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南京长租公寓享居屋“爆雷” 高收低租房东赶人

现代快报 · 2019-08-08 10:43:25

南京享居屋采用的租赁模式是目前长租市场流行的“高收低租”。

  今年6月,崔女士从南京享居屋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享居屋)租了一间公寓,租期半年。不料8月4日,房东发来消息,说因为拖欠房租,让她尽快搬走。崔女士十分诧异,早在6月底她就一次性向南京享居屋支付了半年房租,为什么还会拖欠房东房租呢?近日,现代快报记者调查发现,无锡、武汉等多地的享居屋分公司也有类似纠纷发生。

  付了半年租金,才住1个月房东就要求搬走

  8月5日,崔女士向记者反映,去年她通过南京享居屋租了一间单身公寓,合同在今年7月到期。一年下来,崔女士认为房间还不错、价格也实惠,便在今年6月签订了半年的续租合同,并于6月23日将连同押金在内的10500元租金转给南京享居屋的一名业务员。但8月4日崔女士却突然接到房东通知,称没有收到房租,要求崔女士尽快搬走。

  原来,本该在7月10日前由南京享居屋转交给房东的房租,至今仍未交付。房东收不到房租,便打算收回房屋。对此,崔女士联系当时收取房租的业务员询问房租去向,却只得到了“自己问公司去”的答复。

  “当时看价格便宜才租的,没想到竟然遇到这种麻烦。”崔女士告诉记者,包括她本人在内的绝大多数租客都是一次性交了半年甚至一年的房租,但享居屋却是按照季度给房东打款,而且在签租房合同时,也是由房东、租客分别与享居屋签订。

  另一名租客李先生在南京享居屋租房不到半个月,就收到了房东要求搬出的通知。李先生告诉现代快报记者,他对此非常气愤,便发了几条微博,没想到随后就收到南京享居屋董事长侍满的短信。侍满要求他尽快删除微博,“微博删了什么都好讲,法务这两天在找IP地址了。”

  李先生说,南京享居屋董事长的语气起初很不客气,在得知李先生电话录音后态度变得和气起来,甚至打出了老乡的感情牌。目前李先生暂时删除了相关微博,并与侍满约定9日在南京当面退房退钱。

  将享居屋告上法院,开庭前收到拖欠的房租

  8月6日,记者来到南京享居屋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现场已有十几名房东租客正在与工作人员交涉。部分租客情绪激动,与工作人员发生了争吵。在办公室里,有一名工作人员在为房东办理解约手续。

  收不到房租,已有房东起诉南京享居屋。房东王女士表示,本该6月6日收到下一季度房租,但南京享居屋多次更换业务员,导致在约定打款日后十个工作日仍联系不上他们。南京享居屋超过合同约定期限还没有打款,王女士便将享居屋起诉至栖霞区人民法院。8月15日将开庭审理此案。而就在开庭前的7月23日,王女士却突然收到了拖欠许久的房租。

  虽然收到了房租,但王女士仍打算与南京享居屋解约,“正好8月6日租客合同到期,干脆就解约了,但享居屋一名副总迟迟没有见我。租客目前想要续租,享居屋还不同意,还说要把租客赶走。”王女士表示,自己仍然会通过法律途径解除合同,并且拿到相应的违约金。

  仍有许多房东未收到房租。一名房东说,南京享居屋与她约定8月5日之前将拖欠房租转给她,“现在还没看到钱。”她还表示,享居屋和房东签订合同上的房租与租客实际所交的不同,她这套房屋以2000元/月价格与享居屋签订托管合同,但租客实际每月支付的租金只有1500元,另外500元由享居屋承担。“为什么要高租进低租出,这500元差价从哪儿来,谁知道呢?”

  “截留公款是因为公司一直不付房东租金”

  8月6日,记者联系到了南京享居屋的前员工胡先生。他称,今年3月,他从南京调到武汉分公司担任负责人,但7月22日,公司称他贪污公款将他开除了。被开除之前,胡先生联系了董事长侍满,要求支付房东租金及员工工资。“我没有收到回应,就把聊天记录发到公司群里,立马就被踢出群了,连开除公告都是同事发给我的。”

  胡先生称,自己确实截留了十几万公款,那是因为公司一直不给房东支付租金。“房东都找上门了,我们只好先用以前收上来的租金给房东们支付了一个月的租金。”胡先生虽已离职,但依然有房东和租客找他要钱。“我现在也拿不出钱了,7月底还被几个房东和租客强迫签了保证书。公司不给钱,难道还要我替他承担?”

  胡先生透露,早在6月他就接到侍满发来的消息,要求他停止签入新的房源,尽快把现有房源租出去。“那时候已经拖欠一部分房东的房租了。”

  南京享居屋采用的租赁模式是目前长租市场流行的“高收低租”。对于这种做法胡先生透露,一开始,公司称这是为了得到更多房源,获得更大的市场,才选择高价收入房源之后再低价出租。“之前公司一直规定可以以低于房东合同上三四百元的价格出租给租客。但在6月底7月初这段时间,公司通知可以按照远远低于房东合同的价格出租,只要能快速将现有房源全部租出去。我当时就感觉不太对劲。”

  工作人员称尽快将本季度房租转到房东账户

  南京享居屋成立于2017年,注册资本为500万,在无锡、武汉等地设有分公司。在天眼查的司法风险一栏,现代快报记者看到,仅2019年6月25日到7月25日一个月的时间里,南京享居屋就因与租客发生租房合同纠纷,3次被告上法庭。

  此次,无锡、武汉等多地享居屋分公司也有纠纷,涉及人员多、金额较大,仅房东租客自行组建的微信群成员就有270人。但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享居屋南京公司经营情况并未受太大影响,仍然有租客签订新的租房合同,向享居屋缴纳房租。

  在南京享居屋办公地点,工作人员向租客表示,目前享居屋给出的解约方案是,对想要解约的房东,由于是享居屋方面迟交房租违约在先,因此会尽快将本季度房租转到房东账户,并保证租客能够继续正常租住到季度结束,但之后房东是否继续将房屋出租给租客,不再由享居屋负责。对刚刚付了半年房租的租客崔女士,若不想继续居住,现在解约也可以,但除去已经居住的7月应付房租外,未居住的房租和押金也不退。而那些已经缴纳一年房租的租客,损失将要翻倍。

  在南京享居屋办公地点,记者并未见到相关负责人,拨打南京享居屋负责人电话想求证相关解约方案,均被挂断,几名片区负责人及业务员的电话也无人接听。

  享居屋违约在先,房东租客可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江苏同大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小亮表示,若是由于享居屋方面拖欠房东房租导致租客无法正常居住,属于享居屋违约在先,租客有权要求解除合同,并索要剩余房租、押金以及相应的违约金。“房东即使收不到房租,也不能要求租客搬出去,因为他们之间没有直接合同关系。”

  北京市高朋(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严慧告诉记者,享居屋的前员工胡先生虽与房东和租客签订了保证书,但可通过诉讼要求撤销,或向享居屋追偿。

  两位律师均建议,房东和租客可对享居屋提起诉讼,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挽回损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