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更新N部曲之⑱从柯布西耶到实体商业

评评谈谈才是ZHEN · 黄欣伟专栏 · 2021-10-14 08:38:59

实体商业已经属于“需要拼尽全力才能留在原地”的发展困局之中。

  两个看起来截然不同的事情,或许在今天会(至少局部)重合:2002年加入房地产,第一个被自己膜拜的报告是上海城开万源城,同事之内有大神;2010年去德奥旅行,老外的商场怎么这么“乱”:卖衣服的隔壁是餐厅。在今天言必称城市更新的烦躁舆论;在“不许大拆大建”的城市沉默中;在实体商业越来越炫却越来越冷清;当年,上海城开万源城的提案中,对柯布西耶的“竖起大旗”让两者扯起了关联。

  01逐一对照中,联想到盒子商业体

       曾经我们对盒子商业的记忆还在么?在名目繁多的综合商业概念出来之前,即使海纳百川的上海,实体商业的格局基本都是多胞胎——“地下层超市、一层化妆品&首饰、二三层女装、四层男装、五层童装、六层家居(或美食广场)”,在那个“电影院尚未进商场”的年代,这样的六层商业或是陪伴7080后们最长的商业空间格局。和柯布西耶有什么关系?来看看这位爷的城市理念:柯布西耶的现代城市设想,其精髓是功能主义和理性主义,其标志性的明日城市规划方案核心思想,是通过全面改造城市地区尤其是市中心区密集来改善交通,提供充足的绿地、空气、阳光,以形成新的城市发展概念,而其城市规划的理论是城市集中主义。如果理念、核心、规划、设想太过繁琐,不妨把柯布西耶的城市规划要点罗列出来,和那个跨度20年的商业朝代进行对比:城市是必须集中的,只有集中的城市才有生命力。1、如果说城市是必须集中的,那么商业呢?我们对百货两个字的原始好感,按照商业术语来说就是一站式,只不过一站式的表达和呈现方式在迭代,但“一站式”的消费导向诉求并没有被围剿和颠覆,所以“集中的城市有生命力,集中的商业亦然”吧!2、拥挤的问题可以用提高密度来解决。摩天楼是“人口集中、避免用地日益紧张,提高城市内部效率的一种极好手段”,那么摩天商业呢?那些从负一层开始,“5+1”或“6+1”形态的叠加商业,在以人群为名义兼顾业态来划分的指标系里,看起来是给消费者提供了各取所需不浪费(走岔)的便利,但也是在用地有限基础上最大限度按品类对接客群的策略。当然不论“5+1”抑或“6+1”都难言——摩天,但早些年在重庆出现“10+层”的立体商业,未必不是摩天的符号。3、高密度发展的城市,必然需要一个新型的、高效率的、立体化的城市交通系统来支撑。是先有盒子商业,还是先有扶手电梯?已经很难考证了,但两者之间亦步亦趋的关联关系,在实体商业中,用立体交通设施提升逛街效率也是不争的事实。联想起最早的百货公司,规模不亚于5-6层,但没有电梯肯定不行,只有箱式电梯仅能满足功能性要求,虽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旧式百货公司消费者通过(找到每个层面固定角落的唯一一部)电梯上下也未见怨声载道,但在更便利、更美观、更舒适、更和阅读场景结合的扶手电梯相比,高密度的商业离不开立体化的内部交通,扶手电梯是促成商业革命和迭代的重要配置。4、柯布西耶,你是不是强迫症?这个问题虽然无从考证,但其希望把城市按照机械方式进行规划,明确的功能分区,超级的立体交通体系,宏大的公共社区,一体化的管理系统,都表现了他对规范秩序、可控社会的向往。说他的规划思想渗透着“专制”与“独裁”的设计哲学特征并不过分,当然这与他另一方面兼而有之的现代主义民主特色看似一种不可调和的矛盾。在盒子商业体,按人群结合业态的分层,看起来给各种人群按图索骥提供了针对性的便利,但揭开消费者和商业的内心:前者想要体验逛街的乐趣,而“闲逛”并没有外界强加给这部分人群(特别是男性)的目的性;后者虽然可以说“根据消费升级而升级自己”,但消费者停留时间越多就越有消费可能的大原则之下,“让消费者最简洁买到自己想要买的东西”这句话要一分为二来解读了。

  02从少见多怪到见怪不怪

        前两天,被推荐看了一个出位的视频,并非怪人怪腔,而是观点奇葩博眼球。这个博主的标题是【商场是个骗局】,而出示的证据虽然铿锵有力言辞凿凿,但无外乎“商场里没有一件商品是属于商场产权”,有点啼笑皆非了。我们今天来回顾实体商业的来时之路,有点为实体商业盖棺定论,毕竟在无往不利的网络电商面前,实体商业已经属于“需要拼尽全力才能留在原地”的发展困局之中。但是,从百货商店→超市卖场→盒子商业→复合MALL,从柜台→自选→体验消费,商业迭代的背后,还是可以看出一些消费者动线在倒逼商业形态的升级。案例一:2010年在法兰克福某商场,带着从业者眼光去看人家的商业地产,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业态混搭——在同一个层面,名表柜台旁边居然是咖啡馆!再及目望去,这种“相邻两个业态完全无关”的无序布局比比皆是,倒是少见多怪显得有点突兀。为什么当时觉得怪,是因为当时国内特别是上海的商场布局还是“一层只有一个业态”的所谓分类态势,因为见怪不怪所以内心反而为这种分门别类找理直气壮:“没错啊,每个消费者可以根据自己的性别来第一时间选择楼层,避免了多走冤枉路”。现在回想,真的是可笑,可笑的不只是自己的少见多怪,而且还要笑当时自己对消费者诉求的“官本位”认知。如今才知道,不少消费者不少时候在商场的行为其实目的性没那么强,或许是陪伴家人或许是打发时间,特别有序的强迫症格局,反而给他们的闲逛设定了“此路不通请调头”的门槛,虽然他暂时没有消费目的,不代表他不会去率性地喝一杯咖啡。站在商家的立场也会感觉不对,毕竟分层别类扼杀了随机消费的可能性,谁说男性逛女装层就不会消费呢?!案例二:最近,位于上海浦西顶级地段的网红书店钟书阁关张了,这家以设计见长享誉沪上的实体书店,终于没有熬过七年之痒。旁边有人问:“钟书阁都倒了,诚品书店还能活下去么?”至少目前为止,依旧看好诚品书店的生命力,虽然“双减政策”会剐蹭一部分的销售。但是,诚品书店“打着书店为导流道具做一站式MALL”的声东击西,还是最大限度地保持了至少和实体商业比肩的竞争力。从传统如新华书店(包括钟书阁)按照书籍内容归类的方式,到诚品书店“以旅游为主题设置一层,包括旅游书籍、旅行社、户外工具购买、各地土特产、风情餐饮”的划分颠覆,还把诚品书店定义为书店,你的智商已欠费!柯布西耶在光辉城市理论中,把城市按照不同标准的做法,看起来是明确阶层淬炼地段,但“CBD的白领要买一杯咖啡要过三条街”的极端分置,其实不也和盒子商业时代的“一楼二楼是女人去的”一样导致误伤么?虽然,老先生在学术贡献和城市理论上的“工作三七开”瑕不掩瑜,但那个有待商榷的“三”里面,还是成为了很多市民&消费者的劳神折旧,所以与其担心同层排水排污的可行性,还不如担心如何合理合法地引导消费者——放下手机,实地成佛。

  03今天城市更新里的“分合思考”

        在城市认知的历史上,雅各布森的城市反思思潮是对柯布西耶城市集中主义的反驳,是以对城市功能定义过于清晰甚至极端的论据,诸如“华尔街的白领要买一杯咖啡需要过几条街进入另一个功能区域才能实现”,可见柯氏的集中。在今天的城市更新中,即使一个狭小数千平方米的局域内,也依稀可以看到被规则化的柯布西耶四要素。假设以一个市中心原“都市工业园”改造的所谓文创园区而言,其间与上述一一对应的原则体现无处不在:1、门面是门面、办公是办公、休闲是休闲,物业是物业,每个区域的森严显而易见。2、不仅是平面的人车分流,还有“大于一种”的动线可能,更有立体到达的电梯&货梯分而置之。3、园区虽小五脏俱全,千余平米之内的大配套、小配套、公共空间、局部共享区域,人“识相”地自投罗网。4、依托物业的人防为主力,借助技防为补充,同样数百乃至上千人的工作24小时可以井井有条,不分大小各有规矩。但是,这样的尽然有序真的好吗?或者说:偶尔出现突发情况,“桥归桥路归路”之间的彼此行个方便?——同一个园区里,共享办公和独立办公的人群之间,是否有间或的商业循环?——办公区域的内部(而非底层沿街商铺)是否可以开美甲店、培训班?——沿街商铺的各种业态,其内部员工是否可以在其中“二合一商办一体化”,内部格局如何归置?——不同局域之间的空间售价不同,但售价是不是不同企业的鄙视链各有所去呢?——“对内的VS对外的”这种传统管控配套的方法,是否内外壁垒可以被打破?管理上是否可行?——可市场化运行的空间,和公益性配套(空间)之间,是否可以实现1+1大于2?——看起来“没什么用”的公共艺术装置,为区域提升了软实力,但它的成本如何摊销?城市更新,顾名思义少不了“一个挥不去历史的新空间”,这其中既有过去的影子和故事,也有今天被重新定义的现实场景。如果是一个“不知道曾经过往”的受众还好,否则就会在心中不断类比甚至错位两个时代的“空间用法”,这其中会在个人心目中反射多少陈见?包括地段、人群、故事、业态,也间接运算出今天消费的性价比。而在“城市更新不再容许大拆大建”的时代背景之下,(相比过往的立刻城市),微型区域的精工细作和背后蕴含(如果有蕴含的话)的商业和市场逻辑,不仅是设计师的可表现空间更小更难,而且对后期运营方的管理、维护、推广、调整都会受到看不见的限制时有时无,各位有无敏感?

  柯布西耶和实体商业,本来是完全没有关联的两个独立存在。但这般看起来拉郎配的无厘头撮合,是想探讨在“三种以上巧合”之上的推敲——不是商业攀附柯布西耶,更不是柯布西耶被追授一个自己从未涉及的设计领域,但看似强行拼凑背后,嬉笑之余能否给越来越多人参(CHAN)与(HUO)的城市更新,带来一些不一样的启发和思考?如是,做了一些贡献;如非,权当茶余饭后。


随时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0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

邮件订阅 吐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