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爆仓”后,文旅商该如何重启?

旅游地产观察 · I先生 · 2021-11-28 21:01:12

“搞钱”或许能解决文旅重启的一时之需,但并不是这个行业健康发展下去的永恒解决之道,不是吗?

  新人笑不起

  旧人没地哭

  “文旅商”这个现在听来,既熟悉又普通的“称号”。如果放到五年、十年前,或许很多地产商还会觉得这个词真的很新潮前卫?

  2014年是继2008年房地产销售“黄金潮”后,非比寻常的一年。这一年,传统的头部房地产商,迫于“政府购房限制”、“房地产产业调整”等外部政策的压力,提出了“房企”向“文旅企业”转型的初衷,无数的房企纷纷响应,一拥而上。他们凭借“博人眼球”的想法,手中“亦真亦假”的景区资源、IP文化,向各地政府抛出了“文旅噱头”范十足的开发建设诉求,数年后这些房企被添上各色标签,什么“文旅特色小镇”、“六星级酒店”、“文旅大型综合体”、“旅游度假区”......总之,只有你我想不到的“词”,没有他们弄不出来的“事”。

  走出2020的文旅“停滞年”,2021年的文旅年,依旧风波不断,多家文旅企业主不是频频“越线”,就是被爆料深陷巨债,甚至还有少数企业出现了项目停工、频繁裁员的处境.....

  近日,卖过矿泉水、搞过足球队、想造车的恒大还是遭遇了“爆雷”。8月初,恒大在一系列的约谈后,交出了“保楼状”。时隔三月,据恒大资本圈的知情人士消息称,从7月初至今,为了维持恒大集团的正常运营,许家印已通过个人的资产的方式,对恒大实施救援,累计向恒大注入资金超70亿元现金。面对这种“杯水车薪”的营救方式,不知道恒大集团还能撑多久?

  恒大债务危机爆发之前,聚焦2020年恒大业绩发布会,许家印曾说:“恒大已经不是单一的地产企业,未来将把集团的八大业务进行拆分上市,实现一个崭新的恒大集团架构。”随后,恒大玩起资产捣腾的游戏,先把恒大酒店从地产剥离,归为恒大旅游管理旗下,又把恒大旗下的童世界、恒大管理重新包装后,在香港注册发展成为全资控股公司。现在看来,这个两步走的战略只不过是把债务分散化,试图通过“轻资产”的方式来化解可能随时爆发的债务危机。随后的种种,相信大家还历历在目,这里只是想说类似恒大这种变戏法,演大剧的地产商还有很多,企业可以有想法,但真的不能太儿戏。

  另一个靠“资不抵债”内卷式发展的企业——海航集团,继恒大之后,成为了2021年最能折腾的企业之一,据“海航集团”公告消息,9月30日,航南海航集团党委书记顾刚指出海航集团进入破产程序以来,共接收2万亿债权申报,最终确认债权1.1万亿元。这波神操作就是告诉市场海航就是“瘦死的骆驼”,海航破产重组后,日子必定一天比一天好。然而,11家公司债务的规模体量,涉及海航控股、乌鲁木齐航空、福州航空、祥鹏航空、新华航空等公司,并且理不清的债务及股权关系,让人不禁想到1.1万亿元的债权,何时才能得到清算,五年、十年,还是数十年,时间会找到解决的办法,安心静观便好。

  谁也没有想到手握大湾区200多个旧改项目,身价千亿规模、脚下三条红全开绿的佳兆业,最终输给了3亿理财产品的汇兑期限?

  2021年的资本市场,美元债成为了很多文旅地产企业随时爆仓的隐患。按照相关平台统计,佳兆业的美元债仅次于恒大集团,高达115亿美元。受恒大美元债挤兑的影响,佳兆业的美元债又遭到了华人置业的“围追堵截”,三次连续的抛售让佳兆业赔了近8亿美元的本金及利息......随着恒大的“爆雷”,市场散户蜂拥而上,要求挤兑佳兆业的3亿理财产品,结果佳兆业还是输给了时间,输给了资本的“游戏”。

  相比上世纪成立的新联华、被称为“西南王者”的蓝光发展、多个文旅迟迟未能完工的泰禾地产等数十个有头有脸的文旅商,恒大、海航、佳兆业这些个大风大浪拼过来的金主,他们究竟算是“幸运儿”,还是“存活者”?

  当风起时

  文旅重启

  当风起时,文旅需要“重启”,而文旅商也该“塑形”、“减肥”?

  有人说:“2021年的文旅商不是忙着筹钱,就是走在去筹钱的路上。”这话很接地气,也客观反映了文旅商“缺钱”的真实现状。所以,整个一年,花样百出的营收手段,目的都很单纯就是为了“钱”,不信我们往下看?

  2019年的盲盒经济,让泡泡玛特在2020年估计1100亿港元。2021年,泡泡玛特一个没有故事的IP,对外宣称自己要做一个主题乐园,不知道迪士尼和乐高怎么看,反正“旅游盲盒”的经济模式,被不断的模仿,一大批跃跃欲试的航企、文旅商,纷纷推出了盲盒性质的产品,结果大卖特。盲盒旅游经济的主意,或许会成为2021年文旅重启时,文旅商们值得思考的方向。

  “雪糕”、“冰淇淋”里面的文创“突破点”,文旅商不能忽视的挣钱细节。记得三星堆文创馆推出的300多个文创产品中,一款青铜面具的冰淇淋火出圈后,故宫的狮子雪糕、玉渊潭的樱花雪糕、圆明园的荷花雪糕......就在今年的五一假期创下了不俗的营收成绩,这些文创雪糕的作为消费者对景区游玩的另类体验,不仅可以增加消费者认同感,还增加景区的曝光量。所以,怎样改变消费者对自家项目的“认同感”和“获得感”,才是一个文旅项目持续盈利的根本。

  靠自身条件解决企业疫情后生存的案例,还有很多就不再这里一一讲述。虽然疫情的动荡,加速了文旅商想要快出快进资本市场,迅速捞一笔就离场的心,但是消费者的眼睛是雪亮的,只要你服务好他们,短期内他们不会给你和企业带来巨额资金,长期来看文旅企业已经获得很多企业无法获得的“奖励”。

  所以,当一个文旅业每天扎根在资本市场,乐此不疲的捣腾资本时,千万不要忘记一个不经意的服务体系、一份精心准备的“客户答谢”,或许会给深陷泥潭之中的企业,带来一丝转机。

  文旅,正在由简单的“地产+旅游配套”模式向综合性的“旅游+X”模式发生着改变,而“文旅+”的产业发展方向,也在与国家城市建设、产业提升、乡村振兴的不断融合中,碰撞出了很多不可思议的“火花”,在这些“火花”引导下,融创、万科等一批昔日的地产头部企业,找到了自己的文旅发展战略之路,也为2021年的消费者带来了眼前一亮的力作。

  所以,“搞钱”或许能解决文旅重启的一时之需,但并不是这个行业健康发展下去的永恒解决之道,不是吗?


6

评论

邮件订阅 吐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