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罗军:房源可以个性化 短租服务还需标准流程

21世纪经济报道 · 徐维维 · 2018-04-11 09:23:50

  “如果我和所有的同业人员做出了一个行业,我睡觉都要笑醒了。”罗军希望完善大住宿业。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重视资产配置和管理,闲置的房子需要有人来打理,不住的时候也希望通过出租产生收益,让房产增值,这为共享住宿管理公司带来商机。

  在分享住宿线上平台途家通过自身发展及并购整合做到全国最大的房源和交易量之后,创始人罗军开始将重心往线下实体不动产运营和管理公司斯维登集团倾斜——尽管2016年下半年已经分拆,但一年前斯维登的发布会仍依附于途家,在2018年则首次独立召开发布会,并对外发布了升级后的产品和服务,以及一系列融资、收购及合作。

  “2018年斯维登还将进一步扩大规模,因为和酒店的数量相比还是存在一定的差距。”途家及斯维登联合创始人兼CEO罗军近日在接受专访时表示,希望未来三年能从目前的三万多套房源扩张至10万至20万套。

  尽管短租市场存在平台盈利模式单一的问题,但罗军表示斯维登“先不看增加盈利点,而是通过精细化运营运作、多种管理手段、系统提升、提高房源获取能力等方面,把本身的盈利做上去,希望2018年能够收支平衡。”

  在日前的发布会上,斯维登宣布完成新一轮独立融资,保利资本战略入股。尽管未透露具体融资金额,但保利资本方面称,该次投资是其2017年在住宿分享领域单笔投资金额最大的一笔。斯维登还同时宣布战略控股途窝集团,业务拓展到景区酒店公寓经营领域。

  坚持轻资产管理

  问:你曾说线上平台途家已经聚合了大量的流量、房源和交易,但问题的关键是能做到什么样的深度。那么线下的斯维登未来在深度上会做哪些打算?

  罗军:深度不仅是往下延伸,也是往前延伸和往旁边延伸。包括升级了精品公寓、度假公寓、服务公寓三条产品线及客房。我们原来只做公寓主营业务,现在会有衍生业务比如欢墅别墅、共享农庄。在住前住中住后我们提出了很多服务,包括会员关怀计划、呼叫中心及安心管家服务。另外还推出了体验券和亲友券,这属于营销上的深度,基于“分享经济商业模型”,希望满足客户体验世界的需求和社交需求,房源的组织和交换是实现梦想的基础。

  问:斯维登以短租为主,未来是否会扩大至长租?原因是什么?

  罗军:其实我们是长短租结合,房源里30%专门是长租,此外很多长租公寓会把他们的一些房子交给我们做短租,比如雅诗阁。但是我们不会纯粹地去做长租公寓。因为长租行业对资金的消耗量和投入量非常大,我们是一家轻资产管理公司,至少目前是这样。另外长租体系和短租体系用的系统都不一样,管理方法也不一样。

  问:轻资产也分为委托管理和特许经营两种不同模式,你们在使用特许经营的模式时,如何保证房屋的管理运营和服务质量?

  罗军:斯维登公寓类产品都有特许经营,而且规模量不小。保证质量方面,首先绝大部分房源是我们提供而不是加盟商拿过来的,因为我们和很多开发商合作可以获取房源;其次特许经营加盟商全部用我们的系统,系统是控制标准和质量最好的工具;第三所有的流程SOP必须用我们的。在这种情况下,其实就是经营者和门店保洁阿姨不是我们的,其他都是我们在做。

  服务还是要标准化

  问:2017下半年,短租行业先后完成三笔融资,包括途家、小猪、木鸟。短租市场是不是最终会进入寡头竞争?

  罗军:每个行业都会有头部性,但是你会越来越多的发现不只是头部几家的市场,原来可能是一家独大的垄断,但没有人会允许垄断,比如打车市场美团一进来,大家都说挺好,不是只有滴滴了。

  问:短租市场的发展面临哪些阻碍?

  罗军:中国民宿业的问题是碎片化,但成功也是因为碎片化。我们做的与传统民宿的概念不一样,房子是可以做成非常有特色和个性的,但是服务还是要有标准的,用标准的流程做。

  问:住宿业未来行业格局会是怎样?

  罗军:住宿业的形态只会按照不同的定位来区分,比如目标客群是家庭。2015年到2016年,酒店行业开会是不带我们共享住宿企业玩的,近两年开始改称住宿业大会了,我记得有一次大会请我去讲,就问了一个问题,说你是不是想把酒店业给颠覆了,我说我颠覆不了,最终颠覆酒店业的不是我,而是他们自己,只不过他们是在向我学习。现在很多酒店管理公司都在做公寓产品了。那你们说为什么要让他们学呢?我是想明白一件事情,如果我和所有的同业人员做出了一个行业,我睡觉都要笑醒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