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寻礼丨邂逅电影中的酒店,一次诗意“艳遇”

迈点网 · 张晓琳 · 2020-09-11 08:53:51

电影如画,酒店如诗......

近日上映的《假面饭店》,对于许多东野圭吾的粉丝及悬疑电影爱好者来说,的确是一部值得期待的电影。在影片警方的侦探中,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案件即将发生的地点-东京柯尔特西亚大酒店。木村拓哉扮演的警方卧底与长泽雅美扮演的酒店前台在煊赫辉煌的酒店里,与各色人物,开始了一场人性大逃杀……  

image.png        

影片中的东京柯尔特西亚酒店酒店取材自真实存在的东京日本桥皇家花园酒店,酒店以出色的服务态度而闻名。在细节方面,电影对酒店的刻画可以说是非常细致,整部电影仿若一部用日式夸张职场喜剧逻辑铺就的“酒店人从业实录”。探案剧“刑侦推理”和职场剧“展现行业内幕”两个呈现方面在电影中有所呈现。

在我看来,电影以难以穷尽的能量总揽了人的文化生活中的音乐、绘画、雕塑、诗和舞蹈诸艺术的细节,并以其独树一帜的内嵌再使之以独特各异的隽永作为联合彰显。酒店也是一样,融入文化、历史、建筑,同时它也是生活方式的引领者,所倡导的生活方式和品牌理念一直在指引着我们。

通过一部电影,你可以爱上里面的人、城市、风景,认识到一家酒店,它或许只是其中的惊鸿一瞥,在影像中却往往充满了梦想、想象和可能性……

寻 • 礼

“我们在哪里?”

“一切文明的焦点—华尔道夫酒店。”

提到电影《闻香识女人》中的著名场景,一般人想到的大概就是三个:在酒店大厅众目睽睽中和妙龄女郎跳探戈,在纽约的街上开法拉利飙车,在学校的辩论台上为了查理高声疾呼。有人说,这是用一首曲的时间,经历完一段感情,把所经历的一生浓缩在了这短短的一段探戈当中。

当影片里浪漫优美的探戈舞曲想响起,当手扶上美人的腰间,当鼻尖充满着诱人的芬芳,慢慢踱开你的脚步,想象自己的风采和旁人艳羡的目光……把人带回那古老的年代,男主角弗兰克和女伴在华尔道夫酒店Vanderbilt宴会厅里尽情起舞,似乎要把所有烦恼抛在脑后……影片中有约一半场景在这里发生,这段探戈舞,让华尔道夫复古、奢华的魅力尽显无余。

image.png

正如阿尔帕西诺在影片中所说,跳舞和人生不一样,无所谓错不错,简单就是探戈的魅力,哪怕步子乱成一团,跳下去就好了。“闻香识女人”,亦可“闻香识酒店”。从1945年《华尔道夫的周末》第一次在这里拍摄,纽约华尔道夫酒店曾有二十多部电影在这里取景,《教父3》、《逍遥法外》、《纽约爱情故事》、《欲望都市》等。2017年,124岁的纽约地标式酒店华尔道夫落幕,全世界送走了一段纽约传奇……或许,生命的意义犹如黑暗中的那一曲探戈,精彩与否,全靠自己,最后再来一个完美的谢幕。

image.png

寻 • 礼

逝去的欧洲童话

提到《布达佩斯大饭店》这部电影,我首先想到的是它的色彩,大量的粉色、紫色,红色组成高贵而又奢华的色调。紫色的酒店服务员制服,粉红色的Mendl's蛋糕包装盒和饭店大厅穹顶,甚至连野外的雪原和天空也是粉红色的。最后交织出一部迷人暧昧的作品,就像是一封寄给昨日的粉红色情书。

在20世纪30年代的欧洲黄金时代,结合情节背景,这部电影本该是一个大时代追悼大历史的视野格局,本该是严肃紧张的故事背景,却因为其中荒诞不经的演绎,影调也更为明亮粉蓝相容的梦幻场景。游戏般的惊险逃难,恢弘典雅的欧式建筑,时而欢快时而凝重的剧情节奏……这些确实让人挪不开眼。

image.png

仔细看影片中糕点店女孩Agatha胸前的瓷吊坠,以双钥匙相错。这个也是酒店业“神秘”组织“Crossed Keys”,灵感正是来自于一个法国酒店服务组织Les Clefs d’Or(法语:金钥匙)。

image.png

这个酒店服务组织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出现,之前只在法国内部流传,直至五十年代后才加入其它国家的会员逐渐发展为全球酒店业的“金钥匙”组织。这个组织是来自酒店的服务员里其中的一个工种的联盟,那就是Concierges,在中文世界里,也就是“礼宾部”一词。

随着金钥匙成为酒店业的标杆,很多国家也都有自己的金钥匙徽章,例如日本的是富士山,中国酒店礼宾部的徽章则是金钥匙和中国旅游标志“马踏飞燕”的融合。影片中的主角能帮住客解决一切问题,全因为,他的衣襟上,一左一右就有这个Crossed Keys徽章。

电影中更多的现场取景来自德国小镇格尔利茨(Görlitz)和捷克的Spa小镇卡罗维发利(Karlovy Vary),影片中虚构的“布达佩斯大饭店”的原型也并不在匈牙利,而是位于捷克卡罗维发利(Karlovy Vary),真实的名字是普普大饭店(Grandhotel Pupp)。这家曾被成为欧洲最豪华的酒店成立于1701年,并与电影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50多年来,这里一直是在卡罗维发利电影节的举办地,成龙主演的《上海骑士》、《最后的假期》、《玫瑰人生》及007系列电影中的《皇家赌场》也曾在这里取景。

image.png

寻 • 礼

沙漠中的遥远星系

位于突尼斯的马特马他(Matmâta)的希迪德里斯星战主题酒店(Hôtel Sidi Driss),这是一个传统的柏柏尔式房屋,建于几个世纪前。作为《星球大战》影片中天行者家族的故乡行星塔图因的宅基地,卢克·天行者(Luke Skywalker)少年时代等众多场景均于此拍摄。在1977年拍摄第一部电影《星球大战:新希望》之后,装饰品被拆除,直到2000年才被完全重建,用于拍摄《星球大战2:克隆人的进攻》。

image.png

该酒店全年开放,装饰仍然完好无损。酒店有五个洞穴,其中四个带有房间。第五个洞穴,也就是传说中的星球大战洞穴,它现在是酒店的餐厅,你可以在与电影相同的场景中用餐。

image.png

但由于沙漠的极端温度,该地区的传统房屋实际上都是建在地下的,感觉跟黄土高原窑洞极为类似。荒凉的丘陵之间散布着一个个大型地坑,几个世纪居住在此的柏柏尔人顺着地形,挖出庭院、居室、厨房,过着穴居的生活。

寻 • 礼

高山森林中的“瞭望旅店”

提到恐怖片,1980年的电影《闪灵》一直被奉为经典。影片是根据史蒂芬·金的同名小说改编的,小说的灵感来自于科罗拉多州的斯坦利酒店。影片中瞭望旅店(Overlook Hotel)的外景就是取自俄勒冈州的山林小屋旅店(Timberline Lodge)。

image.png

对《闪灵》的各种解读也充满了神秘色彩,有人说是生死轮回,有人说是印第安人的复仇,有人说是“闪灵”超能力……而影片恰恰在一个成逻辑的体系上加上许多没逻辑的细节,它们与主体的关系若即若离,背后的意味则令人不寒而栗。     

电影开篇一个长镜头将一幅自然美景尽收眼底,平静的冰山湖被群山环绕,丛山白雪皑皑,无不传达着一种自然平和的原始之态。

然后与这种宁静悠远相悖的是低沉而压抑的背景音乐,跟随者镜头中一望无际的公路而持续不断,蔓延无尽头。伴随着这样的音乐背景而一路延伸的道路尽头正是——瞭望旅店。

image.png

这家旅店始建于1937年,周围尽是高山景观和滑雪胜地,在1977年被宣布为国家历史地标,也是俄勒冈州最受欢迎的旅游景点之一。影片中有几个外景镜头,因为山林小屋附近几乎没有平地,也没有树篱迷宫。所以类似于树篱迷宫和装货码头的镜头和很多室内场景都是在英格兰的Elstree 工作室拍摄的,而不是在山林小屋旅店。

说到这里,还有个有趣的故事。《闪灵》导演库布里克被要求不要在影片中描绘217号房间(书中所有描述),因为未来入住该酒店的客人可能会害怕住在那里。所以在影片中,217房间被替换为一个原本不存在的237房间。但有点讽刺的是,客人对于217房间的热情度远远高于其他房间。因为好奇去住一家酒店,也颇有种“探店”的意味。

寻 • 礼

俯瞰日·夜的东京

在这部于2003年获得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的电影中,男女主人公就相遇在东京世界顶级酒店之一的东京柏悦酒店。影片中,斯嘉丽·约翰逊女主喜欢坐在酒店窗台望下去,一件宽松体恤,双臂环膝,满目冰冷的建筑,空旷如内心的孤寂。当你坐在酒店房间的落地窗前,东京的夜,灯光璀璨,可以俯瞰到令人惊叹的东京全景和连绵的富士山。

或许电影吸引我的并不是他们的爱情,而是他们眼中的东京:白天是窜动的人流,晚上是闪耀的霓虹灯流,热闹非凡,但人与人没有目光或言语的交流,本质上却是冷漠。游戏厅内每个人都对着荧光屏,兴奋地舞动着,消费着虚假的成就感以消除一天工作的疲惫或者躁动的青春。

image.png

当你慢下来,手持一杯红酒,在迷人的爵士乐音乐中轻轻摇摆身体,与脚下争分夺秒的东京效率形成鲜明的对比,那会是无比的梦幻与迷离。

image.png

繁荣时期的光辉,没落后的寂寥,几个世纪一路从风雨飘摇走来。拍摄《了不起的盖茨比》、《西雅图夜未眠》、《小鬼当家2》《美国骗局》的纽约广场酒店,拍摄《谍影重重》、《尼基塔》的巴黎雷吉纳酒店,拍摄《黄金眼》的全欧洲第一家豪华酒店,150多年历史的伦敦朗庭酒店……

“一个人只拥有今生今世是远远不够的,他还应当拥有诗意的世界。”就像《布达佩斯大饭店》中所说,住在世界上最宏伟的饭店里,被一个像古斯塔夫先生这样的人等着,或者干脆成为古斯塔夫先生那种人。电影如画,酒店如诗,电影比其他任何介质载体都更能表达人们的集体梦想,酒店也是,对于生活的美好礼遇,对审美,对艺术,对生活在这里都可以满足。

第一时间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8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