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尼影业再拓主题乐园:追赶迪士尼、环球影城,多巨头“内容战争”白热化

执惠 · 2021-04-13 10:12:21

优质内容是门赚钱好生意。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 执惠

  主题乐园新风声再起。

  近日,索尼影业宣布全球首家主题水上乐园“哥伦比亚电影水世界”落户泰国。乐园占地超过5万平方米,包含八大沉浸式电影主题区域,旨在打造一个世界级好莱坞巨制影片主题景区。其计划2022年进行试营业。

  疫情下泰国入境游恢复尚难见明显曙光,索尼的谋图是什么?

  该水上乐园被认为是泰国东部经济走廊建设的一部分,这一经济走廊属国家战略,加之索尼应为IP授权轻资产模式,有躺赚之意,而泰国入境游也终有恢复之时。

  索尼影业可与迪士尼、环球影城位列同一梯队,内容IP的开发、授权等同类赚钱模式,只是后两者在主题乐园领域优势明显,索尼尚处于下风,这和各自的实力、业务模式等有莫大关系。索尼希望有更多的追赶动作,能不能成?

  而不管模式轻重,国际内容巨头在IP变现、内容“战争”等方面已相对更为胶着,也给主题乐园的市场竞争带来更多搅动效应。

  索尼+泰国,是个好组合吗?

  水上乐园“哥伦比亚电影水世界”由索尼和泰国Amazon Falls公司(度假村开发商)合作开发,占地14英亩(约56656平方米),选址于泰国芭提雅班沙瑞的海滨小镇,主要包括根据索尼“捉鬼敢死队”“精灵旅社”“黑衣人”等全球知名电影打造各种水上游乐设施,这些电影都是索尼2016年亏损7.19亿美元之后全球票房得以成功的主要推手。

  这一乐园预计将于2021年10月分阶段陆续开放,并于2022年进行试营业,并计划在未来与顶级住宿、技术、零售和餐饮伙伴建立新的合作关系,开创更多的综合娱乐目的地。

  该乐园被认为是泰国东部经济走廊建设的一部分,背后其实有着重要背景。

  泰国东部经济走廊旨在建成泰国产业升级的区域平台,打造泰国东部沿海经济特区,以带动泰国整个产业结构调整,促进社会经济发展,于2017年推出,是泰国的国家级战略,背后是更宏观的“泰国4.0”战略方针,即通过竞争力、包容性和绿色增长发展引擎,推动泰国原本以劳动密集型低技术含量的产业,向高新技术高附加值的产业进行升级转型。

  东部经济走廊也是泰国著名的旅游目的地,有芭提雅、西昌岛、象岛等国际旅游景区,其中,芭提雅年平均游客量已达千万人次。

  而发展高端旅游正是泰国东部经济走廊建设的内容之一。

  按规划,东部经济走廊到2021年要实现的目标包括5年内(2017年-2021年)年平均GDP增长5%,年平均新增就业人数10万人,年平均游客数量增加1000万人次。

  泰国政府为保证东部经济走廊规划的成功,也从土地、投资促进、税收、审批等多方面为投资者提供便利和优惠条件。

  那么,索尼在泰国的水世界乐园扮演什么角色?

  旅游产业的升级、旅游人次及收入提升,脱离不开目的地的产品供给体系更新、做厚,并通过更大体量和更深层级的新项目来带动体系的正循环。芭堤雅区域目前已有少主题乐园,包括体量不一的水上乐园,索尼的水世界乐园可与这些项目形成乐园矩阵效应,前提是差异化较为显著,索尼诸多的电影IP(比如精灵旅社、绝地战警等,更知名的是蜘蛛侠,但因协议约束目前做不了具体更多的授权)是其优势所在,在世界范围内积累了大体量的粉丝受众,这也为其做长IP产业链,寻求长期效益提供了基础。

  竞合之下,另一面,新项目也将使得不同乐园之间的竞争无可避免会加剧。索尼影业所植入的IP及主要构建的骑乘设施等偏动力型娱乐体验,偏惊险刺激,比较契合年轻人需求,和芭堤雅的主流客群也算较为契合(但亲子化体验属性不够强,和环球影城的乐园业态模式相对接近,较难满足全龄段需求,持续竞争力存在隐忧),这给当地的旅游消费可能带来新的触发点或承接物,会是当地游客消费链条消费里新的一环,但较难成为吸引增量客群的直接入口,也就是其作为芭堤雅新的旅游吸引物的可能性其实不大。

  芭堤雅及整个泰国的旅游业,入境游客群是一大依赖,按目前疫情走势预估,纵泰国推出多样的入境游恢复政策,但其入境游市场的整体恢复,今年内至明年,概率都还不大,索尼的水世界乐园开业的客流存在一定问题。

  但从两个角度分析,索尼影业此举有可行性。

  一是综合已有信息可发现,这个水乐园大概率仍是索尼影业的内容IP授权范畴,自己参与投资的可能性不高。IP授权基本是躺赚的生意,暂不说项目最终运营如何,部分钱基本提前到手了,而运营不佳是否会砸牌子当然要考虑,但自然会有先期风险评估,或者这是后话了;

  二是泰国是跨境游的重要目的地之一,入境游也终有完全恢复的时候,当出游变得安全时,不排除泰国入境游出现较好的爆发态势,就算后续回落到疫情前水平,芭堤雅也还是大流量聚集消费地。索尼影业可以期待下。

  内容IP有多赚钱?

  作为好莱坞现今五大电影公司之一,索尼影业的江湖地位自然不低,积攒了不少知名电影电视内容IP,相比相比影片上映的短期票房收益,进行IP授权和主题乐园项目的打造,才能将IP的价值延长,“压榨”得更充分,以及做新IP体系,延长IP的生命周期,在新旧IP开发、做高收益价值中带来循环可能。

  强势IP形成的主题乐园业务确实赚钱。

  2019年,迪士尼营收696亿美元,其中37%的营收来自主题公园业务,是迪士尼最大的业务板块。也正如此,疫情导致全球迪士尼乐园关闭,进而带来迪士尼2020年整体业绩不佳。

  迪士尼2020年的运营利润亏损74亿美元,主题公园业务占93%。NBC环球旗下的环球影城类同。2019年,环球影城营收为340亿美元,主题公园业务占17%,而2020年四个环球影城主题公园运营利润亏损占公司总体的25%。

  从某种程度上说,索尼影业进入主题公园的策略与华纳兄弟类似,后者自从1998年将时代华纳出售给六旗娱乐之后不再有自己的主题公园。此后,华纳兄弟将DC漫画与兔八哥人物形象授权给六旗娱乐,然后根据公园的收入每年收取一定的费用。另外,华纳兄弟还将《哈利波特》系列电影的主题公园使用权授权给环球影城。澳大利亚的威秀集团与华纳兄弟联合制作一些电影,所以也在澳大利亚昆士兰运营华纳兄弟电影世界主题乐园。

  索尼目前布局主题公园主要是IP授权合作,比如迪拜主题公园度假区和迪拜电影乐园、德国海德公园。IP授权基本是“躺赚”的生意,虽主题公园线下项目在收益层面有直接的更多空间,但其投资打造资金、运营要求、回报周期等,都让这门线下生意显得颇不容易,虽迪士尼、环球影城珠玉在前,但也是付出了很多很重的成本和心力。

  当然迪士尼、环球影城在IP开发、主题公园建设运营等长链条的做厚做长及其带来的巨量回报和未来空间,也让索尼有更多想法。

  索尼全球合作伙伴、品牌开发执行副总裁及实景娱乐负责人Jeffrey Godsick表示,上述泰国水乐园项目是公司未来十年左右长期计划的一部分,目的是打造像迪士尼和环球影城那样的主题公园景点。

  Godsick还表示,除了主题公园及其他几个单个景点外,索尼也在根据已有的电视和电影IP尝试做室内娱乐中心和主题巡展,这是一个10年到20年的长期计划,未来索尼会以不同的实景娱乐方式实现以上项目。

  除泰国外,Godsick透露,索尼也在与世界各地的其他主题公园公司沟通商谈。尽管他的团队目前让以主题巡展和授权协业务为主,但也不排除索尼联合美国或欧洲合作伙伴共开主题公园的可能性。目前,他表示,索尼要做的是,专注为主题公园扩张及体验项目打造做一些基础工作,以期疫情过后,旅游业迅速恢复,迅速启动这些项目。

  索尼影业也尝到了更多甜头。

  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2020财年前三季度报表显示,索尼集团(索尼影业母公司)收入为6.78万亿日元,运营利润为9054亿日元,同比增长4%和12%。其中,影视业务收入5586亿日元,运营利润787亿日元,收入虽然同比下降18%,但运营利润却暴增75%,主要是因为电影营销成本大幅下降,家庭娱乐与电视授权收入大增。

  大概率来看,索尼影业对重资产模式打造线下IP主题乐园,还不是很动心,这也有利有弊,利好前文基本已述,参看迪士尼也就基本了然。弊端之一,对索尼影业的IP业务市场扩容,以及收益大幅提升有制约。

  以中国市场延伸来说,索尼影业其实早先就有在中国市场布局乐园项目的考虑(应也属轻资产模式),但尚未能落地。

  2018年,上述的Jeffrey Godsick在华正式公开索尼(哥伦比亚影业)主题乐园的项目构想,而这也是索尼在全球范围内的第一家主力级主题公园。该主题公园最终选址武汉,将引入索尼影业IP及声光电技术,还有本地化的IP内容,但目前还未有具体的线下实体。

  从IP强度来说,索尼影业整体不如迪士尼和环球影城,而IP类型导致落地的线下场景体验相对不够沉浸式,于家庭亲子客群吸引力不高。上海北京两个重地已被占领,加上自己不重投,其在中国市场的开拓还较可能在主要二线城市,但竞争力其实难言多高,也意味着索尼影业一方面将有更多IP落地为主题乐园项目,另一方面其对国际主题乐园市场搅局效应如何,也还要看其业务包括投资等策略。

  我们以乐高乐园、六旗娱乐两个主题乐园品牌在中国市场的布局,作为侧面案例分析。

  乐高乐园目前在中国有3家主题乐园,位于四川天府新区的为轻资产模式,选址上海金山区、北京房山区的两个偏重资产模式,乐高乐园或默林娱乐参与项目投资。这说明什么?

  在一线城市落地项目中,IP方参与投资有必要性,虽增加投资风险,但也能增加自身对项目的参与影响权限,同时能获取项目运营的市场收益更多分成。一线城市项目的成效,有“打样”效应,很大程度上影响着项目在二三线城市的轻资产输出情况。

  而从具体区域选择来看,上海迪士尼在浦东,是强势区域,北京环球影城在通州,也是潜力强势区域。乐高在上海金山区、北京房山区,单从区域层级来说,都不如迪士尼与环球影城。

  再说六旗娱乐,其此前深度绑定地产商山水文园,一方面,主题乐园与文旅地产项目的彼此需求推动双方合作;另一方面,绑定一家资金实力、拿地能力、运营能力等都不算突出的地产商,背后这处主题乐园品牌的不够强势以及在中国市场扩张的强诉求。

  对应来说,索尼影业的IP要在中国落地为实体乐园项目,预计也不会多容易,可选区域、运营成效等会相对受制,反而是轻资产输出具备更多可能性,更稳妥,也意味着大幅扩张难以短时完成。

  多巨头的“内容战争”

  不管是轻资产还是重资产,不管是躺赚,还是重注主题乐园谋求更大价值收益,内容都是底座、基础。而如果换一个视角,以漏斗效应来形容,内容也是赚钱的入口、基础实体,大体量的内容经过筛选,向下“漏”出形成IP授权、衍生品开发、主题乐园项目等。

  优质内容要扩容体量,要扩大价值效应,于是新内容被不断开发、内容矩阵被组合,内容传播渠道平台要不断构建,强化内容影响力,变现内容,流媒体成为竞争高地,流媒体事实上已成为内容开发平台、传播与变现平台。

  于是,也就有了“内容的战争”。

  2019年,索尼斥资1.95亿美元收购美国影视公司Silvergate Media,后者拥有海底小纵队、彼得兔等IP影视版权,通过此次收购索尼意在加强其在儿童娱乐领域的影响力。根据协议,索尼影视娱乐将100%控股Silvergate Topco Limited,资产包括Silvergate与万达集团合资公司49%的股权。此外,索尼影视娱乐还获得彼得兔电视剧少数股权,该电视IP仍由Slivergate CEO Waheed Alli控股。通过此次交易,索尼影视娱乐计划扩大动画电视剧方面的业务,也符合索尼将影视业务多元化战略。

  同样在2019年,迪士尼收购21世纪福克斯,花了713亿美元,被认为是“高溢价”。迪士尼由此拿下:福克斯的电影和电视节目制作部门(包括20世纪福克斯、福克斯探照灯、Fox 2000)、娱乐内容有线电视网络以及国际电视业务;X战警、阿凡达、辛普森一家等IP和FX有线网、国家地理等平台;还有福克斯在对标Netflix的Hulu的股份、印度Star电视、欧洲Sky电视39%股份等。

  交易中有内容IP、有渠道平台。迪士尼既为了增加自己的IP储备,也为了增强体育流媒体ESPN+和影视流媒体Disney+的能力。

  疫情影响反而给流媒体带来更多扩张机会,目前Disney+的用户已经破亿。美国流媒体巨头Netflix2020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其视频流媒体服务的订阅用户数量首次突破2亿。

  去年12月,索尼以12亿美元收购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旗下的动漫流媒体服务平台Crunchyroll,这是一个拥有300万用户的动画网站,既为自家动漫内容传播变现提供平台,也算是更多涉入了与与四大流媒体巨头Netflix、亚马逊、迪士尼以及华纳传媒旗下HBO Max的竞争。

  此外,在与Crunchyroll达成交易前,索尼于2017年收购了美国动漫发行商Funimation Productions高达95%的股权;去年4月,索尼4亿美元投资哔哩哔哩(简称“B站”),增加双方在动画、移动游戏等领域的合作,也帮助索尼更快进入中国市场,带来业务增量。

  利益之下也没有绝对的对手。

  近期信息显示,奈飞获得索尼新电影在影院上映之后在美国的独家版权,这意味着未来《勇敢者游戏》《蜘蛛侠》等电影将入驻奈飞流媒体平台。此外,索尼公司娱乐部门还未奈飞提供第一时间购买索尼非影院上映电影的机会,并参与电影的制作,这就使得奈飞平台上的原创电影大幅增加。双方并未透露协议的条款,但据彭博社之前的报道,索尼每年可获得2.5亿美元。

  据悉,奈飞从索尼获得授权的电影包括往年索尼全球票房最多的电影。此外,奈飞还将在平台上线《蜘蛛侠》衍生电影《暗夜博士:莫比亚斯 》 以及改编自畅销书的《蝲蛄吟唱的地方》。

  该协议从索尼2022年新上映电影开始,而之前索尼的付费电视授权协议已与狮门娱乐的流媒体平台StarZ签订。虽然这些电影并不能保证奈飞能吸引数百万新的订阅用户,但鉴于奈飞自身每年斥巨资打造将近60部原创电影,索尼的这些电影能够保证及时补充奈飞自身电影推出的间隔时间。在此之前,奈飞有相当一部分新电影来自迪士尼,但迪士尼推出Disney+之后收回了对奈飞的电影授权。

  优质内容值钱,而围绕优质内容的争夺风声疾起而难停。


随时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2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

邮件订阅 吐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