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青客公寓摇摇欲坠:还不起供应商的35万,租客担心没房住仍要交租

IT时报 · 徐晓倩,孙妍 · 2020-06-10 16:23:31

租客退贷、房东收房、供应商讨款……青客公寓触碰租金贷监管红线后

  • 2019年11月,连续三年亏损的青客公寓成功赴美上市,成为国内第一家登陆美国纳斯达克的长租公寓企业。没想到,等来的不是融资输血和规模效应,却是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

  • 租客退贷、房东收房、供应商讨款……多米诺骨牌式的连锁反应,折射出青客公寓遭遇资金困难的现状。

最近,青客公寓发表声明称,公司目前遇到了资金困难,但仍在正常运营中,并已为部分租客结清租金贷。但《IT时报》记者采访发现,依然有很多退房租客处于背负贷款状态。

根据国家相关部委2019年12月颁布的规定,“租金贷”将纳入监管,且在整个租金收入中占比不得超过30%,而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青客公寓财报显示,其与11家金融机构合作,有65.4%的租金系使用租金贷支付,是监管红线两倍多。

6月4日,青客公寓回应《IT时报》,租客退房后未结清的租金贷,将由青客承担。

实地探访

5月31日下午3点半,位于上海市嘉戬公路500号的青客公寓售后接待处门口,近40位租客和房东正在焦急地排队等待。

“今天大厅处理量已经饱和了,下午过来的基本排不上号了。”园区工作人员表示,周末两日,每天有近800名房东和租客来解决售后问题。服务大厅开放了房东和租客两个窗口,由20位售后人员集中处理。

两个月前,青客公寓就在此设立了售后处理的窗口,5月30日、5月31日则迎来爆发。

01 租客:无房可住却仍要还贷

王婷(化名)两天前已搬离青客公寓,但银行的还贷信息还是如期而至。再三联系青客房管员无果后,她来到青客售后接待处。

“最棘手的是和华瑞银行的贷款问题,只要贷款合同不解除,退了房子还是要付租金,一旦逾期还款可能还要承担征信风险。”王婷向《IT时报》记者展示了青客公寓提供的退房退贷回执单,青客公寓承诺将于收到退房申请7个工作日内向银行发出退贷通知。

“青客给了一个月的缓冲期,如果到还款日还没解除借贷关系,这笔贷款的期限可以推迟一个月,并且保证不影响征信。”不过,王婷的担心依然没有消散,如果一个月之后青客破产了呢?回执单缺少法律依据,万一银行不承认怎么办?

预警在2月就响起了,因为青客公寓拖欠房东房租,房东三番五次上门。“这一次,房东的态度非常坚决。他要求我们6月5日必须搬离。”青客公寓租客李明(化名)告诉《IT时报》记者。

去年6月,李明租下青客公寓的一间房,并通过租金贷的方式付房租。“租金贷”是指金融机构一次性把一年租金支付给长租公寓,由租客按月偿还贷款,长租公寓以此加快资金回笼的速度,并快速拓展新房源。《IT时报》记者了解到,如果租客选择分期支付,可以获得10%的租金减免。

租客通过租金贷的方式付房租

李明因此背负了一笔需要两年还清的贷款,但如果被房东退租,意味着他无房可住,却依然要按时偿还银行剩下的13000元贷款。当下,令李明更感焦虑的是,在青客App上已经找不到“退房”选项,于是他在黑猫投诉平台反映了自己的遭遇。

在青客App上已经找不到“退房”选项

“退房即退贷”是青客公寓客服曾经给出的说法,但在多位采访对象提供的《住宿服务合同》中,记者并没有找到相关条款,上面只显示,分期会员(使用租金贷的用户)未按时足额还清任意一期借款本息的,青客方面有权终止合同,收回房屋,同时会员需按照月住宿服务费的两倍向管理方(青客)支付违约金。但在大房东提前与青客解约并收回房子的情况下,租客无责。

采访对象提供的《住宿服务合同》

02 房东:拖欠的房租和赶不走的租客

4月27日,房东吕女士终于收到了青客公寓一季度的房租,为了这笔租金她等了近2个月。“青客公寓没有一次性支付租金给我,而是把5000多元的房租分成两笔打款。”吕女士告诉记者,客服把拖欠房租的原因归咎于疫情影响。

房东吕女士终于收到了青客公寓一季度的房租

拖欠的房租结清了,但新一期的租金却迟迟未到,而本该在5月24日到达吕女士的账上。考虑到青客公寓多次延期支付房租,吕女士考虑将房子收回再次出租,但租客不愿搬走,“我没有房子的钥匙,租客不搬走我就拿不回房子。”

如果房东提出退租,青客公寓的解决方案大多是空房解除合同,已经出租的则规劝房东继续把房子租给原先租客,但租金改由双方直接结算,一方面消化租客退押金的压力,另一方面稳住房东手里的房源。

“几个租客用的是租金贷,只要青客不解绑,他们每个月还是要支付租金。”吕女士不知道是否可以顺利改为直接结算租金。

天眼查显示,上海青客公共租赁住房租赁经营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有开庭公告364条,已经完结的法律诉讼有45条,案由大多为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最后裁定都是双方终止租赁合同,并由青客公寓偿还租客代付租金。

图源/天眼查

03 供应商:屡遭欠款投诉无门

售后接待处没有面向供应商的窗口,手里一堆青客公寓高管电话已经无法接通。谭超(化名)是青客公寓的一家家装建材供应商,截至今年3月,青客公寓还欠他们公司超过35万元的账款。

供应商是最先感知到青客公寓资金链吃紧的一个群体。早在2018年6月,青客公寓便开始拖欠谭超的账款,当时青客公寓给的说法是,受到P2P的影响,账户被冻结。2019年,青客公寓陆续有回款,但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青客公寓又不按约定时间付款。

青客公寓招股书中提到,为了解决资金问题,与银行、信托、P2P达成了资金合作协议,其中包括与上海翔梓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达成融资服务协议。但据记者查证这家投资方旗下的魔房宝在2019年7月被上海警方查处,定性为非法集资平台。

04 青客:将承担退房后未结清的租金贷

6月4日,青客公寓向《IT时报》记者回应,租客退房后未结清的租金贷,将由青客承担,“不会造成租客无法入住还需要承担剩余租金贷的情况。”目前青客正在与相关银行沟通、协商,采取租客与银行解除借贷关系和还款义务,由青客承担相应债务和还款义务的方式,彻底解决租客退房后仍需还贷、个人征信等问题。

对于王婷的担忧,青客表示,将向有退房退贷需求的租客邮箱发送一份盖有公司印章的《退房退贷申请受理回执》,作为证明青客已承接相应债务的凭证。无法承债的,则暂时由青客每月在还款日代付(会在租客退房后告知及时解绑代扣银行卡),并按照退房先后顺序,从7月开始予以结清。

至于房东的租金,青客表示,目前绝大多数房源已按月支付至5月24日,预计6月底解决房东租金支付问题,同时受疫情影响,青客正加快业务调整进度,向房东退还无法盈利(的房屋),因此涉及的租客以及因房东驱赶或其他非租客原因造成实际无法入住的租客,也都会转移到租金已经支付房源内。

青客 危机重重

长租公寓陷入“风波”并非第一次。

2018年,杭州鼎家资金链断裂,长租公寓由此连续爆雷。据不完全统计,至今已有20多家长租公寓运营商因资金链断裂而破产。这是长租公寓的第一次风波预警。

行业将此归咎于租金贷,借助这种模式,长租公寓争取到时间窗口野蛮扩张,甚至高收低租。

2018年9月29日,上海市住房城乡建设管理委联合市金融办等多部门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本市代理经租企业及个人“租金贷”相关业务的通知》,给租金贷设置了一个门槛:无“住房租赁经营”业务范围、未经本市房屋行政管理部门备案、未加入本市房地产经纪行业协会的代理经租企业不得合作开展个人“租金贷”业务。两个月后,青客公寓进入第一批“租金贷业务白名单”。

2019年12月份,住建部、国家发改委、公安部、市场监管总局、银保监会、国家网信办等六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整顿规范住房租赁市场秩序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将租金、押金等纳入监管账户,同时规定住房租赁企业租金收入中,住房租金贷款金额占比不得超过30%,超过比例的部分应于2022年年底之前逐步调整到位。

此前1个月,青客公寓刚刚在纳斯达克“流血上市”,成为“长租公寓第一股”,但计划募集资金金额减少了近一半,为4950万美元(约等于3.52亿人民币)。财报显示,2017年财年至2019年财年,青客公寓分别亏损2.45亿元、4.99亿元、4.98亿元,资本市场的输血虽未能覆盖亏损,但总算让青客缓了一口气。

租金贷是资金提前回笼的重要方式,截至2019年9月30日,青客公寓已与11家金融机构进行合作,65.4%的租金采用租金贷支付。

然而,30%的红线,意味着青客必须“断臂”。加上2020年的疫情开局,租客退租多,房屋空置率快速升高,租客、房东、供应商、银行与青客公寓形成的资金链开始出现裂缝。

5月31日下午五点半,青客公寓售后处的等候区仍有近30名青客用户在排号,人头攒动的服务大厅时不时传出争执声。“国内长租公寓第一股”青客公寓能顺利化解此次危机吗?记者将持续关注。

第一时间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1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