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疫情重创旅游交通业,铁路公司却比航空公司过得好

界面新闻 · 唐俊 · 2020-07-30 10:42:34

铁路并没有出现大规模裁员,也没有铁路公司倒闭。

今年年初以来,新冠疫情让人们的出行大大减少,交通行业受到巨大冲击。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统计,截至7月中下旬,全球共有23家航空公司宣布倒闭;另据统计,全球航空公司约有40万员工被解雇或面临被裁员。

另一方面,同属于交通运输行业的铁路公司,似乎并没有太多新闻,他们过得怎么样?

全球铁路客流大幅下降

在高度依赖铁路通勤的日本,新干线的客流最低曾下降90%,目前已逐步恢复。不过没有公开报道显示,日本铁路有裁员计划。

印度铁路五月份客流下降了58%。最近随着印度疫情的恶化,客流进一步下降。

印度铁路公司是印度最大的雇主,拥有121万名员工,将近65%的收入用于工资支付。印度铁路在7月初表示,公司不会裁员,但会停止新的招聘。印度铁路将会取消一些非安全性和非功能性的职位,这些岗位的员工会得到培训,安排到需要的岗位上。

在欧洲,铁路同样是重要的出行方式。

今年4月份,德国铁路(DB)客流量一度下降超过90%。德铁首席执行官Lutz表示,公司每个月都要损失数亿欧元,预计这一情况将持续到年底。6月初,德国政府针对铁路出台了50亿欧元的扶持计划,不过德铁在人工成本方面仍有20亿欧元的缺口。德铁同样表示,暂时没有裁员计划。

不过连接英国、法国、比利时等地的高铁欧洲之星,可能会裁员。本月上旬,欧洲之星集团下的英国公司表示,可能会裁员20%以降低疫情带来的影响。目前当地工会正寻求政府介入,希望政府提供补助以保住岗位。法国铁路也在向政府寻求援助。

荷兰铁路预计,今年的收入将减少10亿欧元,到2025年收入将累计减少47亿欧元。荷兰铁路预计,客流在2024年之前不会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

荷兰政府已经向包括铁路在内的公共交通行业拨付了15亿欧元的救助款。不过为了进一步节约成本,荷兰铁路在6月底表示,将裁员2300人,这占到总员工数的11.5%。

在北美,公众的长途出行主要依赖航空,铁路的收入主要来自货运。据铁科院研究数据显示,货运收入占到加拿大铁路行业总收入的近九成。

加拿大有三家铁路公司,其中,国家铁路(Canadian National)和太平洋铁路(Canadian Pacific)为货运公司,维亚铁路(Via Rail)是客运公司。

货运公司中,加拿大国家铁路公司第二季度收入下降19%,利润下降了53%;太平洋铁路公司二季度营收下降9%,利润下降12%。

客运公司的情况则不容乐观。7月24日,维亚铁路暂时解雇了1000名员工。维亚铁路总裁Garneau说,在可预见的未来,客流无法恢复到疫情之前,因此不得不裁员。

目前多伦多到尼亚加拉、蒙特利尔到哈利法克斯的线路暂停运营。横跨北美大陆的多伦多到温哥华线路于5月份关闭,预计到11月才会恢复。2019年维亚铁路亏损了4.11亿美元,今年将亏损更多。

另据美国铁路协会统计,7月13日到18日的一周中,美国铁路货运量同比下降15.7%,今年至今整体上下降16.1%。相对而言,美国铁路受到的影响不是特别大。

中国铁路货运量不降反升

受疫情影响,中国铁路客运量同样大幅下降。今年上半年,全国铁路发送旅客8.18亿人次,同比下降了53.9%。

不过,自3月份以来,铁路客流已开始逐步回升,6月份全国铁路发送旅客量环比增长了9.4%。6月25日,全国铁路发送旅客753万人次,是2020年春节后单日旅客发送量最高的一天。

货运的表现尤为显眼,今年上半年,国家铁路货运量不降反升,整体上同比增长3.6%,其中6月的的铁路货运量超过去年同期7%。

疫情期间,由于航空运力有限,部分公路运输受阻,同时防疫物资的运输需求增加,导致大量货运转向铁路。

上半年,中欧班列开行数量也大幅增长,累计开行了5122列,同比增长36%;其中6月份开行1169列,再创历史新高。

为帮助铁路渡过难关,今年两会期间,国务院表示将增加国家铁路建设资本金1000亿元。6月份,发改委又同意了中国国家铁路集团发行中国铁路建设债券2100亿元,所筹资金700亿元用于铁路建设项目,1400亿元用于债务结构调整。

为何铁路相对航空情况较好?

虽然同样受到很大影响,但总体上而言,铁路并没有出现类似航空业的大规模裁员乃至倒闭,对政府救助款的依赖也比较小。

罗兰贝格全球合伙人兼大中华区副总裁于占福对界面新闻分析,航空有大量的国际航线,疫情爆发后国境封锁,给航空业造成巨大损失。而铁路大多在所属国境内运营,受影响相对较小。

“比如欧洲、美国、中国等大型经济体之间有非常密切的往来,疫情后航线变得非常少,这对航空造成很大影响,但对铁路几乎没有影响。”于占福表示。

于占福还认为,铁路即使客流减少,也能保持低通量状态,维持一定的收入。虽然飞机和火车都是密闭空间,但飞机的密闭性更强,在疫情早期,公众可能更不愿意选择飞机出行。而且航空出行一般距离较远,疫情期间长途旅行大大减少,短途旅行铁路更占优势。

在社会逐步恢复运转之后,铁路仍然是通勤及城际出行的刚需。对于孟买、东京等大城市而言,铁路是居住在市郊上班族的重要通勤方式。

生活在德国的钱先生告诉界面新闻,现在德国开往法国、瑞士、捷克等方向的跨境列车都已经恢复,客流虽然比不上疫情之前,但已经有了很大恢复。

同时,货运也为铁路公司带来了重要收入。疫情期间,人员的流动受到限制,而货物的流动并没有停止。虽然铁路货运收入有一定下降,但下降幅度远低于客运,中国的货运量还实现了增长。航空也有货运,但其有限运力产生的正面效益,难以抵消客流减少带来的巨大负面效益。

航空和铁路虽然都同属于重资产行业,但飞机的价值远高于火车。对于租赁飞机的航空公司而言,飞机停运所产生的额外损失也高于火车停运。

此外,铁路行业的竞争也没有航空业激烈。一个国家一般会有多个航空公司,而铁路公司却比较少,甚至很多国家只有一个铁路公司,大都是国有企业。从这个角度出发,政府也不会坐视铁路公司轻易倒闭。

第一时间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0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