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曲江文旅应收账款居高不下,兄弟单位为“欠款大户”

中国经营网 · 尹蓉 · 2020-09-07 10:03:54

欠款方支付管理酬金需等财政资金拨付,还款时间或需数年。

西安曲江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600706.SH,以下简称“曲江文旅”)居高不下的应收账款余额仍在持续增长。

该公司最新披露的信息显示,应收账款至6月末达6.66亿元,其中应收账款前五名客户的余额合计占比八成以上,均属曲江文旅受托管理的几大主要景区拖欠的景区管理酬金。

《中国经营报》记者梳理发现,景区管理酬金被西安曲江新区社会事业管理服务中心等“兄弟单位”及关联方拖欠背后,则是景区门票收入逐渐取消,每年需要支付的巨额管理酬金或需景区所有方持续输血。

对于被拖欠的管理酬金支付来源、何时能够被支付等问题,曲江文旅方面未予回复。

应收账款高企

曲江文旅业务有景区运营管理、旅游服务、餐饮管理、旅游商品销售收入和园林绿化等,自2013年借壳ST长信上市以来,景区运营管理收入一直占营收比重过半,更是盈利的主要来源。曲江文旅2020年半年报显示,景区运营管理收入为2.45亿元,在营业收入中占比71.76%。

自2016年开始,曲江文旅的应收账款开始激增,至今年6月末高达6.66亿元,而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仅为3.45亿元,净利润为-1.11亿元。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曲江文旅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5.1亿元、5.76亿元、6.08亿元。

曲江文旅方面表示,上半年应收账款增加,主要系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同期除受托管理景区外的各项业务收入大幅降低所致。

据公告,曲江文旅自有自营的景区为曲江海洋极地公园,曲江文旅被拖欠的数亿元管理酬金都来源于受托管理景区。受委托代运营管理的文化旅游景区主要包括“西安曲江大雁塔·大唐芙蓉园”、西安城墙景区、楼观道文化展示区、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等。

曲江文旅近几年业绩增长乏力,从已经披露的信息来看,截至6月末,应收账款前5名中,新增了西安曲江渼陂湖投资建设有限公司拖欠管理酬金2737万元。西安曲江新区事业资产管理中心拖欠管理酬金2.44亿元,西安曲江大明宫遗址区保护改造办公室(以下简称“大明宫保护办”)拖欠管理酬金2.03亿元,西安曲江楼观道文化展示区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楼观管理办”)拖欠4627万元,西安曲江楼观道文化展示区开发建设有限公司拖欠1352.8万元。

与半年报相比,在随后的反馈意见中,曲江文旅披露的2020年6月末前五大应收账款单位中,少了西安曲江楼观道文化展示区开发建设有限公司1352.8万元,多出旅游投资集团的1190.11万元。

在3480.6万元的其他应收款中,前五名共拖欠2973万元,西安曲江新区事业资产管理中心代垫水电费973.9万元,自然人曹鹏代收款899.3万元,西安曲江文化产业资本运营管理有限公司房租意向金500万元,西安经开城建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押金300万元,荆州园博园生态园林建设运营有限公司合作款30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曹鹏的代收款899.3万元,此前曲江文旅回复交易所时表示,公司对曹鹏899万元其他应收款形成原因为,曹鹏2014年从大唐芙蓉园分公司银行账户非法盗取的资金,2014年度已就上述损失计提资产减值准备639.5万元。

记者通过公开裁判文书获悉,曹鹏原为曲江文旅大唐芙蓉园分公司财务部银行出纳,仅初中学历,任职期间因参与网络赌博盗用单位资金900余万元。2019年12月23日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下发的执行裁定书内容显示,执行标的920.3万元及利息,申请执行人曲江文旅全额未受偿。执行机关在对查明的被执行人开立的银行账户依法采取了冻结措施后,未发现被执行人的具体下落和其他有效的财产线索,最终决定终结执行程序。

业绩依赖“财政输血”

记者了解到,即便不像其他委托单位常年挂在应收账款方前列,明城墙景区近几年的管理酬金却有大幅增加。记者就管理酬金变动较大原因致函致电曲江文旅方面,其并未对此予以解释。

据公告,曲江文旅与委托单位的交易类型为提供劳务,门票以外的经营性收入归曲江文旅所有。2016年度管理酬金为1917.81万元,2017年度为3972.90万元。2018年全年4417.94万元,其中1~9月管理酬金为2000万元,10~12月管理酬金为2417.94万元。2019年管理酬金增至8581.79万元。

实际上,按照此前曲江文旅和多个主要景区所有方签订的长达20年的代运营协议,委托期限至2030年末。曲江文旅的代运营收入主要由两部分构成,一部分是管理酬金,一部分是经营性收入。管理酬金分固定酬金和浮动酬金两种,经营性收益也分全部归代运营方曲江文旅收取和按比例与景区所有方分成等模式。

经营性收入中,明城墙景区(2018年9月之前)、大明宫遗址公园、大唐芙蓉园景区经营性收入全部归曲江文旅所有。曲江池遗址公园、唐城墙遗址公园、大雁塔景区、大唐不夜城景区(含开元广场、银泰广场等)和唐慈恩寺遗址公园的经营性收入,第一个五年(2010年至2015年)100%归曲江文旅,第二个五年92%归曲江文旅,第三个五年90%归曲江文旅,第四个五年88%归曲江文旅。

管理酬金中上述主要景区基本为固定酬金模式,而大唐芙蓉园比较特殊,是以门票收入为基础的固定+浮动管理酬金。在今年8月1日门票免费后,双方补充签订了委托协议,改为以入园人数为基础的成本加成模式,具体是年度预计成本加8%的服务报酬。此外,根据西安市加快推进文旅融合发展的工作部署,原受托管理的收费景区楼观景区自今年8月1日起也实行免费开放。

不难看出,除明城墙景区所有方外,其余的主要景区所有方均属“欠款大户”。而实际上,明城墙景区目前也是曲江文旅受托管理的景区中,为数不多的收费景区,但明城墙景区的门票收入全部归明城墙所有方,曲江文旅只是代收。

对于被拖欠的数亿元管理酬金支付时间,以及曲江文旅受托管理的景区除门票收入、经营性收入之外,是否还有其他渠道的收入来支付管理酬金等问题,曲江文旅方面未予回应。

在回复交易所非公开发行A股反馈意见时,曲江文旅及保荐机构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称,管理酬金的几大欠款方均属于曲江管委会下设政府机构,支付管理酬金须遵守财政资金收支管理规定,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管理酬金支付需纳入财政预算后由财政部门拨付。

这也就是说,目前曲江文旅被拖欠的数亿元管理酬金,需等到财政资金拨付到位,并履行相应的划拨程序后才能收到。

事实上,2020年因土地出让收入和城市基础设施配套费收入减少,曲江新区管委会的财政预算收支大幅下滑,从目前已获得的欠款方财政预算收入金额看,支付管理酬金若需财政资金拨付,已拖欠应付账款的还款时间或需数年。

2020年西安曲江新区管委会预算支出70.94亿元,其中:一般公共预算支出33.15亿元、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37.789亿元,预算支出较上年减少41.6亿元。

曲江文旅的数个欠款大户2020年财政预算收支计划中,并未看到标注为景区管理方面的大额预算支出。比如,大明宫保护办2020年全年综合预算政府采购(资产配置、购买服务)支出1.485亿元,其中最大一项支出预算为城棚改办购买服务支出,支出金额是1.195亿元。楼观管理办2020年度预算支出606.86万元。截至2020年6月末,大明宫保护办欠付管理酬金2.03亿元,楼观管理办欠付管理酬金4627万元。

第一时间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1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