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和平饭店总统套房悄然开放 住一晚8万元

上海青年报 · · 2011-06-04 08:18:52

  重新装修后,上海和平饭店已从去年开始陆续向公众开放。北楼的沙逊总统套房于近日悄然对公众开放,一晚价格为8万元。与此同时,九国套房也全面接受预订,重回公众视线。

  重新装修后,和平饭店已从去年开始陆续向公众开放。

  和平饭店北楼的沙逊总统套房于近日悄然对公众开放,一晚价格为8万元。与此同时,九国套房也全面接受预订,重回公众视线。

  记者昨天来到修缮一新的沙逊总统套房,这里曾经是上世纪三十年代酒店缔造者沙逊爵士的私人寓所,拥有360度的景观,可俯瞰外滩的万国建筑群。沙逊曾将这里的风景称作他的“缪斯”。套房位于酒店的顶层十楼,由一个起居室和一个卧室组成,放置的均是定制家具和顶级卫浴用品,就餐区还能容纳10人共进晚餐。

  九国套房一直是和平饭店的卖点之一,而在酒店开张之初,仅只有部分房间可以预订。昨天,记者通过和平饭店网站看到,九国套房的房间已全部开放预订,房价为每晚9000元。九国套房分别位于五楼、六楼和七楼,每层楼三个套房。修缮之后,印度、英国、中国和美国套房直接沿袭和平饭店的原有风格,而法国、意大利、西班牙、日本和德国套房则在保持不同国家和历史风格的原有概念基础上进行了重新设计,每间套房面积约178平方米。

  昨天,沙逊爵士的侄子洛尔·E·巴恩斯来到了和平饭店,并捐赠了两幅沙逊的油画像,该油画也将被放置在沙逊总统套房内。

  探访老上海的和平饭店

  和平饭店最辉煌的部分一直保留着,在最大的那个“丰”字形的交叉点上的圆形穹顶是整个饭店令人印象最深刻的部分,这处八角形的大堂原先被一个商场占据,并分割成两层,而美丽的穹顶也一直被封闭了近60年,那上面大多是旧有的,包括玻璃和Art Deco的装饰图案。

  曾被称为“远东第一楼”的沙逊大厦——包括今日和平饭店主体建筑在内、隔南京东路对峙而立的两幢建筑,自1920年代由英籍犹太人维克多·沙逊爵士倾资建成,即被认为是老上海繁华年代的象征。历经三年的全面修缮,这一建筑体中最辉煌的部分——和平饭店终得重新开张,而作为第三次全面修缮的最大成果,和平饭店八角大厅的玻璃穹顶得见天日。在此之前,这个美丽穹顶曾被全面“幽禁”了近60年。

  所有老上海的Art Deco酒店似乎都有深深的门进,之前汉口路的扬子饭店也一样,一进门就好像是一条长长的走廊,总有意无意地在暗示时光。幸好这里的reception台就在门边,不需行李拖过整条走廊进去朝拜,reception台边摆着几张沙发,做一些休息的所在,前奏响起得波澜不惊。

  这里应只是老和平饭店“丰”字形结构的一个角落,四个旋转门对着四方,总觉得那是带着起笔与落笔的毛笔字的“丰”字才对,因端口处多有些休息处,甜品屋或者尚未知晓的设施做了点睛。和平老店新开,底下的新式武器总是一样一样要慢慢往外掏。不过在酒店里面,你完全对“丰”这个字没有概念,只觉得是长长的走廊两侧有着数不清的通道,且个个通道总有着些似与不似之间的时光剪影。就好像站在图书馆,许多排书架端端正正在你面前,明明是四四方方的路径,你却总是要自动一头扎进,就此迷失了。

  要在和平饭店迷路,倒真的是简单事。不过没什么好抱怨的,为了最大程度地复原老建筑,一些现代设施只能屈从次席。比如往常显眼的电梯,倒要比那些在高楼之上的私密酒店的电梯还要复杂几分,常常拐到个角落上去,却瞧见个莫名其妙的楼梯,还细细长长打着卷,它可能通往和平gallery这样的收藏室,也可能是去二楼的雪茄吧的。我永远不知它的用意和布局的目的,就好似我永远无法越过时空去瞅瞅那位最早的主人维克多·沙逊爵士到底什么模样。他在龙凤厅里设置那种大红大绿,雕龙画凤的天才想法,到底来自哪出戏文?

  或许需要好像设计公司HBA(Hirsch Bedner Associates)和建筑师事务所AAI一样,他们在建造之前花了多过半年的时间来考察资料,征集旧有的记录和黑白照片,他们走进3年前那个被分割,扭挤,涂改,遮挡的和平饭店时,应是更不知所措,晕头转向,不仅晕在空间,也晕在时间上,他们好像考古学家在黄泥地里默默地清理着那些细碎的骨骼,踏平和平饭店的每一个角落,倒是杀出一条血路,为我们拼凑出一幅昔日的图画,将一个更适合现代人居住的和平饭店呈现在面前。

  实际上,要恢复旧观可能是整个整修过程中最轻松的部分,难的是如何将现代人对一家顶级奢华酒店的要求添加进去。要知道,曾经的和平饭店,甚至有客房使用公用盥洗室的情况,这在今日,绝对是难以想象的。AAI的副总裁谢岗说,建筑的最基本价值是使用价值,一个瓷碗可以靠博物馆的经费永久陈列,而一座无人问津,缺乏维护经费的建筑既不可能无限延长物理生命,也无从谈起文化发扬。如果和平饭店不是一间豪华酒店了,那么它的生命也就是真正地终结了。

  和平饭店最辉煌的部分一直保留着,在最大的那个“丰”字形的交叉点上的圆形穹顶是整个饭店令人印象最深刻的部分,这处八角形的大堂原先被一个商场占据,并分割成两层,而美丽的穹顶也一直被封闭了近60年,那上面大多是旧有的,包括玻璃和Art Deco的装饰图案,以及作为饭店标志的灵缇犬。虽然地面都是复原的,边上的通风口上的铁艺花饰也是新的,但是地面的马赛克花纹是根据许多的资料图片加以模仿的,而通风口的图案也是在老和平饭店出现过的,一切格调未动。

  经过四通八达的八角形大厅,可以到爵士吧和Jasmine Lounge,具有英式乡村风格的爵士吧有风格十足的大门以及八角形的桌子,这里原先叫做horse&hound,只不过当年正处于爵士乐最风光的Jazz age,而这里的爵士乐队又特别出名,才被叫开了。昔日的老爵士乐队,如今都是耄耋老人,但每日依旧照常表演,且风姿越发优盛。Jasmine Lounge是喝下午茶的地方,顶上的吊灯看上去有欧式与东南亚式混合着的装饰主义风格,大多是旧有的老货。 从Jasmine Lounge一侧往上走,可以到雪茄吧和CinCin红酒吧,这里是一层与二层之间的一个夹层,墙壁上装饰着一些具有中国风味的画作。这可能便是HBA负责此项目的设计总监Ian Carr所说的,会少量地使用本地元素,他说:“我们不能完全参照建筑的历史传统或者地方特色来营造内部空间,这一点是很重要的,因为这个项目的终极目的便是在历史魅力与现代奢华之间寻求平衡,从而成为世界一流的酒店。”

  客房区域可能是对现代奢华倾斜最大的一部分,你依然能看到许多Art Deco的东西,主要在通风口上,装饰复杂的花纹多取自老和平饭店的旧有图案,房间的家具略略具有古典的格调,但并不矫情,依然符合酒店大多数商务客人的需要。虽然使用液晶电视机,但特别做了模仿旧日风格的电视立柜。不过采用先进而标准设计的整个卫浴间则完全遵循现代人的喜好,除了那只装饰着繁复的铜质猫脚的腰形浴缸。这点确实令人欢喜,相信我,无论你如何对古典装饰艺术和古典建筑垂涎不已,但泡澡的时候绝对只想到闭上眼睛,纯粹放松一下。[page]

  上海最老最洋饭店:和平饭店的前世今生

  和平饭店

  外滩自19世纪40年代开埠以来,其建筑始终在不停翻建,能连续使用50年

  以上乃至留存至今的少之又少。但在1920年至1929年的最后一次大规模翻建中,外滩收获了一大批标志性建筑,并由此保持其基本风貌至今。其中,汇丰银行大楼、海关大楼以及沙逊大厦更是构成外滩轮廓线的最重要地标,三者之中又以沙逊大厦(今和平饭店北楼)最具旅游价值。

  和平饭店诞生的时代也是上海建筑界的“文艺复兴”时代,在它竣工前后的10年中,外滩的高楼广厦将这寸金之地的轮廓彻底改变。20余幢形态迥异的大楼,哥特式、巴洛克式、古典主义、新古典主义、折衷主义、现代主义的,构成了一部经典的建筑史教科书。经过70年的时间浸润后,这里的每幢建筑每块石头又承载了各自的精彩故事,和平饭店,就是其中最大的传奇。

  和平饭店落成时叫沙逊大厦,又称华懋饭店。其建造者维克多·沙逊,一个英籍犹太商人,一个瘸腿大亨、地产大王、军火商,老上海们管他叫“跷脚沙逊”。至今,和平饭店保存最好的房间就是在10楼他给自己留的豪华4套间,硕大的房间奢华的家具,很容易想见老沙逊当年的跋扈飞扬。

  1929年开张的沙逊大厦高13层,号称“远东第一高楼”。这一称号直到1934年83.8米高的国际饭店在南京路落成,才拱手相让。不过在外滩,它还是老大。北边紧挨着的,是1937年竣工的中国银行大楼,后台老板是宋子文。最初的设计高度是34层,凌驾沙逊大厦之上,但最后造出来只有17层,作为纳税大户的沙逊通过租界,卡住了中国银行的开工执照。沙逊当时的权势可见一斑。

  1956年,这座远近驰名的大饭店被收归国有,并改名和平饭店。曾经叱咤风云的沙逊从此已成过往烟云;1965年,与之一街相隔的汇中饭店被并为和平饭店南楼,花岗石铭牌上清楚地刻着它诞生的时刻,“1906”。从此,和平饭店的历史又往前推移了20多年,整整一个世纪的纸醉金迷、奢华往事被封存在了坚实的花岗岩里。

  一个世纪后的今天,拨开花岗岩的包裹,和平饭店的内里,腐靡不再,奢华依旧。墙上镜框里是褪色的旧上海街景,顶上是缓缓转动的老式黄铜吊扇,四周悬挂气焰尽息的万国旗,空气里有着丝丝缕缕的陈年气息。在这里,连缝隙中都透出旧上海的味道,每一样物品都是有来历的。

  大堂地面的乳白色意大利大理石来自80年前,走廊昏黄的廊灯是英伦原产,而如今鲜见于市场的法国拉利克艺术玻璃,在饭店的餐厅和会客室里随处可见。

  大名鼎鼎的和平厅里的5盏吊灯缀满了拉利克的水晶玻璃,流光溢彩中,闪烁过多少靡丽风情。拉利克家族第三代传人来膜拜过先辈80年前的杰作后声称,这几块玻璃已能抵得上和平饭店的一半资产

  多少年来,这幢A字型的坚实建筑,一直是名流出入的殿堂,马歇尔、司徒雷登、萧伯纳、卓别林、宋庆龄、鲁迅;十多年前,在和平饭店喝一杯咖啡要80元,它更像是专门接待外宾的场所;而现在,只要不怯场,尽可以踏入那扇里外两重天的旋转门,回到上海的过去。从现世到过往,或许只是一扇门的区别。只有懂她的人,才能体味出门后的传奇,传奇中的故事。

  看点一:博物馆

  今年上半年新建的小型博物馆,展示了几十件与饭店有关的古旧物品以及大量照片。50年前的骨瓷餐具、70年前由饭店提供的只能刻下4分钟录音的铝质“光盘”、近80年前的银制雕花杯套。

  看点二:沙逊阁

  10楼的沙逊阁,是根据当年“跷脚沙逊”的私人卧室和书房改造的。凭窗远眺,看得见阳光下波光粼粼的黄浦江,也看得见夜幕下闪烁的灯河。现在是上海最高级的宴会厅之一,很多人慕名而来。

  看点三:屋顶露台

  和平饭店的顶层露台很有名,其中英国维多利亚式的屋顶花园,被称之为“上海最浪漫的地方”。凭栏远眺,江风猎猎,憧憬迷思,外滩的浪漫与休闲气质,许多人是从和平饭店的顶层露台开始感受到的。

  看点四:九国套房

  从当年华懋饭店开设之初保留至今的客房。分别为中、英、美、法、德、印度、日本、意大利、西班牙等九国风格的客房,其中英国套房全部家具都是80年前留下的老古董。

  游玩方式:和平饭店目前推出怀旧游,从50元到150元三种套餐式游览线路,饭店比较有名的景点包括和平厅、屋顶花园、龙凤厅、扒房、九国套房、博物馆、爵士酒吧等都可以参观到。

  大事记:

  1901年

  华俄道胜银行(今中山东一路15号)破土动工,这栋于1904年落成的大楼是上海率先采用钢梁柱外包混凝土的钢骨混凝土建筑之一。在随后的1908年建成的德律风公司大楼(位于今江西中路汉口路)则是上海首座完全采用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建筑。1911年竣工的盛名远播的上海总会(曾是东风饭店所在地)也是沪上较早应用钢筋混凝土结构的重要实例。

  1910年

  徐家汇大教堂建成。这座约60米高的哥特式建筑成为当时上海市区无可争议的最高楼宇。其建筑师道达尔也因此获得了更高的声誉。

  1916年

  天祥洋行大楼(后改名为有利银行大楼)建成。这是上海第一座有着钢框架结构的建筑。现在,它已变身为著名的“外滩3号”,成了一处顶级时尚场所。而半世纪前煊赫一时的先施公司(1917年竣工)与永安公司(1918年竣工)后来分别成为上海时装公司与华联商厦所在地,在南京路续写当年繁华。

  1923年

  汇丰银行大楼建成,其巨大半球形穹隆顶至今依然是外滩的最突出标志之一。当年,英国人曾将之标榜为“从苏伊士运河到白令海峡最华贵的建筑”。

  1927年

  海关大楼建成。这已是第三代海关大楼,其前身分别为开埠后建成的中式衙署建筑与1893年建成的哥特复兴式建筑。海关新大楼则体现了从复古主义向艺术装饰主义建筑风格的过渡。可以说,三代海关大楼本身就是一部外滩建筑史。

  1929年

  沙逊大厦落成(今和平饭店北楼)。它是上海第一座10层以上的高层建筑,并以其77米的高度夺取了沪上第一高楼的桂冠。

第一时间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0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