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新经济:我把酒店改成了直播间

旅界 · 2021-04-21 10:48:05

电竞酒店算什么?直播酒店才叫狠...

     *本文经转载自  旅界

  酒店的变身

      春天是绿色的季节,除了衣服,山东服装女主播Lily的直播间布景也开始“换季”。 嫌重新装饰麻烦,Lily相中了平时经常选货源的服装市场旁一家INS风小清新酒店,一租就是半个月,一个人一个小套房,直播和睡觉都在里面。

图片

  入住几天,她惊讶地发现,原来不少同行服装带货主播都是租这家酒店睡的,周围有 20 多家大型服装批发市场,可以最快拿到货源,市场上流行什么样式,很快就传遍各个直播间。 在Lily看来,这样不但节省了通勤时间,更重要的在于可以跟众多同行交流带货心得,这种酒店小房间也很好布置,加上暖暖的灯光,有一种温馨感。 酒店老板刘若琪会做生意,其中最贵的一间客房里她甚至摆上了两支LED-1500BⅢ的灯,其中一支搭配使用的光效附件是灯笼柔光箱,另一支使用的是普通的方口柔光箱。

  这种风格的直播间,除了古风博主不太搭之外,其他无论是美妆护肤还是好物安利基本通杀,照出来都是男帅女美的那个类型。 关键是,均匀柔和的光线,对主播来说是有显著的美颜亮肤作用的,仅此一点,就是Lily们离不开这家酒店的理由了。

图片

      更有甚者,Lily发现隔壁山东滕州市废弃多年的鲁南大酒店竟然也开始做起了网红生意,改建后的红鹦鹉直播电商基地拔地而起,占据了酒店18层以下空间。 有鲁南大酒店的内部人士告诉她,“当年这家酒店投资就花了1.5亿,疫情下没人想接手,只好7000万贱卖成想做直播带货的电商基地。” 如今,总投资5500万元的山东红鹦鹉电商学院暨网红孵化基地建有网红孵化培训中心、电商部以及直播运营团队、网红孵化团队的工作区和带货直播间、网红美容区。 这个项目于去年6月份启动建设,目前已经正式运营。

微信图片_20210421104457.jpg

  一面是历史悠久的城市地标酒店,一面是新型的网红直播经济,两者的碰撞为这座老建筑注入了新活力,曾经的地标大酒店成为滕州新的”网红“。

       风口or伪命题? 

       过来租酒店客房带货的主播多了,刘若琪突发奇想:酒店的会议室还有一百多平米空着,生意也不好,她打算全部装成Ins风直播间出租给服装主播。 她问了身边懂直播带货的朋友Andy,他告诉刘若琪其实给会议室打几个隔断,不但不贵,更不用找设计师,直接找专门装Ins风的装修师傅来,一个月就能给你搞定。 但他也提醒刘若琪,“直播播主这类人本来就是小众里的更小众,不要施工成本太高,将来改回来又是麻烦事。” 刘若琪把师傅约过来,一问吓一跳,原来附近几家酒店都开始这么干了,现在因为网红和直播带货盛行,不少小酒店想把一部分酒店房间改成网红直播场景房。

图片

  去年底到现在,这位装修师傅已经马不停蹄地装修了二十几间客房。 ”现在订单很多,有的酒店一做就是好几间,我都忙不过来。”师傅笑着说。 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年国内直播电商市场规模已经达到9610亿元。企查查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直播相关企业注册量达到7.5万家,同比增长879%。 但人们多关注头部主播的辉煌、营销数字的夸张,很少有人提到,准备在这个产业链上分一杯羹的中小酒店们。 “毕竟这是个暂时的风口,我也没想说靠着它来赚很多很多钱,能够弥补一点疫情带来的损失就好了。” 由于疫情的影响,刘若琪原本去年3月准备关店,却因为突如其来的网红经济重振旗鼓。 事实上,她发现有了主播们的光顾后,自己酒店的时租率还高了。 最高的去年11月,她能达到187%的满房率,“咱这客房里直播设备全,有的小主播办完入住几个小时就走了,一天能换好几茬人过来。”

图片

  但最近一两个月,刘若琪发现过来的主播又明显少了,“大概是直播电商开始走下坡路了吧,附近的服装市场生意也没那么好了。” 回忆起去年跨年,和狗狗、还有几个小主播一起看烟花的热闹画面,刘若琪觉得有些恍惚,仿佛就是昨天的事情。

      直播酒店的天堂 

      最终,Lily还是退掉了刘若琪的客房去了杭州,她调侃,“要带货,就得去直播带货的天堂。” 杭州直播的门槛低,天花板却很高,很适合起点低、冲劲足的年轻人前去逐梦。 杭州城东的九堡,是网红经济最发达的地方。 九堡靠近杭州东站和机场,附近的濮院、嘉兴、海宁、常州有大量服装生产地。 这里聚集着众多与Lily相似的主播,每晚六七点开始工作,凌晨下播,附近的小酒店、传统服装批发市场也在快速改造和转型,新建直播间成了标配。

图片

  除却带动酒店业的“小小变化”,网红们住在MCN云集的滨江区,那里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摄影棚,也应运而生了许多酒店式公寓。 在杭州,服装主播们已经形成了聚集效应。 她们通常聚集生活在同片区域,这些区域往往临近服装生产地,虽然酒店、小区租金不菲,但对于网红的收入来说,这些钱并不敏感。 一个稍微抢手的网红年收入百万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而作为时代的产物,不断有酒店尝试着搭建几间直播间出来,也不断有酒店消失。 但这个行业还在涌进来新的主播,造富的神话也从没有断过。 对于经营着酒店的老板们来说,他们其实很羡慕Lily这样的年轻人,会玩直播,至少,不会被时代所抛下。


随时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3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

邮件订阅 吐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