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赴美上市前夕 优客工场多名股东和董事洗牌

时代财经 · 2019-12-02 10:04:19

就在被传出将于今年12月赴美IPO后,优客工场多名股东和董事出现变动。

  优客工场创始人、董事长毛大庆对时代财经回应称,“我们在做境外架构,这是正常的境内股东变更。”

  就在被传出将于今年12月赴美IPO后,优客工场多名股东和董事出现变动。

  天眼查信息显示,11月26日,优客工场大股东白小红的股权比例由24.93%升至26.10%,朱子龙、付松林、吴声、沈玢、中景恒基投资集团等5位股东退出,董事汪静波退出,新增谭文虹、甘连舫、潘伟恒等3位董事。此外,公司经营范围也新增专业承包、室内装饰设计等业务。

  谭文虹、潘伟恒为歌斐房地产基金合伙人。谭文虹负责歌斐地产基金业务条线,她曾任职荷兰银行资产管理公司,负责海外基金产品的设计和机构投资业务。甘连舫则是星牌集团董事长、享誉国内外的中国台球大王。1987年,甘连舫创立星牌台球厂,星牌集团旗下拥有体育、地产、投资等多个产业板块,并凭借健康特色小镇项目深入布局大健康、文化娱乐等领域。

  2017年,甘连舫与毛大庆同被胡润百富评为“2017胡润中国产业领袖”。甘连舫旗下的北京龙熙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龙熙地产”)则为优客工场第三大股东,出资额为99.22万,持股比例为4.83%。歌斐资产旗下的上海歌斐荣泽投资中心则为优客工场第34位股东,出资10万、股比0.49%。

  即将上市的曙光前,股东出走并不多见。深圳新财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彭钦文对时代财经分析称,上市后套现和上市前套现都是套现。在美股上市,上市后价格不一定比上市前高。在他看来,优客工场此次调整或是正常的股权调整。

  优客工场创始人、董事长毛大庆则对时代财经回应称,“我们在做境外架构,这是正常的境内股东变更。”

  豪华股东阵容

  与新增者的不凡背景相同,退出者也为业内熟知。汪静波为诺亚财富创始人,付松林为百福嘉董事长,吴声则是罗辑思维联合创始人。

  新团队阵容依旧豪华,大咖云集。10名董事中,有鸿坤集团董事长赵彬、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红杉资本董事长沈南鹏、领势投资董事长周金旺、歌斐资产地产基金合伙人谭文虹、星牌集团董事长甘连舫等。

  这与毛大庆的“朋友圈”分不开。2015年4月,时年46岁的毛大庆辞任万科高级副总裁,放弃千万年薪扎进共享经济的风口,创立共享办公平台优客工场。优客工场注册资本约2055万人民币,最大股东为毛大庆的妻子白小红。

  毛大庆在凯德置业、万科的职场经历为其在社会资源等方面带来很大帮助。优客工场创立之初,沈南鹏、徐小平、李开复、汪静波、联创策源创始合伙人冯波、北京常青藤医学高端人才联盟联合创始人赵智勇、和合嘉利置业董事长刘畅等成为其投资人。其中,红杉资本和真格基金是领投人,鸿坤集团董事长赵彬、清控科创董事长秦君、金地产机构董事长周金旺等既是天使投资人,也是联合创始人。

  阳光100还第一个与优客工场合作,给了毛大庆创业后的第一个项目“阳光100·优客工场”。截至2015年4月17日,优客工场已经确定了北京的13个项目。“阳光100·优客工场”于当年8月正式开业运营,徐小平的真格基金、华大基因等相继入驻。

  毛大庆强大的朋友圈,使优客工场在规模赛道上获得强大助攻。毛大庆曾透露,优客工场比较善于运用头部力量,即名人效应。头部力量给优客工场带来了很大的价值提升空间,创业里面的聚集效应很明显。

  赴美IPO前景

  成立四年来,毛大庆带领优客工场高歌猛进,完成了多轮融资。2015年到2017年,优客工场每年都获得了4轮融资,去年更是连获6轮融资。今年4月,星牌集团旗下龙熙地产对优客工场追加投资逾2亿人民币,这已是星牌集团对优客工场的第三次投资。据不完全统计,优客工场目前共获得总融资金额超过47亿元。这个数字在国内共享办公领域一骑绝尘。

  “拿钱拿到手软”的优客工场也在规模扩张上保持激进。成立以来,优客工场成为业内最大的“鲶鱼”,合并无界空间、并购Wedo联合创业社、收购洪泰创新空间、将Workingdom纳入麾下。截至今年6月30日,优客工场共覆盖包括中国一线和新一线城市以及新加坡和纽约在内的44个城市,管理逾200个联合办公空间(其中包含7个联营办公空间)。

  虽然与去年底“未来三年扩展到全球40个国家的350个城市”的目标还有一定距离,但优客工场已决定向美股发起冲击。11月,有市场消息称,优客工场已向SEC密交,预计将于今年12月底或2020年1月中旬正式赴美IPO,集资额约1亿美元。

  这是否是优客工场上市的最好时机尚未可知,但其对标和追赶的企业WeWork上市刚刚遭遇措置。今年8月14日,共享办公“行业鼻祖”WeWork开启IPO征程,但在其披露招股书后,投资者对这家披着科技外衣的共享办公公司产生了强烈质疑。在估值虚高和商业模式是否立得住脚的质疑下,WeWork母公司WeCompany于地时间9月30日宣布撤回IPO申请,推迟上市计划,估值砍去3/4,创始人亚当诺伊曼也辞任CEO。

  WeWork成了资本市场“烧钱式扩张形成市场规模,以虚高估值上市”的警示故事。近年,共享经济在国内风起云涌。全球企业增长咨询公司沙利文发布的《中国联合办公行业研究报告》显示,联合办公市场在最近五年经历了高速增长,从2013年的11.7亿人民币增长到了2018年的174.1亿人民币,年复合增长率达71.7%。

  该报告认为,活跃的商业环境及源源不断的商业创新、高速增长的新注册企业数量、新世代办公人群进入职场、智能办公兴起、城市更新项目增多、企业对办公预算的关注等驱动因素,会使中国联合办公市场未来的发展面临诸多机会,行业整体仍有不小的增长空间,但应理性对待规模效应,避免逆周期反市场规律地盲目扩张。

  房东东创始人全雳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称,“如果明年的经济形势不好的话,办公市场首当其冲,联合办公市场情势好不到哪里去,因为创业的会越来越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