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Airbnb有了中文名 中国短租就能与其彼此相迎吗?

界面新闻 · 黄井洋 · 2017-03-24 10:14:41

  2015年8月入华的Airbnb,经过一年半有余的市场运作,据称中国房客已有530万个,房源8万。相较国内短租玩家,这个数据并不乐观。

  近日,Airbnb终于有了中文名字“爱彼迎”。据Airbnb方面介绍,爱彼迎的意思是“让爱彼此相迎”,虽然爱彼迎这个名字有些不顺口,但反复读几次后,感觉还能够接受。

  不过对于喜欢在Airbnb上租房旅游的朋友来说,起不起中文名字几乎是没有差别的,反正大家对Airbnb这个名字也很陌生,下次跟朋友介绍的时候同样要亮一次它的“身份证”。

  Airbnb于2015年8月进入中国市场,到现在已经一年半之久,截至目前,Airbnb团队人数仅有60人左右,CEO一职尚空缺。作为一个在全球有300万个房源,估值超过310亿美元的企业来说,在中国地区的发展似乎不那么顺利。

  当然,Airbnb在中国还算是有些声音的,最近一次的高强度曝光是2016年12月,一篇题为《曝光一个上戏的学生,他用Airbnb毁了我的整个家》的文章,引起了小一圈的关注。

  现在,Airbnb有了中文名字,这是它启动中国市场本土化运作的一个标志性开端,是很重要的一步。

  只是,有了中文名字,中国短租能与Airbnb彼此相迎吗?

  1、中国的短租市场不好做

  其实在Airbnb出现之前,民宿就已经存在。

  民宿,充分利用了自家的空余住房,为旅游的人提供了比较经济、方便的住宿服务。而且,民宿更好的保留了当地的人文生态环境,能让租客更真实的体验到当地的特色风情、民族习性、饮食文化等。

  国内的民宿多出现在经济发达的沿海、比较有特色的少数名族聚集区以及旅游资源比较丰富的地方。他们提供的民宿多是自发形成,没有制式的标准。而小有点规模的农家乐,则算是民宿的2.0版本了。

  只是,国内的民宿基本是“散养”,没有哪个企业能把他们有组织成体系的串联到一起。而Airbnb则是用了网络的力量,挖掘民宿资源,为那些有需要的租客提供信息,成为了民宿的聚集地。

  但是,Airbnb进驻中国之前,类似的短租已经有了比较成熟运作方式,比如一些中小型的中介,其实就具备了Airbnb的功能。

  另外,Airbnb在2008年成立之后,中国那些嗅觉灵敏的创业者就发现了这个机会,爱日租、游天下、途家、小猪短租、蚂蚁短租、去呼呼等等,一大批提供短租服务的创业公司出现。尽管有成有败,但短租的生意火了。

  在少数做成短租生意的企业中我们发现,他们已经从先前的线上转到了线上线下结合、或者重线下的运营方式。

  比如小猪短租,组建线下团队给房东装修房子,安装智能门锁等,据说为了笼络房东,甚至贴钱帮房东改造客房。再比如途家,更是将目标放在了与万科、万达、保利等开发商的合作,而散户房源的份额和数量则不断缩减。

  其实,国内做短租生意的企业要么败北,要么就又回到了酒店住宿市场。

  而国内的酒店住宿市场,尤其是廉价快捷酒店市场已经十分拥挤,并出现了比较严重的重复建设的问题。一二线城市自不必多说,即便在三四线城市,廉价便捷酒店几乎也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些新的门店。

  性价比高、遍布广的廉价酒店对短租市场来说,有十分明显的制约作用,会让Airbnb等企业的优势不那么明显。

(Airbnb提供的房间价格并没有优势,图片来源:Airbnb官网)

  另外,2015年8月入华的Airbnb,经过一年半有余的市场运作,据称中国房客已有530万个,房源8万。这不是一个乐观的数据,与途家、蚂蚁短租、去呼呼等拥有数十万客房的企业相比,差距着实有点大。

  2、Airbnb的中国困境

  Airbnb在国外市场,尤其是欧美国家市场得以快速发展,大概可归结为两方面的原因:

  其一,文化和强烈的消费诉求。

  欧美用户的旅行和出差频率较高,住宿的频次高;欧美住房条件充裕,可以提供租住。而且,欧美人是典型的喜欢社交的族群,他们喜欢通过各种方式结识新朋友,房租共享给陌生人基本没有障碍。

  比如欧美人最爱搞的Party,它隐含着十分强烈的“社交”因素。而且,欧美国家的多元文化也为Party提供了丰富的内涵,成为日常不可缺少的内容。而Airbnb在提供住宿之外,正是希望将房客与房东联系起来,建立起社交关系,从房东那里感受到当地的文化特色、生活体验等。

  但是,国内的家庭住房条件并不宽裕,多数是两居、三居,提供住宿意味着你要提供除自己卧室外的一切与陌生人共享。除一部分有条件提供民宿的家庭外,绝对大多数家庭不具备条件。

  另外,中国的文化和社会环境与欧美不同,相信绝大多数人还是不容易接受让陌生人住在自己家里的。而对于国内租客来说,他们也多希望得到一个比较独立的空间。

  其二,拥有保证该商业模式运作下去的社会环境和信用体系。

  注册Airbnb的时候,它要求用户和房东必须绑定自己的信用卡,以及具有实名认证性质的社交网络账号。通过这两点,去限制用户和房东,监督和增强对双方的管理。

  欧美国家在个人征信体系上有100多年的历史了,无论是欧洲国家的政府主导模式,还是美国的市场主导模式,都具备完善而详细的约束力,有强制性的作用。

  而我们国内的个人信用档案刚起步,2012年12月26日国家颁布《征信管理条例》,这才算正式开始启动,至于什么时候才能具备约束力,什么时候才能培养出大家对个人信用的重视,这显然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

  所以你会发现,让Airbnb发展起来的两大因素,在国内的情况并不乐观,它的前景明显要比国外复杂、困难。我想,这也是Airbnb入华一年多以来照搬欧美运作经验后成绩平平的原因所在。如今启动本土化运作,是在弥补。

  而Airbnb的还有一个困境,就是本土企业的挤压,尤其是在房源上的抢夺上,这是一个硬性能力。

  上面说到,国内房主多不愿意将房子拿出来与陌生人共享。但是,房源的多少是决定短租企业能否存活下去的最主要指标,没有房,一切都是空谈。

  所以,小猪短租、途家、蚂蚁短租、去呼呼等不得不想尽办法寻找到更多的房源,并借助一些机制来增强对房源的掌控能力。小猪的做法是建团队自己去跑,而途家则在用资本的力量,去联合更多有房子的平台和开发商。

  至于Airbnb,房源绝对是一个难题。

  3、短租房,会不会出现网约车的补贴大战?

  既然房源是一个关键,那么,Airbnb会不会采用补贴的方式获得房源呢?这又会不会引发像网约车市场那样的补贴大战呢?

  相比来讲,房子这个东西的获取要比汽车更难。汽车是可以移动的,一个地区缺车,可以吸引附近多余的车辆汇集,再不济花个十万、八万买买也是可以的。滴滴快车不就用过这个招数吗。

  但是房子,如果没有那就真的很难搞定。

  针对国内用户不太愿意共享出自己的房子给陌生人住这个问题,如果Airbnb们掏钱奖励一下,相信会有很多的房主接受。网约车就是一个很好的先例。

  当然,这样的补贴无法持续多久,可是,一旦房主从中尝到了短租的利益,二次、三次的尝试也是极有可能的。利用补贴培养市场、培养复租就成为一种行之有效的办法。

  而关键的问题是,资本们愿意拿出多少钱去砸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