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桂园“狗住了”,然后了?

奇偶派 · 2021-09-08 09:59:58

即使多数业主对碧桂园的形容是卖“快销房”,嘲讽、不满纷至沓来。但是无法否认,碧桂园以自己的方式,活下来了。

  提起碧桂园,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什么?

  是“宇宙第一房企”的行内地位调侃,还是“生不进恒大,死不进万科,生死不进碧桂园”的高压工作状态,或者是“给您一个五星级的家”的广告宣传推语,抑或是“精装修稀烂”的业主吐槽?

  但是不管怎样,在现行的房企调控大棒下,不管是龙头企业,老牌房企或是地方房企一哥,都不同程度的遭遇了发展困境。

  恒大接连曝出商票违约,不得已断臂求生,甚至要卖掉自己的物业,汽车部分股权和香港总部大楼,来筹措资金还款。

  富力集团连踩三道红线,只能全力收缩阵线,国内拿地前百的房企早已不见了富力的踪迹。打折卖房,超4成员工离职,处境艰难。

  四川房企一哥蓝光发展,频繁发生高管变动和人事动荡,公开市场上发生债务违约,创始人杨铿次子杨武正“临危受命”接下公司董事长的重担,成为最惨“房二代”。

  而碧桂园,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活下来了。

  稳稳的业绩?

  据中原地产研究院统计,截至到2021年7月底,全国各地针对房地产的调控合计352次,在“稳地价,稳房价,稳逾期”的调控主基调下,“三道红线”和“集中供地”等重磅政策的陆续出台,“努力地活下去”成了各大房企的“竞相追逐的目标”。

  按照监管部门的标准,截至今年年中,碧桂园资产负债率77%,仍有这一条指标踩线,但在财务报表上负债数据持续优化。在发布会上,碧桂园首席财务官伍碧君补充道,我们是通过资产运营去逐步降低负债率,而不是通过立刻缩表。

  净资产负债率是业内公认的最能反应房企资产结构比例,杠杆率以及衡量房企长期偿债能力的指标。2020年底百强房企的净负债率均值为94.6%,而碧桂园这一数据为55.6%。截至今年年中,碧桂园净负债率继续下降,仅为49.7%,远低于三道红线中要求的100%。

  最引人注目的无疑是它充沛的现金流,截至到6月底,碧桂园可动用现余额1862.4亿元,现金短债比2.1倍,较去年年底1.9有一定程度提升,短期偿债和抗风险能力无忧。

  8月24日,碧桂园发布了集团的中期业绩报告,无疑是给出了一份令市场满意的答卷。

  据中报数据显示,碧桂园上半年实现权益合同销售金额3030.9亿元,同比增长14%;权益合同销售面积3451万平方米,同比增长8%,销售业绩稳步增长。

  在核心盈利指标方面,公司营业总收入2349.3亿元,同比增长27%,毛利,净利和归属股东的核心净利润分别增至462.8亿元,224.2亿元和152.2亿元,这在龙头房企中也是名列前茅。

  盈利上升的同时,有息负债数据也在稳定下降,杠杆水平进一步下降,总借贷余额继续下降至3242.4亿元,期末平均融资成本5.39%,较去年年末下降了0.17个百分点。

  碧桂园权益物业销售现金回笼约2727.9亿元,权益回款率达到了90%,明显优于行业平均水平,这已经是碧桂园连续6年达到90%或以上。

  在土储方面方面,截至2021年6月底,碧桂园业务已覆盖中国内地所有省份的296个地级行政区、1408个区县,项目总数达3127个。2021年上半年,碧桂园共获取219幅土地,权益总代价约884亿元。按金额计算,新获取土地中,82%的土储聚焦五大都市圈,62%分布在三四线城市。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4月以来,22城进入集中供地时代。在首批集中供地中,碧桂园共获取土地14幅,共计权益代价171亿元,在重庆、郑州、武汉等多个城市底价摘牌,总体溢价率仅7%,所获取的土地质量明显优于第一批集中供地的平均水平。

  下沉的“快销房”?

  在人们心中,碧桂园的形象似乎一直是两极分化的存在。

  根据克而瑞公布的数据,2020年全年,碧桂园以7888亿元的全口径金额位居全国销售榜榜首。

  根据中指研究院公布的2021年1-7月中国房地产企业销售业绩榜单,碧桂园仍然以5008亿元,5347.8万平方米的销售面积,拔得头筹。

  房子卖的这么多,自然引来不少评价。

  现阶段,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成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常有人说,碧桂园顺应了国家城镇化发展趋势,深耕三四线城市,吃到了一波国家红利。从结果上看,选择三四线这个差异化的战略方向,也确实让碧桂园从众多房企中脱颖而出。

  当然,碧桂园并没有无差别的布局每一个三四线城市,而是按照自己的方式进行精挑细选。

  繁荣的城市圈城市,转型成功的城市,生态宜居的城市,财政表现优异的城市,都是碧桂园下沉市场的重点。

  这才有了碧桂园深耕北京上海等15座一线准一线城市。合肥,福州,郑州等生产力突出的17座城市。天津,长春,无锡等24座传统工业化城市。石家庄,呼和浩特等28座宜居城市。唐山,秦皇岛等23座财政表现突出城市。

  碧桂园专注于三四线城市的战略,容易让人觉得“土”。大多数房企都喜欢玩高端的豪宅,直到碧桂园依靠三四线市场打开局面,发展如此迅猛之后,各大房企才幡然醒悟。原来,中国真正的庞大市场,不仅只在一二线城市,广大的三四线城市甚至小县城,都大有可为。

  几十年前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方针放到现在依然有效。

  夸碧桂园的,主要集中在三四线城市的居民。

  对于很多县城来说,五证不全是常态,开发商涉黑是常态,烂尾也是常态。

  在碧桂园入局三四线城市之后,这些乱象有了很大一部分改善,而且碧桂园也把大城市的建房理念带入县城,自持物业,而且部分大盘还会有别墅区,高层,洋房等分块式区域,招商购物中心。物业服务,园区绿化,环境教育等都表现不错,是本土开发商做不到或者说不愿意做的事。

  碧桂园的成功之道,在于坚持造“最适合的房子”。谁买房子不是举家之力,货比三家。户型,配套,周边,幼儿园等,哪家不是实地看了十几家才拍板做的决定。

  为什么销量这么高,因为在这些业主选择中,碧桂园就是最优解。

  举个典型例子,超级大盘兰州碧桂园,透过卫星地图我们可以清晰看到,这简直就是在黄土地上盖了一座城。不仅如此,碧桂园还在兰州修了雁白黄河大桥。

  碧桂园董事局主席杨国强曾在内部文件发出的指示称,“高周转是我们战无不胜的法宝”。

  而高周转的代价,就是碧桂园旗下多处项目因质量问题遭业主投诉。

  碧桂园强推“给您五星级的家”广告词,被不少业主吐槽为“给你五星级的坑”。

  自2021年以来,碧桂园在安徽阜阳,广东东莞,广东茂名,湖南娄底,江苏昆山,山西太原,河南邓州等地均出现业主不满事件,不仅是质量问题被屡屡提及,有些项目还涉及“阴阳合同”,违规交付等乱象。

  8月份,乌鲁木齐碧桂园项目闹出“交房荒”,准业主们不得不联名表达不满。据业主反应,碧桂园天玺项目交付在即,业主实地验收后发现诸多问题,一是诱导宣传,绿化规模与销售时沙盘不符;二是质量不符合交付标准,地库不达标,小区水泥路面铺设等问题。事件发酵了半个月之后,8月底碧桂园方才给出了回应。

  此前7月份,碧桂园还有闹的纷纷扬扬的“尸水事件”,6月28日,广州华南碧桂园小区的一名物业人员,坠入了华南碧桂园翠山蓝天苑的蓄水池不幸溺亡。

  物业在明知蓄水池成泡尸水的情况下,蓄意隐瞒。只贴出了一张“停水公告”,导致业主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连喝了多天的“尸水”,得知真相的业主群情激愤赴物业处讨要说法。

  直到7月底,才有官方消息传出,碧桂园服务总裁李长江对外回应:跟业主已经谈好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处理过程和业主做了解释,得到了业主的理解,已经处理完毕。

  不过仍有华南碧桂园业主对结果不满表示, “尸水”事件发生7天后,碧桂园物业才在迫于压力的情况下无奈对外公布事情真相,之前一直隐瞒,这件事性质相当恶劣。现在一提及此事,自己都觉得阵阵恶心,对李长江的回应非常不满,也不接受碧桂园方面的处理结果。

  “雷翻人”的森林城市

  除了业主对碧桂园质量与物业堪比“快销品”的质疑,碧桂园现阶段最大的雷,应该就是其森林城市项目了。

  黑猫投诉上关于碧桂园766条投诉量,最新的都是反映碧桂园森林城市虚假宣传,欺诈消费者。

  熟悉碧桂园的人都知道,杨国强一直都对森林城市异常执着。

  “我有一个梦想,能有一座城市,立体分层,车辆在地下穿行,地面都是公园,建筑外墙长满垂直分布的植物,就像生活在森林里,地上是无污染的架空轨道交通。每一天,人们都生活在花园里,呼吸在森林里,愉悦在自然之中。”

  不满足于自己的乌托邦式的构想,借着碧桂园国际化的步伐和重新定位未来城市的野心,杨国强把他的森林城市的梦想搬到了马来西亚。

  “我们是为了社会的现代化,城镇化,为了人们生活得更好而努力奋斗的公司”,出海前的碧桂园如此给出了自我期许。

  为了让这个项目一炮而红,碧桂园在营销渠道上砸下重金,央视的黄金时段,春晚,NBA赛场,里约奥运会都出现了森林城市的身影,成为全球砸广告砸的最多的楼盘,一时间森林城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可是2018年,马来西亚新总理马哈蒂尔上任,少了昔日总理纳吉布的支持,森林城市公园项目现状急转直下,新上任的总理不止一次在公开场所表示禁止森林城市对外国人销售。

  在首都吉隆坡举行的记者会上,马哈蒂尔直言不讳表示,“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将要建成的这座城市不能出售给外国人。我们不会给来这里居住的人发放签证,我们持反对意见,是因为它是为外国人建造的,不是为马来西亚人建造的。大多数马来西亚人无法购买那些住宅。”

  事实上,炮轰位处于柔佛州的森林城市项目也是马哈蒂尔竞选的立场,他曾表示碧桂园森林城市项目和其他中资项目,是前总理纳吉布把马来西亚出卖的证据。为此,马哈蒂尔获得了不少马来西亚民众的支持。

  柔佛州的马来西亚人也在采访中表示,有太多的中国人在碧桂园森林城市中抢购房地产。他们担心,这个项目会破坏环境,而且填海造陆也会对当地渔业造成重大影响。

  事实上,这个地产项目从宣传开始就充满了噱头,主打“新加坡旁,永久产权”。反复强调竣工后,森林城市与新加坡的直线距离将不超过2公里,根据下面这个图片显示,森林城市确实离新加坡很近。

  但是,森林城市这个项目位于马来西亚柔佛州的新山市依斯干达特区,是在马来西亚境内填海造的一座孤岛,而且这个项目在填海后一年就开始建造,但是依据马来西亚相关法律的规定,填海项目需要沉降十年再建造,以后很容易被相关方拿这个问题说事。而且与森林城市隔海相望2公里的对岸,是新加坡大士工业区和大型炼油中心。

  在宣传项目时,碧桂园也曾美好地向业主描绘未来,“上班新加坡,居住在新山”。可是,森林城市距离新加坡市中心还有35-40公里的车程,如果跨国上下班,业主每天要过4道关卡。

  据居住在马来西亚新山市的人描述,在新马两地的关卡,尖峰时段可是非常拥堵的。边检需要耗时至少1.5-3个小时,无论是自己开车,还是坐公交,或是骑摩托车,人山人海的场面都要习惯。

  森林城市业主在黑猫平台上的投诉称,原本碧桂园规划的新马高铁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启动。原计划连接森林城市和新加坡的跨海新马大桥也不见踪影。宣传已经审批的碧桂园森林城市独立海关也没有启动。

  之前宣传的永久产权的现代化新城,现在也变成只有99年地契的商业地产,周边配套设施不完善,医疗和购物都需要开车很远,且现在入住率不到8%。

  虽是民住房却是商用水电费,而且还无中生有增加了若干的保险费和管理费,各种收费费用比国内一线城市都要贵上几倍。

  梦想虽好,现实却有点残酷,不知马来西亚森林城市的项目,会给碧桂园带来怎样的冲击?

  写在最后

  从现实状况看,在几乎所有房企都倍感压力的近几年,碧桂园逆势“狗住了”。无论是财务指标,还是债务优化,抑或是多业务协同,碧桂园均走在国内房企前列。

  即使茫茫多的业主对碧桂园的形容是卖“快销房”,嘲讽、不满、投诉纷至沓来。但是无法否认,碧桂园以自己的方式,活下来了。

  不过,显见地,碧桂园也仅只是“狗住了”而已,在业务多元化,战略增长引擎转换上仍然没有成功范例。

  迄今为止,碧桂园力推的出海森林城市项目陷入了困境,外有马来西亚政治漩涡,内有业主的退房浪潮。

  当前的碧桂园,续命诚可贵。但是于未来,它还没有找到解锁的“密码”。


随时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0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

邮件订阅 吐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