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那些征服90后的长租公寓 有座“园林”式的社交空间 |寻礼

迈点空间租赁 · May · 2018-12-29 09:41:10

比起只产生一两晚住宿联系的酒店,长租公寓更迫切地需要公共空间让租户走向线下社交。

  古人社交,总是三两聚会,寻个幽静之所,或卧或坐,抚琴长啸,许是相逢不易,总是会想些新奇又文雅的玩乐。互联网浪潮下,人们的社交逐渐从线下转到线上,长城内的花园逐渐坍缩,仅剩手机屏幕上的方寸之地。

  “重拾社交”成为了一个重要命题。比起只产生一两晚住宿联系的酒店,既贩售空间,又贩售生活方式的长租公寓,更迫切地需要公共空间让租户走向线下社交。

  从兰亭到公寓客厅

  从第一个原始人发出声音的时候,人类的社交便开始了。要说社交活动与社交场合的丰富程度,古人未必就输给了现代人。从竹林到溪水边,从对诗到畅饮,古人对社交的追求一直孜孜不倦。

  而“曲水流觞”则是当时流传颇广的一种社交方式。临水宴饮中,为增加乐趣,就让酒杯盛酒顺着曲折的溪流漂浮,漂到谁的面前,谁就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故名曲水流觞。

640.webp.jpg

  晋代衣冠南渡,文人士大夫们将这一种社交方式也带到了南方,于是便有了著名的《兰亭集序》,暮春之初,在会稽山阴之兰亭,群贤毕至,少长咸集。王羲之写道,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

  从这寥寥数语中,得以一窥数千年以前的兰亭,这一在后世成为经典的社交场所,影响了一代又一代文人——刘禹锡“棹歌能俪曲,墨客竞分题。”,苏轼“流觞曲水无多日,更作新诗继永和”,唐宋诗人都乐于响应这种风流。

  有人说,“曲水流觞”是一种中国古典沙龙,而追溯起“沙龙”这个词真正的由来,看起来则更像现代人们的社交。

640.webp (1).jpg

  17世纪的法国,巴黎的名媛贵妇们常把客厅变成著名的社交场所。进出者,多为戏剧家、小说家、诗人、音乐家、画家、评论家、哲学家和政治家等。他们志趣相投,聚会一堂,一边呷着饮料,欣赏典雅的音乐,促膝长谈,无拘无束。沙龙来自法语“Salon”一词的音译,原意是住宅中的会客厅,久而久之便成了这种聚会的代称,风靡欧美,甚至影响了中国,冰心在《我们太太的客厅》中,便描写了当时中国的文人沙龙。

640.webp (2).jpg

  再将视线拉回到当下的长租公寓们,公寓客厅与公共区域成为了天然的沙龙场所。社交,成为了公寓运营方必须走且乐于走的路,这条路,从古典而来,向未来而去。

  人际交往 少不了精心设计

  任何社交,总是需要有组织者,而公寓运营方则是自然而然地接过了这一重任。现代人自然不会再如古人一般做派,那反倒会显得附庸风雅,引导一群陌生人在一个空间中玩得开心愉悦,从前台到健身房,在空间设计上下足文章,多一分则令人尴尬,少一分达不到效果。

  酒店能制造出一群人的狂欢,长租公寓并非不能,年轻人的脉搏,只要用心便能抓住,而公寓终究反映的是更为生活的一面,不能天天狂欢,更需要细水长流。

  我去过不少长租公寓的公共空间,有的粗糙到只是放了几个沙发,冷冷清清地不见人,大多的租户都蜗居在自己的小房间中。自然,也有一些长租公寓的公区一看便是精心设计过,总是有有三五成群的人坐一起谈天说地,显然形成了一个有活力的社交生态。

  围墙之内是花园

  每个中国人都有一个园林梦。从大观园中的斗诗寻芳,到紫禁城后花园里的庭院深深,曲曲折折移步换景的园林中,一时接不上的话,也可以佯装欣赏风景来掩饰,作为社交场所,再适合不过。

  不少长租公寓便在公共空间内,安置了一个“私家园林”,可赏心,可谈天,可邀三五好友,在城市中亦有野趣,空间不大,聚会足矣。

640.webp (3).jpg

▲群岛国际青年社区

  当我走入群岛国际青年社区的时候,能真切地感受到,运营方试图将都市丛林带进公区,无论是入户花园,还是小巧的院落,都有归园田居的既视感。

640.webp (4).jpg

  而V+SPACE国际青年社区呼兰路店的公共空间直接将水榭搬了进来,不少人都坐在池边洽谈,有的甚至还不是租户,只是如我一般前来体验的人。在巨大的阳光房中,伸出手,可以触摸到水中的游鱼,自然美景如画卷徐徐展开。

640.webp (5).jpg

  湾流国际青年社区则是建了室内花园,天气好的时候,总有租户行走在游步道上,目之所及不至于单调,社交也成了享受。

640.webp (6).jpg

  在这里把盏言欢

  在觥筹交错中交际让人格外享受,“曲水流畅”这样的大场面尚且离不开酒,寥寥几人的小聚,也往往在茶酒中度过。“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在古人的交际中,对酌方显真诚,有诗人写“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没有酒,茶水也必不可少。

  哪怕是国外,也不例外。经典的美剧《老友记》中,几个年轻人居住的公寓楼下的咖啡馆成为了一个主要的社交场景,主角们的相遇、争吵、相爱等人生重要时刻,都有这个咖啡馆的见证,而大多数时候,则是三五好友喝着咖啡聊着最近的趣事,升温感情。

640.webp (7).jpg

  《老友记》的风靡,使得后来的公寓方都喜欢用“最好的朋友在身边,最爱的人在对面”为亮点,吸引年轻人的入住,而咖啡馆或酒吧,也是一个关于社交的重要场景。

640.webp (8).jpg

▲朗诗寓南京新街口项目

  前厅吧台从单纯的接待、疏散发展为休闲漫谈及导流,结合咖啡厅、酒吧等,逼格提升的同时,也让年轻人有了社交的出口。我在朗诗寓的咖啡厅,就看到不少租客聚在一起,聊聊天,或单独坐着办公,至少,这样一个场景都让他么从小小的房间中走了出来。

640.webp (9).jpg

▲湾流国际青年社区四川北路项目

640.webp (10).jpg

▲旭辉领寓·柚米国际社区杭州下沙金沙湖店绿植酒吧台

  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玩法

  每一代人所追求的总是不一样,社交方式自然不同,所需要的社交空间也与过去有天差地别。古人谈琴棋书画诗酒花,自然要寄情山水,民国文人只需一个小客厅,就能谈遍中外文学。而现代的年轻人,在繁忙工作后,或许更想做一些“社交选择题”——是去看书,还是喝酒?是去做手工,还是看电影?或者干脆去健身?

  不少公寓公区过道从单纯通向电梯厅增强了导流功能,辅以地面铺装或彩色标识,与影音室(下沉式或植物隔断)、过道式24H书吧、夹层阅读休闲区、手工制作区等连接。甚至通过可移动的家具、绿植和隔断组合变化,形成工作日展示、休息日集市的空间变化,增强社交温度。

640.webp (11).jpg

▲群岛•JUNGLE国际青年社区影音区实景

640.webp (12).jpg

▲湾流国际青年社区苍梧路店下沉式影音厅实景

640.webp (13).jpg

▲V+SPACE国际青创社区金豫路项目健身房实景

  从古至今 社交场所都在表达态度

  “竹林七贤”,在那个政治黑暗的年代,他们或做官,或隐居,或亦官亦隐。而正是因为“竹林”这一社交场所,才让人知道,他们所要表达的态度,并非是全然出世也并非全然入世,而是独立、自由、放达、崇尚美、重视情的一种竹林精神。

  暮春三月的兰亭,一场大型的“曲水流觞”,看似是在表达文人闲趣。更多的,是当时南渡的士大夫们想要拾起对南方的统治。首先让南方的文人们看到,北方来的文人带来了什么样的流行风气。

  起源于法国的沙龙,将社交场合选在了当时上流社会人士家中的客厅,表达的态度,无非也是“这是属于上流社会的社交”,普通人,是要被排除在外的。

  到了现代社会,国与国之间的社交,也就是外交,也会对社交场所斟酌再三,以示重视。2016年的杭州G20峰会,“习奥会”被特别安排在了西湖国宾馆,这不仅仅是因为国宾馆本身就承担着外交责任,更多的,是西湖国宾馆曾经见证过中美建交史上的重要角色——《中美联合公报》在西湖国宾馆1号楼的八角亭草签。

  回归本源,公寓不仅是一个休憩的住所,更是一个表达自由态度的空间。

  高颜值、网红风的公共空间,少不了吸引年轻女孩子们在这里聚会,而酒吧、咖啡厅,也成为年轻人下班后放松聊天的好去处,单独的休息空间,为两三个知己好友提供私语的空间。

  空间本就存在,作为态度的载体是被选择的,公寓运营方选择建造什么空间,代表了他们想要吸引怎样的客群,传递怎样的品牌态度;住客选择了什么空间,代表了他想要表达怎样的社交态度。

  “压力山大”的今天 找回魏晋风流

  将长租公寓的公区变为一个热闹的社交场所,并不是容易的事,很多公寓方说,本想锦上添花,结果却是吃力不讨好。

  常有人对公区的设置质疑,觉得这是一种资源的浪费,不如提高得房率,加快资金的回收。但是,在市场上无论大中小型长租公寓其实都设有不同规格的公共区域。所以,做好公区的运营才是提高空间效率的最好方式。

  《第一财经周刊》联手欧姆龙健康共同“研制”了《都市人压力调研报告》。根据报告的数据,有超过30%的受调查者每天会感受到好几次压力,而有43.3%的受访对象认为,他们所承受的压力已经大到让自己吃不消。

  有数据表明,中国大部分公司人有近10个小时是在办公室中度过的。一天24小时中,去掉用于睡眠的6到7个小时,以及上下班通勤的3个小时,还剩下4个小时处理一日三餐以及家庭等问题——可以说,每个人都在满负荷运转。

  年轻人对公寓的公共区域提不起劲,主要也是因为生活的压力,让他们宁可“宅在屋子里,哪都不想动”,而不是打起精神去公共区域做社交。

  人们活在并不轻松的当下,却更向往过去古人们的风流雅趣生活,没有人愿意将社交局限在手机中,能带来心灵相通的社交,需要一个契机,而长租公寓的公共空间,则正有可能成为这个契机。

  我们常说,魏晋风流。那个年代的文人,在社交上总是能发现美好,而今日的繁忙,人们失去了主动发现美好的能力,就需要长租公寓的运营方来将生活的美好注入到公共空间。

  我们在【大家】栏目中曾采访过YOU+国际青年社区创始人刘洋这样一个问题“什么样的场景才是您想象中的美好生活”,他给出的答案是这样的:“能在YOU+的大厅里,悠闲地喝茶,能帮助这些年轻人”。让年轻人在长租公寓中找到真的生活,在公共空间中获得美好社交,怀着这样的心去做公共空间,长租公寓或许才能找到现代的兰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