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IPO失败后 WeWork在其最大市场新增租赁面积大幅萎缩

金融界 · 2020-01-10 09:53:55

据CoStar的数据显示,在2019年第四季度,这家共享办公空间公司在其最大的两个市场——纽约和伦敦——的新增租赁面积约已大幅下降。

  据外媒报道,至少在目前,共享办公空间公司WeWork急速扩张的日子已经结束了。据CoStar的数据显示,在2019年第四季度,这家共享办公空间公司在其最大的两个市场——纽约和伦敦——的新增租赁面积约已大幅下降。

  在2019年,它在曼哈顿只签署了6.4万平方英尺(5946平方米)的办公空间租赁协议,是五年多来的最低水平;它在伦敦只签署了4.9万平方英尺的办公空间租赁协议,是自2016年第二季度英国脱欧公投以来的最低水平。

  在该公司决定搁置去年9月的首次公开募股(IPO)计划以及在主要支持者软银集团提供资金救援之后,该公司的扩张速度急剧放缓。在2019年10月,软银集团同意通过提供资金获得该公司的多数控制权。

  WeWork的母公司We Co.在纽约和伦敦迅速扩张,成为这两个城市最大的私营办公租赁公司。这要归功于大量的风险投资和专注于高速增长的创始人。虽然这帮助该公司短暂地成为了美国估值最高的私人初创公司,但它也引发了人们对这种增长的可持续性的严格审查。当然,这也是导致该公司创始人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下台的原因之一。

  在截至去年12月的过去三个月里,该公司的租赁业务的大幅放缓与该公司预期IPO前的一段时间形成了鲜明对比。在预期IPO前的那段时间,WeWork试图向投资者展示一个令人信服的增长故事,它的新增租赁面积也一度出现了激增。

  “在去年12月数量创纪录的新办公大楼相继开放之后,WeWork在全球范围内继续发展自己的社区,包括在纽约和伦敦等顶级市场。”一位女发言人在电子邮件中说,“该公司专注于盈利增长,预计将通过新的租赁协议以及类似合资和托管协议等轻资产策略来进行扩张。”

  WeWork的失败教训并未能显著影响全球顶级写字楼市场的租赁量,亚马逊和苹果等科技公司仍然在不断地扩大其办公面积。

  不过,据CoStar负责分析的副总监维克多-罗德里格斯(Victor Rodriguez)说,WeWork的困境已经促使整个共享办公空间市场的扩张速度出现了放缓。这个市场已经成为新办公楼需求的一个主要来源。

  罗德里格斯说:“不惜一切代价发展的模式基本上已被抛弃。这个领域的公司现在更专注于盈利,而不是开放新的办公地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