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校长"柳佳:做公寓没什么好委屈 行业又不是吹大的!

迈点网 · 贝玉 · 2018-12-06 08:46:18

“能为行业做点事,我们感到非常自豪和骄傲。”

  (迈点网- 迈点空间租赁讯  贝玉在长租公寓领域,从魔方走出来的人才一直都很抢手。栽培队伍,管理资产,身为公寓界“黄埔军校”的“校长”,柳佳不仅要带领魔方这艘巨舰乘风破浪,更在思索,如何才能让行业变得更好。

  魔方生活服务集团CEO  柳佳

  柳佳推掉了不少采访,2018年下半年,房租暴涨、租金贷、甲醛等问题集中爆发,公寓品牌创始人及CEO们就成为了媒体“围猎”的对象,希望他们出来说点什么。

  只要关注了行业会议,无论大小,你会发现,这群公寓人基本是“老面孔”。探讨会也好,碰头会也罢,围绕的话题总离不开一个——长租公寓怎么做才能活得好。

  一次会议上,广东省租赁协会会长刘昕细数公寓创业之不易,“每天都在担心,今天工商来找你,明天税务来查你,消防来了,公安来了,行业没有一个标准规范。”

  尽管如此,在2018年诸多政策鼓励下,公寓人的腰板好像挺得越来越直,酒店人地产人坐在一起,仍然笑谈:“你们吃肉,我们喝汤,你们不要的物业都可以给我们,最苦最累的活儿我们来做。”

  都说创业是杯苦咖啡,千行百业,哪个行业没有艰辛,说对一句话,不如做对一件事。很多人其实并不了解长租公寓这个新生事物,一旦以先入为主的有色眼光看待这个行业时,得出来的结论也会变得很主观。

  柳佳,这位外表不柔弱,内心亦坚定的女子,凭借一己之力,带领魔方在租赁市场一路“摸爬滚打”,使其发展成为集中式公寓规模第一的体量,让人不得不打心底佩服她。每每出席论坛,她总是一群“男人帮”里最亮眼的一朵带刺玫瑰。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不论外界如何风云涌动,在酒店和公寓行业里扎根了十多年的柳佳,始终在修路建桥,让后来者少走弯路,给城市务工者一盏明灯。这群跑在前线的公寓人一直在摸索中前行,他们的每一次突破,都是为公寓行业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长租公寓不是被“吹”大的

  资方原本都看不上的长租公寓市场,突然拐了一个弯。

  早在2013年,魔方完成6000万美元A轮融资,优客逸家获得300万元天使投资,那时的公寓还是一群创业系玩家在埋头苦干,收物业、拓客源、做运营,一揽子包干,赚点辛苦钱。

  到了2018年,长租公寓获资本输血越来越频繁,融资新闻屡见报端。1月16日,自如完成了国内长租公寓迄今为止规模最大一笔A轮融资40亿人民币,蛋壳、V领地、优客逸家、乐乎城市青年公寓也紧随其后,揽获单笔金额过亿的融资。公开资料显示,VC、产业资金、债权融资、互联网资金都投资过的长租公寓,总计达25家。

  原本只有创业系和中介系占据的租赁市场,迎来越来越多的玩家,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国家队”和房企系。自2017年住建部公布首批12个住房租赁试点城市以来,截止2018年两会期间,12个试点城市共成立了由地方政府扶持的51家国有租赁公司。房企系方面,前20强企业已有15家建立起了自己的公寓品牌,后来者还在不断涌入。

  暖风熏人醉,新派公寓创始人王戈宏表示,长租公寓这四年来太幸运了,有政策支持、有资金加持、有消费者鼓励,把长租公寓行业的人捧得有些忘乎所以。

  “决定一个行业是否能持续发展的,最终还是市场的供需关系。”对于长租公寓被推上“风口”这件事,柳佳不认为是种偶然,而是必然。

  “公寓行业并不是被吹捧起来的,魔方2009年就成立了。当时既不是风口期,也没有政策支持和资本进入,因为看到市场需要有公寓这样的产品来满足年轻人的租住需求,所以魔方进入了这个行业。”

  《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7年末,中国大陆总人口逾13.9亿人,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58.52%。大量城市务工者需要有落脚之地,买不起房,租房也不愿将就,消费者尤其是年轻人的租房观念发生转变,群租房及品质比较低的租赁房不再是他们的第一选择,而公寓刚好满足了这一人群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租房是个万亿级市场,需求在这里,所以资本会进入,政策也会跟上。踏踏实实深耕市场,后面的事情也是顺其自然。”

  目前,中国租赁人口已达1.9亿人,住房租赁市场租金GMV(交易总额)超过1万亿元,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预计到2025年,租金成交总额有望达到3.2万亿元,租赁人口达到2.5亿。以迈点研究院(MTA)测算的集中式品牌长租公寓16万间的房间数及分散式品牌长租公寓53万间的房间数与当前的市场需求对比,品牌公寓才刚踏出了半只脚。

  不要把杠杆加在沙滩上

  今年10月份以来,多家房地产企业先后公布了发债计划,万科获准面向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面值总额不超过人民币80亿元的住房租赁专项公司债券,第二期20亿规模债券11月19日于深交所上市。葛洲坝28亿元住房租赁专项公司债正式获得中国证监会核准批复。龙湖也提交了50亿元规模住房租赁专项债券的发债申请计划。

  房地产行业融资环境持续收紧,借道长租公寓发债的房企并不是一帆风顺。克而瑞地产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已有多家企业的公司债被叫停,其中包括合生创展100亿住房租赁专项公司债券、富力60亿住房租赁专项公司债券、鸿坤20亿住房租赁专项公司债券等等。

  为防范房地产行业债务风险,有关部门出台了多项政策,长租公寓风险也引起了业内普遍重视。“缺钱是一个普遍现象,不止是房地产,不知道你有没有关注这些钱用在哪,用掉多少,很多公司债往往只是一个额度,还没真正地形成运营的房量。”面对我提出的房企争相发住房租赁专项债券这个问题,柳佳从另一个角度给出了解答。

  “我们在经营过程中发现,中国市场缺的并不是新增房量,市场的供需矛盾是错配造成。第一,户型的错配。房地产开发动辄三居室、四居室。这些户型在租房市场并不受欢迎。经测算,一套一居室的房子大概3-5天就能成交,而一套三居室挂牌甚至半年没有成交。这也是大量房东将房屋出租给分散式公寓运营商做“N+1”隔断再出租的主要原因。第二,地段的错配。目前很多新房在郊区,但年轻人不愿意花1-2个小时用于通勤,因此造成租赁市场供需不平衡。第三,价格的错配,这也是最严重的问题。北京再小的一居室也要3000元以上,但是城市中有大量的服务业从业人员,租金支付能力只有500-1500元之间,而市面上根本没有适合这类群体的合法租赁产品,导致他们只能选择租赁违章建筑或在小区内群租。”

  城市中心的存量资产引起了公寓人的关注。“发债有一部分是用于新增土地的建设,但我们到现在还没解决商业和办公楼的库存问题,我认为国家应该鼓励存量资产改造成长租公寓,这是增加房源供应最快速有效的方式。”

  从“百团大战”到“出行补贴”,资本运作总是一遍又一遍地演绎着同样的故事——先是用价格战抢夺市场,获得垄断地位,行业紧接着进入洗牌期。上规模,抢明天,规模战愈演愈烈,背后的矛头都指向了资本。对于资本的加入,魔方首先是欢迎的。在柳佳看来,行业远没有到需要刺刀见红贴身肉搏的时候。

  要规模也要盈利,长租公寓这笔“烧大钱”的生意,如何才能将资本“为我所用”?柳佳表示:“资金推动企业发展只是其中一步,靠外部资金输血来维持企业正常运营是不可能长久的,首先要保证企业的利润率。如果企业的商业模式就是建立在亏损的基础上,靠情怀和讲故事,是不可能维持长期经营的。

  企业运营情况良好,现金流能够支撑未来发展,合理的融资还款计划和适当的金融手段还是需要的。金融可以作为杠杆来加快企业的发展速度,但不能无序地乱加,尤其是把杠杆加在沙漠上,企业的地基都没有打好,经营不稳定,融的钱越多,被放大的不是利润,反而是风险。”

  你们委屈么?

  我们感到非常自豪和骄傲

  自2015年开始,长租公寓政策红利不断,各地文件一个接着一个,让从业者颇有目不暇接之感。2016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建立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2017年5月,《住房租赁和销售管理条例》正式开始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明确指出住房租赁企业依法享受有关金融、税收、土地等优惠政策。商改租,厂改住,集体建设用地建租赁住房...公寓行业迎来发展的曙光。

  然而,除了亲历者,没有人知道这群公寓人经历了一段怎样的艰难时刻,每一个政策推进的背后,都是从业者总结趟过的坑,得出实践经验后积极向上沟通的成果。

  “困难肯定是有的,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我们是在摸着石头过河,确实会碰到政策不明朗的情况。比如注册公司时,由于经营范围没有公寓管理这一项,只能注册物业管理公司,注册酒店管理公司;申办消防时,今天说我们不需要办,过几天又说没有消防不行,一路走来确实吃了很多的苦。”

  2016年11月14日,国家税务总局发布公告,住房租赁税收标准是:纳税人以长(短)租形式出租酒店式公寓并提供配套服务的,按照住宿服务缴纳增值税。个人住房出租征税 0.5%、非住房 1% 。税收的减轻,让公寓人长舒了一口气。2018年6月15日,北京《关于发展租赁型职工集体宿舍的意见(试行)》正式发布实施,房屋的消防改造也提出了极为明确的要求。

  公寓行业政策的落地,柳佳基本都参与了,“我们大概提交了40多页的报告,给了非常详细的建议,很感谢北京市住建委,采纳了我们这些企业方在实际运营中积累下来的经验和意见,最终落到管理政策上。”

  从被关注到被误解,压在长租公寓身上的担子,在柳佳看来,都是“应当承受之重”。“如果不承担起应有的责任,企业的发展是不可持续的,纳税、合法经营是最基本的。租赁涉及民生问题,我们首先要保证客户的生活质量——消防安全和治安,都需要特别关注。

  刚开始没有任何行业标准要求做公寓要安装喷淋、烟杆等设施,我们给有关部门提了很多建议,是希望行业规范更加完善,同时也有一个准入门槛。魔方自发自觉地投入了大量的资金,消防设施投入占到了装修成本的8%左右,加上监控等安全设施,占到成本的百分之十几,这都是企业应该去承担的。

  在社会责任方面,我们应该提供老百姓能租得起的房子。北京已经有宿舍管理标准,未来宿舍一定会存在大量需求,很多城市在引入人才,一个高端人才对应的是7位服务业人员。我们非常关注这一群体的生存状态,9号楼公寓合作了大量的企业,洲际酒店、万豪酒店、海底捞、顺丰;银行、电信公司、互联网公司比如携程、唯品会,这些企业的客服人员,都住在我们9号楼公寓里。

  前期在探索过程中遇到了很多困难,人民日报等媒体都在呼吁给打工者一张床,但流动人工管理的确是难事,但是我们还是坚持在做,呼吁同行一起做,积极地与政府沟通。因为我们看到,这一群体的生存状态实在是太差了。几十张窗随意地摆放在2室1厅、3室1厅的房子里,铁架床,没有任何的遮挡,各种插座、大功率电器、热得快、电动车电瓶等随意充电,厨房刀具随处摆放。作为企业,我们希望改善服务人员的居住环境,积极参与民生问题的解决。”

  碰了不少壁,吃了不少苦,“会有感到委屈的时候么?”我问柳佳。“付出这么多,是不是值得的?”

  她爽朗地笑了笑:“因为魔方冲在前面,所以我们挡掉的问题可能要比后来者要多得多。你问我有没有觉得委屈,其实不觉得委屈,因为心怀对这个行业的热爱。很幸运能够在这样一个时代遇上这样的机遇,参与到整个长租公寓行业的建造和发展过程中,我们感到非常自豪。如同OTA的出现改变了出行方式,我们希望看到整个行业繁荣发展起来,和其他同行一起,让长租公寓改变中国人的住房租赁模式。”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副美好生活蓝图,柳佳给未来画的蓝图,和魔方的品牌slogan,“生活就该有MO有样”是一致的,“这是我们的初衷。”

  作为先行者,把遇到的困难一一化解,最终形成行业标准。柳佳相信,公寓人所有的付出,终有一天会获得回报,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能为行业做点事,我们感到非常自豪和骄傲。”

  一次和柳佳的对话

  迈点贝玉:行业鱼龙混杂,中小品牌被淘汰出局,很多人对公寓行业的认知是不够的,您觉得大家对公寓行业误解最深的是哪一方面。

  柳佳:“二房东”是我们经常听到的一个词,市面上可能有百分之八九十的房量集中在二房东的手上。但我们认为这个现象不会持续太久,租客需要更专业的管理服务。从政府监管的角度,也希望C to C这类业务向B to C业务模式转变。集中式公寓是把新增土地、新增住宅、可用于居住的土地及存量非居住用途的商业楼改为长租公寓,提供住房租赁的增量,这门生意不是二房东的生意,而是对租赁房屋进行运营管理。

  迈点贝玉:对公寓企业来说,哪些钱是我们可以赚的,而且赚得心安理得,哪些钱是不能碰的?

  柳佳:我们一直在强调,长租公寓是一个服务行业,我们赚的应该是与为用户创造价值有关的钱,而不应该变成资本游戏。在好的地段提供优质产品、增值服务、运营管理服务,这些都是健康合理的商业模式。如果仅靠金融手段配置资金维系企业的发展,就会存在一定的风险。

  迈点贝玉:把服务做好并不是件易事,多了企业成本太高,少了租客觉得服务“名不副实”。有人说现在青年公寓、白领公寓提供的服务,是高端服务式公寓的“阉割版”,您认同么?怎么把握好服务的这个“度”?

  柳佳:首先我不同意这种说法,因为这完全是两种不同类型的服务,拿餐饮来说,吃西餐有服务员为你倒酒,这叫服务;肯德基、麦当劳这类标准化服务,也叫服务。不同的服务满足的是不同客群的需求,从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来看,有的人要的是尊重层面的,有的人还停留在满足温饱的生理需求层面。我们提供的服务更为丰富,除了居住生活的便利性,社交需求等也能适当满足。

  服务也分为有形的服务和无形的服务,有形的服务常常会被人误解,以为服务的人越多,服务越好,其实不尽然。我们很多的服务是靠后台系统提供的,网上付款、远程水电抄表、智能门锁…这些也叫服务,并不是说只有管家拿钥匙为你开门才叫服务。靠IT系统、运营管理系统支撑后台,为客户打造便捷的生活方式,也是服务的体现。增值服务不单指楼下有餐厅、超市等配套设施,那是有形的。通过APP接入外卖、打车、搬家、家政等服务,手机能一键下单,也是服务。未来的服务更多是基于互联网及物联网来提供,通过智能设备、智能家居来解决安全、居住等需求,比如人脸识别、身份认证、智能管家等等。

  迈点贝玉:虽然我们倡导使用工具,然而技术很难不出现故障,好比智能客房,一旦断网就变成“人工智障”,还有租客因为门锁坏了大冬天等师傅上门维修的,您看好这种所谓的“智慧公寓”么?我们所倡导的智慧,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柳佳:智能一定是未来的发展方向,所有的智能设备和服务,我们都会考虑客户是否真的需要,以及这些产品和服务是否能提升体验。在设备选购的评估阶段,我们是非常苛刻的,比如现在市面上虽然有非常多的门锁,但我们发现还是传统的蓝牙技术相对比较稳定。魔方所有的产品都会经过大量的测试才会推向市场,我们不会贸然使用不成熟的产品,能提升日常体验的我们会迅速推进,比如水电、门锁和人脸识别,而有些我们会暂时搁置,比如电视,我们大概有50%的客户不看电视,在智能电视上做投入就不是很急需。虽然现在电视可以做很多的事情,但客户不打开电视,它就变成了一个伪需求,预装的东西再好也是白搭,不如花时间把魔方生活APP开发好。

  我们在安全方面投入了巨大的人力和成本,包括密码锁管控,服务器管控,确保我们的系统保持稳定运行,任何时候都有两套系统在运行,此外,虽然门店的人员在不断精简,但是每家店都有人驻守,虽然技术的使用帮助企业减少了人员投入,但我们仍然需要有一定的人力尤其是管家给用户提供服务。

  迈点贝玉:现在旅游、酒店、民宿、短租、联合办公行业内服务型人才十分紧俏,招聘人才肯定是远远不够的,每一个集团都有自己的一套标准,你们怎么解决人才培养问题?

  柳佳:全国各大公寓品牌都有魔方走出去的人才,都说我们像公寓的黄埔军校(笑)。魔方学院有非常完整的培训体系,从管家到驻店经理到城市经理、分公司总经理,都有不同的培训课程。我们在人员招聘上也有一套体系,新动力工程招揽的是优秀的毕业生作为企业管培生,让他们在各个部门轮岗实习,除了招聘管家店长,我们也会跨行业招募不同背景的人才。

  公寓跟酒店还不太一样,酒店人才大部分有着对口的专业背景,而公寓要求的技能更全面。我们希望员工跟客户有多方位的交流,增强与客户的关联性,所以对于人才的挑选不限于酒店类、物业管理类,房地产销售类以及中介类。有专业技能的人才也是魔方的招募对象,比如歌唱的好的,会玩魔术的…有位管家以前是魔术师,很喜欢交流,在魔方,他也能和用户成为朋友,有时在公寓秀一下他的小技能,充分发挥他的价值。我们在人才的选用上不拘一格,希望有多样化的人才提供多样化的服务。

  迈点贝玉:你们的人才被挖得很严重么?

  柳佳:人才互相流动是行业的正常现象。现在魔方准备向社会开放魔方学院,因为人可以被挖走,但是整个体系是挖不走,被带走的不过是过去的运营管理模式,创新能力是不能被带走的。后来我想,大家对这种管理体系、培训体系这么认可,也是好事。现在社会已经进入了共生的阶段,不是什么事情都要用竞争的思维方式来看待问题,不妨采取更开放的思路,对外输送一些培训服务,帮助别的企业培训员工。校招的学生培养出来,也可以输送给其他企业,同时跟一些机构合作社会化的培训。

  迈点贝玉:这些都是收费的。

  柳佳:这是肯定的,这就相当于一所学校,企业交学费,魔方负责打造人才。以前有很多人拿钱,让我们培训,我们不愿意,觉得这是企业积累了十年才留下来的一些宝贵的经验。现在想法变了,我们也希望行业能够共同发展。因为光我们一家把效率做高,其他企业因为不赚钱而倒闭,最后破坏的是整个行业的繁荣。我们真的特别不希望看到有同行倒闭、跑路,因为这个市场非常大,还不存在短兵相接的红海竞争。一起推动行业政策的落地,推动规范的建立,这些都是从业者应该做的,我们也很愿意为行业多做一些事,而不是争得你死我活。

  迈点贝玉:您怎么看待现在分散式公寓抢房源。包括抬高租金的现象?

  柳佳:我认为这种无序的竞争不会持续很长的时间。未来住宅出租可能是整租管理服务模式,拼的是运营,而不是包租模式。

  魔方有个投资测算表,每年租金的正常浮动应该是在3~5%左右,不会因为市场的波动随意地涨价,而是保持相对平稳的价格,服务好客户。不断提升企业效率,通过集采实现降低装修、运营成本。因为羊毛出在羊身上,企业效率越高,让利给客户越多,成本低了,房租才会越低。高成本意味着企业可能面临亏损,只能采取拉高租金的手段。

  迈点贝玉:现在超过500间的大体量集中式公寓项目越来越多,我们如何去把它运营好?

  柳佳:我们有好几家上千间客房规模的公寓,这类物业被划分为多个品牌运营,比如深圳一处物业就是由魔方公寓跟9号楼公寓两个品牌组合而成的。首先项目需要做好客群区分和定位,与企业达成稳定的长期租赁关系,以B to B的方式来保证出租率的稳定性。所以前期的筹备工作非常重要,在装修前和客户谈好合作,房屋交付后直接拎包入住。

  迈点贝玉:魔方把品牌做起来以后,是不是有更多的业主主动找你们合作?

  柳佳:魔方的运营管理能力在行业中是受到认可的,甚至有业主在同等条件下可以让价出租给魔方。因为业主觉得一家已经经营了十年的企业,是不会发生欠租、跑路这样的事情。

  迈点贝玉:但行业里也有一些曾经的明星公寓暴雷了,这又是因为哪个方面出现了问题?

  柳佳:最终还是回到运营效率的问题上,如果原有的门店运营是赚钱的,即使不扩张还是能赚钱,盈余资金可以用于发展新门店。假使在不扩张新门店的情况下,门店依然亏损,那么企业迟早会出现问题。此外,新收物业前期总体的现金流可能是负的,但每家门店运营的现金流应该是正的。所以从业者首先得把自己的商业模式搞明白,做真正能赚钱的公寓。很多人说做公寓就应该不赚钱,我一直认为这是“耍流氓”的说法。

  迈点贝玉:实际上公寓利润率的确较低,所以他们才说做公寓不赚钱。

  柳佳:我认为公寓利润率也不能说低或高,每个行业都有合理的利润率。公寓行业和酒店行业是类似的情况,当投资回报率能够达到20~30%,这就是一个非常健康的行业。如果IRR(内部收益率)能够达到15%,对所有行业来说都是可以接受的。企业在运营过程中就应该去计算,达到这样一个IRR需要满足什么要求。

  迈点贝玉:在企业管理上,您会关注哪些细节?哪些方面会很严格,哪些方面会让员工自由发挥?

  柳佳:管理风格可能在不同环境下会发生变化,不会一成不变。在项目启动前期,我会比较强势,比如刚建立新部门或推出新品牌时,我会更多地发表观点,坚持自己的意见;品牌发展到一定阶段,或者管理团队相对比较成熟的时候,会偏向于由他们自主运营。但是对重点事项会重点关注,比如投资决策,因为这关系到企业是否能够盈利,其中的选址、市场分析、租金成本、出租价格、运营成本、装修成本,都要算得非常精确。魔方几百家门店,都有标准化的流程。我们也会密切关注项目执行是否到位,投资回报是不是能达到预期。

  另外,我对产品也是非常关注的,魔方公寓已经升级到了3.0版本。楼宇的规划、户型的规划,最终在确定产品方案时,我会去看,同时也会关注客户调研。出差时我会选择住魔方在各个城市的公寓,去使用产品,从客户角度了解产品的使用情况。还有就是人才培养,魔方内部有导师制的人才培养机制,我也会亲自带教一些学员。

  迈点贝玉:工作上会不会因为一件事情发火?

  柳佳:发脾气会有的,这个我不否认(笑)。第一次做错事情,我认为是可以接受的,一个错不能重复犯,犯同样的错误,要么是太笨,不长记性,要么是太不重视。

  我的助理是交大新闻系的研究生,上次有个交流会,HR副总裁出了个问题,讨论自己的领导口头禅是什么,我的助理说,柳总的口头禅就是“快!快!快!”(笑)。慢我也不能容忍,我们公司是一个快速成长型的公司,每个员工应该有自驱力把事情做好,快速地解决问题。

  迈点贝玉:现在行业还没有独角兽,然而大家都会给自己定个目标,或成为独角兽,或成为行业前列,魔方的目标跟野心是什么?

  柳佳:独角兽肯定不是我们的目标。我们的目标很简单,就是给客户创造有模有样的租住生活。只有这个目标达到了,随之而来的收入有多高,估值有多高,利润有多高,都是附带产物。如果这个目标没达到,其他东西都是虚的,不能为客户创造价值,谈其他的就是空中阁楼。达到目标需要一些方法和手段,做独角兽、上市,绝对不是企业的目标。

  迈点贝玉:对于想进入这个行业的玩家,抱以什么样的心态?有没有说不欢迎一些玩家来搅局?

  柳佳:我们欢迎所有人进入这个行业。公寓是一个百花齐放、需要更多人投入、众人拾柴火焰高的行业。公寓毕竟是个新事物,在进入行业之前,希望从业者能够想清楚,进入这个行业的目的是什么,认清这个行业的本质。公寓不是一个靠资金高周转的行业,需要关注日常的运营管理细节。所有的企业都关注利润,像互联网行业那样走烧钱模式肯定是不行的,必须踏踏实实做好运营,提升效率,做好资产管理。

  术业有专攻,未来公寓的一些服务可能需要外包给其他公司,比如保洁交给家政公司,把IT智能化交给互联网公司,把智能化设备交给硬件制造公司,不会去追求大而全。想进入公寓行业的公司不妨采取合作的方式,比如委托管理,我们也愿意成为他们的合作伙伴,输出管理经验,以开放的心态和所有行业的同仁达成合作,而不是进行企业间的博弈,合作也能降低企业成本。同样的一套系统,没有必要做重复的开发。在合作的过程中能产生更大的蛋糕,节省的是社会资源,大家可以用开放共生的思维方式推动行业的发展。

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