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钉铛之后,巢客公寓暴雷,租房市场到底怎么了?

嘟嘟租房 · 2020-04-23 11:21:58

前有铃铛,后有巢客,大潮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

继武汉铃铛公寓暴雷后,上周,楚天都市报揭露另一家疫情过后暴雷的公寓——巢客(武汉)公寓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巢客公寓)。

租户向巢客公寓交了租金,却因房东没收到房租被要求搬出。巢客公寓对此解释,因受武汉疫情影响,公司暂未复工,故延期支付房屋租金。

然而房东并不认同。多位房东反映,巢客公司没有按时向房东支付租金,还以疫情为由,要求免租。

天眼查系统显示,该公司注册地为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与实际办公地点不一致。去年8月8日,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巢客公寓被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记者拨打巢客公寓客服电话,无人接听。根据房东提供的多位公司负责人电话,也无法拨通。

关于房东反映的中介强制减租的问题,目前武汉市没有出台减租政策文件,不得强制要求业主或房东进行减租,建议双方友好协商减租请求。

目前,按照《武汉市房地产经纪行业信用信息管理办法》相关规定,对巢客公寓不诚信经营等问题扣除信用信息积分,并挂网进行公示。后续,该局也会将该公司相关情况上报市局,由相关部门进一步处理。

不少房东和租户已向公安部门报警。(以上部分转载自楚天都市报)



笔者在巢客的官网上看到一组数字,“武汉累计管理房源10000+,服务租客20000+”彼时这可能是规模背书,但现在看来却是血淋淋的数据——这是上万的受害者。

其实,关于巢客公寓“高收低出”的传言早在去年就不绝于耳,不知道从何时起,去年一些外来的品牌集中在武汉做起整收整出的生意,按理说2019年已经过了长租公寓疯狂扩张的时期,这一波崛起笔者也没看懂,特别不理解为啥他们能够一次性收到一年的租金。

直到了解到他们是低于市场价300~500元进行出房,才顿悟了他们的“生意逻辑”。

这就不是生意,甚至也没有逻辑。这就像一辆不能停下来的自行车,要靠源源不断的新收新出才能维持,有了现金流,就有了活下去的“勇气”。

警觉的也不是没有,杭州的一位王女士,就觉得房子太便宜了,心中不安,要求退租,但是即使经过媒体的协调,还是扣了一个月的押金。

这像极了之前P2P暴雷的句玩笑话——“你惦记他的利息,他却惦记你的本金”。

前有铃铛,后有巢客,大潮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现在可以肯定的是,这仍然不会是最后一家……

第一时间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1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