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退订数百万间客房,奥运延期后的日本酒店业会失去什么?

迈点网 · 关祁 · 2020-03-27 08:48:30

奥运延期对于日本酒店业的影响,不仅在于金钱方面,甚至不仅局限于日本本土。

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全球疫情影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4日与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达成一致,东京奥运会将确定推迟至2021年举办,最晚不超过2021年夏天。

这也将是现代奥林匹克运动历史上第一届被推迟的奥运会,据统计,延期对于日本的损失至少要超过6400亿日元,影响波及到方方面面,以旅游为首的第三产业,尤其是住宿业将遭重创。

奥运会下被期待的酒店们

为应对奥运会蜂拥而至的游客,很多酒店集团不断在日本新建酒店,据统计日本九大城市预计在2019-2021将有8万家酒店开业。“酒店控”们早已对日本奥运会即将开业以及重新装修的酒店饱含期待。

在此前,日本虽然是超强经济体,但在奢华酒店的数目增长上,却迟迟缺少一个爆发点。可以说,奥运会为日本酒店业注入了全新的活力,光听到那些即将开业的酒店名字,就能感受到其势头之凶猛。

东京MUJI、东京大仓、京都安缦、京都柏悦、二世古柏悦的上线,先后赶上了2019年的红叶季、滑雪季,打响了“奥运酒店潮”的第一枪。

如果按原计划,2020年还会有好几家“世界级”酒店排队开业,东京双蛋EDITION、东京四季、东京傲途格、虹夕诺雅冲绳、京都Ace Hotel、日光丽思卡尔顿、奈良JW万豪……光是看品牌名字,就能感受到酒店间竞争的热意,以及背后酒店控们焦灼的期待。

连一些老牌酒店在这场“竞赛”中也不甘示弱。当年为了迎接1964年奥运而开业的东京大仓酒店,甚至耗资10亿美元重建以迎接2020年东京奥运会。

如今,伴随着奥运的延期,热意退却,期待被暂压下,从酒店集团到普通民宿主,日本酒店业要开始共同面对艰难时刻。

从一房难求到艰难退订

我们先把时间倒回2019年,彼时,日本当地组织预测2020年将有3400万人次到访,那时候的日本还在为酒店客房可能供不应求而头疼。

相关数据统计显示,2018年年末东京都内的酒店客房数约为17.6万间,已经被奥组委预订了4.6万间,剩下的酒店数量将很难承载大量的海外旅客。据瑞穗综合研究所估算,奥运期间可能会出现1.4万间的客房缺口。

在2019年6月,日本共同社也曾透露,奥运场馆附近的地理位置佳、交通便利的酒店预订开始进入“困难期”,不少酒店在东京奥运会期间的价格比奥运会前一周贵3倍以上;还有不少东京奥运会前一周还有空房的酒店在奥运会期间只剩少量余房或已被订完。

而民宿预订则更夸张,虽然奥运会期间解禁了从2002年开始就引入的住宿税,但价格依旧是不可承受之重。

一家住宿预订服务网站上的信息显示,奥运会开幕的7月24号至25号,东京市中心地区民宿价格普遍上涨,收费超1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400元)的民宿不在少数。甚至还有媒体提到,一家距离奥运会主体育场不远的一居室民宿,标价45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88万元),而平时仅为2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280元),涨价足有22.5倍。

日本全国新建的酒店及新申请的民宿迎来热潮,京都在2019年至2021年间新开客房数,会是2018年底客房总数的51%,位列第一,随后是大阪(32%)和东京(24%)。

为了满足住宿激增需求,主办方呼吁大家去选择更远的地方住宿。与此同时,日本还将策划已久的“游轮酒店”计划逐步落地,以支撑住宿压力。

当时间回到当下,日本头疼的问题,从一房难求变成了退订难题。

东京奥组委为2020年奥运会准备了各种各样的体育场馆、会展中心、酒店以及其他场所。所有协议都需要重新谈判,酒店需要取消预订,然后重新预订。

在国际奥委会提到的众多挑战中,曾强调:“奥运期间酒店已被预订出去数百万个房源,将非常难以处理”。

奥运期间的酒店房间都是提前几个月预订的,且需提前支付了一笔大笔定金。这些人可能会损失定金,同时面临着重新花钱为延期的奥运会预订新的酒店。这也增加了本就因为疫情出现灾难性下滑的旅游产业的烦恼。

“我们几乎被消灭了”

据《纽约时报》报道,日本经济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斋藤君介绍,仅比赛场馆建设和酒店扩容方面,日本就已经投入了320亿美元到410亿美元。也有机构曾预测,2020年与赛事相关的旅游消费将达到2400亿日元。

日本帝国酒店将截至本月的财年净利润预期下调至23亿日元,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7%。该酒店从东京奥组委接到了大量订单,奥运会延期将给帝国酒店带来不小的损失——他们尚未计算出可能的财务损失。

代表全国200多家中型商务酒店的日本城市酒店协会表示,如果疫情持续到整个夏天并且政府不介入,则预计今年将出现大量破产。

“我们建立酒店的信念是朝着欢迎游客的方向发展,但是现在由于公众拒绝外出,我们最先成为了受害者。”该协会主席Tsuguyoshi Shimizu说。

大中酒店集团尚可依靠自身基础撑过去,而那些传统日式旅馆或家庭经营旅馆的生存,就艰难得多,甚至有民宿主哀叹“我们几乎被消灭了”。

在著名的京都锦市场附近,一家旅馆的第四代房东Momoka Matsui近几周来一直在收到取消预订通知。Matsui说,几乎所有提前预订的游客都由于该病毒而取消或延迟了旅行。仅在少数情况下,她才能够收取取消费用。“如果这种情况持续到夏天,我们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坚持下去。”

日本旅馆协会说,许多小业主将他们大部分资金投入到昂贵的装修工程中,以在奥运会之前对其设施进行升级。如今遭遇了疫情与奥运延期的双重打击,他们中的许多人正在与银行进行谈判,以防止破产。

在东京上野附近,有一家名叫福吉龙冈的旅店,老板铃木亨介绍,自从四月份的航班一个接一个地被取消,之后就没有任何预订。尤其是奥运的延期,他面临着最高70%-80%的经济损失。

还有津吉和福卡斯两人,他们在奥运会帆船比赛临近东京的一个小岛上盖了新房,原本是打算在奥运期间租住给运动员或者是粉丝,借此小赚一笔,但现在却可能要承担还不上贷款的风险。

除了钱,日本酒店业还损失了什么?

奥运延期对于日本酒店业的影响,不仅仅在于金钱方面,甚至不仅仅局限于日本本土。

酒店业信心被打击

奥运会延期,无疑给正一团火热的日本酒店业兜头一盆凉水,即使只是延期了一年,也得看一些酒店业主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

正如前文所提,在疫情影响下,日本的住宿业,尤其是民宿旅馆业本就可能会遭遇大批破产,夏天的奥运会,几乎是这些从业者唯一的救命稻草,如今连这一根稻草也被抽走,继续经营下去的信心被打击成为了必然。

行业整合节奏被打乱

结合往届奥运会的历史经验,这一国际大型赛事对于酒店的影响,主要在于加快酒店业的结构调整。

以北京奥运会为例,据相关资料显示,在2008年奥运会前,进入北京的已有洲际、喜达屋、万豪、雅高、最佳西方等22家国际饭店治理集团的33个品牌。奥运会加速了北京酒店业的国际化进程。另一方面,为了能够赶上在北京奥运会前开业,许多投资者青睐于“建设期短”的经济型酒店。高档酒店和经济型酒店的发展,改变了北京酒店档次结构。

同样的,这两年,国际品牌看到了东京奥运会的商机,纷纷涌入。作为发达国家,日本本身就有许多高端国际品牌,因此,这一次的行业整合重点落在了奢华酒店与精品设计酒店上,正如前文所提的EDITION、四季、虹夕诺雅、Ace Hotel等品牌,不乏各种“首秀”“独家”,更令人期待。

此外,日本当地的民宿旅馆业,也在等着奥运会到来,迎来更宽松的政策,以实现进一步发展;老牌酒店纷纷翻新,让新与旧碰撞出不同的火花。

奥运的延期,使得整个行业整合升级节奏被打乱,有的从业者,甚至已经没有了整合的机会。

行业员工下岗潮

日本旅游局在2017年表示,国际和国内旅行者的消费为该国提供了470万个工作岗位,占经济的5%。而为了承办奥运,无论是酒店业还是旅游业,都会大批聘用中长期员工。推迟奥运会后,员工供大于求,计划外的劳动力成本激增,加上整个旅游住宿业大环境的不景气,降薪甚至“下岗潮”都可能出现。

住宿业赞助商受波及

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延期,意味着众多赞助商的相关权益也大幅推迟,很多面向东京奥运会的前期投入也可能变成无用功。

1.png

去年11月,Airbnb 作为东京奥运会的全球合作伙伴登场。Airbnb 不仅会在竞赛上会有品牌露出,同时还将成为奥运会的住宿合作方。

这次和奥运会的合作,是 Airbnb 少有的全球性大型宣传项目,公司高管认为这能为品牌提供罕有全球曝光的机会。鉴于 Airbnb 的 IPO 计划,这样的大型营销活动也很合理。

但如今,摆在 Airbnb 面前的现实困境是,2020年东京奥运会延期,倚靠奥运经济推动的上市的第一步就踏空了。

此外,阿里巴巴集团旗下旅行平台飞猪、东京奥运会的中国奥委会辖区独家票务代理机构凯撒旅游早在去年就已经上线了东京奥运会相关旅游产品,如今也等待奥组委政策出台,再决定如何退订。

奥运会的延期,不像把一场足球赛从周六延到周日那么简单,相反地,对于日本的旅游业、酒店业来说,都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与挑战。

但我们相信,一年之后,当全球人员流动恢复正常,经济重新复苏走上正轨,人们将迫切需要一场盛大的国际盛事来扫去阴霾,因疫情延期而带着一丝“悲壮”色彩的东京奥运会,某一种程度上,被渲染上了浴火重生的意味。

届时,日本必将成为整个世界的焦点——那些失去的,也终将会以另一种形式回来。

1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