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澳大利亚叫停旅游广告

京九晚报 · 2020-01-15 09:56:12

持续数月的山火已经危及澳大利亚旅游业,旅游主管部门不得不叫停由澳知名歌手凯莉·米洛格担纲的旅游宣传计划。

  澳大利亚去年10月初现林火,火势过去数月不断蔓延,过火面积超过1000万公顷,相当于韩国的国土面积。这场灾难波及澳大利亚东南部三个州,迄今夺去28人生命,包括4名消防员。持续数月的山火已经危及澳大利亚旅游业,旅游主管部门不得不叫停由澳知名歌手凯莉·米洛格担纲的旅游宣传计划。

  质疑 此时来澳看什么?

  法新社13日报道,澳东南部三个州山火蔓延数月,一路烧到一些海边度假小镇,迫使数千名游客不得不从海边撤离。另外,大量外国游客取消前往澳大利亚的行程,美国国务院也针对澳大利亚升级安全建议,提醒游客“多加小心”。

  澳大利亚山火的照片在媒体和社交媒体广为传播,触发全球关注与震惊。澳大利亚旅游局在林火发生期间投放的旅游广告受到质疑,被指时机不当。

  悉尼科技大学讲师戴维·贝尔曼说:“我们一直推销澳大利亚的清新空气、蔚蓝天空、洁净沙滩和各类动物。不幸的是,人们看到的是烧焦的考拉和袋鼠。”

  澳方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的过去12个月中,超过900万人访问澳大利亚,为当地经济贡献450亿澳大利亚元(约合310亿美元)。澳大利亚旅游局局长菲利帕·哈里森说,现在就林火造成的损失给出具体数字为时过早。不过,在研究旅游业风险和危机管理的贝尔曼看来,灾难适逢旅游旺季,这次的损失应以“数十亿”计算。

  灭火行动转守为攻

  多名澳大利亚消防志愿者12日说,得益于有利的天气状况,他们数周来首次得以转守为攻。在澳大利亚东南部的新南威尔士州小镇博达拉附近,消防志愿者们抓住难得的有利天气条件,从节节防守,转为主动出击切断火势去路。澳气象部门预计,有利天气条件将持续一周,不过,如果今后一段时间没有强降雨,大火估计还要持续燃烧数周;如果天气状况再度恶化,火势也可能再度加重。

  蓝山变黑山 雨如墨

  近日,持续燃烧的山火蔓延至曾被誉为“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方”——澳大利亚蓝山国家公园,山火过后,蓝山变成了黑山。澳大利亚蓝山国家公园地处悉尼西边,总面积将近100万公顷,是著名的世界自然遗产。由于蓝山长满桉树,桉叶散发出的蒸气在阳光的折射下呈现蓝色,蓝山因此得名。

  现在,山火烧毁了蓝山地区大片森林,树干漆黑,枯叶暗红,蓝山已经变成了“黑山”。山火还造成蓝山地区数十栋房屋被烧毁,两名消防员遇难。

  12日,新南威尔士州库马地区的居民拍摄了几张当地降雨后的照片:雨水被林火产生的灰尘污染,呈现棕色甚至墨汁一般的黑色,并且散发出刺鼻的烟熏气味。

  数千考拉 或已死亡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林火肆虐,可能导致数以千计考拉死亡。“多达30%的考拉栖息地已经遭到毁坏,”澳大利亚环境部长苏珊·利近日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大火熄灭后,我们会做相应评估,将了解更多(情况)。”至多2.8万只考拉栖息在新南威尔士州中北部海岸地区。由于这一地区近几个月林火频发,考拉数量明显减少。社交媒体上一组考拉从林火中获救后喝水的照片获得全球网友关注。

  考拉迁居新西兰? 专家说“不可行”

  澳大利亚林火肆虐,烧毁大片考拉栖息地,不少人为这一“萌物”命运揪心,澳大利亚的近邻新西兰人想到,不如让考拉集体迁居新西兰?不过,专家很快给这个主意泼了冷水。德新社报道,截至13日下午,倡议“新西兰引进考拉”的请愿书已筹集6500多份签名。请愿书写道:“考拉在澳大利亚面临功能性灭绝,它们有可能效仿许多其他澳大利亚原生物种,在新西兰茁壮生长。”

  请愿书提到,考拉主要以桉树叶为食,因而不会破坏新西兰本土生态系统;新西兰有将近3万公顷桉树林,与澳大利亚桉树林面积相当,能够为考拉提供丰富食物来源。

  据世界自然基金会估算,可能超过10亿只动物在林火中丧生,包括袋鼠、考拉等澳大利亚代表性动物。

  澳大利亚环境部长苏珊·利13日视察一家救治烧伤考拉的“考拉医院”时说,当前估算损失为时尚早,但这一场林火无疑造成“生态悲剧”,考拉“受害尤其惨重”。

  她说,政府将设立工作组,为救援考拉和恢复考拉栖息地制定计划,将考虑“一些创新方案,包括是否能够把考拉安置在非原始生长地”。不知是否被澳官员的话激发“灵感”,新西兰人请愿“考拉搬家”,但专家指出“不可行”。

  悉尼大学动物学家瓦伦蒂娜·梅拉告诉德新社记者,把一个异国物种迁移到新地方,可能对当地原有物种以及整个生态环境产生影响。梅拉说,考拉天生十分“挑食”,“可能根据树叶的毒素和营养成分,仅仅选择某几棵树、甚至这些树的某部分叶子作为食物”;即使在同一片栖息地内,“住处”相隔不远的考拉也可能偏好不同“口味”的桉树叶。

  别说搬家到新西兰,即使在澳大利亚境内,想要转移个别考拉也十分困难。“光有桉树,不一定能满足个别考拉的需求,更别说迁移整个种群。”梅拉提醒公众,把澳大利亚本土物种引进新西兰的事不是没做过。比如,为了做皮毛生意,新西兰19世纪50年代曾引进澳大利亚负鼠,但这种动物很快泛滥成灾,直至今天仍在祸害新西兰的原始森林。“我们应该吸取教训,做出重大环境决策时听听专家的意见。” 

第一时间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0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