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等待复苏,主题公园与文旅城艰难守望

第一财经 · 吴俊捷 · 2020-05-16 08:08:01

昔日网红打卡点香港海洋公园深陷困局,不免给国内文旅项目一丝兔死狐悲之感。

5月11日,上海迪士尼乐园以华特迪士尼集团全球第一个恢复运营的主题公园身份开门迎客,首日门票线上三分钟售罄。而运营超过40年的另一个代表性主题公园香港海洋公园则走到了破产的边缘。

香港海洋公园董事会主席孔令成在记者会上直言,“目前的现金流只能够营运到6月底,因此急需政府协作来渡过难关。”

一时间,外界惊愕,这家游客必去的香港网红打卡地已悄然走到了命悬一线的艰难时刻。

主题乐园在过去十余年是不少企业爱讲的故事题材。以万达集团、华侨城A(000069.SZ)、融创中国(01918.HK)等为代表的房企,以文旅地产的名号跑马圈地,实现“主题公园+地产”落地;另一路是类似于华强方特(834793.OC)、长隆集团、宋城演艺(300144.SZ)等文娱、主题公园类企业,实现“主题公园+IP衍生品”的扩张。

各路入局者们几乎都怀揣同一个梦想:像迪士尼一样铸就经典IP,实现轻资产扩张。

破产边缘

香港海洋公园承载着不少香港人乃至内地游客的童年回忆。在海洋公园的海滨乐园、高峰乐园嬉闹玩耍一天,开心归去是不少人去香港都会做的事情。

位于香港岛南部的香港海洋公园成立于1977年,占地不足百万平米,由香港赛马会资助以及政府免费拨地建设,定位是一个公众康乐及教育公园,由香港海洋公园公司管理。自1月26日因新冠肺炎疫情爆发,闭园至今已超过100天。

这迅速加快了香港海洋公园的财务恶化进程。

孔令成在5月11日的记者会上表示,“海洋公园和很多企业一样,面对有史以来最严峻的财务挑战。目前的现金流只能够营运到6月底,因此急需政府协作来渡过难关。”

这是香港海洋公园成立以来,首次需要申请拨款。若今年6月未有拨款到位,等待香港海洋公园的便是倒闭和清盘。这意味着近2000名员工将失业。

在疫情发生之前,香港海洋公园的盈利状况便不乐观。

截至2019年6月底的2018-19财年,海洋公园录得5.57亿港元亏损,这是海洋公园连续第三财年录得亏损。在2020年1月中,即新冠疫情发生前,海洋公园曾预计2019-20财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赤字将超过6亿港元。此番疫情发生,海洋公园关门逾三个月,不仅断了收入来源,还面临着每月1.4亿港元的固定开支。

这也引发了外界对于香港海洋公园一事的持续关注,支持者大多秉持政府注资救急有助于稳就业、海洋公园是香港标志性景点之一等;反对者也不少。

有接近香港海洋公园的一香港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之际,直言已经留意到了不同声音的存在,“海洋公园已经成了香港的文化IP,政府不救的可能性较小。但是有不同声音存在,这也的确反映了主题公园是亏损窟窿的现实境况。”

文旅大考

以香港海洋公园为代表的主题公园生存境况,始终绕不开一个迪士尼梦。

迪士尼从一个动画工作室,成长为世界上最具品牌力和商业价值的巨头之一。它成功穿越周期并打破文化边界,坐拥白雪公主、米老鼠Mickey、兔子Judy等众多IP,并以轻资产模式成功撬动影视、娱乐、主题乐园、IP衍生品等商业版图,向国际进行文化输出。这样一个集商业运作、文化娱乐于一体,并毫无文化霸权主义味道的成功商业故事令人神往。

中国的主题公园运营商在商业模式上或多或少都有学习借鉴迪士尼。

一路是类似于万达集团、华侨城、融创中国等为代表的房企,旗下的文旅地产业务板块,多有文旅城、主题公园等项目,实现“主题公园+地产”落地;另一路是类似于华强方特、长隆集团、宋城演艺等文娱、主题公园类企业,实现“主题公园+IP衍生品”的落地。

在主题公园的布局路径上,两路企业存在差异。房企主要是通过投资兴建主题公园,满足地方政府文旅、酒店、服务业等产业匹配需求,并创造税收和就业,实现低地价获取土地。待到主题公园项目成熟,激活产业并拉动地块升值,政府和房企实现双赢。

华强方特等则主要依托自建或与地方政府合作落地主题公园,并输出IP产品,打造集“创意、研发、生产、销售”的全产业链,形成文化内容产品及服务和主题公园两大主营业务。

殊途同归,这背后都绕不开土地价值。由于中国企业在自有IP打造、衍生品开发、商业化运作能力等方面与国际存在一定差距,主题公园企业的运营水平与国际仍存差距。而文旅地产项目投资回报周期长,对于企业资金链尤其是现金流的要求比较高。

进军主题公园之初放言要在中国赶超迪士尼乐园的万达集团掌门人王健林,已在2017年年中卖掉了绝大部分文旅地产资产,并明确表示,“卖掉文旅项目是为了转型轻资产业务和偿债。”

因疫情导致主题公园难开门营业,不少文旅地产企业业绩也有受到影响。文旅地产巨头华侨城A(000069.SZ)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下降-1093.83%至-127.87亿元。营业收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等数个核心财务指标均录得同比下降。

不少主题公园运营商近年也在利用自有IP进行轻资产转型,但整体状况并不太乐观。

以在轻资产转型方面做得比较早的华强方特为例,自2010年显示出的非流动资产占比持续超过流动资产的情况并未得到改变。2019年报中,非流动资产占据总资产的比重仍高达91.47%。其中,仅非流动资产中的固定资产及在建工程两项占据总资产的比重就高达67.86%。这意味着它至今仍未摆脱重资产扩围的状况。

固然主题公园企业们存在着各自的痛点待攻克,但并因疫情而动摇业务推进的信心。“五一”前后已有数个内地主题公园相继重启。华侨城旗下目前90%左右的景点都已经开放了;而长隆集团旗下广州长隆野生动物世界、广州长隆熊猫酒店、珠海长隆海洋王国等也恢复开业。只是这些主题乐园若想完全恢复营运水平,还需时日。

单论入场游客数量,根据文旅部在4月30日举行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提出的防控要求,目前的旅游资源是限量开放的。其中,一是资源的限量,因疫情防控要求,相当一部分景区的室内部分暂时不能开放。二是人数的限量,旅游景区接待人数不能超过景区最大承载量的30%。同时,景区要推行预约制度,实行预约开放。

目前,已经重启的长隆集团,首批开放的两个主题园区和两家酒店,它们每日严格控制游客接待量不超过核定最大承载量的30%,同时部分室内密闭场馆项目和在室内进行的演艺项目,如马戏团表演,出于防疫的考虑暂不对外开放。类似状况在多个主题公园存在,距离全面恢复营业还有距离。

短期内,主题公园出现“报复性消费潮”的可能性并不大。但数位受访人士对于主题公园前景持乐观态度。

“疫情散去,消费人群肯定会来。”深圳一家主题公园运营商乐观表示。

第一时间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1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