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秋水山庄的浪漫情怀

迈点网 · · 2009-03-09 16:19:56

  1934年11月13日下午,秋水山庄的主人史量才遭人暗杀,伏尸于沪杭公路旁。不久之后,湖上的木栈桥也因大火,永远地消失在历史深处。  ...

  1934年11月13日下午,秋水山庄的主人史量才遭人暗杀,伏尸于沪杭公路旁。不久之后,湖上的木栈桥也因大火,永远地消失在历史深处。

  史量才,20世纪30年代中国报业巨子,江苏江宁人,报业资本家。清末曾任上海《时报》主笔,是民国时期著名报人。1913年接办《申报》,素以“人有人格,报有报格,国有国格”为立身之本。

  1925年,依靠第二房夫人沈秋水的巨额资金起家的史量才,在靠近新新旅馆的地方兴建了一幢别墅供沈秋水居住,并以爱妻的名字命名为“秋水山庄”。这是他的一个“永久的纪念物”,见证了两人的爱情。

  秋水山庄仿照《红楼梦》中“怡红院”的格局,内有小溪、长廊、假山,四面有庭院,沿着北山路有围墙和铁门。那时,沈秋水就在山庄内弹琴学艺,史量才也在闲暇之余与沈秋水双栖于此,日子好不惬意。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唯美的爱情,似乎都不能长久。

  史量才出事那天,沈秋水亲身经历了凶残的暗杀场面,因惊吓过度而吐血数日。痊愈后的沈秋水万念俱灰,安葬了史量才之后便把秋水山庄捐给了慈善机构,成了妇孺医院。解放后,秋水山庄收归国有,成了新新饭店的分部,并一度改名为“西子楼”,1990年恢复名称为“秋水山庄”。

  如今秋水山庄的主楼和楼后花园都经过了修缮,庶几与原貌相近;尤其是青砖砌的围墙和石雕的花窗,仿佛旧时的风采依然在湖光山色之间时隐时现,令人以为是回到了上个世纪30年代。斯人已逝,秋水依依,韶华会渐渐被冲刷逝去,光鲜亮丽也将日渐斑驳,只是秋水依旧,爱情不老。

  除了史量才和沈秋水的故事之外,新新饭店见证的爱情悲剧,还有胡适和曹诚英。

  聪明美丽的曹诚英是胡适三嫂的妹妹,小胡适11岁。作为五四新女性的代表人物之一,曹诚英反抗包办婚姻,积极求知,被史学家誉为“翻版许广平”。1917年胡适回乡成亲与曹诚英相识后,两人一直通信往返,互有好感。

  403套房(胡适曾在此下榻)

  1923年4月29日,胡适先生利用在上海参加会议的休会时间,来到杭州,下榻新新旅馆,与在杭州读书的曹诚英就别重逢,并写下诗句:“这回来了,只觉得伊更可爱,因而不舍得匆匆就离别了。”1923年6月8日和10月19日,胡适先生先后两次重回新新旅馆,并盘桓半月之久。10月30日,他在日记中写道:“今日离去杭州,重来不知何日,未免有离别之感。”

  可惜,性情温和的胡适,终究做不出鲁迅那种惊世骇俗的姿态,他抛不掉包办婚姻的结发妻子。与曹诚英的一段挚情,也在西子湖畔、新新旅馆边烟消云散。1949年,胡适不听曹诚英的劝阻流亡到美国,从此两人鸿雁断绝。
虽然曹诚英日后为我国农学届第一位女教授。可是,名声在外的她终生未再嫁人,她等的,可是那个寓居新新饭店小楼中,悄然吟诗的胡适?

  但是,如果你就此认为新新饭店只是个爱情的伤心地,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

  1935年,瓦格纳和杜承荣的结婚照

  1935年2月24日,奥地利姑娘格德鲁特•瓦格纳与浙江东阳籍中国警察杜承荣在新新旅馆举行婚宴,结为伉俪。

  1995年3月25日,在东阳居住达60年之久的奥地利女士瓦格纳在子女的陪同下重游新婚之地新新饭店,其中国夫婿杜承荣已于1990年逝世。他们牵手一生,谱写了一曲异国恋的传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