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新闻调查:洱海客栈沉浮录

央视新闻 · · 2018-07-22 11:50:28

  面对这次抢救洱海的整治,他们不仅希望看到,经过治理的洱海水透明了;还希望看到,治污的规划、程序、方式同样也是透明的。

  大理市地处云南省西北部,东临形似耳朵的高原湖泊洱海,西倚巍峨雄奇的苍山十九峰,坐拥“风花雪月”的美景。在洱海边开一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客栈,一度成为许多都市人追求诗与远方的选择。与千篇一律的大酒店不同,这些小而美的海景客栈倾注了主人更多的感情,充满人情味。驴友们的分享和传播让它们声名日盛,一时游客熙攘。

  然而如今,洱海边曾经热闹的客栈都贴上了封条。日期显示,它们停业于2017年4月,至今已一年有余。这些客栈为什么要停业?封条背后,有哪些曲折的历程?关停一年之后,客栈又将何去何从?今年六月,《新闻调查》来到大理进行调查。

  法律专业出身的他,谨慎地不敢越红线半步

 

  在大理镇才村的MTB客栈,“新年快乐”的贴纸颜色还未褪去,就被“保护洱海,自行停业”的封条抢了眼球。六年前,在昆明国企工作的贺双全来到大理镇的才村,将村里一栋民居改造后,创办了这家骑行主题客栈。

  决定到大理投资建客栈以后,法律专业出身的贺双全,开始翻阅法律条文,试图从中找寻经营的合法性。贺双全说,国家在高原湖泊、农村的宅基地的问题上,有一些法律的红线是不能触碰的。所以他通过收费软件,就是查了相关联的水资源保护法,和大理本地的洱海保护条例、海西保护条例,做了综合参照。“我记得在100米以内,建筑物的这一块是不允许的。”为了规避可能存在的经营风险,贺双全把客栈的地址选在了距离1966界桩二百多米的地方。

  然而事实证明,来自法律条文的安全感,并未发挥预想的作用。去年3月31日,大理市政府发布3号公告称:洱海周边和入湖河道沿岸餐馆、客栈在4月10号之前一律自行暂行停业,接受核查。贺双全的客栈距洱海边二百多米,但是划定核心区范围的红线,穿过了他所在的才村。按照通告的要求,红线经过的自然村里所有餐饮客栈也在整治范围内。尽管谨慎地不敢越红线半步,他的客栈依然没有躲过关停的命运。

  十天之后,贺双全的客栈里贴上了“保护洱海,自行停业”的封条。这次整治涉及2498家客栈和餐饮经营户,其中客栈有1900多家,这份公告被称为壮士断腕、史上最严整治令。

  积极处理污水,却终因污水而关停

  事实上,在2017年3月关停之前,客栈经营者们追求“诗与远方”的路并不顺利。

  孙明敏是喜洲镇桃源村蝶海月客栈的投资人,2014年客栈建设时,她曾专门去镇上询问排污如何处理。喜洲镇为她提供了一份图纸,要求她按要求修建五级化粪池,污水经化粪池处理后直排洱海。尽管这样的排污方式得到了环保部门的允许,但孙明敏仍觉得心里不踏实。她自掏腰包,修建提升管,将客栈污水接入村级污水处理系统,不再排入洱海。

  两年后,到了2016年低,由于村级污水处理站能力有限,大理市对洱海边客栈的排污有了新要求:客栈的污水管必须移出村里的管网,自建污水处理系统,经过处理的水要达到一级A标排放标准,才能再接回村管网。为此,孙明敏又掏了几十万元,重修污水处理设备。

  然而,这些新修好的污水处理设备仅仅运行了三个多月,2017年3月底,3号公告发布,蝶海月和其他1900家客栈一起遭遇停业。

  3号公告中明确说明,商户停业是为了“切实减轻洱海入湖污染负荷、促进洱海水质稳定改善”。

  依据中国环境科学院在2016年所做的调查,洱海入湖污染中,畜禽养殖污染负荷总量20%;农业面源污染占污染负荷的22%;农村生活污染占到18%,城镇生活污染源包括服务业占比19%;其中环湖客栈、餐饮占比8%。从数字看客栈餐饮虽然占比不高,但据大理市环保局党委书记彭中介绍,来自客栈餐饮的污染增速很快。

  有数据显示,在客栈数量暴增的同时,大理州接待游客的数量也从2011年的1545万人次飙升至2016年的3859万人次。大理的地势是西高东低,从来都是顺势排污,这让洱海的环境承载量接近极限,抢救洱海,迫在眉睫。

  走访中唯一证照齐全的客栈,是怎么办到的?

  除了排污要求的反复变化,办证难也是困扰经营者的难题。很多客栈主告诉我们,在开办客栈的过程中,遭遇的最大难题是办证。按照要求,客栈需要办齐七个证照:准建、土地规划、营业执照、卫生、排污、消防、特种行业。

  在《新闻调查》走访的客栈中,只有归心客栈一家证照齐全。客栈创始人祝强说,政府办证窗口不定期开放,为此,自己用了个笨办法,专门安排一位同事,每天坚持给政府部门打电话,询问当天是否可以办证。即便如此,仍错过了几次窗口期:“早上说可以的,我们就上午准备资料,吃过中饭以后送过去人家就说不收了。”

  据了解,洱海周边的客栈办证难的原因十分多样,有时是工商和税务之间关于营业执照和税务登记证孰先孰后不一致,有时是消防办证权限下放到镇派出所后,派出所表示不知该怎么办,有的是因为允许办证的时间太短。此外,大理在2016年4月全面停办了排污证,2016年8月又因整顿旅游市场,停止了任何客栈相关证照的办理。但是证照不全并不影响客栈的正常经营,过去一年停业的1900家客栈中,只有111家证照齐全。在此之前,缺照经营是环洱海客栈中的常态。

  大理市领导第一次面对镜头反思洱海治理的得失

  面对客栈经营者们关于治污要求和办证困难的质疑,大理市委书记高志宏承认,在客栈的发展过程中,规划和审批存在滞后的问题,突然发现雨后春笋般冒出了很多,就觉得难以承受。这种快速发展,是管控不力的结果,没有严格地按照规范和条例执行,政府负有责任。这是大理市领导第一次面对电视镜头反思洱海治理的得失。但他也认为,政策的反复与变化,是洱海水质变化速度过快所致,一旦洱海水生态破坏,难以修复,必须采取断腕式治污。

  今年5月30号,大理市政府公布了《洱海生态环境保护“三线”划定方案》,在洱海周围划设“三线”:“蓝线”是根据界碑确立的湖区界线;由蓝线向陆地外延15米是绿线,为湖滨带界线;蓝线外延100米则为红线,为水生态保护区界线。

  按照方案,蓝线与绿线之间这15米内的所有建筑将被清退,而大量的海景客栈就处于15米以内,一些客栈经营者开始质疑三线的划定没有听取客栈业的意见。

  远海景客栈的副经理陈刚说,去年7月大理市政府曾经召开过三线划定听证会,但事后他将听证会记录从网上下载下来阅读时,发现12位列席的听证代表,均为当地行政组织的领导,没有人能代表客栈的意见。

  洱管局副局长石磊认为,之所以这样选定人员,是因为三线划定对客栈来说不是意义很大。因为客栈主只是个经营者,而不是长期居民。这让一些客栈经营者难以接受——他们曾被当作贵宾被大理市各级政府招商引资而来,如今,三线将他们投资的客栈划进了腾退拆迁范围,意见却没有渠道进行表达和探讨。

  多年前,大理市就已经将旅游作为支柱产业加以扶持。但人们发现,绿色产业旅游也可以成为洱海新的污染源之一。面对这次抢救洱海的整治,他们不仅希望看到,经过治理的洱海水透明了;还希望看到,治污的规划、程序、方式同样也是透明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