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退市警告延期 途牛在“安全区”能待多久

北京商报网 · 蒋梦惟、杨卉 · 2020-05-15 09:47:03

近期,业界频繁传出国内多家电商、旅游企业向途牛抛出橄榄枝、有意收购途牛的消息。

因疫情原因,股价持续低迷的途牛将延迟收到退市警告。5月14日,途牛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鉴于新冠肺炎疫情给经济造成的打击,纳斯达克证券市场为上市公司提供了一系列宽限政策,其中就包括了推迟对途牛等股价长期低于标准的企业发出警告,而这也意味着,纳斯达克将不会按计划在本周内向途牛发出这一警告。但不可否认的是,过去一个多月股价持续低于1美元,已让途牛走到了退市的悬崖边,而本次的延期政策,无疑将途牛暂时拉回了“安全区”,让其得到了喘息之机。但即便如此,连续亏损又遭遇疫情冲击,昔日风光不再的途牛仍需寻找新的出路以应对当前的严峻形势,在此背景下,业界有关途牛的两大股东海航、京东,以及国内的多个旅游界巨头有意“接盘”的消息此起彼伏。面对扑朔迷离的前路,途牛又将何去何从?

暂时安全“上垒”

途牛暂时安全了。公开资料显示,途牛旅游网于2014年5月登陆纳斯达克,当时发行价为9美元,不过在2019年底,途牛股价直接跌至2美元左右。今年以来,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途牛股价再度受挫, 4月6日起更是持续低于1美元,目前仅为0.78美元。

按照美股纳斯达克的相关规定,上市公司的股价如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1美元,将收到预亏警告,如不能在收到警告后的180天内提升股价,将停止在纳斯达克全球精选市场交易。至此,途牛已来到了退市的边缘。

正所谓“福祸相依”,疫情让途牛股价受创,却也给了途牛退市前的喘息之机。根据纳斯达克新规,“1美元警告”的规则延期至今年6月30日之后,而这也将原本应本周收到退市警告的途牛,重新拉回了安全区之中。

虽然这一次延期收到退市警告让途牛暂时得以安全“上垒”,不过,这并不意味着途牛已经摆脱退市风险。一家不愿具名的旅游企业负责人表示,当前境外疫情尚未褪去,很多旅游业务还未完全恢复,由于途牛主打跟团游、度假等业务,因此接下来的处境也并不乐观,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国内跨省游业务尽快恢复,使得途牛能重振跟团游版块。

昔日风光不再

对于途牛来说,疫情是一条“导火索”,旅游业务的“归零”,加剧了途牛资金链的紧张,可相较之下,近年来连续的亏损,才是让途牛失去了往日风光的真正主因。

据统计,从2014年上市至今,途牛6年内亏损近59.78亿元,平均每年亏损额接近10亿元,距离“国内OTA第一梯队”已越来越远。

曾几何时,途牛也辉煌过。2011年,途牛先后完成由红杉资本、乐天集团、DCM、高原资本等联合投资的约5000万美元C轮融资。此后三年,途牛更进入了一段高速成长期。据其披露的上市招股书显示,2011年至2013年,途牛毛利率分别是3.1%、3.5%、6.2%,营收分别是7.7亿元、11.2亿元、19.6亿元。2014年5月,途牛更是成功登陆纳斯达克,而这也让该企业成为携程、去哪儿、同程艺龙之后,第四家在美上市的中国本土OTA(在线旅游)平台,跻身国内同类企业的 “第一梯队”。

然而,上市后获得了公开融资,也让途牛开启了“烧钱”模式。据了解,途牛在上市之初先后签约了林志颖和周杰伦,启动了“双代言人模式”,并在2016年开始,与《非诚勿扰》、《最强大脑》、《中国好声音》、《花儿与少年》、《花样姐姐》等多个综艺合作,仅《奔跑吧,兄弟》第四季特约赞助就花费1.485亿元。公开数据显示,途牛2016全年市场营销费用占总运营费用的61%,而同期的携程仅为36%。高企的营销成本,虽然让途牛营业额不断上升,但同时亏损也持续加剧。根据途牛2014-2016年财报显示,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分别为4.635亿、14.594亿、24.272亿元。

亏损面持续扩大的同时,途牛掌门人于敦徳还遭遇了核心创始人团队纷纷离职的打击。据悉,2016年至2017年间,途牛原CMO陈福炜以及联合创始人、总裁兼首席运营官严海锋先后离开了途牛。

虽然此后途牛进行业务调整,并在2017年第三季实现单季盈利,但此时的途牛已经开始显现出与“OTA第一梯队”的差距。有资深业内人士还分析指出,在此后的调整中,途牛布局线下门店的做法,再次让其销售成本大幅增加,加上今年疫情的影响等因素,最终令其股价跌到了历史最低点。

命运岔路口

暂时安全不代表能一直高枕无忧,如今的途牛,已经走到了命运的岔路口。

近期,业界频繁传出国内多家电商、旅游企业向途牛抛出橄榄枝、有意收购途牛的消息。就在途牛确认将延迟收到退市警告的当日,一则有关途牛大股东海航、京东将联手重组途牛的消息更是在国内旅游圈不胫而走。虽然对此,途牛仅给出了“不回应”的回应,但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副教授吴丽云看来,与电商平台联姻之于途牛来说,还是一个相对理想的选择。

吴丽云坦言,目前国内OTA的红利期早已过去,途牛擅长的跟团游市场也早已是一片红海,早期OTA们普遍都在用机酒产品创造流量入口时,途牛却依然将业务重心放在休闲度假旅游上,如今,OTA们开始用自有的流量资源进行二次创业、开拓新版图,途牛也必须寻找到属于自己的C端流量支撑点。而京东等电商平台,可能就是途牛可以借力的方向。“对于京东这一类的电商平台来说,它们主要面对的生活端的消费者与旅游端消费人群契合度较高,因此它们的主要客群可更多地转化为游客,同时途牛也可能更深入地渗透到产品的设计、开发环节。”吴丽云表示。

但另一方面,也有业内人士直言,由于目前京东已与凯撒深度的捆绑在了一起,未来其是否会引入途牛,与凯撒在线上、线下业务上分工合作,还是一个未知数。“不过,从当前途牛的股价计算,7亿元(9500万美元)左右的市值确实是非常‘划算’的,一方面,我国的休闲度假游需求还会长期存在,一方面途牛的业务团队也值这个价钱。”该业内人士表示,可以说,当前以及到了抄底途牛的最佳时期。

“于敦徳不是一个纯粹的商人,他有着自己的执念,所以业界不会用一般的资本操作思路去预测途牛的前路,换言之,途牛是否会走向私有化还很难说。”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坦言。其实,秉持着这种观点的业内人士并非少数,周鸣岐认为,从此前途牛的发展路径可以看出,途牛方对于企业控制权还是十分看重的,但目前不论是京东亦或是其他企业入住途牛未来该企业的产品结构都会出现较大挑战,在此情况下,于敦徳在让出途牛控股权上面应该还是会非常谨慎的。

第一时间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0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