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上市主题公园2018年财报

执惠 · 2019-05-04 08:10:00

6家主题公园类企业(含新三板)整体成绩尚可,但各自背后的隐忧或挑战也愈加显现,包括游客人次下滑或人次增加遇瓶颈、门票收入依赖较高、规模扩张高负债承压等。

执惠统计发现,华侨城A、宋城演艺、海昌海洋公园、华强方特、恐龙园、大连圣亚的2018年营收同比都有增长,其中华侨城A、宋城演艺、华强方特、恐龙园、大连圣亚营收和净利润双增,只有海昌海洋公园的净利润同比下滑85.86%。

2018年华侨城A营收481.42亿元,同比增加13.70%,净利润105.89亿元,同比增加22.52%,体量及增速皆为6家企业中最高,其他企业营收为十亿元级和亿元级,增速次高者为恐龙园、华强方特,各自营收增速分别为13.04%、12.49%;另宋城演艺净利润12.87亿元,增幅为20.57%,华强方特净利润7.87亿元,增幅为5.12%,其他企业净利润不足亿元。

或多或少,或轻或重,6家企业都在二线尤其三线四线城市,乃至更下沉区域寻求规模扩张,当然也不乏进军一线城市者,比如宋城演艺、海昌海洋公园。

无可避免,它们既要面对彼此间同区域的激烈竞争,以及不少知名地产商类同项目的“排兵布阵”,还要在迪士尼、默林娱乐、六旗等外来者的“包围”中找到突围路径。此路漫漫。

1  挑战加剧,多项目异地扩张

华侨城A的业绩相对较为突出,在于其传统地产、旅游地产贡献了多数收益,而就单体主题公园来说,其所面临的挑战也在加剧。

华侨城A 2018年总营收481.42亿元,同比增加13.70%,净利润105.89亿元,同比增加22.52%。其中旅游综合业务营收196.57亿元,同比增加6.08%,占总营收40.83%,同比2017年下降2.93个百分点;房地产业务营收280.45亿元,同比增加20.06%,占总营收58.25%,同比2017年上升3.08个百分点。

4-1.jpg

据华侨城A公告发布的其公司债券2018年跟踪评级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3月,华侨城A共有7个欢乐谷分布在深圳、天津、成都、北京、上海、武汉和重庆,另有深圳世界之窗、锦绣中华(深圳)、长沙世界之窗。

2017年,深圳、成都、北京三地的欢乐谷游客量都下滑,天津、上海、武汉三地的欢乐谷游客量增长,两者相冲抵,游客总量还是下滑10万人次左右。深圳世界之窗、锦绣中华整体客流保持增长,长沙世界之窗客流微跌。

4-2.jpg

(来源:华侨城A公司债券2018年跟踪评级报告)

周边项目竞争加剧是导致部分欢乐谷客流下滑的主因之一。另外2013年7月开业的天津欢乐谷客流增长较慢,到2017年底尚未突破200万人次。

不过华侨城A还在扩大欢乐谷板块。按计划,南京欢乐谷水公园、顺德欢乐海岸将在2019年开业,开发建设已落地郑州、襄阳和西安等新落地项目。同时,在区域核心城市寻求欢乐谷项目布点机会,探索打造可在二三线城市布局的子品牌。

这些主题公园能否实现业态的丰富化和差异化,将是成败关键。另可以发现,在“文化+旅游+城镇化”转型战略下,华侨城集团的投资重点落在文旅综合体等综合类项目。执惠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4月中上旬,华侨城集团旗下公司签约、动工文旅项目及拿地项目约11个,概算签约投资金额超600亿元,多为文旅综合类项目,涵盖东莞、成都、淄博、潮州、茂名和兰州等地。

业务板块多地扩容,也是宋城演艺的选择。

宋城演艺主营业务分三大板块,现场演艺、旅游休闲和互联网演艺,主要收入来自现场演艺各景区的门票收入和六间房互联网演艺平台收入。

2018年,宋城演艺总营收32.11亿元,同比增长6.20%,净利润12.87亿元,同比增长20.57% 。其中现场演艺营收16.74亿元,占总营收的52.13%,同比增长11.6%;互联网演艺营收12.34亿元,占总营收的38.42%,同比下降0.53%;旅游服务业营收3.04亿元,占总营收的9.45%,同比增长7%。

2014年—2018年,宋城演艺营收分别为9.35亿元、16.95亿元、26.44亿元、30.24亿元、32.11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37.78%、81.21%、56.05%、14.36%、6.20%;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61亿元、6.31亿元、9.02亿元、10.68亿元、12.87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17.11% 、74.58%、43.10%、18.32%、20.57% 。

自2015年至2018年,宋城演艺营收同比增速持续走低,净利润同比增速2015年至2017年持续走低,2018年止跌走高。

2018年6月,六间房与密境和风重组,六间房今年将不再并表宋城演艺,算是完成商誉“排雷”,但宋城演艺营收的保证与增加压力也将更大,将取决于现有演艺项目运营效能提升,以及西安、上海、张家界、佛山、澳大利亚黄金海岸及西塘演艺谷等项目的落地推进情况。

其中上海项目城市演艺的探索、澳大利亚黄金海岸项目海外复制扩张,将很大程度决定宋城演艺向一线城市、海外扩张的可行性以及未来营收天花板的高度。

再冲刺A股上市

6家企业中,华强方特、恐龙园的净利润位列第三、第四。它们的共同点是曾冲刺A股上市未成,后转战新三板,目前还在继续冲刺中。

华强方特2018年营收43.45亿元,同比增长12.49%;净利润7.87亿元,同比增长5.12%。

目前来看,华强方特营收的主要来源为文化科技主题公园收入,2018年该项收入为36.04亿元,占总营收82.95%。其中创意设计收入10.73亿元,同比增加3.77亿元,增幅为54.31%;文化科技主题公园建设收入3981.9万元,减少675万元;文化科技主题公园运营收入24.92亿元,同比增加2.65亿元,增幅为11.89%,主要因南宁方特东盟神画投入运营,原开园项目运营情况较好。

华强方特未来一段时间营收增长重点之一还仰赖新主题公园项目的落地扩张。据其2018年年报,其2018年已先后签约济宁、徐州、台州、商丘等项目,按计划推进长沙、邯郸、荆州、嘉峪关二期及安阳等多个项目。二线尤其是三四线城市依然是其布局重点,这些城市在所属区域或有经济优势,或有交通优势,或具备较好的旅游资源。

这些优势能否转化为项目营收乃至盈利优势,颇为关键。

2016年、2017年,华强方特营收分别为33.60亿元、38.63亿元,分别同比增加19.79%、14.97%;同期净利润分别为7.11亿元、7.48亿元,同比分别增加8.71%、5.27%。

与上述华强方特2018年数据对比,可发现,2016-2018年,华强方特营收增速、净利润增速都连续下降。

4月15日,因筹划上市而停牌近一周的华强方特更正停牌原因,将此前的“筹划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A 股)股票并上市”,改称为“筹划IPO”。

相对模糊化的新说法,不排除华强方特有在A股外,另瞄准科创板的可能。按目前科创板要求,华强方特当前超百亿市值、既有的盈利状况、高科技技术的积累等,冲刺成功概率或并不小。

恐龙园的A股上市冲刺之路相对更曲折。2018年3月IPO被否,已算是第三次冲刺IPO被拒。

2018年,恐龙园营收5.80亿元,同比增长13.04%,净利润为8752.03万元,同比增长19.56%。

另2015年—2017年,恐龙园营收分别为4.79亿元、4.24亿元、4.83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7.57%、-11.42%、14.02%;净利润分别为  0.63亿元 、0.30亿元、0.68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2.87%、-51.91%、121.73%。

营收和净利润的起落较大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受天气影响致门票收入减少,显现门票依赖。另外周边竞争加剧诸如上海迪士尼的开业导致一些分流,也不可避免。

恐龙园2018年的运营新动作包括围绕恐龙IP打造主题节庆、推动营销转化、增加二消消费体验,通过恐龙人俱乐部开拓亲子市场等。

恐龙IP的迭代强化速度,以及基于这一IP进行产业链的扩展程度,将深刻影响着恐龙园的盈利能力,乃至接下来IPO的成功概率。

两个海洋类主题公园的困境

同为海洋类主题公园,大连圣亚、海昌海洋公园的日子都不算好过,整体来看,它们是6家企业中2018年营收、净利润表现较差的两家。

2018年,大连圣亚营收3.48亿元,同比增加0.84%;净利润为5765.61万元,同比增加3.96%;扣非净利润为4087.3万元,同比降低15.9%。

大连圣亚对门票依赖仍较严重。2018年其景区门票收入2.94亿元,占总营收的84.59%,不过相对2017年87.34%的占比有所下降。

大连圣亚2018年年报提到,2018 年大连本地市场竞争异常激烈,竞争对手 采取价格战策略,对大连本部项目营销造成极大压力。这一提法显露了大连圣亚“门票经济”的较大隐患。 

大连圣亚2012年提出“大白鲸计划”,希望打通产业链上中下游,实现项目或产品的纵向及横向扩张,即有弱化门票及区域单一的风险的意图。扩张项目包括昆明大白鲸奇幻世界、营口鲅鱼圈大白鲸世界等。重资产模式下,债务高企、现金流压力加剧随之而来。截至2018年底,大连圣亚负债10.06亿元,相比三季度末创上市以来新高的8.92亿还增加1.14亿元。

2018年11月,大连圣亚公告称将在镇江大白鲸项目出资额中对应注册资本认缴出资额2.5亿元、实缴出资额0元的部分(即镇江大白鲸40.98%的股权)以0元价格转让。转让完成后,大连圣亚将成为项目持股最少的股东。

大连圣亚表示,因项目逐步开发落地及市场培育期的特殊发展阶段,成本费用持续增加,尤其是财务费用的大幅度增加,再加上市场竞争中的不确定因素,存在2019年度利润指标大幅度下降的可能性。

海昌海洋公园的负债率更胜大连圣亚,其2018年资产负债率达72.27%,比大连圣亚高出16%。另其2018年底净负债比率约为135.7%,而2017年同期约为77.8%,大幅提升是2018年度贷款本金增加所致。净负债包括计息银行及其他借款、应付关联公司款项。

海昌海洋公园2018年年报显示,其该年收入17.9亿元,同比增加约6.5%,其中主题公园收入约17.46亿元,同比增加约7.9%,这一收入中门票收入约12.74亿元,同比增加约7.8%,非门票业务收入4.71亿元,同比增加约8.5%,非门票收入占比26.98%。

同时,海昌海洋公园2018年年内溢利约4000万元,同比减少约86.3%,净利润率由2017年的约17.4%将至2018年的约2.2%;同期母公司拥有人应占溢利约3960万元,同比减少85.8%,主因是上海项目开园、三亚项目启动试运营,二者所产生的一次性开办费用所致。

高负债承压下,海昌海洋公园的重资产模式扩张如何为续是个问题。一个路径是拓展轻资产输出业务。其2018年年报提到,该年内海昌海洋公园新增轻资产业务合同11份,涵盖规划设计、建设咨询、运营咨询和品牌授权等服务。截至3月底左右,其已在全国13个城市布局了18个项目,已经签约合同共45份,累计合同总额近4亿元。

这种轻资产输出模式代表了诸多主题公园企业盈利的突破期许,但对输出方强运营能力、品牌授权议价能力等要求甚高,目前可见的成功案例并不是很多,还需更多观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