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更新N部曲之⑲公园城市的成事和成市

评评谈谈才是ZHEN · 黄欣伟专栏 · 2021-10-14 09:55:26

做公园≠做公园,此话怎讲?

  "忽如一夜春风来,公园城市梨花开”。还林还耕还生态,对环境的重视正在一步一步升级:青山绿水→公园城市。旁观者的笑而不语言下之意:只要砸钱!权且认为:造出来不难(其实如今也难了,因为不容许大拆大建);即便如此,造出来是什么样子?是不是千篇一律?更重要的是:公园城市不要做一个城市财政的啃老者,至少要发挥失常的助攻,这是公园城市能不能“成事”之外的“成市”考量。

  01

  营建之前先思辨

  虽然也可以懒政到“别人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的拿来主义,但如果要本着以“不仅要成事,而且要成市”的高度,那么在营建之初是要厘清几个问题的:其一,是在城市铺设环境,不是在郊区建立繁华。所谓“公园城市非公园”是从源头上思辨公园城市在落地执行过程中的目标素描。站在今天“城市更新不许大拆大建”的大背景之下,在城市增加公园的粗放被呵斥,只能在有限空间做环境,遍布上海的街区景观被形象地称之为口袋公园。听不懂的听见情趣,听得懂的听见无奈,但这就是大城市的对价。反过来,从难易的角度来看:在市区做环境VS在郊区做繁华,当然是前者更容易成事,而后者就算以“立刻城市”的方式建设了一个新市界,若缺乏相关政策、产业、配套的配合,至少不可持续。所以,公园城市在一个城市:一不可能全面开建,二不可能城市和郊区全面开花,彼时“从市区着手”虽然可施展幅度有限,但毕竟桩基位置没有偏移(当然,如果设计师只是“大面积空间上施展”而不会螺蛳壳里做道场,那只能证明他的局限)。

  其二,把深圳的公园城市搬到杭州行不行?拿来主义虽然大言不惭,但市民或者消费者是用脚投票的。“因城施策”四个字,其实也适用于公园城市的全国化铺陈:每个城市的先天条件即牌面不同,每个城市的气候环境也不同,关键是每个城市的人群行为动线不同,所以——可以借鉴但不能抄袭。所有在其他地方(不仅国内还有国外)的所谓成功经验,都“仅供参考”:毕竟中国人和外国人的审美不同、生活习性不同、消费观念不同;即使在国内,南北方的差异也是巨大的;就算在南方,深圳和杭州不同、杭州和上海也不尽趋同。公园城市在策源阶段,如果希望营建出来的是“市民会来&会一来再来”的贴肉产品,首要工作不是设计,而是市场调研,对本区域人群的生活方式、行为动线、休闲手段进行分析,还包括主力人群的锁定,毕竟要做到一个所有人喜欢的产品不现实,毕竟——你又不是人民币!在自带热情喜欢社交的北方,在休闲到“家里待不下”的成都,在“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江南,公园城市还真的不是一回事。关于“我们要做一个怎样的公园城市”的讨论,比“我们要做公园城市”的宣誓,往往务实得多!

  02

  建设之中要绥靖

  所谓“建”是一方面,“连”是另一方面。其实房地产思维比城市建设思维要精细一些,毕竟投入的每一分钱都是要有回报的,无非是直接和间接回报之分。但城市建设要考虑的问题比房地产要复合一些,不仅是“自己做好自己”而且还涉及“做好自己能否带动周边”。于是,如果说房地产有“前策”的产品思维,城市建设就必须要有“前前策”的片区思维,如今更应该上升到循环思维。开发商建一个公园的做法并不新鲜,不论是出于拿地拿偏了的翻车自救,也可能出于拿地时候和主管部门的附加条件,“为周边建设一个公园”,但他们有自己的历史使命,也有自己的产品局限,更有自己的立意天花板,所以只是有植被、有硬地、有水系满足眼睛的愉悦。做公园≠做公园,此话怎讲?

  本着见识过那么多“房子都卖掉但没人住”的鬼城,自然也不可避免会出现(其实已经出现鬼城公园),公园一要配合产业&消费,二要混合环境和设施,三要缝合设计和市场(的各自诉求矛盾)。

  公园尚且需要如此“下一盘棋”,公园城市更要有区域乃至城市的化合高度来定义,所以——建是简单的,连是复杂的。不许大拆大建的规定之下,“立刻公园”已经宣布翻篇了,在“公园里建城市”更不现实,公园城市就算是在城市核心区域的见缝插针,也要考虑到以下问题:1、对周边居民的影响和影响力;2、和周边建筑的设计和谐,要么可串联要么可连续;3、对产业导入的助攻属性,环境营造的意在——营商环境;4、对区域发展的调和作用,亮出区域的USP(独特的销售主张)。甚至可以这么说,公园城市“连比建更有难度”,无关设计无关政策,但确实公园城市的发起人和主推者要想好、要平衡、要协调,更要有诱饵思维,并在未来保障诱饵有所建树。这是公园城市热情之下的精准冷思考。

  03

  建成之后且循环

  假设:公园城市已经建成交付使用了,这时候的核心问题是啥?其实变成了“建”是一方面,“用”是另一方面。公园不仅是为了赏心悦目看绿色,公园城市更不只是提升某个指标。既要为市民所至少不讨厌,又要符合区域整体性,还要为产业和区域发展有所贡献,那么建成之后的用途谋划,也要前置在产品设计之前。只是,如今需要把“谋定”的范围更进一步,思考需要一再前置。一言蔽之:中看要中用,唯有循环高!今天不容许大拆大建了,很多经验主义者的应对是本能的,也是经验主义式的,即用微更新来应对政策生变:

  微更新无非有二:一是单个项目的更新,反正只要保障开业那天人声鼎沸就好;二是单个局域内的几个项目打包更新,而不考虑彼此之间在“外联不利之下的合纵连横”。大到一个城市建设的长官,小到一个项目的负责人,性格上都是乐观主义者(至少他们表面是这样的),所以他们不会在项目的谋定阶段,做诸如:“市场不好怎么办?经济下行怎么办?开业没人怎么办?竞品围剿怎么办?”的自我拷问,所以表现为后期遇到阻障之后的乱作一团不作为。微更新的“红颜薄命”背后,要么单一要么重叠的两大先天遗传,决定了公园城市建成之后对接城市更新的尴尬:环境变好了,但效益在哪里?所以,套用那句广告语:“公园城市和微循环更配哦”!

  在上上次的连载【城市更新N部曲之⑯微循环拨千斤】中,阐述了微更新在实战中的背景、做法、运行思考,它是针对“不许大拆大建”的时代背景,也是针对微更新在后期运行中碰到的“哎呀之前没想到”所提出的中和战术。

  而微循环之所以被赋予“可能引发城市更新的逆天改命”之高度,是因为对大多数城市而言,先天不足都是或多或少存在的,在有限资源抓手之下,如何在公园城市的城建投入之下,为城市更新服务,微循环在区域内的创新实验是有价值的:进可复制(但素材选取是技术活),退可止损,毕竟不是大拆大建覆水难收。假设所有的外部利好都不存在,我们就不要活下去了吗?答案是否定的,所以还是需要在一条门缝里探索大世界。

  本文虽然以“营建之前、建设之中、建成之后”来分段表述,但说到底——核心都在谋定阶段,要领都是“前前策”。公园城市,建成是容易的,无非是设计调整业主诉求;但公园城市的整盘逻辑要想通是复杂的,悲观是悲观者的通行证,不仅要谋定而且要谋对。祝愿各位想得都对,因为“蒙&抄”的时代过去了。


随时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0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

邮件订阅 吐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