个目标一起往前走。

    唐国栋:先讲个小故事,在座各位如果是创业者的话应该也会遇到过。那个时候刚开始我们一起合作的时候,我和老朱要做民宿,晓祥和默涵已经开始做民宿了。我说你们也要做我们也要做,为什么我们不能一起做呢?这是13年底14年初的事情,相信也有很多自己的朋友、同事、家人说要不要一起做一个什么事,通常情况下很难打开心扉,很难开诚布公,或者有的时候会有一些纠结。那个时候我就说不用纠结,其实我们试试做做看,支撑这个观点的一个是大家一直在说的情怀或者说是爱好,所谓的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支撑下来很重要的一个点还是在于愿景,大乐之野对于中国未来乡村文旅、民宿以及现代城市人的休闲生活方式还是有自己独特坚持的。当看法不同的时候,愿景是最主要的点能够支撑我们走下去的,在愿景面前其他都不是问题。关于前面挣不挣钱的问题,愿景做好了钱一定能做好。谢谢大家。

    李辉:我创业三年多基本上每年都有很多困难。你们五个人在一起作为中国做得最标杆、最有影响力的民宿这5年当中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怎么把这些事情处理好的?

    吉晓祥:创业是一个很艰辛的过程,我们到现在已经6年了,并不存在今天我们坐在台上就说我们是很光鲜的结局了,其实不是这样。这6年来的每一天都有很多非常艰难的决策需要去做以及很困难的路需要去走。我们也理解到这一点,并没有一条康庄大道。未来每一天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但是我们会围绕我们的目标、理念和价值观解决每一个产生的问题。具体到如何解决,当我们的目标、愿景是一致的情况下,这些问题都可以通过理性的沟通去解决。

    杨默涵:创业这么多年面对这些问题我们已经习惯了,每天的工作就是遇到问题解决问题。我非常幸运的是最早是两个人解决问题,后来有五个小伙伴解决问题,现在我们身后有一个团队解决问题,我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一群人,没有不能解决的问题。抱着这样的平和的心态,反而可以用一种平常心面对所有的创业的艰难和困惑。

    吉晓祥:这个话题有点沉闷,有的时候遇到一些比较重要的问题,大家意见不一致肯定会有,我们解决问题有很多,谁嗓门大听谁的也有过,谁长得帅听谁得也有过。我们很难描述具体解决问题的方法论,但是公司架构设计好,分工分好,每个人有专长领域,自然而然就可以把这些问题在制度层面解决掉。

    刘丹:对于创业者来说其实每天都在遇到不同的新的问题,要保持一个心态,普通人的心态甚至是草根的心态。作为创业者包括像我们做民宿,我们面对的客人都是普通人,保持一个普通人的草根心态有助于我们从他们的视角看待我们的产品、服务。另一方面创业者要一直往上走,我们可能每天都要面临新的挑战,如果没有这样一个草根形态,到达一个阶段以后我们在这个阶段就沾沾自喜,这就失去了我们不断往下走的动力。只有保持好的心态,才能有激情继续往下走。

    朱海峰:我觉得没有什么问题,最早我们第一个项目刚开业的时候可能某个村民来我们店里稍微闹一闹就是很大的事情了,现在回过头看这五六年真的没有什么问题,就算有的问题也已经解决了。

    唐国栋:乡村的问题很复杂,我最早做民宿的时候我向往的是一种自由,民宿给了城市人在城市里不能创造的东西,但是自由必然带来的是有些方面的做事风格和方式上的问题,比如不受限制。大乐之野最初有点像个人主义的做法,在非常短的时间里,14、15年就已经基本确定公司的整体发展大方向,要走向职业化、专业化,我相信现在很多民宿看着很美,但是它的管理团队、管理方式、管理架构、管理逻辑还是个人主义为主。问题这个东西不管工作还是生活,确实每天都遇到,但是当这些东西用一个机制、管理体系、组织架构去看待的时候,其实这只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就像店里的每一位管家一样,每天工作就是要去接待好每个客人,实现自己的小梦想。这个和公司的管理架构和愿景是密切相关的。

    李辉:非常感谢,希望大乐之野这个品牌未来有一天能够成为在全球是非常有影响力的品牌,昨天我们和很多国外朋友还在聊,今天来了很多国外的嘉宾,像冰酒店的前艺术总监、前CEO都会过来。我们中国未来也一定会有拿出去很有特色很有中国文化的东西,昨天华住总裁还在和我说下次论坛要搞一个类似于有中国文化的人来讲讲,让国外客户听听中国人的酒店、民宿还是有点味道的,然后走出去,让他们认同我们中国的文化。我希望大乐之野是有这么一天的。谢谢大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