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瑰丽、瑞吉、ARTUS 谁是2019香港顶级酒店圈的新宠

樊森的酒店Lab · 汪诗原专栏 · 2018-11-30 09:34:47

香港最新一轮酒店潮孕育的新秀并非只有花拳绣腿,而是功底扎实、才情了得的实力派。

  在前不久揭榜的《Conde Nast Traveler》美国版“读者之选”榜单中,开业不到一年的香港美利酒店(The Murray)力压老牌的香港半岛、香港文华东方及千禧一代的奕居,强势登上了中国区第三、香港第一的宝座。展现了香港最新一轮酒店潮孕育的新秀并非只有花拳绣腿,而是功底扎实、才情了得的实力派。

  本月初,我特地飞去香港尝试了此轮风潮的“推进者”——The Murray。并走访了其“跟进者”——瑰丽、瑞吉、ARTUS的雕琢现场。

微信图片_20181130092322.jpg

▲只是在The Murray订了一间乞丐房,空间却出人意料通透流畅,且全程所有环节都无可挑剔,让我对香港新一轮酒店潮充满期待和信心。

  请随我预览将于2019年登陆香港的三大巨制——瑰丽、瑞吉、ARTUS

  香港瑰丽

  上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初,由郑家领衔的新世界发展把九龙蓝烟囱码头打造成一座如豪华邮轮般漂浮水上的综合体,综合体内涵盖了商场、写字楼、餐馆、高级酒店、以及林青霞、钟楚红等美人争相长住的服务式公寓。

  郑家后来卖掉了曾不可一世的香港丽晶(现香港洲际),并从2010年起将余下的建筑群拆除,为两位才情无限的后裔——郑志刚和郑志雯留出创作画布。

微信图片_20181130092337.jpg

摄影 | 樊森 · 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今,错落有致的新建筑群已从新世界中心的原址上拔地而起,而由郑志雯执掌的瑰丽也逐渐成为豪华酒店界的一线玩家。郑大小姐当然不会放过在家族福地上大干一场的良机,一间令她全情投入的瑰丽全球旗舰正在建筑群塔楼中段孕育。

  酒店的入口车道丝毫不显眼,但随着车辆一路上行再一个优雅的转弯,坐拥维港和港岛天际胜景的落客点将映入眼帘。架空的到达层将散落着花店、饼屋、餐厅和革新演绎的英伦庄园场景。当然还少不了季裕棠招牌的镜面、动物头首和不对称设计。而向来在色彩上极为节制的老季这次用上了尽可能多且妙的色彩来呼应瑰丽的品牌调性——深宝石绿、深海军蓝、银色组成的调色盘真的无比梦幻但不失高雅。

  每一层的电梯厅都会大得堪比一般酒店的行政廊,厅堂间用无数书架分隔成一个个若即若离的小间,独创的背靠背沙发散落其间,让每一层的住客可以很惬意地在房间外找书、品茗、欣赏艺术品、社交。

微信图片_20181130092341.jpg

▲木质百叶屏窗和落地窗间留出了足够大的间隙,以便你拉开屏风后需要跨一步才能凑到窗前,让人产生房间自带小阳台的错觉。

  基础房面积从53平方米起跳,尽管未超越奕居的68平米,但无论空间效用、用料考究度、布置心思都有飞跃性提升。香港瑰丽将出现羊绒覆盖的墙体、意大利小牛皮包裹的衣架、精致到前所未有的擦鞋套装、珠宝托盘等配件。

微信图片_20181130093106.jpg

  老季曾为瑰丽成功登陆欧洲(伦敦瑰丽)立下了汗马功劳,在香港瑰丽的浴室里,你会看到伦敦瑰丽中的棋盘格地面、六角银台盆、水墨大理石墙等经典笔触。但香港瑰丽终究是升级版+旗舰,于是乎,乞丐房的浴室内就任性配备了双人双花洒淋浴间。这将是双台盆普及后的又一场浴室革命。

微信图片_20181130093109.jpg

  套房运用了很多新派演绎的田园笔触,呼应香港瑰丽的营造宗旨——当代庄园大宅。不过其标准套房中最令我惊讶的不是庄园场景和很多酒店连公区都不舍得放置的昂贵艺术品。而是“双厅”设计。

微信图片_20181130093112.jpg

  老季没有按惯常思维把主流客房内的浴室临窗而置。而是把浴室请进暗处。而在客厅和主卧间设置了一个隐秘但全明的家庭厅,这种清晰区隔社交和居家属性的双厅设计在寸土寸金的香港、在酒店普通套房中呈现又是何等空前的排场。或许,在老季和大小姐的字典里,瑰丽的套房客人就是需要“双厅”。

  当然,香港瑰丽的过人之处将不止于此,酒店位于高空的行政廊将拥有景致无敌的露台,其顶配套房将对1000平方米发起冲刺,并将自带空中花园和高空私人泳池。“当代庄园”的营造宗旨只是掩饰,其真正营造宗旨实为“冲破束缚”。

  香港瑞吉

  如果要说无所不能、无所不想的香港瑰丽还有何遗憾。那或许就是他没能身处港岛。而瑞吉偏偏有幸进驻了港岛。

  不过,当酒店大楼立起来后,人们失望地发现,先前爆出的“扩香器”造型并未成真。但从目前已完工的酒店大楼外观看,方块楼身、落地窗、三角墙砖三大元素的组合简洁耐看。

  如今每一间瑞吉在打造时,都将酒店当作“阿斯特四世在世界各地的私邸”来营造。起初我还很排斥一些瑞吉以当代风格营造,但得知由傅厚民打造“阿斯特四世香港公馆”时,我松了一口气,毕竟,傅在当代场景下植入各种复古元素的功力如有神助。

  看到傅厚民为香港瑞吉创作的室内方案后,我更放心了——直入天顶的金属屏风用利落的线条传达出上世纪初的旧韵、外形摩登的新派水晶灯写满了对镀金年代的追忆、噼啪作响的壁炉符合镀金年代公馆的期许、傅厚民最钟爱的大理石里蕴藏着无比古典的花纹......

微信图片_20181130092742.jpg

  而通透的布局、半月型沙发、灯笼式灯饰、凹造型的金属条无不是傅氏美学的经典承载物。其新旧交融的内饰也完美呼应了酒店所处的湾仔地带的气质。

微信图片_20181130092810.jpg

  酒店落客区将极尽封闭、隐秘,一扇厚实精巧的对开门满足了酒店对私邸氛围的期许。也为酒店129间客房的精巧体量作了恰到好处的铺陈。

微信图片_20181130092840.jpg

  公区旋转楼梯的处理相当传神,复古的旋转楼梯没有搭配过于繁复的栏杆,而是巧借底部灯光和喷泉孕育的波光填充“纹路”。加之与之相对的中式艺术品和碧玉色墙体,刚好暗喻东方与西方的对话。

微信图片_20181130092843.jpg

  傅厚民向来反对堆砌吊饰,而喜好用大块面原材展现材质本身的天然纹路和光晕。

微信图片_20181130092936.jpg

  50平方米起跳的客房是当代居住美学的主场,置于古韵,屏风门充当的床头墙、宫灯造型灯饰、带有夸张弧角的床背予以了从容且入味的表达。

  在总套中,傅厚民透过多重入口强化厅堂的仪式感,并用八角形墙体围拢浴室内圈,让住客入浴时仿佛置身神殿之中。

微信图片_20181130092646.jpg

  傅厚民式的治愈当然不仅限于氛围舒缓、色调柔和、新旧平衡的室内空间,还在于他对露台与园林的迷恋。顶部露台将由园林、海景、清风和灯火治愈宾客。

微信图片_20181130093007.jpg

  傅厚民在自己最得意的作品——奕居中并未获得创作泳池的机会,他为香港瑞吉打造的泳池有着复古的遮阳篷,透出了些许向浅水湾酒店致敬的意思。

微信图片_20181130092713.jpg

  傅厚民还为香港瑞吉打造了美轮美奂的中西餐厅和恢弘的宴会厅(以致敬阿斯特四世那位热衷大宴宾客的母上)。但更令人期待的似乎是酒吧将如何中和纽约与香港的气韵,将如何改良血腥玛丽以展现香港在地感。

  ARTUS K11

  这间酒店和瑰丽、瑞吉各有共通之处,他和瑰丽同处原新世界中心地盘(现Victoria Dockside),其幕后主人是郑志雯的兄长兼K11缔造者郑志刚,主设计师和瑞吉一样都是傅厚民。

  但ARTUS并不甘为一间传统意义上的酒店,专为有2晚以上入住需求、期许更多归属感的宾客度身定制。

  酒店最为标志性是其灵感源自维多利亚港的水波形玻璃阳台,让宾客仿佛置身即将启程的邮轮,更深度沉醉维港的动人美景。

  从目前公布的细节照片看,酒店将带有浓烈的傅厚民符号——原木、织物、嵌入式壁炉、干净的线条、沉静的色调、治愈的氛围。

微信图片_20181130092420.jpg

  除了傅厚民打造的治愈系空间,以及坐拥无敌海景的大堂吧、早餐室和泳池平台。酒店还有三套分别由三位炙手可热的设计师——Joyce Wang、Anurag Nema、Fiona Barratt打造的Penthouse。以更铺张的空间和更天马行空的创意造就维港畔的梦幻行宫。

  而在瑰丽、瑞吉、ARTUS落户香港后,香港还将惜别香港洲际酒店,并迎接香港丽晶(将由香港洲际升级改造而来)、Fullerton等酒店的登场。香江之战将一如既往的激烈和精彩,你最期待哪家的到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