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北京门店仍处“暂停营业”状态,途牛或难逃低价甩卖命运

财联社 · 李丹昱 · 2020-05-20 09:21:34

就途牛目前的价值而言,退市后唯有以低价售出。

5月19日,财联社记者从途牛(NASDAQ:TOUR)工作人员处证实,途牛在北京市场所有门店仍处于“暂停营业”状态,门店员工复工时间不确定,而不少竞品企业门店已基本恢复营业。据了解,途牛在北京有77家直营店,疫情发生以来一直处于关门状态,据其中一家门店工作人员透露,北京途牛将收缩半数以上门店。

作为最早由线上切入线下的OTA(在线旅行社)企业,途牛采取直营门店策略,铺店成本较高。景鉴智库分析师周鸣岐对记者表示,途牛直营店模式管理成本高,效果有限,已经没有扭转颓势的可能。“之前有多家企业打听途牛资产,其中不乏国企,但就其目前的价值而言,退市后唯有以低价售出。”

面临退市风险

北京市场一直是途牛布局直营店的重点,也是多家老牌旅企激烈竞争的地区。截至5月19日,凯撒旅游、众信旅游、携程线下店等已经相继在北京市场实现营业。众信旅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当前总部对开业门店数量、销售等并无具体要求,但随着市场回暖,各大实体店相继营业。“目前到店客人数量虽然有限,但实体店需要支持销售定期去看货、拿货和发货,所以正在协调更多的实体店开业。”

“疫情影响下,部分旅游门店倒下情有可原,但一家企业整个北京市场实体店都被暂停,比较罕见。”旅游分析师梁国庆说。

据了解,途牛在北京的77家门店已是收缩后的数量,在此前多轮关店潮中,该公司已经关闭了不少店铺。近期,有消息称,长沙途牛实体店也已经全部关闭。对此,途牛方面拒绝透露其具体实体店数量,不过其南京总部工作人员向财联社记者透露,疫情后关店数量或将过半。

目前来看,途牛账上缺乏资金支持其继续发展实体店业务。据其4月发布的2019年财报显示,其净营收2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8%,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亏损6.992亿元,较上年同期亏损扩大272.11%。而这已是该公司自2014年5月上市以来的第六个亏损年,累计亏损近60亿元。

业内人士指出,途牛实体店全部实行直营模式,与携程的加盟模式不同,对资金链要求更高。根据其年报信息显示,2019年年底途牛自有门店509家。而迟迟无法扭亏导致其股价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1美元/股,按纳斯达克“1美元退市规则”,该公司将会收到预亏警告。若其不能在收到警告起180天内采取相应措施提振股价,将被强制退市。但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纳斯达克于4月16日发布规定,将“1美元警告”规则延期至2020年6月30日之后。

“退市与否对途牛影响不大。”上述途牛总部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而周鸣岐认为,如果真的退市,途牛的融资渠道受阻,无法通过资本市场进行股权质押等操作,资金链压力将更加难以缓解。

据了解,疫情以来,途牛核心业务境外游、跟团游、实体店等受冲击最为严重,已采取裁员措施,且所有高管降薪60%。途牛方面声称,“目前市场环境不稳定,我们无法合理估计新冠疫情对途牛业务造成的影响程度,但预计这将会对2020年的业务运营、财务状况、经营业绩和现金流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途牛预计其2020年一季度净收入约1.14亿元-1.60亿元,同比下降65%-75%。

或将低价出售

业内人士透露,途牛面临退市风险后,多家企业有意收购。“近期还有一家国企询问途牛相关资产问题,但随后对途牛价值并不认可,相关事宜就中止了。”周鸣岐告诉财联社记者。

而上述途牛工作人员则指出,途牛一直不乏对其资产感兴趣的买家,多年来阿里、腾讯、携程、京东等均有相关消息传出。

“在阿里推出飞猪、腾讯入股并大力扶持同程艺龙后,二者与途牛的接触并不多;携程在2014年OTA企业价格战过程中曾洽谈过途牛资产,但最终选择了曲线入股去哪儿网。”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各大OTA背后均有资本支持,携程通过入股与腾讯、阿里等均有合作,飞猪、同程艺龙分别背靠阿里、腾讯。2014年前后,途牛与海航深度绑定,却受后者牵连。”周鸣岐表示,“现在携程等企业用户群稳定,并不需要途牛核心的客户群、供应商资产补充,唯一有可能接手途牛的是京东。”

2015年5月,京东和途牛联合宣布,双方签订协议,后者获得总计5亿美元的投资及京东旅行-度假频道网站和移动端的5年免佣金独家经营权。

“京东此前曾希望入股途牛,但途牛负责人于敦德不认可其要求的持股比例,并没有谈成。”周鸣岐透露,这也导致京东今后如有接盘途牛的打算,后者的报价也会大打折扣。

而京东布局旅游板块以来,一直与途牛合作,但2019年,前者开始筹划自行运营旅游板块,并入股凯撒旅游。据凯撒旅游(凯撒旅业)公告显示,其计划定向增发1.88亿股,募集资金11.6亿元,其中京东全资子公司宿迁涵邦投资入股4.5亿元,在发行对象中占比最大,持股比例达7.37%,跻身前十大股东。

“途牛目前的资产并不值钱,但于敦德的性格使然,卖掉途牛很难。”周鸣岐认为,途牛对京东而言,并非非要不可。而在途牛方面,除非压低价格,否则其出售难度会很大。

资料显示,在业绩压力下,途牛遭受淡马锡两度减持,后者持股比例在2019年12月31日从6.7%降至5.6%;2020年4月2日再次减持至4.99%。

“旅游市场格局在携程入股同程、去哪儿网后基本尘埃落定,各大OTA合纵连横,途牛突破流量的机会已经微乎其微。”梁国庆认为,“途牛的高增长时刻已过,盈利无望,而流动性资金危机,已经处于较为严重阶段,是否会在退市后破产,最终还要看南京当地的政策和扶持。”

第一时间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0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