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实践圆桌1:设计酒店业主的缘起与感悟分享

迈点网 · Tracy · 2013-01-11 13:14:31

  每发现一家精美的设计酒店,都使人不由得猜想,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开出这样的酒店,最初的动因是什么?理想和现实之间如何取舍,最终看到的作品和最初的想法是否完美契合?抑或截然不同?对美好生活和商业利益的追求如何平衡?一路走来点点滴滴的分享都值得后来人的细细品味。


主持人刘芹对话设计酒店业主代表白玛多吉、王琦玉、黄严

      会谈实录:

  主持人:

  这个环节我们是迎来讨论的环节,在座很多都是设计酒店的业主,很多小业主,很多大业主,大家投身这个行业到底为什么,你们的经营状况好不好,你们有没有赚到钱,接下来我们希望跟酒店业主分享你们的心路历程。我们很荣幸请到了刘芹先生,刘总同时是精品设计酒店的忠实粉丝。

  刘芹:

  很高兴又参加这次活动,我是第三次来参加主持这个论坛,我请四位嘉宾加入这个论坛,一位是黄严女士,是隐居西湖连锁别墅董事长,第二位Mr·Christophe Peres,来自莫干山法国山居,王琦玉先生,时达客酒店集团董事总经理,还有白玛多吉先生,松赞林卡系列酒店董事长。

  我今天很高兴有机会跟大家一起来探讨这个话题,我更多从投资角度看这件事情,那么今天我有一些问题围绕设计酒店经营的特点,以及从商业和投资的角度会展开。在这之前我想还是按我、以前的习惯,虽然我刚才给大家都介绍了四位一些名字,以及酒店的背景,还是给大家一个机会每个人介绍一下自己酒店背景,以及想跟大家分享酒店的历史,然后展开以后的话题。

  黄严:

  大家好,各位伙伴好,我先做一下简短的自我介绍,非常荣幸我是今天场上唯一的女性,我们都发现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我们投身于美好的事业都因为我们内心有一些美好得愿望和冲动。应该说隐居西湖的缘起是在2011年6月份,跟台上诸位相比,隐居诞生时间最短,但是比较荣幸我们发展速度比较快。隐居系列的设计酒店它的起源在杭州,现在在三亚、黄山都有自己的特点。我们认为,每一个文化人,或者每一个有灵活的中国人内心都有一个世外桃源的梦想,对于我们而言,隐居就是为“三高”人群。这个可不是不健康的三高人群,而是我们非常希望为他们服务的人群,三高就是高素质,高收入,高压力人群,我们希望能够为这三高人群在铅球范围之内选择风景最美好的地方,带给他们最好的心灵愉悦的体验,谢谢大家。

  Mr·Christophe Peres:

  大家好,我在中国现在是13年,刚才我跟一个记者碰头,我说今天是很奇怪的事情,因为我第一次来中国认识一个朋友叫做傅红星(音),我来中国以前在日本工作12年,是做管理品牌,我管理一个设计公司是在中国从2002年开始,我在上海买了很多老房子,然后把老房子重新装修,我做过这个工作很多年,因为我家里有三个儿子,我自己考虑住在上海,天天住在上海压力比较大,有一天我开车到莫干山去,找到了一个很美丽的地方,我从来没有考虑做一个酒店,但是以前我可能在那边,我们自己筑比较大的房子,因为莫干山是一个有规划的地方,政府问我要不要考虑做一个大酒店,在法国、英国、美国,我们有很多以前是老房子,老房子变成酒店,所以我的想法,因为我们这个地方是一个沙场,我想在莫干山做一个跟我们法国同样的概念,不是酒店,是个人的大房子,给客人有很特色的体验,所以今天我听很多设计酒店,我这个酒店的看法是,我是喜欢有客人的感觉,我不是投资做酒店,是一个生活的过程,所以我现在是一个管理酒店的人。

  刘芹:

  因为我听我回来的朋友说,他们在莫干山住过,感觉就像在家里一样的。

  Mr·Christophe Peres:

  刚才有人介绍这个酒店的市场,我觉得两个路在一起是比较难的,有人投资做酒店,当然要考虑回头客,要听酒店的故事,要有个人和个人的关系,没有办法扩大,没有办法做连锁,只能有一个酒店,这两年很多人找我说要不要做连锁,要不要在西藏越南做同样的酒店,我说不好做的,因为你要做连锁,或者做50个房间以上,这个味道就没有了,没有办法保留这个特色了。

  王琦玉:

  大家好,我叫王琦玉,我们公司是时达客酒店管理公司,我们公司本是服务大型的开发商,帮助他们建五星级酒店,大型的,小型的。直到两年前,我开始自己只做酒店,我从念书学习做酒店,我不为别的,就是做一些酒店,所以以前服务一些大企业。所以就觉得酒店是应该有一些不同的东西,最终大家是一个享受的态度,所以我们做了很多酒店,就像做一个不一样,所以两年前我们自己公司投资了在上海的酒店,就颠覆了很多我们做了酒店一辈子的想法,很多细节,没有菜单,你的迷你吧里面都是我们手工自己做的东西,还有裁缝,我也从别人身上需要艺术家的做法,我们变成了生活化,说起来跟我们母公司本业做有一点颠覆,但是我们发现说可能人走到一个阶段,可能做不同想法的时候就做了一个比较大的改变,所以这个大概是我们公司大概两年前做了一个转型,创了这么一个酒店吧。

  白玛多吉:

  我叫白玛多吉,之前是做纪录片,2000年偶然踩进了酒店这个泥潭里面。从2000年做第一家,当时香格里拉就是我的家乡,我也做了很多宣传,很多朋友去了以后都觉得很美,但是没有一个觉得特别舒服,或者认为适合在那个地方住下来的酒店。我也琢磨着想有这样的条件,所以我尝试着做了第一家。2005年那个酒店效益还不错,于是接着开始做,现在做是做了五家,开了四家。和刚才Mr·Christophe 说的一样,我们都没有太强烈设计的概念,但是总是在推敲一种心思就是看人住在什么样房子里,什么样环境里比较舒服一点,特别是在那样的地方,当然Mr·Christophe Peres比较打击我,他说我们那个地方就像在月球上一样,太遥远了。

  后来我们找到了目标,每个酒店做成了旅行目的地。现在不光是酒店,实际上是酒店加旅行目的地,最后我今天敢说的是你要到香格里拉找我是没有错的,因为我能带你到最精彩的地方,而且我能保证你住得比较舒服,至少不会失眠,吃也不会闹肚子。谢谢!

  刘芹:

  还是回到今天论坛的主题,我听了刚才在座四位介绍,要么就是对酒店用户体验有非常不一样想法和追求,要么对生活方式有自己想要分享的愿望。我听下来很多都是在设计酒店,酒店差异化上面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但我今天的问题是从商业上来讲,我们都知道规模化的东西它容易标准化,标准化东西意味着成本和规模效益优势容易得到体现,而一般做个性化东西通常来讲它的投入相对比较高,以一种高投入的方式做差异化产品,它的获利能力到底怎么样?我相信可能不光我有这个好奇心,在座很多听众也有类似的好奇心。再往深入下面思考,因为酒店和旅游地产或是商业地产多少有一些关系,如果把酒店做成和一个商业地产的特殊的服务整合在一起看,一般来说从投资回报有获得两种回报机会,一种物业本身的升值机会,大家都知道有一些房地产的角度,这个地方刚开始没有人气,慢慢开始变得有人气,原来地产本身物业的价值可能比较偏低,随着你们经营慢慢变好之后,他能够获得增值,因此一般从地产角度来讲,都希望获得物业本身增值机会。

  另外一方面从运营的收益来讲,我相信这个跟你酒店的定价,入住率,每个客人在这里平均消费有一些关系。在座四位我想问一下,你们如果想从设计酒店的经营上面,从获利角度来讲,我们说一个是物业本身的升值获益,一个酒店经营本身获益,你们会从这两个方面都有希望获益的期望吗,还是说基本上只能靠酒店经营本身?

  白玛多吉:

  获益来说物业的增值是,因为这些年中国房地产涨的太快了,所以不小心,我觉得物业的升值获益变得比较大,但不是我们主观追求的。整体解决方案刚才你谈到其实我们现在做的较好的整体解决方案,就是旅行目的地的整体解决方案,这个肯定远远超出卖房间。现在一个房间卖到1600块钱,但是一个地方只有十间房,住房率如果比较高,比如高到50%,我估计盈利空间也不大,因为下面的运作成本很高,整体解决方案里面我觉得能补充很大的获益,当然这个获益,因为我也有一个合伙人,跟你们同行。我跟他开玩笑说你们把世界搞成金融危机了,因为你们五六毛进去,几年以后出来变成30块钱了,从这个角度来讲无论是经营酒店,什么办法也好都没有办法使大家这样获益。

  但是我们也看到希望,比如说我现在精品系列只开了四家,第一家是2001年就开的,剩下三家都是2011年才开的,今年也看到一个比较好的数字了,直接说就是正数了,这个还是蛮有意思的。

  刘芹:

  你能告诉我们平均一个客人,到你那儿除了酒店以外,还付你多少钱?

  白玛多吉:

  我们是酒店加车加导游加旅行产品什么包含在里面,现在卖到1.3万左右,必须是两个人住一间房,如果一个人住一间房还是要付一个单房差。

  王琦玉:

  其实就商业酒店看精品酒店这个概念,我们这四家都是偏度假型的精品酒店,说地产增值角度看比较差一点,因为毕竟不是精华,所以我相信我们当初在所谓回报的期待中,都是属于郊区,甚至租的,所以上升空间不是很大,这也不是我们期待的。会想象到投资造成对酒店资产来说,或者拿贷款做金融操作这是开发商想的事情。我们直接看到的是报酬,就是我们经营。我从经营团队变成投资者的角度来说,我们算的比较细一点,但是他们两位艺术品概念做这个项目作为起头。我相信我们这几位在初期报表上面都不会关注,因为压力很大。如果身边有很多设计师在意成本或者什么东西,可能那个产品会在很多地方妥协,我们也是包了早餐、晚餐,我们会给他包装很多东西,我们希望客人你买的不是东西,而是好时光,我们希望让他带走一份开心快乐,我想这个走到最后是酒店业应该做的事情,在城市商务酒店功能面很注重,但是精品酒店还带来情感、经验、享受,所以应该说生理跟心理都要拥有的东西,层次比较高。

  你说提到这个问题,我倒是觉得反而走到后面可能还有一个品牌的效应,胜过地产投资的回报,品牌是非常重要的,相信也是目前中国没有很好的精品品牌,慢慢走上来说可能是大家都很期待的事情。我想每个人做精品酒店第一秒可能没有想太多,但是我们还是小心翼翼。所以可能回馈到定价上,应该说直接获利,回归到售价来说。每一家有每一家策略在,从这个角度看,而不是看房地产。

  刘芹:

  你们定价在多少?

  王琦玉:

  3888、4888、5888,我们也是从第一秒卖到最后一秒。我们是让你在酒店里面渡假,让你享受第一秒到最后一秒。不一样的享受。

  Mr·Christophe Peres:

  从投资来说当然要分清楚土地和房子及酒店的收入。现在在中国,特别是在农村,中国政府要保留农业土地,所以如果有机会把农业土地改商业用途当然有机会赚钱。但是这个钱不是你把土地房子卖掉的时候及就能够拿到的,所以这是一个梦想。

  第二我的概念是我觉得控制营业成本非常重要。因为我看到中国很多酒店员工非常多,他们的营业成本非常大,比如我去过很多酒店没有保暖,所以夏天空调浪费很多钱,在莫干山我们酒店在建筑上面投资很多钱,因为现在我们差不多40个房间,我们的电费等费用非常低,因为我们先投资在保温材料上。我的概念是不是有太多员工,要选择好的员工也要给他们提供培训。控制营业成本非常重要。随便我们是一个酒店,我们要提供一样的环境,不可以说因为我是农村的,我不提供好的保安,这个不可能,特别是上海的客人他们的要求非常高,所以我认为一定要提供跟五星级酒店一样的水平,但是你要有特色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概念。

  在我们莫干山要提供给客人机会消费,比如说我们的客人他们天天住在五星级酒店,特别是现在有消费能力的中国客人,他们都去过法国,英国,世界上最好的酒店,他们来消费是他们跟上海五星级酒店不一样的环境,如果提供一样环境就没有意思了,然后我说要给他们机会消费,比如你有好的保安,有好的环境,客人就很高兴花钱,特别是花在喝酒、吃饭上,我觉得在精品酒店里面喝酒营业非常重要,像我们酒店差不多50%以上营业就是酒,他们来我们这里可以放松消费也不是很大的问题。

  刘芹:

  所以你是不是有从法国运了非常多的各种各样的红酒到山庄里面?

  Mr·Christophe Peres:

  我不是自己运的,是我安排一个朋友运过来的。我选择两个亲戚,他们年龄比较大,差60岁左右。为什么选择这样的人?好看的房间,好看的床都容易提供,最难提供是人和人的体验,我去白玛酒店可以跟经理说话,听故事这个非常重要,因为这些高档的客人,他们在普通的五星酒店体验过多次,所以他们需要有特色的地方。

  刘芹:

  所以你的客人消费里面房间费,其他的餐饮费用各自占比在多少?

  Mr·Christophe Peres:

  我们价格包括吃饭,在中国是新的概念,包括早饭、中饭、晚饭,有一些客人不能接受,没有[page]办法这就是我们的概念,因为你到我那边不要再考虑我要花多少钱,这样才可以放松。

  刘芹:

  所以你的一个晚上是?

  Mr·Christophe Peres:

  我们现在一个人1800—2000元一个晚上。但是可能今年要便宜一点,比如说现在这几个月有很多人找我说,他们要在上海开酒店,但是我认为现在上海五星级酒店太多,一个晚上也不到2000块,是1200块左右的平均价格,所以上海很低的价格给我们很大的压力,因为客人会比,他会说,我住在其他地方一个晚上2000块,我去莫干山为什么付2000块,所以这是我们的一个苦恼。

  刘芹:

  我们请黄女士跟我们分享一下。

  黄严:

  这个问题我就不面对我的伙伴和主持人,我面对大家谈这个问题,想要跟大家非常诚挚说一说我们创办隐居整个在成本,各个方面上面一些考虑。

  很坦率说,如果想要挣大钱,不管用资产,商业地产运营还是品牌都不能达到在资本上面最大收益。因为在我们投资隐居前我们整个创办企业应该比较成熟了,简单的说用钱生钱是很快的事情。但是我也是一个非常贪心的人,我和我的整个团队都认为任何事情如果做生意,或者做买卖不挣钱一直赔钱是不道德,也不可能长久。所以我们非常贪心想要做到两全其美,一方面想要做出最好的产品,给客人最好的服务体验,另一方面我们也希望能够有各种各样的办法帮助我们实现梦想跟现实之间结合,也就是说不要挣那么多钱,但是至少保证我们能在这个舞台上玩下去。

  因为大家都知道隐居这个品牌它其实非常具有它的文化标识。在我们创立这个品牌之后,我们得到了各个方面文化人士的支持,我跟白玛多吉和我身边的外国友人,我跟他们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我想做一个务实的追梦人。因为我想要为更多的中国人创立一个本土高端度假酒店品牌,所以我们想要打造不仅仅是隐居的系列酒店,更是一个隐居世界,在我们概念里面,隐居世界是独立于现实世界之外的平行世界,每个人用度假的方式可以进入到整个平台,可以放松身心,有这样伟大的想法。因为我一直很想知道,当我死的那一天隐居这个品牌在中国究竟有多少家酒店。就是为了这个梦想,所以我从很多五星级酒店和旅游策划人当中寻找我们的伙伴,现在也拥有了比较强的团队。我们希望能够用比较快的速度在保证整个隐居文化底蕴和品质基础之上实现快速增长,然后在整个成本和产品优质之间取得平衡,所以我们采用了多种的方法。

  我本身学新闻出身,在上市企业里面待了很久,我们的团队伙伴里面有做旅游策划、会员金融各个方面的人才,我们设计了一整套模式。我们同时注重一个酒店多元化消费,也就是一个客户入住隐居吃住游方我们都会进行全方位的设计。在这段美好时光当中他的多元化消费我们都要一一关怀。我们把金融创新,金融理财方式纳入到整个体系当中,给每一个会员更好地在各个层次之间交换渡假时光,隐居会员就是喜欢隐居这个世界,喜欢隐居的文化,在各个层次当中把渡假时光交给我们打理的群体。

  我们有更投机取巧的方法,先把一群同样认同要在现实冰冷世界当中到隐居世界寻求愉悦感的人聚齐在一起。我说的投机取巧方法在于一方面我们在国内自己建酒店,另一方面在全球范围里面我们在发我们隐居的牌子,只要能够在风景优美的地方,小众、高端,能够给客户多元、人文体验的酒店,我们就给他发隐居牌子,在我们会员体系当中,所有的会员都可以在隐居,我们在全球签约了35家酒店,我们会员都可以在这些酒店当中渡假旅行,把人聚齐了我们会发展得更快一点。

  谢谢大家。

  刘芹:

  黄严我觉得非常有魄力,描述整个你创业,包括对隐居原理思路和想法。我听下来倒挺像互联网企业一样,我觉得互联网企业,包括我自己在两年前投小米手机也是这样,手机没有出来之前,先有了50万软件用户,等于先做用户,做品牌宣传,然后慢慢上产品。隐居现在有多少家签约酒店?

  黄严:

  四家,全球签约酒店35家,现在装修当中的有3家酒店,在设计过程中的有2家。我们是去年创办的。从最初的时候我就知道要实现梦想馅饼不会砸在脑袋上,我们既不是官二代,也不是副二代,要实现一个理想必须脚踏实地,在起初的时候每一分钱都是我们工资赚来的积蓄,所以一定要学会吸收各种方面的养分,包括互联网企业,包括各种有价值的商业模式,我们从中汲取养分。因为今天在这里探讨是设计酒店,希望下一会有机会跟大家探讨隐居的商业模式,并且帮助我们发展了大量的会员。

  刘芹:

  但是如果用这种方法以这么短的时间,我们知道设计酒店的理念非常讲个性化,不一样。全世界五星级酒店可能都有这样的体验,他们要找不同。这么快速度扩展,怎么保证你发展酒店这些服务差异化的体验能够保持在那个水准上面,你有什么办法保证这顶?

  黄严:

  在座所有人每个人面貌都不一样,但是我们有一个共性,我们都是地球人,我们跟外星人肯定有很大差别。设计酒店是常规人,而要保持设计酒店共性我给整个隐居提出五项原则,这个在我们所有的选址,我们都是遵循这五条标准来的,所以在我看来每一家隐居酒店它的面貌都不一样,但是他又有共性,就好象安曼在各个地方都有自己的面貌,但是有一些基本的元素你一走进去就知道那是安曼。隐居也在创立自己的世界,我们五条原则,第一必须在风景非常优美的地方,我们重视窗外风景超过一切,这是我们最神圣的原则,在我们酒店里面坐在那里看向窗外一定要心旷神怡,所有隐居酒店它的窗外风景非常好。

  第二,我们非常注重设计感。

  第三,必须小众,我们希望在每个地方都能够控制在50个房间以内,是小众,是高端的,私密的。

  第四,我们非常重视他带给客人整个体验,我们希望他不仅仅只是居住体验,是多元从物质到人文的多种体验。举个例子在我们杭州西湖上天族片区当中放在房间里面的服务指南,他告诉你说下午的时候法系是大师过来讲经,这些才是我们的房间服务。

  最后我们希望在任何时候保持整个隐居一致性,我们都会选择放弃,就是有一些地方哪怕是商业的价值再高,但是他如果整个没有人文底蕴,没有故事题材,没有能够带给人们历史的底蕴,我们就放弃他。

  刘芹:

  我刚才跟这几位嘉宾交流以后,还是觉得这个论坛还是很有意思,我们听到白玛多吉讲到他把整个酒店旅游目的地整合起来,王总提到服务的细节里面,也是代表一种理念,Mr·Christophe Peres提到打包的服务,而且特别强调这是一个小而美的东西,不能做大,做大就会走样,就会很难管理差异性体验。黄总提到了一种更有张力的商业模式的设计,我相信他们四位都提出了一些不同的经营设计酒店经营之道,以及从获利上面各种各样的考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