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Airbnb 柏思齐7个故事揭秘创业内幕 曾多次“命悬一线”差点放弃

新旅界 · 2019-05-22 10:35:07

创业终究是九死一生的事业,爱彼迎曾有过多次“命悬一线”——爱彼迎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战略官柏思齐的创业之路。

  5月中旬 ,爱彼迎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战略官柏思齐(Nathan Blecharczyk)到访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向清华学生们发表了“如何成为麦片企业家”的主题演讲,交流中他首次分享了他的创业历程和心得,激励年轻人要保持好奇、坚持创新、锲而不舍、洞察用户、心怀使命、转危为机和赋能于人。以下为柏思齐演讲实录(有删节)

  14岁到大一赚到100万美金

  我的创业故事,从小时候就开始了。当时我跟现在的年轻人一样,爱玩电子游戏,甚至我也曾想做一款自己的游戏。我12岁那年,有一天呆在家里闲来无事,我父亲是一名电子工程师,他有一些书籍,我就随便翻出来他的一本书,那本书大概有500页左右,是一本编程教学,教人从入门开始学习编程。我对里面的内容很好奇,就一直读了下去,大概用了30天看完了。后来这成了我的一个爱好,我经常去书店看一些编程相关的书籍。

  后来,我自己学着编写了一个程序,放到了网上,只要付给我5块钱就可以下载。我14岁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一个人说,“我看到你网上的作品,我要给你一千美元,然后编写一个差不多的东西”。我跟我爸说,有人愿意花一千块钱买我的东西,我爸爸当时不相信,笑着说,“不会有人愿意给你一千块”。

  但是我不管,这是我的爱好,有没有钱我都愿意做。30天之后,我真的收到钱了,而且更好的是,这个人把我介绍给了更多有相关需求的人。从那以后,我为不同的人写程序,我意识到,他们的需求都是非常相似的,所以我其实并不用为每一个人写一个定制化的程序。我为什么不自己做一个相应的软件,然后做一个证书呢,或者是去注册一下呢。这就是我高中的创业故事,从14岁一直到我上哈佛大学一年级,我都在做这件事,我因此赚到了第一桶金,一百万美金。

  这段经历对我非常重要,我意识到从自己的爱好中,可以自学到很多有用的知识,并为别人带来价值,同时很好的提升自己的能力和自信。当时我就确信,我这辈子最想做的就是创业,成为一个企业家。

  来中国教英语

  毕业后我第一个工作,是在一家普通公司当软件工程师,我工作了五个月后,发现这家公司和我的兴趣完全不一样。后来的七个月,我对于这个工作没有任何热情了,当时我会花半天时间来工作,剩下半天做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比如炒股票。后来实在觉得太无聊了,我就跟老板说我要辞职,老板说你不能辞职,你是我们公司最有效率的工程师。但我还是离开了那家公司。

  辞职后,我用一个夏天的时间去世界各地旅行,当时我也来到了中国南方一些城市,一边旅行一边教英语,我觉得这个经历很酷,非常独特。

  后来我通过朋友的朋友,联系到了一个西海岸的初创公司,它是一个将亚洲的高中学生和常青藤的老师们,连接起来的中介平台。我加入这个公司的时候,有两个比较重要的工程师离职了,这其实是一个警告信号。后来我在一年里,学到了一系列初创公司不应该做什么,所以这也是一段有价值的经验。

  一年之后,我希望自己能力有进一步的提升,于是就开始学习如何打造产品。9个月里面,我打造了很多不同产品,当时那段时间很艰难,可以说困难重重,但我非常努力,最终也获得了很有价值的体验,学到了很多东西。

  这是我学到的创业第一件事:一定要保持好奇,去挑战未知,对学习和成长抱有热情。你要相信自己,有志者事竟成,每个人都有不可小觑的力量,有机会去创造这个世界的规则。如果在一份工作里,你觉得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学习的了,那你就应该离开,去找下一份工作,去迎接新的挑战。

  接下来,我从东海岸搬到西海岸,需要找个地方住,我从网上找室友一起合租。机缘巧合,我当时找到的两个室友,之后成为了我的两个创业伙伴,就是Joe和Brian。

  2007年的时候,我们住在同一个公寓,注意到了彼此的一些特点。首先我们每个人除了工作之外,都在利用闲暇时间做一些感兴趣的项目。他们两个人是设计师,而我是工程师,我们可以互相配合完成一些校园的项目,比如我帮他们建网站,他们帮我设计网站的宣传页面和美工,作为一个团队,我们的能力和技术相当互补。

  气垫床引发创业灵感

  有时候我们这个小团队也会遇到一些阻碍,但都找到了方法持续下去。但是突然有一天,我们的房租涨了25%,我觉得太贵了负担不起,就跟他们说想要搬走。Brian他们想要住下来,因为他们当时已经决定要创业了,虽然也都身无分文。

  他们都是设计师,知道旧金山即将举办一场国际设计大会,当时酒店房间非常紧张,全都预定一空。于是他们产生了一个想法:为什么不把我们公寓的空房间租给其他人呢?不过有一个问题,我们那个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床也没有,家具也没有,房客住哪里呢?

  Joe就搭了三个气垫床,并为客人提供免费早餐,称为Airbed&Breakfast。Airbnb就是这么来的。他们创建了一个非常简单的网页,写给那些来参会的设计师,欢迎他们来租我们公寓的气垫床,可以睡两到三个人。他们当时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来。

  但后来真的来了三位房客,他们都是来参加这次设计大会的。第一个人35岁,是一位来自波士顿的女士,还有一位男士是四个孩子的爸爸,还有一位印度人,组合非常多元化,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想法和个性。他们住在公寓里,每人每晚付80块钱,最后我们一周赚一千多美元。其实对这三个人来说也是一件好事,他们以非常低廉的价格找到了住宿,而且白天还能一起去参会,相处非常融洽,后来还成为了好朋友,这是一个对所有人都有利的结果。

  这是2007年10月份的事,后来我辞职了,我也想创业。我们三个人都想共同创业,因为我们作为一个团队合作很愉快。但当时说实话我们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创业的具体想法还不清晰。后来的几个月,我们想了很多很多点子,但没有一个合适的。后来2008年初的时候,我们突然想到,当时把公寓空余房间租出去,其实是个挺好的事,每个人都能获益,我们是不是可以把这个事做下去,给更多人提供这样的住宿。

  所以,我们就共同打造了Airbed&Breakfast的雏形。Joe和Brian都是设计师,他们有非常宏大的梦想和愿景,才创业不到一个月,他们甚至已经能想象我们现在这样规模了,每天都非常地兴奋。其实在旧金山,一个创业团队全都是工程师是很正常的,而两个设计师加一个工程师就比较少见了。

  刚开始我们的业务进展很慢,当时我也有过犹豫,但他们宣称这是一个十亿美元的好点子,于是不断请我吃饭告诉我,“不要担心,没有人一夜间成名,我们先要打造一个简单的简化版(Lite)网页,先走出第一步再说。”我说好吧,也没错,其实事情就是这么简单,于是我们三个人在五周内就打造出来了,真的很快。

  我们做了一个分类网页,人们可以把他们的房源挂在网页上,放一些介绍房源的信息,再留下自己的电话和邮件,有需要的人直接打电话就行了。网站既没有支付功能,也没有评论的功能。

  我们当时的目标,是趁着美国的一个节日做些宣传,当时有几千人去参加一个跟电影、技术、音乐相关的盛会,就是西南偏南(SXSW)。我们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机会,我们当时的宣传标语是,“你可以有一个住的起的地方”。当时只有几个人把他们的房源挂到网站上了,然后只有两个房客通过我们的网页预定了住宿,其中一个是Brian自己。他去了那个展览,他的房东把他从机场接到家里,房东的妻子还做了一顿非常丰盛的晚餐,也准备好了气垫床,甚至还在枕头上放了巧克力——这是超赞房东的标准,甚至做得比我都好,在当时简直是完美房东。

  晚上房东向Brian要租金,因为我们的网站没有支付功能,都是当面付钱。Brian说他身上当时没有现金,房东说没关系,明天付吧。第二天房东又问他,要不要去ATM帮我取钱交一下房租,结果Brian又忘记取钱了,他确实是个挺丢三落四的人。于是房东开始怀疑他了:这个人是谁?网上认识的,总忘记付钱,还住在我家里。不过不管怎么样,还是让Brian住下去了。

  为拿投资疯狂画大饼

  这趟旅程之后,慢慢开始有人找到我们问,“如果我去伦敦旅行,不参加什么会议,能不能住你们的房源”。我们说不可以,因为我们那时只提供和活动相关的住宿。但后来我说,为什么一定要做活动相关的房源呢?其实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建立起一种信任,来住的房客不一定是为了参加活动,我们可以吸引一些别的房源,我们也不应该拒绝那些找上门来的客人。所以我们就做了一些改变。

  还有付款的问题,如果住之前就让房客在平台完成付款,就不需要他们线下转账或是当面付钱了,这样房东和房客都能得到更加无缝的体验。所以我们从一次体验发现很多新的想法,我们建立了更大的愿景:让我们和订酒店一样简单。我们称之为“三键订房”,只需要点击三次,就可以完成预订。打磨这个想法花了三个月的时间,使网站包含了更多功能,例如更加完善的搜索和支付功能。

  当时我们也四处寻求别人的建议,很多人看了我们的网站,都觉得我们这个想法很奇怪。我们也找了很多创投领域的资深人士来给我们提建议,其中就有Michael Seibel,他是美国知名孵化器Y Combinator的合伙人。Michael人非常好,他说你每个礼拜五可以来我办公室,给我看一下你做了什么,给你反馈。我每个礼拜五我就会给他展示一下我们团队在做什么。我们当时的梦想就是成为像他那样的人。

  他有时候也会把我们介绍给一些投资者。接下来,是我最喜欢的一个故事,当时我们在咖啡店见一位投资人,投资人进来了,然后点了一杯奶昔,他说“过来跟我讲一下你们的想法”,然后Brian开始滔滔不绝地宣传我们的网站,这个投资人突然开始很大力地吸这杯奶昔,然后立刻站起来走了,奶昔还没喝完。Brian很困惑,是不是他要出去接电话,或者说这个人忘了付车费,但是这个人再也没回来,奶昔都只喝了一半就走了。当时Brian一脸懵,非常困惑。

  另外一个故事。我们当时向风投公司宣传自己,我写了我们的目标数字,三年,我们要赚两个亿的收入,算一下,基本上大概每天要有一万到三万的预定量。风投公司说我们的目标真的非常远大,甚至很多人觉得我们疯了。后来,我跟Brian说,“我们要不写一点更现实的东西,写三年赚两千万吧,看上去没那么疯狂。”

  然而第二天,我们在一个投资者会议上,我看到Brian和Joe把目标改成了这样:三年,21亿的收入。我说,“你这不是乘了几十倍么?Brian尴尬地看向窗外。我说Brian,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要它变成了十亿级别的数字。他说,“我问了同是创业者的Sam,他跟我说,投资者不喜欢以百万(Million)为结尾的数字,喜欢以十亿(Billion)结尾的数字,所以我们给他以Billion结尾的数字就好了。”

  其实我也知道,投资者都喜欢十亿级别的想法,这样他们才会愿意投钱。但从那个时候看,这个数字的确比较天马行空。简单来说,当时的情况就是,和所有投资者的沟通都没有下文。

  卖麦片撑过一年

  三个月后,我们打造出了产品,准备面向市场投放。我们当时想的是,如何能让人知道这个产品,因为那时候没人关心Airbnb。怎么办?我们觉得,我们要找大活动的机会,当酒店房价都订完的时候,我们的机会就来了。当时哪件事情最大最重要?答案是民主党的选举大会。民主党内,奥巴马获得提名参加总统竞选,如果成功,将是第一个非洲裔的美国总统,这个事情非常引人注目。当时在八万人体育场举办这次选举大会,我们想,丹佛那边有多少酒店,如果住不下,我们的用武之处就到了。

  在活动两周前,所有的本地人都知道有八万人即将涌入,城里肯定人满为患,很多本地人都想出去住几天。我们发现,很多人想将他们的房子短租出去,我们就找到这些人,告知他们可以将房源放在我们网站上,我们一定能确保房子租出去。于是,两周内有八百间房间挂到了我们网站上。

  很多媒体当时也在报道这样的历史性事件,他们发现有几万人来,但是没有地方住,他们在广场中间搭建了一个大帐篷来睡觉。我们跟这些媒体说,我们有Airbed&Breakfast这个网站,上面有800个房间正在等待被租。媒体一听,说“我们还不知道呢,我们把你们放到新闻里,做一个新闻吧”。然后,我们就上了新闻,不仅是本地新闻,我们还上了CNN,这是全国的电台。后来有几百人定了我们的在线房源,这对于当时的我们,真的像做梦一样,我们上了CNN,并赚到了钱,非常激动。

  一周之后,当这件事大潮退去,我们发现我们此后的交易量是零,之前是几百个,现在是零,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其实这是一个初创公司非常典型的发展过程,外部世界对你的新鲜感过去了,所以没有人再关心你了。这是非常艰难的时刻。这个阶段,有些人可能会坚持几年,几年之后,可能会有转机。

  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说,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2008年9月,次贷危机来了,各种各样的失业开始了。当时红杉资本给所有上市公司说,“请大家安息吧,好时代已经过去了。”而且在他们劝说所有的初创公司,至少要裁员10%,保存更多的现金,借此希望渡过这次的寒冬。我们当时不用保存现金,因为我们根本没有钱。

  那我们该怎么办呢?这是我们第一次创业,我们当时真的非常绝望、非常无助。但我们同时也有了新点子,当时总统大选马上就要来了,热点会持续一到两个月,我们去蹭这个热点,获得媒体们的报道兴趣。Joe和Brian想出了一个点子,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出来的,我们叫Airbed&Breakfast,就是气垫床加早餐,我们已经有了气垫床,所以我们现在要从早餐下手。于是我们做了一个总统候选人主题早餐麦片,在网上卖。对,我们做了奥巴马燕麦,每一勺都是希望,还有麦凯恩麦片。早餐麦片包装盒是他们两和朋友画的,我们就这么打印出来,做成一个盒子,再去超市,把所有麦片都买过来,然后把麦片放到盒子里面,就这么手工加工了几百盒。把麦片塞进去,当时做了100盒,寄给了100个记者,两种都寄了。

  记者们给我们打电话,非常好奇这到底是什么。大选期间,每个记者都在关注选举的一切事情,于是新闻报道了我们,那一周里,我们又回到了CNN电视上,并成了当天点击率最高的政治相关视频。

  后来,我们卖了400盒麦片,每盒售价40美元,每3分钟卖掉一盒,就这么卖光了。扣掉成本我们卖麦片赚了三万美金,谁实话,这是我们创业第一年的核心盈利业务,我想是不是成立一个公司专门卖麦片更好一点。

  我通过这件事学到的最重要的一个经验,就是你一定要坚持创新,要敢于去梦想,跳出固有框架,不拘泥于刻板。按部就班可能会得到可预期的结局,但颠覆性的思维将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坚持创新的思维,有可能被人称为疯狂,但没有关系;因为如果你不疯狂,没办法抓到别人的眼球,那没人会关心你。

  另外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一定要勇敢,要有足够的勇气去接受未来。你一定要有非常大胆想法,越疯狂越好,有时候如果你不疯狂,那些想法都没有尝试的价值。

  “再干13周,不成就解散”

  到2008年底,一年过去了,还是没有任何投资者给我们钱,当时我们还能买得起食物,但每个人都背了很多的债务,因为我们的开支都是刷信用卡。萧条期还在持续,我们每周都只发200美元的工资。我们互相看了看,说那下面怎么办呢?要不要退出这个项目?那时我又回到了波士顿,因为过去两年,我和我恋爱七年的女友一直分居,回到了波士顿,创业越来越难了。现实生活有时会不断给你抛来难题,而且有时候真的让人头疼。

  我们的导师Michael跟我们说,“你们去申请Y Combinator的创业孵化机会,我会为你们加油。”我们三个人都同意了这个想法,这是一个13周的训练营,我们约定13周之后,如果没有任何的好转,我们就直接分道扬镳。这是当时我们达成的一致。

  Michael说那申请一下吧,但他看到邮件时,发现项目昨天已经截止了,已经不能申请了,他直接给负责人Paul Graham打电话,问能不能插个队,Paul Graham答应了,但说我们今天晚上一定要申请,当时是已经半夜了。他给我打电话说一定要去申请,我回答好吧,但其实5分钟后我就睡着了,我的另外两个合伙人提了申请,获得了面试的机会。

  我们很激动,为此准备了很多,这次面试只是一个5分钟的演讲,所以我们需要给他们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才行。我们准备时我们互相之间问了很多问题,看一下彼此反应,检查让我们会紧张的问题。面试当天我们走进去之后,说起Airbnb的故事。但没过两分钟,负责人打断了我们说,“等一会儿,你说让陌生人住你家吗?我是不会让陌生人住我家的,你们应该想一个更好的想法,接下来三分钟有没有别的讲的,如果没有就不要讲了。”

  面试就此结束了,我们打算出去了,这是一次很差的面试。当我们走向门外的时候,Joe从他的包里面掏出了一盒奥巴马麦片,他对负责人说送给你,负责人问,这是给我送的礼物吗,这是什么东西?Joe说不是,这是我们自己做的。对方说,你自己做麦片吗?Joe说是呀。对方就说来来来,来到我办公室,告诉我怎么你们怎么做的这个麦片,然后我们又坐下来谈了5分钟麦片的故事,这个项目就算是谈完了。

  我们回到旧金山,当时正在路上开车,电话打进来了,是Paul Graham,他说跟你们讲点事情,我想跟你们讲…还没说完就突然之间断线了,我们没信号了,我们当时很害怕,因为他讲了一半,也不知道他说的消息是好是坏,也许他不会再给我们打电话了。我们后来就一路狂飙,终于开出了无信号区,15分钟后他打过来说:“我跟你们说,你们已经通过了”。我们说简直太棒了,我们获得了2万美元的种子投资,当时已经是很不错了,对我们来说也是获益良多。

  后来我们跟Paul Graham聊,问他为什么接受我们。他说,“我不喜欢你们的想法,但是你们跟我说麦片的故事,麦片的故事告诉我,你们能把事做成,你们非常坚韧,能够做出一些东西”。他说,我们现在经济在衰退,所以希望我们项目里面的创业者要像“小强”一样,我希望有杀不死的“小强”的创业者,被打败后他也会再次站起来,不会轻言放弃,这种创业家可能会改变自己的创业方向,但是整个团队的人是不会变的。

  这就是我们如何进入Y Combinator大门的故事,也是第三课——锲而不舍。要勇敢尝试,去追求卓越,哪怕被认为荒谬也不要气馁。被拒绝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敢尝试,最好的出路就是贯穿始终。

  经高人点拨,收获铁杆粉丝

  很多人跟我们说,你们不要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这个点子上,或者说这个东西我不可能去尝试,因为根本没有市场。外来的否定可能是一个接一个,但我们要理解的是,如果你真有一个疯狂的想法,别人当然不会那么容易明白,否则这就不符合“疯狂”的定义。但如果你真的有非常深刻的洞察,而且有自信的话,你必须要去坚持,最终你会找到方法。

  我们加入了Y Combinator,我们还有13周的时间来改变自己,不然这个公司就会玩完。为了充分利用时间,我们进入了工作狂的模式,我从波士顿回到了硅谷,我们三个住在一起,同时起床,8点就起,午夜再睡,其他所有的事情全都不做,专心专注于工作。我们每天一起做饭、去超市、健身,一周工作6天,生活里没有任何别的,没有女朋友,没有爱好,连续几个月密集的工作,我当时就直接睡在Joe的床上。

  Paul Graham跟我们说,在13周之后会有一个路演日,我们要去给他们做展示,一般来说要讲到有多少用户,所有的这些KPI的指数。结果他说这个根本不重要,现在是经济衰退期,关键就是盈利,所以在路演那天你必须得说,13周之后你们已经盈利了。我说好,但是确实有点难。因为盈利与否其实看你怎么定义了,于是我们就想到一周1000美元,足够付我们的房租,也足够付我们买方便面,因为我们也没有别的成本了,所以这就是我们的目标。

  我们当时非常专注的去达成这个目标,我们画一个盈利图,把这个图贴到公寓每个角落,包括镜子中间和的壁炉。我们一定要保证我们每周的利润上升到1000美元。

  有时候我们会和一些资深投资人一起吃饭,得到一些建议,有时候是好建议,有时候是坏建议,但是都很有趣。其中有一个建议非常好,是来自于Paul Bucheit,Gmail的创始人。他说,你先做好一件事,培养到一群非常爱这件事的人,而不应该是做一个让大部分人都有点喜欢的、半吊子的事。也就是说,我们必须要去寻找和培养“铁杆粉丝”,他们会去做口碑传播,而不是先去关注大部分的“路人粉”。

  Paul Graham也跟我们这样说,他觉得我们虽然是家互联网公司,但是当找到合适的产品定位时,也可以做一点线下的事。我们之前没想到这一点,因为我们在计划长远的项目发展。但他说,我们必须去纽约见见客户,这也和大家的一般认知有所不同。我们没钱,刚刚拿到的投资也坚持不了多久,买纽约机票的话一下子就会用光。但是他坚持认为,“如果我们的用户都在纽约,那我们就一定要去纽约见见他们”。

  在互联网公司,一般创业者是不会见用户的,都只是维持线上的关系。于是我们用了一些小技巧,我知道我们很多用户房源页面的照片都不太好,有些没有拍照或者有些拍的不好看。当时是2009年,拍照手机没有现在这么流行,功能也不够强,人们想认真拍都拍不好。

  我们就考虑,要不要来问问他们,让一个专业摄影师进到他们的房子里面,去免费给他们拍一些公寓照。能听出来大部分接电话的人都会感到惊讶和迷惑,但他们最终都同意了。用这种方法,我们终于见到了我们的用户。事实上我们专业的摄影师就是Joe和Brian,他们去摄影工作室租一些高端的照相机,而且还要选在周末租,为了拿到折扣。

  我们带着相机飞到纽约,和我们的用户一一碰面。其实就是进入他们的房屋拍照,然后看看用户是怎么使用我们的网站,相当于收集了一些产品反馈。之后他们会说,你们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可以一起喝点酒。于是我们就这样跟用户打成了一片,一边喝酒一边讲我们的创业故事。我就把我们这一年来的故事跟他们讲了,这个过程里他们真的跟我们建立了一种更亲密的关系,会对我们的创业成功与否非常关心。

  所以在这种关系的前提下,我们能够要求他们做一些事情,比如说把价格降低一点。一般在纽约住一晚很难拿到400美金这样的优惠价格,这样的价格是市场底价。我们这种不知名的公司很难要求用户给出这么好的价格。我们对用户说,可以从减少50美金开始,但如果我们没有见过用户的话,他们肯定不会同意的,由于我们已经建立了信任关系,大部分用户都会说“好,我来帮你们看看”。

  同时,我们也让他们写了房源的相关介绍,我们把这些资料整理好放在了网站上,制订了新价格,放了新照片、增加了别具特色的房源描述。

  经过了这个周末,我们拥有了纽约40多个非常精美的房源,而且价格非常具有竞争力,于是陆续有人开始订房。因为纽约的房子真的很贵,人们都想找替代方式,房东也开始赚钱。房东们非常有趣,他们上班的时候会和同事说有人在周末付了他们500美金,同事们会觉得这个很酷,我也有一个空的公寓可以出租。这些都会推动他们把自己的房源挂在网上。同时他们也很有热情,看到网站上的房源水平高,照片拍得好看,有的人就会想,我也去把房间质量做好、把照片拍的漂亮。

  13周后我们赚了4000多美金,大大超出了我们的目标,这非常棒。我们被引荐给了红杉资本,他们非常喜欢我们的想法,也对我们稳步上升的增长态势表示认可,给我们投资了60万美金,甚至还做了300万美金的估值。可以看出当时我们的收入在不断增长,优秀的VC也开始跟我们接触,之前根本没有人理我们。

  这13周之后,我们三个再也没有聊过“放弃创业”,这以后我们都一直很期待接下来的发展。所以第四课就是要洞察用户,倾听终端用户的真实反馈,不断调整策略,迅速根据客户需求做出反应,打造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

  使命感与企业文化

  几个月之后,我们已经赚了一些钱,可以雇一些工程师来参与。我当时很激动,但是在此之前我们需要了解怎样才能构建正确的企业文化,怎样雇佣到合适的人。我们听说Zappos非常会做这种事情,他们后来被亚马逊收购了。我们之前是靠书来学习企业文化,之后我们去了他们的总部观摩学习。在有趣、疯狂、朝气蓬勃的环境中,人们都非常有活力,并且都非常开心,精心设计过的细节和巧思无处不在。

  我们了解到要创造出这样的企业文化,使命感非常重要,我们工作不止是为了赚钱,必须要具备使命感才能够保持领先。基于这种使命感,才能让那些有共鸣的人加入我们。我们希望让每个人都能感觉到“家在四方”,这就是我们的使命。

  同时我们还要定义我们的核心价值观,核心价值观就是指我们团队的工作方式。在明确了核心价值观之后,我们会以此来面试那些要加入的人。我们十年后的价值观与十年前对比,只能说有一点演进,没有大的改变。

  明确一个企业的价值观非常重要,其实我之前不认为这是必须的,因为最初我们都没有员工,不需要做一些价值观层面上的东西。但是Airbnb发展到今天,我们有了5000多个员工。只要有人来我们公司,我就会让他们看一看四周,问问他们第一次来看到了什么,90%的人都会说,你们这里工作的人看着都很开心,而且他们都对自己的工作很有热情。

  这是因为我们在雇人、筛选的时候,要去适配我们的核心价值观和使命,要观察这些人不仅是想在一家好公司工作,而是真正跟我们有所共鸣。

  这个建议对于创业或是进入公司工作都是一样的,就是不要把工作只当成谋生的工具,要将其视为使命,你将更有热忱,并且也能够激发高效的团队合作,所以我们一定要心怀使命,这就是第五课。

  被欧洲对手粗暴抄袭,怎么办?

  2011年时,公司波动非常大,当时我们大概有35个员工,每一天早上我们都要看一看所有的交易,看有没有一些欺诈订单,比较可疑的订单,我自己也会亲自去看。2011年初我们发现,有很多的预定都只订一晚,感觉像是最后一分钟才订的,并且所有这些房客都是德国姓,更奇怪的是有些账户用的是同一张信用卡。

  我就打电话给房东问询,他们说这些人不是骗子,这些房客的信用卡信息真实有效,他们的确入住了并且付了房钱。房东们告诉我说有一家租房网站叫Wimdu,像是欧版的Airbnb。我们才发现Wimdu,一个来自德国的创业者创立的公司。他们习惯于克隆别的公司业务后在全球发布,每年会创立30多个公司,在当时非常著名。当时他们刚刚和增长迅猛的团购网站Groupon达成交易,成功地把自己的克隆网站卖给了Groupon,获得了大概50%的利润率。

  这个增长势头让我们害怕了,我们决定和Wimdu这些人见见面,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和我们说其实非常喜欢我们、也非常尊重我们,并且想要和我们一起联手,说我们可以合并,让我们出让Airbnb 15%的股份。但事实上他们只成立了几周,而我们已经发展了三年,他们甚至向我们夸下海口说,“我们合并后能扩展到全世界”。

  的确,他们知道怎样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扩张。我们前往柏林总部和Wimdu方面的人会见的时候,他们告诉我们说他们在欧洲有400名员工,6个办事处。而我们只有35个人,这给我一种寡不敌众的感觉。但是我们实地考察后发现,他们的办公室非常小,人都挤在一起。每个人的工作就是不停的复制粘贴,我还发现有的人正在给我们的房东发信息,就是我之前提到的“只住一晚的可疑信息”。

  这场会面简直是一场灾难,他们给我一种要把我们的业务偷了的感觉,于是我们跟Wimdu再次约见了一面。如果我们和Wimdu联手,毫无疑问会成为一个全球性的公司。但是我们反思了一下,我们不会喜欢这样的公司,因为这些员工不具有使命感,他们不太在乎这个业务,也不太在乎我们的价值观。他们就是一群想要赚快钱的“雇佣兵”。或许跟他们联手我们会成功,但是这样一来等于我们放弃了所有的核心价值观、放弃了我们的文化、放弃了我们的使命。我们所期许的企业发展方向会慢慢失控。

  所以我们表示不愿意合并,希望能按照我们的期许去发展企业。但当时Wimdu确实让我们面临很大的威胁,我们必须做出一些改变。我们决定要做B轮融资,要融资1亿,然后马上在欧洲开办事处,不能让Wimdu比我们更本地化。我们必须要在重要的市场里开办事处,必须去雇当地人来领导、雇本地化的团队来运营。

  这确实有风险,但同时我们做了一些收购来支持我们扩张。2年后,我们打败了Wimdu,我们坚持了自己的原则,不需要把我们15%的股份卖掉,我们继续保持住了我们的核心价值观。当时的危机让我们即刻采取了行动,也让我们更加优秀,我们由此成为了全球化的公司。

  如何解决安全与信任危机?

  2011年还发生了另一件糟糕的事情,Aribnb遇到了一个信任和安全危机。有一个房源被房客毁掉了,并且我们当时的应对并不好,我们与房东的进一步沟通也出了问题。这件事情逐步发酵恶化,突然成为了一件公众化的事件。而且受害者一直和我们纠缠,认为Airbnb让陌生人住进别人的房间肯定会发生类似的事情。但是我们刚刚才融资1亿美金,前景一片大好,突然局面变得非常艰难,那对我们来说是关乎生死存亡的挑战,很可能导致企业之后没有办法存续,因为我们无法再获得用户信任了。

  我们开始制定措施控制局面,首先承认了我们的错误,其次我们开始花功夫改善运营,把全部150名员工的工作完全停掉,集中精力去研究Airbnb产品的安全和信任方面的一些新特性。两周内,我们头脑风暴了40多个新的措施来提升Airbnb信任和安全服务,正是在这个时期我们推出了全天候客服、身份验证等等,时至今日很多产品安全的相关方案都是当时做出来的。两周后我们向用户宣布说,这是我们的40个新措施,大家都大吃一惊,因为他们都没想到我们会如此严肃的去应对这件事。

  分享另外一个有趣的故事,我们有一个房东保障金,如果房东的房子有任何损坏,可以联系我们,我们会直接买单。我觉得这个很好,但是我们当时有点紧张,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申请这个保障金,所以我们考虑提供最高5千美金的保障金,但是我们的投资者帮助我们顶住了压力,认为我们可以提供最高5万美金的保障金,几个月之后我们有了真正的保险。直到现在,如果房源出现意外损坏,房东可获得最高100万美元的财产损失保障。如果房客就人身伤害或财产损失向房东提出索赔,我们也可为每起事故提供最高可达100万美元的保障。这也是我们的一个转折点。

  这次经验给我们的教训,就是如何转危为机,这是第六课,如果有任何的负面消息千万不要把它压下去,要直面挫败经历,总结经验,不断进步,不能把它想要慢慢淡化掉。危机同时也能催生变革,让团队更加团结,从而反败为胜。对外这是一场与安全和信任危机的博弈,但对内这也成为了我们公司值得自豪的一个阶段,我们团结在一起,两周之内就制定了产品的40个新措施,这些经历让我们成为了更强的公司。

  赋能他人比赚钱更有价值

  随着时间推移,旅行成为了一个全球性的事情,人们会从纽约去巴黎,再从巴黎去香港。在世界各地往来的旅行者们会不自觉地开始口碑传播。一些房客回到家里会成为房东,因为他们喜欢Airbnb的概念。于是Airbnb开始慢慢在全球发展起来,我们的网络效应越来越明显,这就是我们今天拥有的,一个非常惊人的全球网络,旅行者能够在我们的全球网络中活动自如,这也是非常酷的一点。

  最令人吃惊的一点,或者说我印象最深刻的一点是,Airbnb对人的影响,我旅行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见房东,我会问他们,Airbnb对你意味着什么?你最喜欢的故事是什么?我会听到一些有趣的故事,这是我作为创业者最激动的时刻,Airbnb能够影响地球另一端的一个人,而且是以一种无法想象的方式影响他们,能给我带来极大满足。当然业务上数据的增长也不错,但是如果你能够真正改变人们的生活,这才是最酷的事情。

  有一对夫妇,他们退休之后把房子卖了,开始了全球旅行,每到一个地方都住在Airbnb,过去四年里他们在全球旅行,甚至写了一本书。

  一位中国女性,她对厨艺很有热情,做了很久厨艺老师,她希望把她妈妈教给她的上海小笼包食谱传授给更多人。她现在也成为了一名母亲,也成为了Airbnb上的一位体验达人,利用业余时间把自己的爱好和技能传授给其他人,也由此结识到了来自全世界各种有趣的人。

  这对我而言非常独特,听到所有这些故事,听到所有人用独特的方式享受Airbnb的服务,听到他们用这些钱做的事情,真的非常有趣,这就是我最后的一课,商业并非仅以逐利为目的,它更能够赋能于人,实现价值。各位在今后做企业时也请考虑到这一点,这是非常特别的一点。

  这就是我在创业过程中学会的7节课,保持好奇,坚持创新、锲而不舍、洞察用户、心怀使命、转危为机、赋能于人。我分享的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是我在创业过程中经历过的一些事情。

  在结束之前,我想给大家讲讲Airbnb的现状。

  现在在我们Airbnb爱彼迎上面已经有600万多个房源了,有5亿多房客曾经入住。这是非常令人惊讶的一个数字,刚开始很多人都觉得很疯狂,认为共享住宿是一个小众的市场,而且没有人愿意相信陌生人,但今天Airbnb用成绩证明了,我们有5亿人愿意相信陌生人。同时我们还有3万多个体验项目,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长,Airbnb不光提供房源,我们也希望房客把他们的爱好、知识、热情做成体验来分享给游客们。

  我们有一个远大的愿景,就是希望Airbnb能够服务于所有人,我们希望未来某一天能够获得10亿用户,这不光在于年轻人或者说是一些低成本的游客。其实高端游或者奢华游的用户,商务出差的人,想要长住一个月的人,都可以在我们的平台上获得相应的服务。

  在中国我们觉得这些细分服务非常重要的,我希望让游客有“家在四方”的感觉,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国家,而且经济规模非常庞大,在未来也会越来越重要,我们的团队非常认真对待地这个市场。我们有一个本土团队,在业务优先级上,也把中国也排在非常高的地位。

  我们希望未来将中国打造为Airbnb最大的客源国,不管是出境游还是境内游。现在我们在中国的总业务中,国内业务已经超过了一半。

  我们也已经打造出了一个拥有强大影响力的品牌,在用户中拥有很好的口碑和知名度,同时也将原汁原味的旅行魅力带给中国的旅行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