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迈点首发 | 软银为什么“嫌弃”WeWork “疼爱”OYO?

迈点空间租赁 · 李菁 · 2019-10-10 09:35:49

当WeWork遭遇上市滑铁卢之后,软银似乎并没有完全放弃它,拟追加10亿美元投资,毕竟这是家曾被孙正义视为“第二家阿里巴巴”的企业。

  当WeWork遭遇上市滑铁卢之后,软银似乎并没有完全放弃它,拟追加10亿美元投资,毕竟这是家曾被孙正义视为“第二家阿里巴巴”的企业。

  但另一方面,软银愿景与红杉印度、光速资本等OYO现有投资者,对OYO进行了新一轮投资,加上创始人投资,共计15亿美元。

  再来看一看,OYO现时的商业布局:酒店、房屋租赁、联合办公、学生公寓…凡是与物业租赁的项目,OYO都有涉足,不禁让人猜想,这是不是软银正在培养的下一个“超级二房东”?

  两个“不正经的二房东”

  WeWork在今年年初宣布公司更名为TheWeCompany,未来包含三个不同的业务线:WeWork(工作)、WeLive(居住)和WeGrow(教育)。其中WeLive部分主要为公寓租赁,WeGrow部分包含计算机教育。为此WeWork收购了一家计算机教育公司。

  根据Crunchbase数据显示,截至 2019年8月底,WeWork一共收购了17家企业,自2017年起,WeWork收购步伐明显加快。

微信截图_20191010093147.png

▲ 图片来源:PropTech

  在这17家被并购企业中只有两家是联合办公——裸心社和Spacemob,这是WeWork为了快速进入亚洲市场而采取的纵向并购策略。其余15家企业涵盖建筑BIM、营销服务、企业服务、社交、教育等多个领域,其中大部分被并购企业与空间服务直接相关。

  例如,在建筑领域,WeWork收购了美国建筑技术公司Case,在被WeWork收购之前,Case就曾为WeWork提供BIM服务。而另一家被收购的企业Fieldlens,WeWork曾是其最大的客户。可以看出,WeWork在技术层面更多的选择外部并购,而且在挑选并购标的时,WeWork会优先选择合作过的企业。

  前不久,就在WeWork估值从470亿美元被降到231亿美元之际,还不曾停下“买买买”的脚步,收购了一家智能空间设备管理解决方案提供商SpaceIQ。

  与此同时,OYO也在通过收并购积极拓展各项新业务:OYOLife、印度金奈公寓酒店服务商Novascotia Boutique Homes、AblePlu酒店物联网解决方案公司、Weddingz婚礼场地和服务平台、联合办公服务商Innov8、千屿Islands、Leisure Group度假租赁等。

  相比起这两家公司原本的主业联合办公及酒店而言,这两位可都算是“不正经的二房东”。涉及业务版块广泛,但基本都没有离开空间运营的业务主线。

  这两家“二房东”都是软银的心头肉,对于OYO注资软银也是倾尽心血。而在WeWork遭遇上市滑铁卢之后,软银也不曾对同样具有较大商业版图的OYO有所放弃的表现,反倒是追加了投资。

  其中唯一不同的点是,WeWork主要采取的是重资产,OYO则是轻资产的形式。但是在近来针对WeWork的诸多报道之中,显然这并不是软银对WeWork失望的主要原因。但是WeWork却也对外宣布了即将裁员,并回归主要业务——办公。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软银对于OYO做一个“不正经的二房东”这件事情,还是持支持态度的。

  身份遭质疑,上市风口没踩准

  相比起OYO赶上的经济型酒店消费升级,WeWork所搭乘的办公风口看似还稍微差点火候,甚至还没踩准上市风口。

  OYO以提升下沉市场消费升级为己任,对全国碎片化的单体酒店进行整合,通过品牌化改造和全栈式运营,打造品质酒店产品,帮助小镇青年实现酒店自由。相反,WeWork的主要消费群体是一二线城市的办公人群,实现办公环境的消费升级。

  同样都是消费升级,为何OYO可以在收购中国本土企业之后,实现快速拓展,资产规模达15亿美元,一举成为中国第二大酒店集团。而WeWork在中国的规模却没有发展的这么好, 早在2018年,同样处于头部队伍的联合办公品牌纳什就表示其规模已突破百万平米,约等于3.7个WeWork中国。

  与此同时, 对于WeWork的商业模式,业内一直存在一定的态度分歧。

  追随者相信,WeWork提出的「空间即服务」是对传统办公的颠覆性创新,它通过提供「灵活性」来吸引用户,用「服务搭载」来赚取会员收益,用「技术手段」来再造办公体验,完全不同于传统写字楼的商业逻辑,也当然值得更高的估值。

  而批判者认为,撕下高大上的词汇,联合办公的本质就是二房东,干的是中间商赚差价的活,而“长租约短回报”的模式使其面临相当大的租约风险,尤其在经济波动期间,由于中小企业更倾向于退租或缩减面积,联合办公不得不承担空置损失。

  到了这时,就连“二房东”的身份,都遭到了质疑。有人认为WeWork是有服务功能的二房东但也有人觉得这是一家介入办公场景的科技公司。目前看,其概念塑造接近后者,但其财务表现接近前者。

  另外,WeWork的上市时机并不好,烧钱模式正在被投资者抛弃。同为共享概念,Uber等公司作为前车之鉴,让投资人不再相信赔钱的公司能有赚钱的股价。Uber上市以来一直苦苦挣扎在盈利路上,其股价已经跌破发行价,投资人几乎无利可图。

  与此同时,同样未曾盈利的OYO对于估值和上市,就比较冷静,准备在未来两到三年内进行首次股票发行和上市。

  不宠WeWork,偏爱OYO

  软银在悄悄培养下个“超级二房东”

  前不久,软银和OYO共同以超过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日本公寓租赁公司MDI 80%的股份。OYO的发言人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该公司希望“利用MDI在日本房地产市场中强大的网络和业务开发能力。”该报告称,MDI最近公布了截至3月的财年收入约10亿美元。

  根据该报告,OYO计划在其日本OYO Life(OYO与Yahoo于今年3月成立的合资公司,开发了日本首个长租公寓服务)公寓租赁品牌中列出在MDI管理下运营的37,000间客房的一部分。目前,该国在其库存中拥有2,000多个房间。在这一平台上,用户可以通过智能手机应用程序查找,出租公寓房间,与国内的58租房有些类似之处。

  其后,OYO Lif在今年6月与神居秒算,这是面向全球华人的日本房产投资一站式信息服务平台,收录了全日本约15万栋的楼盘数据,整合了585条地铁路线,10539个车站数据,帮助用户对日本房产做出房产投资判断。这样一来,OYO Life可以通过神居秒算,获取房源,实现租赁房源的增长,同时有助于提升神居秒算平台房源的投资价值。

  由此看来,OYO在日本是铁了心要做个“二房东”。而软银与其合资,同时推动其与Yahoo的合作,也再次证实了,支持OYO成为“超级二房东”。

  从一些媒体报道的数据来看目前OYO同样盈利有限,处于迅速扩张阶段。与WeWork相去不远,那么为何软银偏偏不宠WeWork,反而偏爱OYO呢?

  原因自然不仅仅是公司治理和商业廉洁存在瑕疵,而是盈利能力的可预见性。

  9年来,持续跑马圈地的WeWork在29个国家111个城市有528个空间。但这种扩张主要通过对外融资来支持。媒体统计,自从成立以来,其累计亏损在不断扩大,2018年,WeWork的全年亏损更高达19.27亿美元。

  WeWork会盈利么?什么时候能盈利?这两个问题诺依曼也未在招股说明书中给出承诺。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OYO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李泰熙(Ritesh Agarwal)在宣布F轮融资时表示:“我们不仅在建筑层面上盈利,同时我们的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EBITDA)也提高了50%,可变现净值(NRV)的损失百分比也呈稳定而显著的下降趋势,同时确保业务有效运行,并有明确的盈利途径。然而,我们当前的目标是进行前瞻性的投资,以实现我们的使命,同时通过建立可持续的业务,向投资者履行我们的受托责任。”

  OYO的管理团队补充称,今年8月,OYO的收入同比增长了3.8倍,酒店和家庭的客房管理规模超过120万间。OYO在各集团公司中的资产负债表已达到约20亿美元,鉴于OYO致力于保持增长势头,其中相当一部分将进一步投资于该业务。

  其实对于品牌,资本的宠爱来得快,去得也快。尚在今年年初,孙正义认为,“WeWork前期投资只代表前期投资。Facebook在上市后还在亏损。一旦开始盈利,他们的盈利能力就会呈现爆炸式增长,而前期投入,以及创新成本等,都会维持在一个稳定的水平”。他还表示希望继续投资WeWork,加大投资力度,“因为这真的令我看到非常兴奋”。

  但是近日,他在接受《日经商务周刊》采访时表示,他对自己迄今为止的成就仍未达到目标感到不满。“结果导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让我感到尴尬和不耐烦,”现在市场分析师们开始计算,孙正义的软银集团可能因此损失超过50亿美元。

  对于OYO,不同于对WeWork的激动,孙正义也淡定了许多,但也在多个场合为OYO站台。加上近来对OYO的继续投资,和成立合资公司在日本开展房屋租赁业务,不禁让人怀疑,这会不会是软银正在培养的下一个“超级二房东”。毕竟孙正义也表示,未来十年,WeWork将获得可观的利润。而对于OYO的未来设想,自然会更加大胆。

  至于当下,WeWork要护好羽翼,梳理公司管理问题。OYO也会在不同地区的“二房东”身份尝试中,找准自己的主攻业务。也许不远的将来,WeWork将会通过业务调整顺利IPO ,届时OYO也实现了2-3年内上市的目标,软银手上将会拥有两大“超级二房东”,相信彼时的局面将会更加精彩。谁说,软银手中不可能再诞生2个阿里巴巴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