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出境游暑假“趋0”:半年注销超3500家旅行社,海外地接转行送快递

中国经营网 · 戚梦颖 · 2020-07-25 08:00:03

对于出境游业务吃重的国内旅行社而言,把目光转向国内游则成为不得已的选择。

7月14日晚,文化和旅游部发布相关通知,暂停172天的国内游终于重启,从业者纷纷“庆祝旅游业历时6个月从ICU集体出院”,然而,常驻日本的地接导游Luna却高兴不起来,在经历“无客可接”的六个月后,她面临的仍是没有客人的暑假。

根据中国旅游研究院数据,2018年暑期我国出境游旅客超2700万人次,全年达1.49亿人次,同比增长14.7%,形势可谓一片大好。作为热门旅游目的地的日本,在去年6月单月就接待了88万中国游客,但如今,这些数字都无限趋近于0。

日本观光厅的数据显示,在刚过去的6月,外国人到日访客仅2600人,同比下降99.9%。最近,日本疫情又抬头,日均新增确诊病例近两百人,从去年10月以来连续9个月下滑的访日游客数,似乎要继续“滑下去”。

截至北京时间22日晚,全球累计确诊病例超1502万,单日新增18万,美国、巴西和印度确诊病例均超百万。未停止的疫情、游客的担心,以及疫情中国际关系微妙的变化,都为停滞中的出境游市场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

现状:六个月无客,损失不可估量

对于分布在全球各地的地接导游们来说,本该忙碌奔波的暑假,如今却显得如此清闲。

Luna住在大阪,作为后勤力量支持着带团的丈夫。往年七八月,他们都会接待30~50名游客,这些小型团多是带着孩子的家庭团和生活优渥的中老年自组团。

在1月接待了两个三人小团体后,国内就禁止了海外团体游,Luna手上所有的预约就陆续被取消了,至今已6个月未接待游客,“七八两月间损失80万日元,全年大概有500万日元”。

在俄罗斯圣彼得堡经营一家小型旅社的赵先生也是如此。因为俄罗斯的气候原因,赵先生的旅游业务基本只在6~9月展开,每年大约接待600多位游客,而暑期两月的游客数往往超全年总数的50%。现如今,俄罗斯确诊患者日增六千余例,“中国人让他们来也不会来吧”。

没有工作就没有收入,但是对于旅行社而言,在零收入的同时,还面临固定的房租、人工之类的开支,处境更加艰难。

肯尼亚九州地接社销售总监王颢然向笔者表示,从3月13日肯尼亚确诊第一例患者后,作为当地支柱产业的旅游业就全面停摆,“今年暑期目前是0咨询、0预订、0成团的状态”。地接社今年的直接经济损失达200万~300万元人民币,还涉及到2019年下半年开始投入到酒店内的大量旅行社资源预订金。

“往年暑期的出境游游客规模一直呈现上升的趋势,”河南省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总经理鄂凯军告诉笔者,出境游业务在该公司占比80%,但疫情以来,公司的出境游业务就处于停滞状态,尤其错过了七八月的旅游旺季。同时,为了留住老员工,公司也承担了经济上的压力,“今年直接经济损失近千万元”。

不是所有旅游社都扛住了压力。以工商登记为准,根据天眼查专业版的数据,截至7月23日,今年已有超过3500家业务范围包括出、入境旅游的公司注销经营,其中有400多家公司成立时间还未超过一年。与此相对,今年新增出境旅游业务相关的公司仅有60家。

澳大利亚埃迪斯科文大学商法学院旅游与服务营销教授、博士生导师黄松山认为,出境游的情况非常不乐观。“虽然我们中国的出境游是引领世界国际旅游最大的一个市场,但是在这样一种疫情的背景下,出境游可能就会极大地萎缩,具体数目我们很难去判断。”

黄松山判断,从历史的角度来看,2019年也许是我国出境游发展的峰值,“后边需要多长时间能够再恢复到2019年的峰值,我想可能还需要几年的时间。”

全球范围内,根据世界旅游组织预计,2020年全球游客数量将比2019年下降20%~30%,国际旅游收入将减少3000亿~4500亿美元。

困境:疫情远未平息,不安全感弥散

目前,虽然已有包括英国、马尔代夫等30余个国家和地区已经或计划有序开放边境,但是疫情带来的威胁仍未消失。

中国旅游研究院国际旅游研究所(港澳台研究所)所长杨劲松分析,如果目的地的疫情处于没有得到控制的状态,出于对游客安全的考虑,允许开放团队游的可能性较小,在这种情况下,自由行也很难开展。对于个人来讲,杨劲松笑言,“我相信人们是不会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的,他是不会去选择这样的目的地的。”

在杨劲松看来,短期内,出境游想要恢复到正常水平是不太现实的。但是长期来看,也许可以探讨点对点的出游途径。杨劲松解释,“例如韩国等疫情控制较好的国家和地区,如果双方能够在防疫安排、交流等方面有更深入的合作,部分目的地可能就会开放,那么我们的出境游也就可以有更多的复苏机会”。

但是,出境游面对的不仅仅是物理上的封锁与隔离,心理距离、国际关系的变化更是一个长期的考验。

黄松山告诉笔者,根据他的研究数据,目前国民出境游的首要考虑因素就是安全,国家关系的考量也是重要因素。

“原来我们说全球化,一切都是安全的。”黄松山介绍,“有一个术语叫deglobalization,也就是去全球化或逆全球化。在海外,疫情造成社会紧张关系,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猜疑和不确定、不安全感明显地弥漫在每一个社会中,包括人与人之间的猜疑,包括种族问题与冲突。这些因素肯定会对中国居民出境旅游产生一定的心理影响。”

文旅部发布赴澳安全提醒

杨劲松也表示,游客对目的地国家或地区的观感也很重要,这代表了对目的地国家或地区的基本认知。“有些目的地对于中国游客不欢迎,或者说它愿意挣中国游客的钱,但是表现出的是排斥或是更极端的歧视,那么对中国游客来讲,我相信有很多人是不愿意去这样的目的地。”

不过,在杨劲松看来,考虑到我国居民的可支配时间、收入,以及国际市场对中国游客的看重所导致的出游便利化程度,我国出境游市场规模的基本态势没有改变,实际上仍在持续提升。

自救:平衡风险,创新转型

“鸡蛋不能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是这次疫情给我最深刻的教训。”Luna透露,为了维持家庭生活,她和丈夫用存款买了房,每月收取房租。另外,和许多在日本的导游一样,Luna的丈夫改行做了快递员,“疫情后网购和外卖行情看涨,配送人手明显不足,到处都在招配送员”。

Luna如今在学习房地产和簿记知识,并准备考取相关资格证书,以后往房地产交易中介方面发展业务。

然而,也有大部分从业者无法灵活转身。赵先生没有其他工作,也没有办法开展第二事业。“因为疫情影响到了各国,包括中国,经济都有影响,所以想干点啥也不是那么好干的。”

“船小好掉头,”黄松山建议那些身处国外的导游或面对中国市场的旅游企业,应该结合自身优势,观察疫情期间新生发出的业务点,比如在网络上寻找新商机,或是为当地的华人市场设计旅游产品,考虑未来的转型。

对于出境游业务吃重的国内旅行社而言,把目光转向国内游则成为不得已的选择。

鄂凯军介绍,目前公司把出境操作及销售向国内转移,“让大家有活干,等出境游恢复过后再转回出境市场”。他认为,出境游的业务基础需要十年的打造,“因为是全产业链,在关键岗位还必须硬扛”。

2月份,文旅部就发布通知,宣布向旅行社暂退部分旅游服务质量保证金。杨劲松介绍,对于国内社和出境入境社的保证金额度不同,从这个角度来看,对出境社的帮扶力度相对要高。但是,杨劲松强调,虽然管理方面对于旅行市场的不同要素进行了对应的帮扶,但更多还要靠市场主体自己的努力。

黄松山认为,出境游可能会远远滞后于国内游的恢复,从人们旅游心理的角度来讲,国内游特别是短途游、周边游、城市周边游,可能在目前疫情的背景下是一个趋势。

从国家经济复兴的角度考虑,黄松山建议把更多的精力放到国内游上,能更好地拉动内需。“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我们能够把国内游做好,能够通过国内游来复兴我们的经济,特别是服务领域,这是一个很好的战略选择。”

现实当前,梦想依旧。

王颢然表示,现在公司实行中方员工停薪留职,肯方员工半薪留职的方式,节约开支,同时也在公司内部积极组织学习,为疫情后的出境游浪潮做好万全的准备。“目前从公司领导到销售,到司机导游,一直有信心撑下去。”

Luna也明确表示,她不会放弃旅游业的。“因为我个人去年刚刚考取日本旅行业的执业资格,一直有自己开旅游公司的计划,不甘心就这么放弃了。如果疫情好转、境外游恢复,我们还是会继续做旅游地接的。”

(应采访者要求,Luna、赵先生为化名)

第一时间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0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