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上海五星酒店甩卖狂潮来了

旅界 · 2021-05-08 10:51:07

魔都酒店拼命内卷,这批酒店表示我们准备先撤了…

      *本文经转载自  旅界

  被甩卖的五星酒店

  捅破泡沫的是几则出售消息。 旅界(lvjienews)独家获悉,五一前后,上海新华联索菲特大酒店、上海豫园万丽酒店、上海日航酒店以及上海虹桥绿地酒店群等多家上海五星级酒店陆续在一些酒店产权交易网站上被曝出转让出售信息。

WPS图片-修改尺寸.png

  对于这些命途多舛的上海五星酒店来说,最早的公开转让消息始自去年12月,但令人唏嘘的是,部分酒店转让价格一降再降,却至今依然乏人问津。

  以上海新华联索菲特大酒店为例,去年12月挂网时该酒店转让价格尚为23亿元,挂网4个月,转让价格已经跌到了21亿元。 作为新华联集团旗下高端商务旗舰作品新华联国际中心的重要商务配套,这家酒店开业于2017年,距今只有区区4年时间,占地5.37万平方米。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没想到这家被称之为上海法式商务旗舰的“恢弘巨作”,最终会落得无法体面收场,而在开业初期,它以复刻法国巴黎凡尔赛宫的豪华和优雅闻名,颇受商旅人士青睐。 多方消息指出,持续亏损与去年为应对“三道红线”降负债是新华联集团决心抛售上海新华联索菲特大酒店的主要原因。 欲转让的不仅是上海新华联索菲特大酒店,被放在“售卖橱窗”里的还有被誉为“最大旗舰型综合体酒店群”的上海虹桥绿地酒店群。 2017年底,上海虹桥绿地铂瑞酒店、铂骊酒店及铂瑞高端公寓这三家酒店组成的集群同时宣布开幕,如今都难逃被转让的命运。

微信图片_20210508105049.jpg

      在风云跌宕的上海滩,老牌五星级酒店也接连遇到经营困局,开业超过20年的上海日航酒店、万豪系的上海豫园万丽酒店均纷纷挂牌待售。 公开信息显示,目前上海日航酒店转让价格约为21亿,上海豫园万丽酒店转让价格则约为20亿。 有专业人士向旅界透露,上海从来没有出现过如此大规模的五星级酒店转让潮,预计疫情带来的影响会导致未来几年内更多五星级酒店投入市场。 而作为国内五星酒店争奇斗艳的斗兽场,上海的酒店们注定将接受市场更为严苛的审视。


  内卷!再内卷!

  亚太地区五星酒店发展看中国,中国五星酒店看上海,这些年,上海的五星酒店品牌如同走马灯般轮番上场。

  仅2018年一年时间,华侨城的上海宝格丽、苏宁的上海宝丽嘉、世茂的上海佘山洲际酒店(深坑酒店)、香港太古旗下的镛舍、素凯泰、远洲集团的阿纳迪、上海养云安缦等奢牌酒店纷纷在沪面世。

 WPS图片-修改尺寸(1).png

  上海佘山世茂洲际酒店

  相比之下,同为一线城市,北京、深圳、广州这几年时间内,每年能有两三家五星酒店问世就算不容易了。

  这既是上海滩酒店业的荣光,也让星罗棋布的五星酒店们内卷再内卷,只能殊死一搏。

  2019年的圣诞点灯季,有媒体人曝出10余家上海五星酒店不约而同在某晚同时圣诞点灯,多名酒店媒体人一晚能连跑五六个场子。

  “点灯的酒店太多,媒体都不够用了。”一位上海五星酒店的公关负责人Cici对旅界哀叹。

  雌竞到了这个程度,只闻新人笑,哪管旧人哭,强手如云的上海滩也让那些特色不够鲜明的五星酒店备受煎熬。

  熟悉上海酒店业交易的王舜分析称,五星级酒店抛售背后的共性原因之一,依然是营收不足,业绩不佳。

  新消费时代,五星级酒店们的运营能力面临考验,如果经营不力,持续亏损,收益不及预期,则很有可能面临被抛售的命运。

  对于几家正待转让的五星酒店迟迟没有进展,王舜也丝毫不奇怪,“标价20多个亿,凭什么?你就是新建个艺术中心也才十几个亿嘛,肯定没人拍。”

  值得一提的是,以往财大气粗的业主们资金链承压也成为上海五星酒店们被抛售转让的一个重要诱因。

  酒店之间暗斗不止,其背后的房地产集团业主们的内卷更为残酷。 去年报告期内,新华联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81.3%,净负债率为238.4%,现金短债比为0.28,依照房地产“三道红线”融资新规,该公司2020年年度指标三项均未达标,继续保持“红档”。

  再看绿地,同样亟需改变现状,2020年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84.1%,净负债率为139.2%,现金短债比为0.97,“三道红线”之下,与新华联一样面临无法获得融资的尴尬境地。

  业主们都没钱了,再好看的五星酒店招牌也无法填饱急需资金解渴的大佬,动辄二十亿的酒店重资产成为房地产业主们最直接的降负债变现手段。

  内卷的魔都,酒店管理集团与业主们一起痛并煎熬着。


  谁来接盘?

  上海的五星酒店们在加速撤离,只是这一次不同往日,接盘人属实难寻。

  王舜透露,“目前这几家酒店大多还是初始问询价格阶段,大部分都卡在收购方出资金证明这一块,看不到钱,出售方不愿意谈,有的拿不了资金证明的人是没钱,还有一部分人是想拿到项目去融资。”

  意向者寥寥,但真正让出售方焦虑的,或许是五星级酒店出售的高峰期还没有来临。

  王舜认为,未来3-5年酒店出售和房地产集团的景气指数有很大关系,“房住不炒“、”三道红线“等新规卡紧了开发商的喉咙,届时酒店抛售会比现在更加迅猛,而且价格也更加合理。

  事实上,外表光鲜亮丽的五星酒店盈利能力差,回报周期长是行业共识,此前也主要作为开发商勾地时的商业配套使用。

  来自国家旅游局的数据显示,五星级酒店投资回报率最高的是2010年,达到4%,不过即便如此,静态回收期也长达25年,而投资回报率最低的2014年,仅0.3%,按此计算静态回收期将长达333年。

  “以后或许会出现一个趋势,接盘这些五星酒店的更多会是国企、央企。”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酒店业分析人士称。

  存量市场下,改写字楼也是上海五星酒店们转型的一个主流出路。

  此前北京一部分经营不善的五星酒店最后走了这条路,例如北京日报社旗下的北京新闻大厦从五星级酒店变身到高端商务写字楼,金融街洲际的业主首创也在2016年开始“酒改写”工程。

  更多值得参考的是上海锦沧文华酒店,整体“酒改写”工程一直持续到2018年10月。 上海锦沧文华大酒店是锦江系旗下的老字号,建成于1990年,迫于经营压力,在2014年以21.18亿元人民币被宝华集团收购,后者将其全面改造成高端写字楼。

图片

  但并非所有人都走得通这条路,毕竟改建工程耗资巨大。

  此外,即便转为写字楼,是否就能挽救经营颓势,扭亏为盈,这个答案也并不唯一的。不管是酒店,还是写字楼,核心依然是供需关系。

  “上海写字楼市场也有供求关系,不一定会比酒店好”。王舜举例称,几年前上海有一家四星级酒店改写字楼,改造完成后,写字楼的供大于求,比酒店业更为严峻。

  业主们准备开始挥手告别,但这些上海落寞的五星酒店未来会走向何方,还不能确定,至今接盘方还没现身。


第一时间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1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