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赵焕焱:当下中国酒店业的三大问题和五大对策

赵焕焱 · 赵焕焱 · 2020-07-29 08:50:15

比消除2020年疫情影响更加严峻的问题在于,中国酒店业面临的三大问题:进入门槛不设防、游戏规则不清晰、供求关系不理想的三不现象。

一、新冠疫情是中国酒店业发展史上的第二次转折

1、第一次转折是摆脱依赖公务消费、完成V型转折

中国酒店业发展史上的第一次转折是从严重依赖公务消费到市场化经营。

2012年12月4日,国家关于公务消费的八项规定出台,中国酒店业自此开始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全国星级酒店2012年的利润总额马上从2011年61.43亿元应声下降到50.46亿元,接下来用3年的时间逐步完成市场化经营的轨道,付出的代价分别为2013年亏损20.88亿元、2014年亏损59.21亿元、2015年亏损14.26亿元,亏损3年后才在2016年取得4.71亿元利润总额,接下来的2017年是72.47亿元,2018年是78.24亿元,完成了一个漂亮的V型转折。

2013年起用了3年时间完成了经营结构的调整,自此中国酒店业走上了完全市场化。

2、第二次转折是行业几乎停摆和休克

全行业断崖式自由落体状下跌。

旅游业、酒店业存在和发展的基础取决于人类的流动,自2020年1月底开始影响全球人员流动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对旅游业、酒店业的影响是史无前例的。

上海五星级酒店出租率2020年1月48.3%、2月4.6%、3月7.2%、4月15.4%、6月31.3%;上海二星级至五星级酒店出租率2020年1月43.4%、2月5.1%、3月8.6%、4月16.1%、6月32.2%。这样低的客房出租率是前所未有的。

2020年上半年,上海五星级酒店平均出租率22.1%,二星级至五星级酒店平均出租率22.0%。

北京1230家住宿业单位2020年一季度亏损30.14亿元;北京557家旅游饭店2020年一季度亏损21.21亿元。

二、中国酒店业面临的三大问题

消除2020年疫情的影响不需要3年。

比消除2020年疫情影响更加严峻的问题在于,中国酒店业面临的三大问题:进入门槛不设防、游戏规则不清晰、供求关系不理想的三不现象。

1、进入门槛不设防

首当其冲的门槛是登记入住、防火安全、经营许可(取得营业执照)。

我国实际经营住宿业的客房数量突飞猛进是酒店经营业绩下降的首要原因。许多实际经营的客房没有营业执照、没有纳税经营。

我国星级酒店客房136.6万间、限额以上酒店客房394.8万间、实际经营客房1800万间。

共享住宿收入年均增速约为45.7%,是传统住宿业客房收入的12.7倍。

2019年共享住宿收入占全国住宿业客房收入的比重至少达到7.3%。

2018年广东过夜旅游人数49000.85万人次、同比上升10.40%,但是客房收入316.84亿元、同比下降4.25%。

2018年6月至9月,北京警方组织开展了全市日租房和网络短租房清理整治专项行动,公安机关共消除相关治安隐患4200余处、消防隐患1.3万处;取缔具有群租形态的日租房、黑旅馆和未经许可经营的日租房、短租房620余户,查获各类违法犯罪人员840余人。

建议立法规范住宿业,经营登记和纳税经营是住宿业经营的底线。住宿经营的前提包括:确保住宿登记证明、消防安全证明、房屋安全证明、同意共享住宿经营的许可证明。经营登记也是落实《反恐怖法》住宿登记的必要前提。

建议一步到位制定《住宿业法》。住宿业是国家形象窗口之一,应该展现良好的环境和氛围。

目前我国住宿业的管理政出多门,没有全覆盖的行业管理,更没有全行业的数据服务。住宿业的服务对象包括商务活动者、旅游者、社团活动者、公务活动者,等等,因此无法以单一对象为依据归口管理。首先需要统一行业归属,目前文化和旅游部、商务部称饭店;证券界称酒店(搬用境外命名办法,有客房为酒店、无客房为酒楼);统计局称旅馆;政府文件称宾馆。

建议以客房为行业标志实行住宿业全覆盖统一管理。

2、游戏规则不清晰

首当其冲的游戏规则是行业规范。

没有竞争的市场是扭曲的,没有游戏规则的竞争则是混乱的。

住宿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效应表现。劣币驱逐良币是一个经济学原理,赵焕焱简单描述如右:制作成本高的货币(良币)必然要被熔化后收藏而退出流通领域,而制作成本低的货币(劣币)会充斥市场。例如、在流通市场中,银币取代金币、铜币取代银币、纸币取代铜币。

对作为最劣币的纸币,我们并没有贬低之意,形容住宿业劣币亦然。

住宿业的劣币驱逐良币原理表现在硬件、软件、经营模式、管理流程、服务水平诸方面:

在硬件方面,投资成本低的租赁装修投资酒店驱逐了投资成本高的不动产投资酒店;

在软件方面,服务成本低的有限服务酒店驱逐了服务成本高的全服务酒店;

在经营模式方面,经营成本低的分享经济模式驱逐了经营成本高的纳税经营模式;

在管理流程方面,管理成本低的马马虎虎管理驱逐了管理成本高的规范化管理;

在服务水平方面,服务成本低的随意性服务驱逐了服务成本高的SOP操作程序。

最后结果:总成本低的酒店驱逐了总成本高、质优价高的酒店,而总成本高、质优价高的酒店不得不随波逐流,向劣币模式靠拢。劣币驱逐良币原理作用有两面性,在积极方面,降低了成本,增加了供应;在消极方面,降低了质量,加剧了竞争。

人为干预可以改变经济学原理作用。

建议住宿业成立统一的行业协会,制定统一的游戏规则。

3、供求关系不理想

以表现最好的五星级酒店为例,9年来平均出租率没有高于62%。具体情况分别是:2010年60.43%、2011年61.00%、2012年59.91%、2013年56.06%、2014年55.00%、2015年56.41%、2016年58.57%、2017年61.43%、2018年61.96%。

研究表明,63%的出租率是经营状况的分界线,出租率高于63%,每间可供房收入增长全部来自房价增长;出租率低于63%,平均房价增长对每间可供房收入增长的贡献仅为48%。

供求关系不理想是进入门槛不设防、游戏规则不清晰的必然后果。

只要进入门槛不设防、游戏规则不清晰的问题得不到解决,中国酒店业供求关系不理想的局面不会改观。

酒店业去产能的必要性丝毫不亚于工业企业的去产能,酒店业去产能要与明确进入门槛、制定游戏规则结合起来。

三、中国酒店业的持续健康发展的对策

酒店业是国家的窗口行业,乱七八糟的酒店业会影响国家声誉。近年来,酒店被揭露的卫生黑幕成为国民对这个行业的第一热点。因此,酒店业急需一个既治标又治本的改变。

中国酒店业的持续健康发展的对策包括:研究住宿业立法;实现行业全覆盖管理;协会逐步向同业公会发展;研究住宿业员工最低工资;住宿业品牌争取进入中国服务名片。

1、研究住宿业立法

当前我国处理住宿业方面的法律纠纷,大多依照《民法通则》、《合同法》、《公司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民事方面的法律处理。日本、新加坡、法国等国都颁布了专门法,我国香港地区颁布了《香港饭店旅馆法》和《酒店东主条例》,我国台湾地区颁发了《观光旅馆业管理规则》。

美国有严格的酒店经营许可,公寓以及其他住宿业的经营体均须获得相关的政府经营许可。例如,美国参议院行业管理委员会投票决定新建酒店。2012年1月9日,美国参议院行业管理委员会以7票赞成、3票反对,通过了在南佛罗里达新建3家拉斯维加斯式的豪华大型赌场酒店。

中国2004年7月1日起投资酒店业不需要行政许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于2003年8月27日通过、2004年7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十三条规定:通过下列方式能够予以规范的,可以不设行政许可:(一)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能够自主决定的;(二)市场竞争机制能够有效调节的;(三)行业组织或者中介机构能够自律管理的;(四)行政机关采用事后监督等其他行政管理方式能够解决的。

赵焕焱认为这个规定非常正确,有效扼制了审批腐败。可惜由于目前还存在的问题在是:酒店投资的目的多元化(投资时候不打算盈利)使市场竞争机制无法有效调节;行业组织不是同业公会而无法自律管理(对行业困难没有切肤之痛)。

2、实现行业全覆盖管理

国家文化和旅游部只管理星级酒店。我国住宿业的管理政出多门,没有全覆盖的行业管理,更没有全行业的数据服务。住宿业的服务对象包括商务活动者、旅游者、社团活动者、公务活动者等等,因此无法以旅游单一对象为依据归口管理。首先需要统一行业归属,目前文化和旅游部、商务部称饭店;证券界称酒店(搬用香港命名办法,有客房为酒店、无客房为酒楼);统计局称旅游饭店、一般旅馆;政府文件称宾馆;民宿、共享经济等等层出不穷。赵焕焱建议以客房为行业标志实行住宿业全覆盖统一管理。

3、协会逐步向同业公会发展

2007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推进行业协会商会改革和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办发[2007]36号),对拓展行业协会职能、推进行业协会管理体制改革、加强行业协会自身建设、完善扶持政策等方面提出了明确要求。

2009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旅游业的意见》(国办发[2009]41号)明确提出了旅游协会改革的时间表,“五年内,各级各类旅游行业协会的人员和财务关系要与旅游行政管理等部门脱钩。”

中国酒店业新协会决不能做表面文章的改变,需要有脱胎换骨的改变才能担当历史使命,只有具备规定游戏规则和进入门槛的同业公会才可能出现脱胎换骨的变化。新型协会逐步向同业公会发展,上海现在已经有银行业等同业公会,然而上海108年前就有旅馆业同业公会。1911年,上海少数客栈为应付种种环境,自发组织上海旅栈业公所,成为最早的同业组织。在同业公会之前的过度时期,地方政府应该对住宿业总接待人数与实际能接待人数进行信息化,采取商业承载力的方式进行审批干预,或举行听证会,对后进者进行设限。

4、研究住宿业员工最低工资

中国住宿业员工一直保留全国最低工资水平的称号,这是供求关系不理想的直接后果。

2020年5月15日,国家统计局发布2019年分行业、分岗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住宿和餐饮业各岗位工资在全部16个行业中都是最低。

(1)中层及以上管理人员:全国平均156892元、住宿和餐饮业96448元

(2)专业技术人员:全国平均105806元、住宿和餐饮业58102元

(3)办事人员和其他人员:全国平均70926元、住宿和餐饮业46521元

(4)社会生产服务和生活服务人员:全国平均60015元、住宿和餐饮业41143元

(5)生产制造和有关人员:全国平均59586元、住宿和餐饮业41318元

5、住宿业品牌争取进入中国服务名片

中国酒店集团的前途和竞争关键是知识资本,知识资本表现为独立自主知识产权的高端酒店品牌。酒店业应该是酒店管理业而不是酒店投资业,如果是酒店投资业就是房地产企业了。目前中国是酒店投资的大国,但却是酒店管理的小国。

酒店管理是第三产业中的新型服务业,应该大力发展。我国发展现代服务业的潜力很大,中国酒店业的首要任务是从酒店投资走向酒店管理。我国发展酒店管理业的关键要抓住发展具有独立知识产权的品牌,落实国家关于发展文化软实力的要求,改变重投资轻管理、重硬件轻软件的情况,这既是中国经济转型的要求,也是中国服务走向全球的前提条件。

第一时间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7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