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北京有那么多家饭店 为何只有它叫“北京饭店”

芝麻匠通讯社 · 豆沙饼 · 2016-12-10 09:08:00

  坐落在“天下十字路口”,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似乎早已注定北京饭店不平凡的命运,而这个传奇,却起源于百年前胡同口一家小酒馆。

  从前北京有一句挤兑人的话:“你嫌这不好啊?住北京饭店去啊。”

  言外之意,北京饭店是个很了不起的地方,不是一般人能住得了的。

  在张恨水的小说《啼笑因缘》里,北京饭店是樊家树和富家小姐何丽娜跳舞的地方,与沈凤喜唱大鼓卖艺的天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北京饭店为什么这么特殊呢?

  恐怕得先从它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说起。

  天下十字路口

  “背后是紫禁城,面对长安街,左手王府井,右手天安门。”

  坐落在“天下十字路口”,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似乎早已注定北京饭店不平凡的命运,而这个传奇,却起源于百年前胡同口一家小酒馆。

  其实,直到晚清,北京城内私人旅馆都很少,供一般行人食宿的客栈、客店大都设在城外,它们设备简陋,往往是一房一炕,一炕睡四人。客栈没有饮食供应,只能代客去饭馆购买。

  此外,还有设于城门附近的骡马店,它们以来往北京运输的车夫为服务对象,主要提供代喂牲口的服务,住宿条件更是简陋。

车夫在骡马店歇脚、喂食牲口

  不过条件最恶劣的还是“鸡毛小店”。鸡毛店一般不大,无床、无椅、无桌、无被褥,只有一地鸡毛。

  住客来到店里,交给店主几文钱,店主就撮给他一簸箕鸡毛。住客睡觉时把鸡毛铺在地上,蜷缩在上面睡觉。

  民国初年写实小说家刘云若在《湖海香盟》一书中,就曾对鸡毛店内的情景作过生动描述:

  “……房内横倒竖卧,约有十余个人,有的伏身而睡,有的把身体埋在鸡毛底下,只露一个头儿;最妙的是每有人移动,鸡毛便飞舞起来。一个侧身面壁睡的,口中所喷的气,把鸡毛吹得来回乱滚……”

  住“鸡毛店”的人,多是社会的下层百姓,比如乞丐、轿夫、戏子、吹鼓手、拉洋车的、赶马车的、收废品的……

  可是,1840年鸦片战争后,以洋枪洋炮开路,外国的资本、商品、各种各样的商人、实业家、投机者纷纷来到中国,北京城简陋的食宿条件完全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

  一些善于抓住商机的小商小贩,在外国使馆云集的东交民巷和东单外国兵营周围,开起了小酒馆、小饭铺。

  1900年冬天,北京城崇文门大街苏州胡同南边路东。两个法国人开了个3间门脸的小酒馆,对着门外纷纷扬扬的大雪,煎猪排,煎鸡蛋。

  小店不大,生意却很兴隆。两毛钱一杯的葡萄酒散发着香气,为驻扎在中国、远在异乡的外国士兵排遣着思乡之苦。这便是北京饭店留给人们最初的身影。

  次年,小酒馆正式挂上了“北京饭店”的招牌。因为在西方人的心目中,“北京”充满了神秘的东方色彩,是中国皇帝的所在地,有着皇家气派。

北京饭店最早的照片

  可两位老板却因分钱不均,一拍两散,北京饭店被转让给一名意大利商人。

  这名意大利商人心更大了,他不仅把饭店搬到了今日所在的“天下十字路口”位置,还计划把北京饭店盖成5层的高级饭店,要知道,当时北京城里根本没有5层高的楼房!

  果然,没盖到一层,因为资金不足,饭店停工了。

北京饭店施工图

  一家叫中法实业的银行当了接盘侠,没成想,这开启了北京饭店与政治密不可分的命运。

  乱世中的诺亚方舟

  说起中法实业银行,它来头可不小。

  它的中方发起人王克敏和周自齐,都是北洋政府财政部的要员,曾先后担任过“财政总长”和“中国银行总裁”之职,周自齐还担任过“总理兼教育总长”。

△袁世凯

  有人说,这家银行就是“袁大总统和法国人合开的”,虽不大准确,却也八九不离。

  既有北洋政府支持,又有法国人撑腰,这家银行当然实力不俗,差点“烂尾”的北京饭店很快就竣工了,后来又扩建了七层的法式洋楼。

1920年的北京饭店(左为7层法式洋楼,右为之前的5层红楼)

  在当时,北京饭店都是最豪华的客房,地板、地毯、席梦思床,样样俱全。饭店内不仅设有酒吧、舞池、理发室、客房、独立卫生间等设施,而且客房还配备电话和暖气。

北京饭店会客厅

北京饭店前台

  据资料显示,“北京饭店豪华套房带一日四餐,一顿早点、一顿午餐、一顿下午茶、一顿晚餐。住一天三十四块,相当于一个小学教员一个月工资”。

  在中国早期的一批高级酒店里,北京饭店毫无疑问是雄踞第一的,被称为“远东唯一的豪华酒店”,是众多外国人来京下榻的首选。

  但北京饭店不仅仅是奢华,由于拥有外资背景,在那个军阀混战的动荡年月里,北京饭店还被国内许多名流政要视为避风港。

  外面风烟正浓、战火正酣,北京饭店里却是雪茄与香烟吐雾,美酒共咖啡飘香,一打起仗来,外国人、中国人都往饭店里跑,甚至不惜花费重金,租住它的一段走廊,这架势简直是把它当成了“乱世中的诺亚方舟”。

  然而,“卢沟桥事变”后,日军占领北京,北京饭店因为没有外国旅客难以经营。1940年不得不登报抛售股票,日本人立马购进股票一半以上。从此,北京饭店由日本人管理,并改名“株式会社北京饭店”。

日占时期的北京饭店

  饭店的管理人员基本换成日本人,住客也仅针对日本人。饭店开设日本俱乐部、日本图书馆,聘请东京厨师,新增榻榻米房间。从样式到口味一律采用日本模式。日占时期 ,日本宪兵经常出入饭店,饭店内人心惶惶,中方服务员的工资难以维持生计。

从北京饭店看故宫

  随着抗战胜利,北京饭店由国民党北平政府接收管理,一度成为专门接待美军的高级招待所。直至1949年北平解放,北京饭店的命运才随之出现转折。

  新中国的见证者

  从新中国建国伊始,北京饭店就成为了无可辩驳的历史见证者。

  1949年10月1日,北京饭店承办新中国的第一次国宴。

  中共中央领导人、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社会各界知名人士、少数民族代表,还有工人、农民、解放军代表,共600多人出席,此次宴会后来被称为“开国第一宴”。

宴会上的毛泽东

  自此以后,北京饭店成了“国宴专业户”,从1949年开始,直到1966年,17年间历次国宴都在北京饭店举办。北京饭店因此声名海外,吸引着很多住其他饭店的外国客人和港澳同胞前来就餐。

  除了承办国宴,北京饭店还是招待外宾的重要场所。

  1972年,尼克松访华,中美上海联合公报发布,宣布中美关系走向正常化。周恩来总理在北京饭店设宴招待总统夫妇。

周恩来(左一)、尼克松(左二)与尼克松夫人(左三)

  尼克松夫人还跑到饭店后厨去参观,厨师每做一道菜她就尝一道,“还没等菜上桌,她就已经吃饱了”。

尼克松夫人参观饭店厨房

  到了改革开放初期,北京饭店成了许多外商偏爱的下榻之处,也云集了很多香港富商。在电视剧《一年又一年》中,亮子就是在北京饭店见了香港的舅舅后,开始做起了倒爷。

 

  千禧之年后,北京饭店也为北京申奥做出了巨大贡献。2001年2月19日,国际奥委会评估团一行入住北京饭店。

  在评估团结束考察临行之前,他们留下了这样的嘱咐: “我们在北京逗留期间,北京饭店全体员工为我们提供了热情周到的服务,祝北京申奥成功”。7月13日,这一美好的祝愿终成现实。

国际奥委会评估委员会在北京饭店举行新闻发布会

  2006年12月17日,北京饭店成为奥林匹克大家庭主要成员的驻地,以及国际奥委会的总部和指挥中心。

刘敬民向北京饭店赠送奥林匹克五环旗和北京奥运会会徽旗帜

  回过头看看这段历史,无怪乎有人说,北京饭店与其说是“背后是紫禁城,面对长安街,左手王府井,右手天安门”,不如说是“背后是辉煌的历史,面前是尊贵的今天。左手经济,右手政治”。

  正因如此,北京有那么多饭店,而“北京饭店”却只此一家。

  资料来源:《北京饭店传奇》、《这些北京的老饭店,见证了帝都的百年兴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