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千万餐饮人呼吁:复业复工,拯救疫情下的餐饮业

红餐网 · 林如珍 周洪楚 · 2020-02-21 10:09:25

餐饮复业的“春雷”已打响!最新消息,佛山超6千家餐厅于2月18日率先复工复产。

  餐饮复业的“春雷”已打响!最新消息,佛山超6千家餐厅于2月18日率先复工复产。餐饮人为此欢欣鼓舞、奔走相告,因为大家真的等了太久。这个冬天,餐厅复业一度成了奢望,但它本不该成为奢望。

  01

  复工复业遥遥无期,

  近3000万餐饮从业者等不起

  毫无疑问,“难”是整个2019年餐饮行业的关键词。让餐饮人万万没想到的是,“等”居然比难更难。疫情爆发以来,餐饮人几乎都在——等。事实上,这也是大家唯一能做的事。等疫情好转,街道上热闹起来,顾客重新涌入自己的餐厅;等复工复业,生意恢复起来,弥补这段时间房租、人工、税务等的种种支出;等疫情过后,回到过去,甚至比过去更好。可是,店面的租金、员工的工资、缴纳的税费,能等吗?

  还没等到复业之日,广州等全国多地的餐企又收到“一刀切”的“堂食禁令”,到底还让不让全国800万餐厅活了?眉州东坡1个月损失近1亿元,继续下去也只能撑过3-6个月;海底捞停业两周亏损11亿元,相当于每天近8000万;外婆家在200家门店停业零收入情况下,还要支付250万元工资,吴国平坦言压力大;西贝春节前后一个月时间将损失7-8亿元,账上现金流抵不过3个月;1个月亏损了6000万的八合里海记,需向银行抵押物业贷款给员工发工资。连西贝、海底捞、眉州东坡、老乡鸡这样的大企业都告急求救,更不用说那些抗风险能力更弱的中小企业和个体商户了。

  复业遥遥无期。但800万餐厅等不起,近3000万餐饮从业者同样也等不起。再等下去,很多餐厅真的也就不用复业了。

  02

  2月9日尽早恢复正常生产的《通知》发布,

  然而餐饮业却迟迟未获落实

  等,是没有用的。等,也是不对的。早在2月9日,国务院应对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印发的《关于切实加强疫情科学防控有序做好企业复工复产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指出,要按照科学、合理、适度、管用的原则制定针对性措施,及时协调解决复工复产中的困难和问题,尽早恢复正常生产。但实际上,《通知》在各地并没有得到实际性的落实。以杭州为代表,9日当天有29814家企业提出了复工申请,但最后只核准了162家。而据国家信息中心显示,截至2月12日,全国人员返岗率仅为26.06%。

  如今,距离《通知》发布已有10天,企业复工率似乎还是相当低。本背负“民以食为天”重大意义的餐饮行业,更是一片萧条。在由世界中餐业联合会和红餐网联合发布的《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餐饮企业影响情况调研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测算,仅2020年春节期间(大年三十至元宵)的餐饮收入损失约为3200亿。而实体餐饮的损失大多数是净损失,根本无法在疫情后进行回填。面对复工遥遥无期的问题,餐企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对于未来又将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 关店自救 / 

  《报告》中,面对“第一季度门店增减情况”,53.7%的餐企则表达出不同程度的关店意愿,而这意味着这部分餐企已经萌生退出行业的意愿。

微信截图_20200221100037.png

  / 减员止血 /

  《报告》中,面对“预计第一季度用工增减情况”,明确表示会减员的餐企高达63.9%。

微信截图_20200221100050.png

  一旦减员成为无可奈何当中的办法,必将引发大规模的就业问题,而这又关于社会稳定。正如西贝贾国龙所言,餐饮业有三四千万的就业者,一旦把这些人推到社会,后果将不堪设想。

  03

  我们的城市静止一天,

  餐企就要延长一天的艰难挣扎

  “现在要把脑子里固有的保增长等目标放一放,集中力量做一件事:紧急情况下解决老百姓和企业面临的最大困难,帮他们减轻困难,渡过难关。”经济学家、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在接受新京报的采访时,就提出“要考虑企业倒闭、失业发生的可能,研究缓冲措施”,其中解决老百姓和企业面临的困难就被列为当下最迫切的一项任务。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连日来,也“顶着骂名”发表数篇呼吁有序复工的文章,他认为:“公共卫生防疫不是社会静止状态下的事情……我们的城市每静止一天,损失都是相当惊人的,很多企业,尤其是服务业,面临着延长一天的艰苦挣扎。”没错,“尤其是服务行业”。而极其依靠劳动力、依靠现金流的餐企,他们所承受的痛苦不言而喻。营收方面带来的巨大损失,是最直接也是最容易统计的,但这背后引发的更是近3000万餐饮人及背后家庭成员心理的恐慌。我们来看看复工这条时间轴有多么折磨人:

微信截图_20200221100037.png

  对于疫情正在诱发全行业工作人员不断蔓延的恐慌心理,我们在《报告》中可以窥见。在“门店所在地区受疫情影响的严重程度”一题,有48.0%的受访餐企选择了非常严重。这折射出餐企对疫情影响的主观感知和判断,餐饮人深陷恐慌之中。

微信截图_20200221100037.png

  而这也是很多餐企知难而上的原因,就如眉州东坡总裁梁棣所说:“我们为什么在堂食没有人的情况下还开着?其实主要是要让员工,在一个有序的状态下工作,如果这个时候不能开的不开、能开的也不开,最后大家就散了。 ”

  04

  餐饮有难,

  整条产业链千万人也跟着受难

  在餐饮产业链当中,餐厅只是终端。要知道,这背后还是一条关乎千百万人的上下游供应链。唇亡齿寒,终端难受,产业链上的其他环节必定只有跟着受难。供应商,首先跟着遭罪。就如供职于餐饮供应链服务企业蜀海的何先生透露:“我们的蔬果来源有两部分,一部分是从全球直采的,一部分则来自于我们自己的基地,主要就是供应全国的餐饮企业。现在除了诸如肯德基等快餐,没有餐饮品牌敢开门营业了。”

  房地产,或面临全年盈利的负面冲击。仲量联行作出初步判断,此次疫情对零售地产项目的影响非常大,广深两地优质零售物业的租金在疫情持续期间甚至面临负增长的风险。即使疫情得到全面控制后,消费者信心和消费需求的恢复需要一定时间,租金企稳将会存在一定的滞后性。

  甚至有餐饮老板表示,他们已经没办法支撑2月份的房租了,如果业主不通融,或考虑将店卖掉或关店。然而,大家都知道,这些年商场加重了餐饮的比例,餐饮企业一旦撤场,疫情后商场将会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空置的。除此,餐厅设计公司、策划公司等等无疑也都陷入了困境。同样面对高昂的房租、人工,此类型的公司也逃脱不了面临倒闭的可能。

  所以,这不仅是餐饮行业的灾难,更是社会经济的一场危机。多米诺骨牌效应显而易见,餐饮企业迟迟不能复业所带来的收入下降、现金流枯竭、债务危机爆发,必定会引发经济衰退、产值下降、债务增加、员工失业、相关产业链崩塌等一系列连锁反应。是啊,我们不能为了预防一场危害,而引发另一场更大的危害。

  正如胡锡进提醒的:“我们的社会需要在防疫和经济社会生活之间保持平衡,这种平衡就是两手都要硬,争取对绝大多数人的最佳效应,这是公共卫生的真正公式。当疫情汹涌扑上来的时候,我们应当敢牺牲一切来捍卫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当那种风险抑制住的时候,我们就要一方面在深山里剿匪在城市里肃清破坏者,一方面则要把我们的生活重新建立起来。”

  05

  我们呼吁餐饮行业有序复工

  更是为了重塑从业人员信心

  餐饮行业的凛冬尚未结束,但大家还是听到了春天的敲门。广州部分地区已经释放出餐饮复工信号。2月20日,番禺部分餐厅在严格审核后,将率先恢复营业服务。这消息放在平日,或许平淡无奇,在特殊时期却成了足以让阳光透进来的一道缝隙。餐饮人欢欣鼓舞、奔走相告,因为大家真的等了太久。富豪山庄酒家冯达汉的朋友圈出现这样一则告示:

  据了解,番禺区是广州最早发布禁止堂食的行政区。而今该酒家开始营业的消息一出,让不少餐饮人认为这是逐步小范围放开的一个信号。而这样的信号,对于餐饮行业,乃至整个经济复苏都有重要意义。在人民美食发展联盟理事长白玮看来,“餐饮经济,是作为反应国民宏观经济的晴雨表。”他认为餐饮是春江的鸭子,餐饮兴,则经济兴。欲复苏经济,要从餐饮开始。

  红餐网创始人陈洪波表示:对确诊病例已经多日0增长的地方,应当加紧有序复工复业。在防控得力的情况下,甚至可考虑全面复工复业。切实做到保障餐饮消费市场供应和满足居民生活需求,最大限度的减少疫情对餐饮经济带来的影响,促进餐饮业的繁荣发展。对于仍然偶发新增病例的地方,要区分发生和没有发生新病例的所辖区县,根据不同情况确定政策,不能简单一禁了之。而应分片区,分批次实现复工复业。

  实际上,停业期间的房租、人力、水电等刚性支出的成本损失,不是瞬间就能弥补。而复业后消费者的观望心态所消耗的时间成本,也是餐饮人必须面对的。有专业人士预测,餐饮行业此次恢复元气至少需要半年时间。但一切总需要一个开始,哪怕开端并不繁华。

  早日复工复业,是为了早日消除餐饮人和消费者心中的恐惧,也是为了早日重塑餐饮人的信心。餐饮老板的心定了,员工们的心也稳了!哪怕今年这个春节再难,也能种下新的希望。人不可能一直被隔离,生命的意义不止是活着,而是有尊严的活着。餐饮人投身餐饮行业的目的也绝不是等着,而是勇敢面对一切挑战。不仅要活下来,还要活得比即将到来的春天更灿烂。

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