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谁给了“夜经济”底气?

正和岛 · 徐辉 · 2020-06-01 11:03:31

创造出更多的“支点”,让消费的各方参与者形成合力。

白天的城市按部就班,夜晚的城市“生猛鲜活”。

这不仅仅是形容当代人在工作一天之后的情绪释放,还是后疫情时代,促进消费回补和潜力释放的关键。

从地方两会到全国两会,纵观全国各地的政府工作报告,“夜经济”再次成为热词,被列入各地2020年的经济发展规划中。

不少代表委员表示,做好“夜经济”的可持续性发展、繁荣应是地方政府的一道“能力测试题”。

测试什么能力?让工作8小时之外的夜时段“活起来亮起来”,不仅是经济问题,还是个综合治理的问题。

既要有质量的“夜生活”吸引增量客源,还要解决千城一面的同质化问题,另外,安商稳商沉淀出经济效益和夜文化……无一不是考验。

国家政策接连递招,各地政府也频施巧劲:在上海,设立专职的“夜生活首席执行官”协助各区长开展夜经济,而北京设立了市、区、街三级夜间经济“掌灯人”;成都首开“柔性政策”,临时放开占道摊点摊区和夜市,允许越门经营,西安也连开早晚市的“三百”临时摊群点……

发力“夜间经济”已经成为一种自上而下的政策导向,只是谈及“综合治理”,至今仍是一个复杂的多方难题:民生的嘴巴、城市的脸蛋、商家的动力,各方利益交错,如何在新的经济环境中形成活力,而不是互相角力?

这时候,往往是自下而上的,从市场一线生长出来的企业创新,能给我们提供一种新鲜的角度。

街景科技旗下的“JEKEEN街景梦工厂”,开创出“移动业态”,从方案规划到场景落地的一站式服务,破解了夜经济“活力难题”。

这家总部坐落于山东潍坊的“移动商业场景综合服务商”,其产品深度嵌入了各大网红城市的夜生活,而他们的方案至今已在全球超过40个国家和地区落地;同时因为创新产品层出不穷,街景以国际领先的行业地位,已经成为移动商业领域的爆款风向标。

在街景梦工厂看来,“活力问题”就是一个找准场景支点,撬动夜经济的问题。

一家专门帮各大城市搞夜市的公司

让我们先到几个城市,看看那里的夜经济是什么样。

网红城市西安,2019排名前十的夜经济影响力城市。走进风靡社交网络的大唐不夜城,除了不倒翁小姐姐、喊泉等文旅互动表演,还有一些另类的“景点”:数十个各具特色的餐车、文创纪念品小店车在步行街上布点排开,形成一个半开放的餐车夜市。

在欣赏完表演之后,游客们还能漫步走进“灯光餐车夜市”,买上一些特色美食与家人朋友共享。而这座夜市,不但丝毫没有影响大唐不夜城的卫生管理,还成为当地一个火爆的打卡点。

再到浙江舟山,在东港最核心的内湖商圈,短短7天,一座移动夜市在520幸福街拔地而起。

55座满载特色商品的移动商铺,把这条原本一到晚上就安静漆黑的街重新照亮。

好奇的游客穿梭其中,要么手中拿满香喷喷的宵夜,要么提着大包小包的特产;还有带着小孩的居民,特意走上双层巴士的二楼,从不同的角度欣赏城市风景。

除了“夫妻店”,这座夜市也不乏当地特产品牌商,而位于起始位置的“火车头”,有普陀佛茶、观音米等10余种普陀特色农产品陈列其中,成为当地特色产品的一大对外窗口。

——这两座夜市都由“街景梦工厂”一手打造,而夜经济的支点,正在这些夜市营造出的“夜生活”场景之中。

大唐不夜城在开街后,消费的增长一直没跟上客流的增长,如何让游客“留下来”成为顾客?管理团队陆续对存量商业进行改造升级,短期内却也很难进行高效的商业转化。

其实商业街并不缺少特色店铺,但缺少的是能够引导消费,营造夜生活氛围的转化点——这便是街景梦工厂的解决方案——利用融入整体业态,可统一管理的移动夜市,对走马观花的游客进行“截流”。

而街景梦工厂开发的移动夜市,全是由一个个充满个性的小店组成,就像舟山幸福街夜市,构筑出城市的人情味和烟火气,不但便利了生活,还解决了就业。

三方难题,似乎在一座移动夜市中迎刃而解。更何况,移动夜市还不是街景梦工厂的全部。

夜生活的千城千面,不是熬出来的

街景梦工厂,本质是一家制造企业,但从他们推出第一款产品——一辆移动照相馆,到后来切入餐车、房车,再到成为更多样化的移动商业设施制造商,至今没有哪一款单体产品是一模一样的。

后来他们更把“有颜值、有特色”的产品融合为“轻景观”,开创出为商业街、文旅景区进行场景规划的整体方案服务。

而在夜经济的风口之上,这些前期积累,都变成了街景梦工厂打造夜场景的绝对优势。

零售店车、房车、集装箱餐厅、移动KTV、舞台巴士、拖拉机游乐攀爬设施,甚至还有一座三层楼高的瞭望台……在街景梦工厂的规划案里,这些设施都是“积木”,可以自由选择搭建出主题商业街、儿童乐园、度假营地等等完全不同的移动业态,因而能够因地制宜地融入任何一座城市的已有夜场景里。

差什么,补什么;哪怕只有空荡荡的街,也能造出内容丰富的夜生活来。并且,因为能移动,还能随时变化。

义乌的超大型机车文化主题公园、“爱上义乌的夜”跨年音乐节,街景梦工厂的移动业态是风格强烈的移动餐饮园区,填补了公园的餐饮空白。

而杭州富阳达夫路的“大国潮代”盛会,街景梦工厂更把餐饮、舞台、娱乐融为一体的主题乐园搬到了步行街上,成为附近居民的“夜游”节目,甚至还吸引来外地游客特意到此一游。一个很大的误读是,夜经济是年轻人的夜生活。但就像新华社评所说,夜经济是休息日消费方式的纵深化,而不是“熬夜经济”。

只能吸引年轻人是一种存量竞争,反而把附近的居民都吸引来“逛吃”和买买买,甚至是外地游客也乐意来参与体验的夜生活,才是客流增量。

而这种带着显性文化特征的,有质量的夜生活,会随着居民、游客的自发传播,沉淀为城市的经济效益和夜文化。又再反馈到城市夜经济的发展中,形成良性循环。

到目前为止,街景梦工厂已积累了500多种移动商业场景,200余款配套产品,足以让“夜生活”去同质化,引领出不同文化风情的夜经济。

而经由在潍坊、杭州、广州,以及意大利都灵开设的四大商业场景设计研究院,街景梦工厂集合了全球的工业和场景设计人才,为客户从定制场景到落地布局一站式服务。如此大手笔,街景梦工厂坚持的逻辑是:千城千面方显夜生活本色。

揭秘街景梦工厂

在夜经济的大潮中,街景梦工厂实在是个“异类”。

在他们的客户名单中,不乏方太、京东、肯德基,甚至中国电网这样的大型品牌,同时也有无数创业者把梦想寄托在街景产品之上。

另一边,天津新华城市广场夜市、安徽太和迷鹿风尚街、四川南充不夜城,甚至还有埃及开罗的商街夜市……在全球的100多座城市中,街景服务了共200余个商业街和夜市,每一个场景都是独一无二的。

为了满足这些千奇百怪的,大到一座城市小到一位创业者的需求,街景梦工厂把自己变成了一座“万能工厂”。

依靠工业互联网体系搭建起的“神经系统”,座落于山东潍坊,生产面积超过了60000平方米的街景梦工厂,让来自全球的非标、多样化需求,进行标准化、规模化生产成为了可能。也让响应“多快好省地搞活夜经济”变成看得见摸得着的现实。

幸福街移动夜市,17天完成生产,7天落地营业。更极限的速度是,7天造出一个个性定制的移动商铺,15天造出一座特色夜市,建设成本却比传统要低上50%-70%!

近年来,因为街景梦工厂在打造商业场景领域的理念和创新玩法,带动了可移动商业设施在全国,乃至全世界的流行,而其所在的潍坊也由此成为了这一新兴产业的制造基地和集散地。

城市发展与企业创新互相成就,用千城千面的“夜生活”带动“夜经济”,街景梦工厂找准了夜经济的支点,也在时代潮流中找准了自己的发力点。 

在后疫情时代,“夜经济”是提振消费的一大增量,却并不是全部。而移动商业场景是对城市“人货场”的重新组合,对消费体验的“翻新”,街景梦工厂能构筑的,也不仅仅只有“夜生活”。

国家政策一再强调促进消费扩容提质,用文旅融合、夜间经济、小店经济等作为实体经济发展的指导,激励政策更层出不穷;同时因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消费复苏和增长,夜经济也将成为对冲疫情影响、提振全球信心的激活剂。

在这个大的时代风口之下,我们需要更多像街景梦工厂这样来自市场一线的创新,创造出更多的“支点”,让消费的各方参与者形成合力,更激发活力,发挥出更大的能量。

第一时间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0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