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冰雪产业规模冲向万亿级:资本热情高涨,消费市场如何跟上

第一财经 · 金叶子 · 2021-01-20 11:19:19

2020年,我国已新增超过1000家冰雪运动相关企业。

进入腊月,多地迎来了降雪,滑雪爱好者们也迎来了一年一度的狂欢。

刚从张家口崇礼云顶滑雪场回上海的白领陈怡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加上雪具租赁以及机酒,三天共花费了三千多元。这比她以前去瑞士采尔马特和法国滑雪划算不少。另外由于崇礼的设备和服务都不错,以后她还准备继续去崇礼。

距离冬奥会还剩300多天,像陈怡这样的滑雪爱好者,人数也正持续上涨。数据显示,我国已有约6700家冰雪运动相关企业。另据《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年)》,到2020年,我国冰雪产业总规模达到6000亿元,2025年达到10000亿元。

虽然冰雪产业的规模在持续扩大,但专家提醒,资本投入应保持理性,要注意产业中长期的可持续发展。

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副会长刘思敏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冰雪运动属于消费升级,而且消费门槛高。目前来看,一个行业入局者众多就容易让蓝海变为红海。“更需要关注这个产业的长期可持续发展,并让市场自身去驱动。”

相关企业总量持续上涨

“十三五”时期,中国针对冰雪产业密集出台了一系列规划,每年开展超过3000场群众性冰雪活动。目前,我国参与冰雪运动人口的占比已超过15%。

中国旅游研究院战略所发布的《中国冰雪旅游发展报告2021》显示,2020年到2021年冰雪季,我国冰雪旅游将达到2.3亿人次,收入预计将超过3900亿元。

2015年7月,北京获得2022年冬奥会举办权。第一财经记者从天眼查专业版查询获悉,同年的冰雪运动相关企业年度注册增速达到了历史峰值(全部企业状态),为24.4%。此后的几年,冰雪运动相关企业总量仍呈上涨态势。以工商登记为准,2020年我国已新增超过1000家冰雪运动相关企业。

而从总量来看,根据天眼查专业版数据,目前,我国已有约6700家企业状态为在业、存续、迁入、迁出,且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滑雪、滑冰、冰球、冰壶、冰雪运动、雪上运动、冰上运动”的冰雪运动相关企业。其中有限责任公司占比超过70%。注册资本方面,32%的相关企业注册资本为100万元以内,29%的相关企业注册资本在1000万元以上。

从省份分布上看,河北省拥有的冰雪运动相关企业数量最多,超过800家;黑龙江、广东和吉林三省的冰雪运动相关企业也均超过了500家。在城市分布上,冰雪运动相关企业注册数量最多的城市为哈尔滨,有450多家;排名第二和第三的城市为北京和张家口,均有300余家相关企业。

借着冰雪产业热,多地也出台了相应扶持政策。

早在2019年11月,黑龙江省文化和旅游厅等六部门就联合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快冬季旅游发展的指导意见》,重点围绕“一城四线”冰雪旅游布局,以求尽快把黑龙江省发展成为全国冰雪旅游首选目的地。

去年9月,黑龙江省体育局又与中国银行黑龙江省分行签署了《关于支持冰雪产业发展的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十四五”期间,黑龙江省中行将提供总额不少于100亿元的意向性金融支持,支持冰雪产业领域重点项目建设。

同样在2019年,辽宁省出台《关于推进辽宁省冰雪经济发展的实施方案》,提出到2025年,辽宁省要初步建成以冰雪体育休闲旅游产业为核心的冰雪全产业链条。

去年年中,辽宁省又发布了《关于加快推进冰雪运动发展的实施意见》,包括七个部分共20条具体内容。文件以2022年北京冬奥会为切入点,不仅涵盖了冰雪运动所包含的竞技冰雪、群众冰雪、青少年冰雪、冰雪产业、冰雪设施建设等领域,而且从政策设计和贯彻落实两个层面提出了明确目标、各项任务和具体要求。

去年6月,河北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全民健身和体育消费推动体育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河北省将推动冰雪运动和冰雪产业在张家口落地生根,到2022年辐射带动全省冰雪产业总规模达到1200亿元。

《中国冰雪产业发展研究报告》显示,2022年中国冰雪运动产值将达到8000亿元,2025年将达到1万亿元,占整个中国体育总产值的1/5。

投资热度与市场是否匹配

提到滑雪,资深爱好者往往会先想到瑞士圣莫尼茨、采尔马特,日本北海道等地区。其中,北海道札幌在1972年札幌冬奥会举行之前,冰雪运动也并未像如今这样负有盛名。当年的札幌冬奥会,也是第一次在欧美以外举办的冬奥会。

“1972年,时值日本经济高速增长期的尾端,札幌所在的北海道,旅游业依然以传统的方式运行,冬奥会的举办,将冰雪旅游带入日本国民的视野,将北海道带到世界旅游的舞台,此后近50年,札幌冬奥会种下的高质量旅游种子不断生根发芽,北海道旅游的结构和面貌得以重塑,在亚洲形成了一个世界级的旅游目的地。”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旅游与休闲研究室副研究员金准撰文表示。

旅游爱好者林晗在2019年初打卡了北海道的星野度假村,由于是一站式运营,除了滑雪场、高尔夫球场外还有山顶云海咖啡厅、ice village、安藤忠雄的水之教堂、森林餐厅等多个网红景点。

“因为有长辈一起去,所以选择这种包干制的度假村比较方便。”据林晗回忆,酒店是提前半年预订的,因为是元旦旺季(日本的新年),四个人两个标间,住宿费每晚将近四千元,包含了滑雪缆车、早餐和两三个景点等费用,而租赁雪具和请教练需要另外收费。“一下午(约三小时)雪具租赁、学费大概花费了2000多元。”

温州大学教授、知名体育学者易剑东告诉记者,奥运会的一个很重要的理念,就是通过竞技体育带动大众体育。大型赛事不仅能带动区域协同发展,还能带动大众服务体系的提升。

同时,易剑东表示:“我们国家的体育,冬季项目明显滞后于夏季项目。提倡冰雪运动,不只可以提升老百姓积极生活的态度,融入大自然,而且能够让中国体育均衡发展。”

为推动冰雪运动普及,中国实施了“南展西扩东进”战略,让冰雪项目从北方走向各地。五年间,全国标准滑冰场馆数量从157家增加到388家,滑雪场总数从568座增加到770座。

陈怡告诉记者,因为疫情的原因,今年选择在国内滑雪,也是因为冬奥会的关系,选择了名气大一点的崇礼滑雪场。“和瑞士、法国的雪场比,崇礼这边的滑雪场设备都挺新的,服务也挺好,唯一遗憾的是雪的质地有点硬,摔上去有点疼。”她说,一天的雪具租赁在200~400元,加上酒店和机票,玩了三天大概花费3000元。

像陈怡这样选择在国内滑雪的年轻白领不在少数。从香港回内地度假的赵瑜上周刚去了吉林北大壶滑雪场打卡,接着又去了北京密云滑雪场。

“我是去年开始接触滑雪的,今年已经滑了两次。吉林北大壶是Club Med(法国独家品牌)运营的,一共住了四个晚上,除了滑雪费用另算,其他都是一价全包的。”赵瑜说,提前几个月预订的套餐,一个人花费五六千,相比北京密云的南山滑雪场,还是要贵一些的,但北大壶的器材和教练更好一些。

不过,不管是中度爱好者陈怡,还是滑雪新手赵瑜,都表示身边爱好以及有空滑雪的朋友都太少了,“不足5%”。

专家表示,结合国外走过的发展路径以及我国的经济水平、体育观念和消费水平等,我们的冰雪产业发展还需要一定时间。

“我们上世纪90年代才开始有雪上运动,冰上运动稍早一些,但实际上也就大约30年的历史,所以相比有着百年历史的欧美,还没有形成很大的规模。”易剑东说,我国雪场的运营模式众多,不管是休闲度假村还是室内滑雪场,基本上国外有的模式目前都有。不过相比这些,更重要的是要关注城市整体经济发展水平、产业服务水平、居民恩格尔系数、人均GDP等。“因为雪上运动除了有较大的技术难度和风险性,也是高消费项目。”

产业规模的扩大,也伴随着风险。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我国有15%的冰雪运动相关企业曾出现过经营异常,4%的相关企业受到过行政处罚,0.6%的相关企业曾有严重违法行为。

刘思敏认为,目前冰雪产业的投资可能处于高歌猛进,不过真正的市场并非拥有和投资热度相同的水平。“冰雪运动这个门槛很高, 之所以把它称为‘白色鸦片’,就是因为这种运动容易上瘾,不只需要有足够的消费时间,还要消费能力、消费技能(技术、体力)。”

易剑东建议,后续发展还是要提高冰雪产业的支持条件和服务体系,要立足包括基层人员、规律、现实条件和国际社会共识四个方面。“以行业共识为例,雪场并不是越多越好,不能拿数量指标作为行业发展标志。”(*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点击下方图片查看完整 迈点「2020年终策划」专题——

2020迈点年终专题封面(底部导图.jpg

第一时间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2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