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OYO遭遇“水逆” 融资是条断头路?

迈点综合 · 2019-07-10 08:24:07

一个接一个的负面消息爆出,OYO的水逆期,在不停地灭火。

  入夏以来,北方炎热干燥,南方却雨水充沛,厄尔尼诺现象不经意便来了。与南北方人民同样经历冰火两重天的,还有来自印度的酒店品牌OYO。

  当代青年们,常常把一段时间的“做啥啥不顺”称之为水逆。这段日子不停爆出问题来的OYO,似乎遭遇了危机。

Chapter 1

水逆期,什么都可能发生

  一个接一个的负面消息爆出,OYO的水逆期,在不停地灭火。

  6月24日,有媒体曝光了OYO最近正在经历一轮较大规模的裁员,并且一线团队成员可能会裁掉近一半的数量,几乎所有列入裁员名单的成员在当天就必须要离开公司。这其中比较有意思的是公司首席业务发展官在入职不到两周的时间内就离开了公司,其中一位副总裁也不过短短半年的时间就递交了辞呈,而这两位高官不过是众多想要离职高管当中的一员而已。

  很快,OYO便发布了声明澄清:公司根据绩效结果和组织结构进行人员优化,是一个组织正常有序的新陈代谢,“媒体报道中把月度绩效管理曲解为大规模 ‘裁员’,以偏概全,与事实严重不符。”

  与此同时,OYO创始人李泰熙向国内的运营团队发布了一封内部信,表示OYO不论面对任何挑战终将携手共赢,并且OYO未来的发展也不会仅限于酒店行业,要在这里继续投资运云厨房和其他业务。

  这些举动被看作为“稳定军心”,但并没有堵住外界的嘴。

  而数据造假风波,也让OYO遭遇融资危机——OYO的酒店续签率已经达到了96%,并且客房数量突破50万间,甚至OYO方面还公开表示目前已经超过了华住,成为中国第二大酒店集团。可这么让人觉得惊艳的数字背后却深陷“造假风波”。有业内人士表明“真正有效的酒店仅仅可能就是这个数字的一半而已”。

  通过数字去吸引融资是非常重要的方式之一,尽管OYO声明,如此大的平台,在高速增长过程中,难免出现个别员工的违规操作和诚信问题,这一点在很多快速扩张的企业都出现过。但以此抹黑OYO酒店“数据造假”,是竞争对手和个别媒体的恶意所为。但毕竟对于投资者来说数字化的东西能够看得更具体更清晰,但以不规范的手段去巧取这样美观的数字,让投资者产生了顾虑。

Chapter 2

从疯狂到不顺,融资路走到头了吗

  从最初一个距新德里30公里的卫星城开始,仅仅经过7年的发展,OYO成长为印度最大的经济型酒店预定平台。无疑,资本是推动其发展的不可或缺的动力。据投资界统计,截止目前,OYO已经获得过至少10轮融资,其背后股东不乏软银、光速等资本巨头。

来源:投资界

  融到的金额固然庞大,而扩张所需的资金更为惊人,用“烧钱”来形容,毫不夸张。

  从2018年到现在,OYO累计获得了12亿美元的融资,但相比起花钱速度仍然是捉襟见肘。6月27日,李泰熙发布的内部信称,在OYO酒店已经投入了30亿人民币。此外,2019年5月初,OYO以约4.15亿美元(3.695亿欧元)从Axel Springer手中收购了 Leisure Group,以及更早一些收购的Novascotia、AblePlus、Weddingz、Innov8 Coworking、千屿Island等公司,再加上向美团携程支付的6亿元人民币的通道费,12亿美金已经基本不剩下什么了。

  而在中国遭遇到数据造假、裁员、高管离职等一系列的困境之后,投资者开始变得犹豫。

  投资者的犹豫,对OYO来说极为致命——有人爆料称,如果找不到资方输血,OYO的资金链或许只能撑2到3个月。

  在5月30日,OYO与华住隔空呛声,华住掌门人季琦用“OFO”影射“OYO”,称其“一地鸡毛”。

  而如今迟迟得不到新融资的OYO,似乎正遭遇这OFO式危机,甚至有消息称,OYO正试图以股权质押的方式,向软银寻求8亿美金的支持用于中国市场的扩张。

Chapter 3

死局与破局

  除了内忧,还有外患。

  被OTA围困的难题,直到今年5月才被解决。OYO和美团、携程纷纷达成合作,让OYO品牌就像普通酒店品牌一样在OTA上露出。但这次的握手言和显然是花费了不菲的代价:OYO每年向美团支付保底4亿元(每家店5万元,8000家酒店)的通道费,要求美团不上线竞争手 H hotel的酒店;每年向携程支付将近2亿元的通道费,但并未要求携程将H hotel排除在平台之外。除此之外,OYO仍将向美团和携程另外支付佣金。

  解决被OTA巨头封杀之苦后,中国的本土玩家们迅速强势反击成为OYO不得不面对的重大难题。

  单体酒店规模小、标准化程度低、硬件软件差异大难做统一的管理,同时由于间夜价格往往不高,利润空间薄,因此在OYO之前,它们通常是被酒店集团忽视的一块市场。

  而被OYO激活后,这一市场瞬间成为红海,OYO走过的弯路,都成为了后来者的寻找捷径的经验——后来者们都更加强调其在酒店运营上的专业度,H酒店推出了智能店长和八爪鱼中枢平台两大产品;索性也对外强调自身在酒店业务上的专业度,以及来自携程的流量和技术支持。

  而单体酒店业主们,原来他们没有选择,如今却能挑花眼。但对他们来说,光说好没用,真正带来客户的才最重要。

  OYO的2.0模式,成为了破局的砝码。资料显示,OYO称中国2.0模式是1.0模式的巨大颠覆。在2.0加盟模式中,OYO向加盟业主承诺保障收益,如果营收未达标,将由OYO来补齐,且OYO将注资进行基础设施翻新、提供软件系统等全方位的运营支持。

  在疯狂扩张之后,终究是要在运营上有所突破,做大还是做强,是每个酒店都要面临的难题。

  但这也意味着OYO需要更多的资金投入。

  生门,是一部分人的死门;而死门,则是另一部分人的生门,在融资面前,OYO遭遇困局,如何破局,要看运营。这一局,不仅仅是OYO的输赢,更是单体酒店的发展方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