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酒店业游来共享住宿"鲇鱼" 青岛共享房源全国第八

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 王丽平 · 2018-06-29 11:05:42

  共享住宿对传统酒店的推动作用也在不断凸显。

  崂山某民宿里几位年轻人在聚会

  随着“共享经济”日渐升温,“共享住宿”这一新兴行业近年逐步走红。日前,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住宿发展报告2018》显示,2017年我国共享住宿市场交易规模比上年增长70.6%。在狂飙突进潮流下,青岛“共享住宿”市场如何?近日,记者走访岛城部分民宿和共享住宿房源,发现岛城共享住宿欣欣向荣的背后,也起到了促使传统酒店业升级的“鲇鱼效应”,但规范管理方面仍待提高。

  青岛共享房源全国第八

  “今年端午假期我在青岛海边的space·洞穴民宿住了三天。”在深圳做广告创意工作的孟轲说,自从第一次用共享租房平台被圈粉后,以后每次旅行,在共享平台上预订民宿成了出行前的必备工作。今年端午前,他通过国际性共享短租平台爱彼迎预订了八大关景区内的一家民宿,既能看海,又能和民宿主聊聊青岛的海边文化,在这里他找到了家的感觉。

  所谓共享租房,就是房主将自己空余的房间或住房挂在共享平台上,出租给他人居住,具有性价比高、居家氛围浓厚等特点。伴随共享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其中。记者在国内短租平台小猪短租上发现,青岛共有8000余套共享房源在该平台上交易,而爱彼迎共享平台则显示,青岛的共享房源也在5300套以上。

  据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住宿发展报告2018》显示,2017年小猪平台统计全国共享住宿发达的城市中,青岛有两项数据全国前十,分别是房东占比排名第五、房源占比排名第八。

  主攻共享经济方向的青岛大学旅游与地理科学学院老师郭为告诉记者,青岛的共享租房其实从2014年起就开始了,只是近两年在共享平台的助推下发展迅速。目前青岛的共享租房大致分布于前海一线、老城区和崂山等地,大致可分为三类,分别是小家小户单间出租、多房土豪成套出租、景点周围候鸟出租。

  房东房客同住现象较少

  “其实与上海、深圳、台湾等地将自有住房单间出租较流行相比,青岛的租客与房主共住的现象并不普遍。”郭为说身在北方,青岛人相比南方人更加保守。

  家住李沧区翡翠公园的于晓冬,此前她也有过在自己已住房内将其中一间出租的经历。虽然租前已约法三章,但租客还是经常带朋友回来,自己和家人的隐私得不到保障。“卫生也是一个很让人头疼的问题。”于晓冬说有一次她和家人旅游一周,回来发现家里惨不忍睹,厨房里油污遍地,厕所内异味难除,客厅里垃圾满筐、苍蝇乱飞……从此她再也没将那间房子对外出租。

  “房东房客同住,在青岛尚未成型的理念,社会基础还不太普遍。”中国海洋大学管理学院副院长张广海教授说,目前青岛的住宿条件旱涝不均,有的人经济实力雄厚,不在乎一间房出不出租,经济实力薄弱的人可能更愿意和更多人共同分担房费。

  在小猪短租上记者发现,在租的8000余个房源中,单间出租的只有400余个,其余全是整套出租。

  “这其实无可厚非。”张广海说到民宿主家里住的现象在台湾相对普遍,他们有相应的租房管理条例。目前青岛尚未出台相应的制度约束和政策匹配。

  价格实惠缓解旺季压力

  青岛作为旅游城市,每年旅游旺季吸引大量游客。据统计,2017年全市接待游客总人数8808万人次,2018年端午三天假期,青岛纳客409万人次。“青岛旅游旺季的游客数量远远超过住房供给的存量。”郭为告诉记者,此时,共享租房是解决住宿压力非常有力的手段。

  郭为说,就像九寨沟附近的农民会把住房拿出来做民宿一样,青岛前海沿、崂山等景区周边的住房很多都实现了旺季出租、淡季入住,做到“平战结合”,这是一种很普遍也很智慧的做法。

  “青岛的旅游旺季是在5~10月,这期间我们的营业额能占全年营业额的70%以上。”朴宿文旅联合创始人刘喆告诉记者,淡旺季明显是北方民宿面临的共同痛点,每年的旅游旺季也让一大片民宿重获新生。

  “今年的旅游旺季,青岛某快捷酒店的房价从平时的200元涨到了400元左右,但服务并未随之增加,这也给共享租房提供了生存空间。”郭为说青岛的游客市场以中青年为主,金钱对于这个年龄段的人来说还是很大的考量。而共享租房与传统酒店相比,最大的特点就是实惠。共享租房中一套市南价格600元套三的房子与快捷酒店一间价格300元的房间质量大体相当。

  郭为介绍,来青岛的游客中很大一部分是以家庭为单位的自驾游散客,市南前海一线、老城区中能够做饭、又独具特色的共享租房特别适合这一类人群,也缓解了青岛的旅游住房压力。

  促使传统酒店产业升级

  “共享住宿,对如家、七天等传统经济型酒店形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冲击。”青岛酒店管理研究所所长王光健介绍面对当今市场的多元化发展和变革,传统酒店业普遍在进行升级。就行业布局来看,如家集团逐渐增加如家精选的布局;锦江集团已在城阳、市北、市南布局锦江都城品牌;华住集团除了开业全季品牌外,也将原有汉庭进行升级,打造2.0版本。

  据调查,如家升级后的如家商旅已在青岛开设4家,位于宁夏路的如家商旅店长张晓梅告诉记者,如家商旅今年5月刚刚开业,房价在老店的基础上平均涨了120元,营业额也比以前高不少。记者发现,升级后的如家,在房间布置上,更加简约时尚,更贴近短租平台上流行的北欧简约风。

  据了解,传统酒店的升级以新加盟店的升级为主,升级后的标准对标中档酒店,价位也从原来的100~200元变为300~500元。

  王光健曾做过公寓型短租平台途家的青岛区管理,对共享住宿有深入了解,他告诉记者共享住宿在青岛市场所占份额估计在30%左右,仍有很大提升空间,对传统酒店的推动作用也在不断凸显。

  完善法规纳入酒店管理系统

  “共享住宿已经成为一种新的共享经济业态。”朴宿文旅联合创始人刘喆指出,但共享租房发展至今,并没有有着清晰的法律界定与行业监管,因此,共享租房企业或房主,在服务标准化、法律地位与行业监管模式上,存在一定问题。对客人来讲,共享租房提供不了优质的服务和配套,入住体验也会大打折扣。

  相较于租客,民宿主在经营过程中也经常“哑巴吃黄连”。崂山乡约民宿主人高志君说他小院游乐场里的游乐设备经常被当地村民损坏,为客人提供的帐篷经常不翼而飞。

  曾做过公寓型短租平台途家青岛区管理的王光健认为,共享租房平台应对民宿有严格的甄别,在此基础上将民宿纳入到类似酒店管理系统里。

  而郭为则认为,共享租房急需市场规范。他说被视为国内民宿标杆的浙江莫干山,其民宿业的快速发展,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当地出台了《浙江民宿管理办法》,让民宿取得了合法身份,并有了行业规矩。

  山东银启律师事务所张启鹏律师告诉记者,正规酒店行业经营者需要事先在原工商、公安、消防等多个部门取得相应的经营许可或登记备案,而共享租房在这方面还有很多缺失,这就导致监管缺失。

  依据国家侵权责任法相关规定,经营者有安全保障义务,张启鹏说房客在入住共享租房时,若因住房设施破坏而受伤害,房主需要负担相应的民事责任,这就需要房主有较高的责任意识。

  “若在租住过程中,因物品损坏发生纠纷,这就属于民事责任。”张启鹏说如果租住时间超过一周建议签署合同,保障双方权益。此外应该通过法律法规规范这一领域,不能让其处于法律真空地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