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闭园百天后复工,广州长隆还远未恢复活力

地产一条 · 张子怡 · 2020-05-05 07:47:10

选在假期前一天复工的长隆,像是全国旅游业的缩影。

经历长达百天的闭园后,广州长隆野生动物世界终于赶在五一长假前重新开业了。

从4月30日起,广州长隆野生动物世界、广州长隆熊猫酒店与珠海长隆海洋王国、珠海长隆企鹅酒店恢复开放。这些开放的园区将严格控制游客接待量不超过核定最大承载量的30%,室内密闭场馆项目及部分演艺项目暂不对外开放。

往年最受欢迎的广州长隆欢乐世界、水上乐园和珠海长隆海洋王国等项目仍处于关闭阶段。

在长隆野生动物世界恢复营业的第一天,一条君第一时间探访了现场情况,从闭们百日中开张的乐园,还远未恢复往日的喧闹。

而新冠疫情冲击后,乐园要如何防疫?现场客流量如何?复工的长隆将开放多少园区?经历长时间闭园的长隆,又将如何恢复经营?五一出游的信心究竟恢复得如何?

客流量寥寥

很多人可能从未见过人流如此稀少的长隆野生动物世界。

image.png

入口处的工作人员告诉一条君:“今天的客流量可能只有2、3000,以前每天都有上万名游客。”

早上九点半,长隆野生动物世界正式开园。推着婴儿车的一家三口、三代同堂的一家人、牵着手的情侣......他们稀稀拉拉的在入口处排队,队伍很短、推进速度却不快。

绝大多数人正在埋头操作手机,穗康码、入园二维码、身份证缺一不可。不懂如何操作的人往往鼓捣手机就要三四分钟,只是进园每位游客大概都需要花一分钟,提前备齐的话可能三十秒能结束。

过去,从广州地铁二号线汉溪长隆地铁站出口到长隆野生动物世界入口,乌泱泱的人群排着长队、簇拥着涌向长隆,在入口处可能就要排队半小时。

疫情让一切不一样了,景区开放后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做好防疫。

文旅部规定景区要推行预约制度,实行预约开放;合理控制景区流量,实现限量开放。各旅游景区根据自身承载能力和疫情防控的需要,合理控制景区每日的接待人数,不超过最大承载量的30%。

这意味着,不止长隆,所有的景区都会控制客流量。即便是五一,人山人海的游玩景象也不一定能出现。

游客少并不意味着排队时间会缩短,热门项目仍旧会排起长队,这是由于游乐设施需要消毒以及限流的缘故,比如:缆车项目要求前后间隔一辆车;小火车项目需要对车辆进行打扫和消毒。

保持距离成为非常重要的事,工作人员甚至比游客更在意。

小火车和缆车这类热门项目,工作人员不停提醒道:“各位游客,为防止新冠肺炎,请保持一米五以上的距离。”

地上也贴满了距离线,时常有游客会忘记距离,然后会被工作人员反复提醒。当然,在动物观赏区里,游客们又忘记了保持距离这件事。

也有游客自己仍然保持谨慎。

来自温州的李女士说:“我们刚好到广州有工作,顺路过来玩一下。五一也不会打算去别的地方玩,回温州可能宅在家里。”

年卡用户葛大爷,带着孙女逛完金丝猴园区便回家,进园出园不到半小时。“这里空气好,过来逛逛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担心“五一小长假”人多的李先生,选择请假一天来长隆玩,小长假则宅在家中。

长隆野生动物世界复工第一天,多数餐厅都处于关闭状态,积满灰尘,想要吃顿饭并不容易。同时,室内密闭场馆项目及部分演艺项目也不对外开放。营业时间已缩短,暂定为9:30-18:00。

家住附近的游客张女士说:“现在比较可惜的是,以前观赏区域会有科普课程,现在都没了,趣味性少了很多,可能因为疫情不能聚集吧。”  

除此之外,长隆野生动物世界的水准一如从前,树林郁郁葱葱,熊猫懒洋洋啃竹子、猴子花式戏水、长劲鹿优雅的啃啮树叶.......动物们继续保持着原有的模样,游客的锐减让动物世界比以前更像森林,多数人推着婴儿车、晒着太阳、懒洋洋的碎步林荫街。

只是,游客悠闲的背后,长隆却承受疫情带来的重压。

百天停摆 

1989年从广州番禺一处餐厅(香江酒家)起步的长隆,早已成为广州知名的旅游休闲度假区。最近几年,以基地模式逐渐发展出多个不同的主题公园。

虽是全国闻名的旅游景点,但长隆的步伐目前仍止步在华南。据长隆官网介绍,现有广州长隆度假区和珠海横琴长隆国际海洋度假区。

广州长隆度假区拥有长隆野生动物世界、长隆欢乐世界、长隆水上乐园、长隆国际大马戏、长隆酒店、熊猫酒店和长隆飞鸟乐园等多家主题公园及酒店;珠海长隆度假区现已组成长隆海洋王国、长隆科学乐园、长隆横琴湾酒店、长隆企鹅酒店、长隆马戏酒店、长隆迎海酒店公寓、长隆科学酒店、长隆剧院及长隆横琴国际马戏城为主体的主题旅游矩阵。

闭园百天后,长隆真正能开放的不过是两家主题乐园和两家主题酒店,其他仍处于停摆状态。

长隆野生动物世界的工作人员表示:“集团大概有上千名员工,能复工的不过数百人。很多同事还在等复工通知。比如商店,原来可能有好几个同事在,现在只有我一个人。”

长隆不能全部复工的每一天,背后都在燃烧着大量资金。由于长隆并未上市,真正的财务状况不为人知。

但在暂停营业的近百天里,长隆旗下的乐园不仅没有收入,还要对设备和资产进行维护,偿还银行贷款,像长隆野生动物园和海洋世界,还有大量动物繁育和养护费用需要支出,这对整个长隆的资金状况必然造成很大压力。

可以对照的是,绝大多数的旅游上市公司一季度都处于亏损状态。

华强方特2020年一季度实现营收4.94亿元,同比减少45.78%;净利润亏损2.11亿元,同比下降1583.57%;扣非净利2.77亿元,同比下滑378.74%。

复星旅文今年一季度,其度假村及旅游目的地运营以及旅游休闲服务及解决方案(旅游运营)的营业额由上年同期的48.60亿元,下降约15.9%,至40.89亿元。

中青旅2020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01亿元,同比减少 52.76%;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98 亿元,扣费净利润亏损2.06亿元。

疫情冲击下,旅游业仍在煎熬。

一位接近长隆的人士告诉一条君,虽然有一些乐园项目开始恢复接待,但还是要特别注意防疫工作,即便损失经济收入也比冒险要好。

当然长隆集团的损失也不会小,作为排名全球前十的旅游集团,每年庞大人流量贡献的门票收入是长隆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在经历三个多月的空窗期和今后缓慢的恢复期,长隆今年的收入肯定会大打折扣。

在2018年全球主题公园集团游客量排行榜上,长隆集团以3400万人次的人流量位居第六,同比增长9.6%。

另外根据美国TEA与AECOM联合发布的全球主题公园报告,长隆集团在2017年接待的游客总人数为3100万人次,营业收入约30亿元,其中门票收入占比接近三分之二,高达20亿元。

今年除了要面临收入大幅下滑外,长隆这两年还面临着市场愈发激烈的竞争,一些国内对手已经将战场摆到了他的大本营。

2019年开业的广州融创茂,对长隆的乐园业务就形成强烈冲击,国内最大的主题公园集团华侨城也计划在广州“掷15亿建设增城华侨城”。

长隆自己的扩张计划这几年也不顺利。原计划2019年底建成开业的清远长隆国际森林度假区项目(以下简称“清远长隆”),自2015年底宣布动工以来,期间“停工”、“延期”等消息不断,自今仍未按期开业。

2019年初,长隆集团董事长苏志刚表示,争取加快进度,力争实现2021年首期开园目标。这场疫情冲击后,清远长隆能否如期完成又要打上问号。

此外,五一报复性旅游真的能实现吗?恐怕不容乐观。

根据广铁集团发布的消息,2020年“五一”期间,广铁集团预计发送旅客420万人,其中高铁发送330万人,占发送总量的79%。而2019年“五一”铁路运输期间,广铁发送旅客1042万人。

从数据上看,长三角、珠三角在2020年“五一”期间发送旅客量,相比2019年同比要打对折。

一条君在长隆野生世界随机采访游客发现,大部分的游客对于“五一小长假”都未做规划,至多去周边城市玩一天。

新旅界调研也发现,疫后有66.51%的人没有旅游需求、旅游需求较低、旅游需求不明确,仅有19.42%的人有很强的旅游需求。

他们认为,疫后旅游井喷说法是站不住脚,实际情况表明,旅游行业恢复需要循序渐进地进行。

【*注: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产一条”(ID:dichanyitiao),作者:张子怡】

第一时间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1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