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大棚房整治倒下一堆农庄 林地整治是否要倒下一片民宿?

参见庄主 · 木尧 · 2019-07-05 09:31:24

在前景看好、全国各地纷纷尝试民宿规范破局的当下,民宿合规化经营未来还需更大范围、更高层次的破题。

  一、民宿,时至今日,你可安好?

  伴随着水车、戏台、村史馆,民宿如今也成了乡村振兴的标配。

  更有甚者,检验乡村振兴是否成功的标准,就是看民宿的发展规模、发展水平、发展速度。民宿,成为乡村振兴的抓手和先锋。

  民宿在乡村振兴发展过程中,担负如此重要的角色,那么,民宿的现状究竟如何呢?

  有着“中国民宿第一城” 之称的成都,不仅拥有超过2万家民宿,更是长期位居消费者心中的C位——在短租预订平台途家网根据订单评出的2018年境内最受欢迎的民宿城市中,成都继续蝉联首位。

  然而,在近日启动的全国首批高星级旅游民宿评价中,成都仅3家民宿被推荐候选,一大批名声在外的“网红”乡村民宿却因证照不全纷纷落选。

  据媒体报道,拥有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的龙泉驿区,是成都传统农家乐的聚集区,更是涌现出两忘小院、云里小坐、上山见、驿宿、艺苑、等风来等抖音“网红”民宿。这些“网红”民宿,无一入选此次全国高星级民宿评选推荐名单。

  “很遗憾,合规证照不全。”胡南是龙泉驿区“网红”民宿驿宿的经营者。2016年,从事雕塑行业的胡南和丈夫在龙泉驿租下几间房,这就是驿宿的雏形。随着对设施的逐步完善,这里成了同行的聚集地,去年开始面向市场接待游客,预订供不应求。然而,令胡南尴尬的是,至今驿宿依旧没有取得正规的经营资格,“因为房子是租来的,无法达到消防要求。”

  据业内人士介绍,民宿至少需要取得卫生许可证、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特许行业许可证、食品流通许可证或餐饮服务许可证,以及消防检查合格意见书。

  实际上,这还不是最核心的,最核心的是产权问题。换句话说,政府如此重视、资本如此看好的民宿,依然游走在法律边缘。

  毫无疑问,在前景看好、全国各地纷纷尝试民宿规范破局的当下,民宿合规化经营未来还需更大范围、更高层次的破题。

  二、风雨欲来?

  这边,还在讨论民宿如何合法化,如何取得卫生许可证、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特许行业许可证、食品流通许可证或餐饮服务许可证,以及消防检查合格意见书。

  那边,民宿开始动手整治了。

  在重庆市“绿肺”南山怡人的山林之中,近年来一些民宿因环境幽静雅致、富有山情野趣而在网上走红,成为游客“打卡地”。

  然而,《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期调查发现,其中部分网红民宿以圆梦“诗和远方”、返璞隐居乡野为卖点,违规侵占林地,超高、超面积违建现象突出,少数民宿突出高档装修、消费而异化变味,亟待加强监管和规范。

  南山相关部门一位负责人表示:南山目前约有41家民宿,都是长期租赁农房后改造的。

  业内人士介绍,民宿业主在原有农房的基础上进行内部装修、外立面及庭院改造是可以的,但不能超标扩建。

  《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发现,为达到装修别致、营造清幽环境以吸引高端消费群体的目的,南山一些外来民宿投资者在长期租赁村民农房后,擅自改变农房主体结构,有的将农房拆除重建,违规侵占周边林地,“长高长胖”。

  文章特别提到两家民宿。

  在南山植物园附近的石牛村,网红民宿“山鬼”建在公路旁的山坡处。这座民宿共5层,外墙全部采用玻璃幕墙,有餐厅、咖啡厅、客房和观景台,可俯瞰山景、仰观星空,因建筑的别具一格而走红。

  这座庞大的玻璃建筑是如何建成的?周边村民介绍,这个民宿是租的村民老房子改建的,“以前面积没那么大”。一位村民说,业主先是搭建外墙遮挡,然后再改建。

  民宿主人在网上发布的宣传短片中称,“把山体掏空了一部分,整个房子被钢管架支撑开来”,从而扩出了负一楼。

  森林深处的“南山里”民宿占地达20多亩,共有4栋楼,每栋楼由廊桥连接,多棵大树被围入楼内,遥望长江、装修豪华。

  “南山里”相关人员在自媒体上发布的宣传视频中称,这座民宿是2017年花费5000万元修建的,28间房间中有一间专为主人设计。其公布的照片显示,修建前这里是普通农房和密林,与现有建筑完全不同。住在旁边的一位村民说,该民宿是拆了原有农房重建的,面积扩大了很多。

  专家表示,包括南山在内的重庆主城四座山体,构成了重庆独特的山城景观和天然生态屏障。早在2007年,为遏制这四座山体的生态破坏态势,重庆市专门出台了《“四山”地区开发建设管制规定》,明确森林密集区为禁建区,现有林地、绿地为重点控建区。

  然而多年来,南山因生态优美,且距城区最近,各类违建突出。2018年,重庆市级环保督察指出,南岸区南山范围内存量违法建筑约43万平方米,拆违力度不够,已拆违法建筑大量拆除不彻底。

  三、民宿的未来在哪里?

  为进一步保护“四山”天然生态屏障,重庆市政府日前通过了“四山”保护提升实施方案,将重拳整治违建,计划到2022年完成“四山”违建综合整治。那么,那些涉嫌违建的民宿将何去何从?

  众所周知,过去的一段时间,有关部门就农地的非法占用,进行了一刀切式的整治。于是,休闲农业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很多庄主不敢再投资,开始观望。

  如今,如果林地里的民宿业开始整治,会不会倒下一个行业呢?我们不得而知。

  但从休闲农业的遭遇来看,整治似乎并不能提升一个行业,休闲农业所需要的用地问题如果不能从法律层面给予解决,整治之后面临的就是整个行业的消沉、观望、裹足不前,来之不易的休闲农业发展成果将荡然无存。

  我们可以聊以安慰的是,民宿业有些动向很能振奋人心。

  有媒体报道,今年4月底,成都市鹿野小院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余勇一下拿到三个“红本本”——位于彭州市磁峰镇石门村6组的3宗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的《不动产权证书》。这是当地给乡村民宿经营者颁发的第一批《不动产权证书》。

Ft8tzLl0eQrvn9Huv33F0i7kp7gt.png

  在崭新的权证上,记者看到,此次的3宗地位于磁峰镇石门村6组,分别为328平方米、317平方米、564平方米,用途为商服用地,权利类型是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使用期限从2019年1月28日至2059年1月28日,整整40年。

  据介绍,3宗地此前是3户村民的宅基地,由于3户村民均以留守老人为主,因此在镇、村的牵线和协调下,村民自愿腾退宅基地,并通过确权到集体,再进行集体建设用地挂牌转让。最终,成都市鹿野小院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以63万元的价格拿下这3宗地,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民宿业主。

  据成都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潘斌介绍,“此次彭州的探索,不仅是通过宅基地自愿有偿腾退,让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就地就近使用,更可贵的是用于发展农业新产业新业态,这正是我们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中着力的方向。”

  据报道,在彭州对民宿产业项目进行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登记,颁发《不动产权证书》后,就连民宿界的“网红鼻祖”莫干山都组团前来学习。

  我们由衷的祝愿民宿能够在乡村振兴伟大战略实施下起到积极的助推作用,我们由衷的希望各地政府能够出台务实的政策,让民宿合法化,让民宿能够挺直腰板发展。

  民宿的未来一方面在于合法化的逐步落实,一方面在于民宿主的坚守、情怀和适应市场的内容打造,以及不折腾、不胡闹、不违法。

  同时,希望政府能够审慎进行整治,切莫一刀切。民宿取得的成果来之不易,乡村振兴好不容易引来一帮愿意到乡村创业的人,城市人通过民宿重新认识乡村、发现乡村、消费乡村,进而对乡村振兴起到积极的参与和助推效果。如果一味以违法为理由进行拆除或所谓的整治,这是对新生事物的不负责任。

  民宿业方兴未艾,还是新生事物,如何引导其健康发展,各地政府需要高瞻远瞩,给予足够的容忍和疏导,更要积极的探索规范之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