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更新N部曲⑧因地制宜最重要

评评谈谈才是ZHEN · 黄欣伟专栏 · 2021-06-22 16:20:15

在一个事实产业和理想产业完全没有关联的恍若之中,产业更新向何处去?

偶尔看到一张某宝上的产业地图,引发无限感慨:

1、那些被业主要求或自己意淫的高大上产业,其实有无真实溯源?

2、“人间来自人间”,明明是传统工&农业的集聚区,强行被高大上事成几何?

在一个事实产业和理想产业完全没有关联的恍若之中,产业更新向何处去?


一、天降产业死产业

关于别墅,曾经有个形象的比喻:从地里长出来的房子会长寿,而把水泥和钢板插进泥土里的房子活不长,差别在于有无根基。事实当然不是这样,所有的房子都是“插进泥土里的房子”,但关于生成有无追溯,不仅是房子甚至可以辐射和关联到很多产业。出小龙虾的盱眙,可以在做好做大做精小龙虾的基础上,孵化和衍生出养殖、餐饮、冰鲜和物流,但如果要成为导弹专业,那就有点找不到北。

问题是:如此这般的找不到北,其实在工作中经常遇见,出于“重要主语者”的主观臆想、愿望、和人攀比、追赶时髦等等,于是某某产业从天而降,而为了碎银几两,周遭专业或听话的各色人等就像屈打成招却要装作名正言顺——

(1)搜罗该城市和该产业有缘的证据;

(2)论证该城市“最适合该产业”的逻辑;

(3)寻找并落实“愿意来一起做梦”的相关合作者。

这种主观意志或长官意志触发的产业策源,且不论“一将无能累死三军”,如果累死就能看到好的结果,那证明这个“一将还不是太无能”,只是路比较泥泞而已。烂尾楼是开发商拍错了脑袋,“烂尾产业”的主语是谁呢?不去含沙射影,但就事论事而言,烂尾产业的生命周期就是不断重复着“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的前后落差,最终要么一降再降地“给钱就行”,现实产业和理想产业之间隔着八千里路云和月,更有甚者(作者在此省略100字)。

由此联想到建筑领域曾经提出过的先锋概念叫做立刻城市,那么立刻产业行不行呢?


二、从PC到立刻城市,“立刻产业”存在么?

所谓立刻城市(Instant City),即通过远程运输,把一个可组装、拆卸的城市送达欠发达地区,让那里也可以享受大都市的文化。在这里,所有城市的构成硬件都是可组装可拆卸可运输,通过交通路网和现场搭建,以最快的速度“造一座城市”!

虽然字面描述有点像如今倡导的装配式建筑,但建筑和城市是谬之千里的容量和空间,很难想象“PC城市”是如何运转的景象。更玄乎的是:立刻城市在一座城市停留一段时间,在完成这一切后,移动到下一个目的地。

立刻城市的实质是快速造城,且不论其事后是否一地鸡毛于城市百害而无一利,单就“到底能不能短暂呈现”都莫衷一是,或者说目前自我标榜为立刻城市的范例,其实“立刻”得不大纯粹或者根本就是“伪立刻城市”。这些年,我们其实见过不少“立刻产业”的尝试,无非两个字:砸钱。

某地,无缘由地狂热着芯片,于是当地第一主语一言既出,言必称“打造中国最大的芯片产业基地”,问题是那是个农业大省,玉米乌央乌央但芯片真的没有。不怕,砸钱。于是在“给钱、给政策、给户口、给补贴”的一给再给之下,总有真假芯片产业甘于被围捕,至少考察了、签约了、注册了、挂牌了,但诡异的是——芯片产业园里没有人,也就没有芯片。

如此周而复始,从养老、文创、基金、芯片、数码等各种产业像台风的名称一样,刮过的时候竞相效仿,但有无真实产出、甚至有无真实人群都是问号,即使中国经济最发达的长三角地区,那些“牌在人不在,那些没有一个上海人的上海创业园”比比皆是。


三、因地制宜是“难而正确的路”

在城市更新领域,其实给“立刻产业”提供了实证:因为原先的方式不可持续甚至不可苟活所以才需要更新,而更新首先是要“换一种活法”言下之意是换一个产业,于是可以看到位于市中心的都市工业园们,如今都转型成了和摩天大楼抢饭碗的商务办公,美其名曰叫文创。

城市更新也可以啃老,先天有个好地段不管做什么都相对容易,但所谓成功背后到底是地段这个拼爹要素始作俑,还是自我吹嘘的产品改造在作祟?(瞎子吃馄饨心里有数,怕就拍瞎子心里有数但嘴硬,这是一个坏瞎子活该瞎)。

但是那些“没有地段和交通优势的城市更新”怎么办?在之前的【城市更新N部曲之⑥产业策划在弦上】曾经提到过产业策划的专业人才追溯,要么从产业兼容了策划,要么从策划专注了产业,不论何种方式的构成总有溯源。

在城市更新领域,特别是那些地段不占优势的城市更新项目,可以抱着因地制宜的价值观,但如何研展扩散并形成一个泛主题产业,从而闭环了“产业是个筐,什么都往里装”的良性内卷?两条路——要么从主题出发,要么为容器定制!从主题触发,就是在原有产业的基础上,从纵从横来拓展,按照顺序推进策划:

1、原有产业的即时市场价值评估;

2、原有产业的上下游粘连长度测量;

3、原有产业的“体验式转型”有无市场;

4、原有产业的故事链是否存在集群效应。

从容器定制,看似是从建筑出发,实则还是从位置(但不是地段)着手:

1、现有建筑结合位置的可延展性,把建筑转型为商业建筑;

2、最大限度挖掘铺位优势,沿着“产业的商业包容体”出发;

3、截取原有产业的“药引”作为连接过去和将来的痕迹,四两牵出千斤;

4、以商业的形式售卖产业的成果,让挑刺者找不到完整证据。

说到底,前者是城市更新的“从产业裂变成新产业”,后者是“带着产业的帽子做商业”,不管坚守产业的成色几何,但城市更新的下限算是守住了。这些年,我们看到了太多挂羊头卖狗肉的产业,强行攀附上了城市更新的墙头,但路遥知马力,久而久之露出了马脚看出了端倪:

美食领域的揶揄:狮子头里有狮子吗,鱼香肉丝有鱼吗,老婆饼里有老婆吗?产业领域也自知:基金小镇有基金么,芯片园区有芯片么,数码港里有数码么?强调在地性,不是墨守成规也不是萧规曹随更不是拖沓懒政,而是抱着“所有产业皆通往销售”,就可以逆向而生地换位思考,于是形成了可能的两端向中心靠拢——产业端从溯源而来,市场端从需求而去,TA们会师的那个地方,是产业和城市更新相交的金叉!


随时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1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

邮件订阅 吐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