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迈点首发 | 无欲世代,撑起酒店下一个“战场”

迈点网 · May · 2019-11-15 09:48:22

酒店管理公司进化论。

  从一个人吃火锅到一个人看病动手术,媒体将“孤独”量化分级,在去年“孤独指数”出来的时候,人们还仅仅是把孤独当做一个谈资。

微信截图_20191115094325.png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放弃热闹,独自生活,习惯一个人吃饭、睡觉、看书、旅行,把孤单过成一个人的狂欢。在当下的年轻人看来,孤独并不可耻,也并不让人心里难受。市场敏锐地嗅到了商机,“孤独经济”正风风火火席卷而来。

  千亿市场的孤独经济

  “各方都已经盯上了单身人士,除了爱情。”在这句心酸的调侃背后,是空巢青年带来的巨大商机:单身公寓、小家电、一人食、定制游、宠物经济等等。这些商机已经养活了一大批上市公司,逐渐成为消费主流。

  随着我国越来越多人加入孤独经济的大潮,其背后的蛋糕也变得越来越诱人。脉脉发布的《2017孤独经济白皮书》显示,每月因孤独消费1000-5000元的人占到七八成,这已经构成了一个数量不小的市场。

  无独有偶,2017年阿里巴巴发布《中国空巢青年图鉴》,称全国共有5000万符合特征的“空巢青年”。而在中国,人口数超过5000万的省市仅有10个,如果把“空巢青年”人口加在一起,就是中国第11大省市规模。

微信截图_20191115094311.png

▲ 阿里巴巴《中国空巢青年图鉴》配图

  如果空巢青年按5000万人计算,月人均消费5000元,这个市场将达到约3万亿。而咨询企业欧睿国际的数据显示,2012年以来,中国独自生活的成年人已达7700万,且有望在2021年增至9200万,可以预见,未来,市场规模将进一步扩大。

  为孤独的人提供一个出口,没赶上“社交”浪潮的酒店,有了下一个战场。

  社交酒店,不仅仅是派对与荷尔蒙

  长期以来,人们对社交酒店的定义都颇为一致——躁动的、年轻的、充满荷尔蒙的。

  最为典型的W酒店,在社交平台上时常呈现出灯红酒绿的景象,与年轻人在泳池、吧台边的肆意大笑。

  而在国内,首旅如家、华住、铂涛以及亚朵等酒店集团也纷纷推出社交型酒店品牌,或者强调酒店的社交功能等。华住酒店集团推出的CitiGO酒店,主打社交属性;首旅如家酒店集团旗下新开业的和颐至尊酒店,则开辟了社群空间,定期举办各种社群活动。此外,铂涛旗下的ZMAX潮漫酒店定位于潮牌社交酒店,而亚朵轻居则主打轻社交。

  似乎一时之间,社交酒店就是致力于打造一种“强交互式”的社交“情境”,从而让客人获得趋向于主题感的、不同于自身惯有生活内容的一种别样酒店经历。

  这与消费客群的变化不无关系。

  随着90后、00后站上舞台,成为消费的主力人群,酒店也开始迎合这些新消费者。

  主流一致认为,中端社交型酒店的兴起,与千禧一代行为特点紧密相连。千禧一代追求个性化,从小对于社交、社群都保持着高度的参与感。优尼华盛国际酒店管理咨询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赵然表示,“这些80后、90后人群已经成为消费主体,占到酒店顾客总量的三分之一。”正是为了争夺千禧一代,各大酒店集团纷纷推出社交型酒店。

  而事实上,80、90后作为一个庞大的人群,并不是只有一种性格,有喜欢派对社交的,也有乐意孤独的。

  社交酒店,并不只有一种样子。

  “无欲世代”的新型社交

  孤独催生的,是近两年在各种文章中都多少会提到的“无欲世代”。

  “无欲世代”这个词汇最早流行于互联网,之后逐渐被社会广泛接受并使用。这个群体大致出生于1987年至千禧年前后,他们与网络共同成长,成人后人际关系简单,缺乏野心,对任何事物都没有过多的期待,对恋爱和“性”持消极态度。

  这群“无欲世代”,似乎与大多数观念中的“千禧一代”的特质截然相反,可事实上,他们同样也有社交需求——譬如,陪伴入睡,已经成为了年轻人的新型社交方式

  在西方社会,“陪伴入眠”的形式被使用于抑郁症和社交恐惧症患者的身上,它有另一个专业的医学词汇叫“拥抱疗法”。国外有一个网站Cuddlist.com专门培养拥抱治疗师,这已经成为了西方社会一个职业选择。

  甚至,还有像“挂睡”这样的社交方式,通过线上的社交平台,和一个陌生人连麦,可以聊天,也可以不聊,不挂断连线,可以听着对方的声音一起入睡。

  这些年轻人,既享受孤独,也期待从他人身上收获亲密的信任和安全感。只是在面对一段关系时,他们首先考虑的是一旦开始“新”的生活即将导致现有“生活状况”的改变,而这意味一个巨大的风险。他们宁愿通过自我管理、减少与人交往、不愿维持人情交际、消极对待婚恋的方式来降低风险。

  “无欲世代”给我们带来的,不仅仅是“千禧一代”的另一面,更是其背后的无限商机。

  酒店盯上“孤独”

  支撑起千亿市场的“孤独经济”,酒店该如何吃下?

  “孤独经济”未来的空间更多的是对存量行业的改造升级。比如一人经济的发展带来的宠物行业的发展,宠物行业的衣食住行改造会带来新的消费机会。再比如健身方向,AI健身、mini健身仓,将健身场景多元化落地,更好地服务孤独人群的健身需求。

  而对于酒店来说,也可以尝试一些跨界升级。

  有一款叫soul的软件活跃用户达到1382万,其中90后、00后是它的主流用户,许多人在线上“挂睡”。

  这两天,网易刚刚上线声音社交软件“声波” 测试版,“声波”的核心功能是“语聊”、“打赏”和 “匿名社交”。首页“推荐”界面会为用户推荐6个语音房间,每个语音房间设1个房主和8个麦位,你可以成为其中一员,也可以作为房内观众打赏房主或其他用户,用户双方相互关注即可成为好友。

  酒店可以尝试与这些应用进行合作,提供一个更安静惬意好入眠的一人空间。

  另一方面,“孤独经济”最大的挑战在于对人群需求的解读,虽然孤独人群的数量在增长,但对需求的把握还需要随着人群的成长动态调整,并进行精细化运营。

  孤独人群虽然体量大,但因其独立自主、不差钱,多存在于一二线发达城市地区,对服务的要求也会更高。”

  对于酒店来说,在“孤独”面前,提供更有温度便捷的服务,同时又在不打破享受孤独的同时,增加新型社交的互动,需要找一个平衡。

  “千禧一代”不止一面,没有赶上“社交”风口的酒店,或许应该换个方向,抓住“无欲世代”孤独的甜蜜与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