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商管到体育 万达退市路

观点地产网 · 龚丽欣 · 2020-12-26 07:30:18

无论是基于资本市场低估而离开,还是源于处境艰难而逃离,万达商管和万达体育终究走向了同一个结局。

上市仅一年半的万达体育,如今面临着退市的风波。

12月23日晚,万达体育公告宣布,公司董事会同意从纳斯达克退市,Wanda Sports & Media (Hong Kong) Holding Co. Limited将收购万达体育所有A类股。

收购协议载明,收购方对万达体育每股A类普通股的出价为1.70美元,相当于每股美国存托股(ADS)的出价为2.55美元,支付方式为现金,其中不含利息。

同时,万达体育预计将于2021年1月29日从纳斯达克交易所退市,这意味着,万达体育正式告别美国资本市场。

事实上,在王健林与万达的故事中,上市和退市一直贯穿其中。

从万达商管上市到退市,王健林仅仅用了637天,而万达体育走过这一遭,也只用了517天。无论是基于资本市场低估而离开,还是源于处境艰难而逃离,万达商管和万达体育终究走向了同一个结局。

万达体育退市路

事实上,万达体育上市至今仅有一年半时间。

万达体育成立于2015年,这个平台曾经承载着王健林太多的期许。早在2016年,王健林就曾给万达体育定下“小目标”:在2020年实现净利润至少要做到十位数,或者几个十位数,最终要在资本市场上市。

实际上,万达体育是一家依靠并购扩张的公司。2015年1月21日,万达集团出资4500万欧元购得马竞20%股份并进入董事会,这次入股也拉开了万达布局体育产业的序幕。2月10日,万达集团以10.5亿欧元成功并购总部位于瑞士的盈方100%股权,万达集团控股68.2%。

紧接着,万达集团又以6.5亿美元并购世界铁人公司100%股权,收购了法国拉加代尔公司运动部门和拥有摇滚马拉松IP的CGI公司。这一系列的收并购动作之后,万达体育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一家体育公司,盈方体育传媒、世界铁人公司是最核心的资产包。

在2018年年会上,王健林再度提出万达体育开展资本运作的想法。2019年年初,有市场消息显示,万达体育秘密地向美国证监会提交了上市申请文件。同年6月7日,美国证券交易监督委员会网站披露了万达体育IPO招股说明书。

据观点地产新媒体查阅,万达体育于2019年7月26日正式登陆纳斯达克,首次公开发行定价仅为每股8美元,低于最初披露的9美元-11美元的发行价区间。

而上市首日,万达体育的开盘价仅有6美元/股,跌破发行价,盘中最高价6.24美元,截至收盘报5.16美元,大跌35.5%。

如今,上市一年多时间,万达体育的股价更是“跌跌不休”,2020年以来,万达体育的股价最高仅报4.5美元/股,而最低报价达到1.36美元/股,较上市价下跌77.33%。受最新退市消息,万达体育收盘价每股2.50美元,涨幅11.11%,但这与上市价格仍有较大差距。

有人说,万达体育走到退市的局面,是王健林选错了上市的节点。

据悉,万达体育赴美上市之时,中美贸易摩擦日趋激烈,受限于贸易博弈的压力,正在寻求赴美上市的公司受到了很大程度的限制。

彼时,奥陆资本首席投资官蔡金强在接受观点地产新媒体采访时就曾提到:“美国最近对中国赴美上市的公司进行了限制,所以美国的大型机构在认购中国公司的IPO上应该会很小心,以前买了的也卖不掉,没办法,至于新的,它何必淌这趟浑水?”

与此同时,和万达体育差不多时机上市的中国企业来看,暴涨暴跌、破发等情况频频出现,如蔚来汽车上市不足一个月就跌破发行价;瑞幸咖啡在上市后的第四个交易日开始一路下跌;中芯国际宣布从纽交所退市……

但也有人说,当市场不好的时候,企业自身的安全性直接影响企业命运的关键,万达体育自身的盈利能力、资金情况才是决定其走势的重要指标。

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万达体育录得营业收入10.30亿欧元,同比下降8.78%,同期,该公司的净利润亏损2.74亿欧元,同比下降606.99%。

2020年,在中美摩擦升温叠加海外疫情影响的背景下,体育比赛推迟甚至取消,赛事营销难以推进,万达体育受到的极大的影响。为了缓解资金压力,今年7月,万达体育和先进出版公司正式完成世界铁人公司的交易,出售集团的铁人三项业务。

上述交易也是万达体育第三季度的营业利润达到了1535.10万欧元,总负债也从第二季度的16.06亿欧元减少到7.73亿欧元。

在卖掉铁人公司后,万达体育的资产仅剩下盈方体育传媒集团、永达天恒体育传媒以及万达体育中国公司。

其中,盈方体育拥有上百个体育赛事版权代理协议,但受疫情影响,上半年,盈方中国团队收到大面积裁员通知,据悉,盈方中国团队总人数也不过在50左右。按照目前的沟通计划,他们当中可能只有个别员工被万达体育留下,整合到其他现有业务当中。

而万达体育中国公司主要负责国内的体育赛事,永达天恒体育传媒今年年中才正式收购,主要负责国内体育赛事、重大活动的转播。

或许,当“体育梦”受困于海外,王健林也开始探寻新的发展出路,今年以来,万达体育不断调转重心发力国内体育事业。

出售收购永达天恒体育传媒外,12月11日,万达体育宣布与国家体育总局社体中心达成战略合作。根据协议,未来三年双方将密切合作,发挥各自领域资源优势,联合打造“让体育融入生活”全民健身系列活动。

王健林的傲娇与落寞

海外市场受阻、企业盈利艰难、无奈退市……面对万达体育的际遇,王健林稍显落寞,但曾经,他也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在资本市场面前,他表现出的是另一种态度。

据悉,万达系的另一上市平台在四年前也曾经历退市,但彼时更多是基于王健林的个人选择而主动离开。

2014年12月23日,万达商业(后更名为“万达商管”)在香港联交所上市,但市值表现远不如内地A股上市的房地产企业。

彼时,问鼎中国首富的王健林难于容忍自己一手创造的商业帝国被资本市场低估,2016年9月20日,万达商业从港股退市,转而踏上回A的征程。

从港股私有化退市后,万达商业不断寻求机会回A上市,甚至曾签下对赌协议,承诺在2018年8月31日前回A,否则万达集团将以年利率12%向境外投资者和年利率10%向境内投资者回购全部股权,本息合计超过300亿元。

如今,两年回A的约定早已逾期,但万达商业A股上市依旧遥遥无期。据观点地产新媒体查阅证监会最新发布的消息,截至12月17日,万达商业在A股IPO排在3位,审核状态为“已反馈”,但备注栏标明“中止审查”。

从不满估值毅然退市,到回A艰难,万达体育海外受困无奈退市……从万达商管到万达体育,王健林或许早已被市场磨平了棱角,但万达面临的困境远不止于此。

早在2017年前后,万达集团传出资金链紧张、杠杆压力大等问题,同年,王健林将旗下的文旅、酒店等核心资产出售予融创、富力,于是有了行业内传诵的那场“世纪大交易”。

随后,为了缓解资金压力,万达还陆续转手了旗下多个项目,而万达体育退市,无疑也是“减压”的重要一步。

但与此同时,近两年,万达系的其他业务同样面临挑战。

地产业务方面,在近两年的调控趋严的情况下,万达地产依旧不断加速,因而被外界称之为“踩错节奏”。据悉,2019年,万达地产的权益销售额仅为430.8亿元,而同期,行业龙头的全口径销售额已经突破千亿、两千亿、三千亿,甚至达到七千亿。

商业方面,万达采用了轻资产化运营模式,这种方式能够让万达广场快速复制,但这种全面的轻资产意味着万达无法新增自持项目,无法使用开发贷等方式来撬动银行贷款,不利于改善公司的资金状况。更重要的是,不再自持商业项目后,万达亦无法享受资产增值带来的收益与红利。

至于影视业务,近两年,万达电影始终呈现亏损的趋势,今年受疫情影响,影院关闭、影片延期上架……这都为万达电影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但在行业下行、疫情影响的当下,王健林也在全力补救,地产方面加紧拿地重回轨道,商业方面着力发展轻资产项目,电影业务亦启用了特许经营权,加速影院开业。(*文章来源:观点地产网)

随时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7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

邮件订阅 吐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