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点网

北京酒店进化史 从“京城三杰” 到“京城四少”

迈点网 · 汪诗原专栏 · 2019-03-26 10:22:24

纵览从民国时期的六国、东方、北京饭店,到如今的文华、瑰丽、宝格丽。帝都的酒店圈所经历的进化历程。

       1、从“京城三杰”,到“京城四少”

  我听过关于北京酒店最记忆深刻的轶事,是关于卡拉扬和北京饭店的。1979年,卡拉扬率柏林爱乐来华友好演出,震动了世界。见惯大世面的卡爷本要求北京饭店给全体团员一人一房,这在全京城仅7间涉外宾馆、达标床位不足千张的时代是何等天方夜谭。最后的接待方案是——卡拉扬在内的10位乐团主创一人一房,其余220人入住前门饭店。

  国家特地为卡爷安排了一辆红旗代步,但当年的北京饭店却以乐团总监不能与国家元首相提并论为由,迟迟不放10间房,后经多方求爷爷告奶奶,北饭终于在柏林爱乐落地前3小时拨出了10个标间。

微信截图_20190326151353.png

▲ 北京饭店当年的牛气并非空穴来潮,这间最早由法国人创立的酒店,

曾和六国饭店(Grand Hotel des Wagons-Lits,由英法美德日俄六国合建而得名)、

东方饭店曾并称为“北京三大饭店”

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场国宴的主办地,后来还进行了两次颇具使命感的扩建,成为京城最传奇先锋的下榻之所。

微信截图_20190326151405.png

  矫情的北京饭店+乐师下机坠梯风波+不太懂得鉴赏西洋音乐的观众,令当时无出场费来华演出的卡爷颇为不爽,留下了一句“不再来中国“的气话。

  就在卡爷离京后不到四个月,一座极力体现现代化的高级宾馆在农展馆北侧开工,这座耗资7500万美元的建筑率先采用了全玻璃幕墙覆盖82.64米高的楼身;4部观光电梯可让住客看着风景前往827间客房;并设置了可利用活动墙自由分隔空间、带有自动卷帘银幕、可供1000位宾客同时就餐的宴会厅。

微信截图_20190326151416.png

  酒店最终在1983年12月10日试运营,先进高贵的设施令其被时任总统里根携南希征为答谢晚宴举办地,为他们的访华之旅收尾。

  但这间尽显先锋的“喜来登长城饭店”(1985.3.18-2017.6.30由喜来登管理) 仍有遗憾,因技术限制,酒店未能按原计划在屋顶设置旋转餐厅。

  这一遗憾很快在不远处拔地而起的昆仑饭店得到完满。《永不瞑目》里有一场戏我称为“最后的华丽”,袁立和陆毅展开“逃亡之旅”前在一座高级酒店的旋转餐厅吃了自助餐,随后乘观光电梯下楼。这场戏里出场的电梯属于长城,而餐厅取景于昆仑的顶峰旋转餐厅。

  这间于1988年正式启幕的酒店不仅坐拥旋转餐厅、直升机停机坪、4部观光电梯、突破百米(102m, 29层)的恢宏楼身,而且还是首都首间由国人自己设计建造并管理的五星级酒店。

  近几次北京之行我都特地去朝圣了昆仑,尽管已运作了30年有余,但得当的保养和美妙的翻修令其从里到外都写尽了“历久弥新”。其观光电梯依旧运作流畅(上海首批五星级酒店的观光梯都成了摆设),风和日丽时乘坐是莫大的感官犒赏。

微信截图_20190326151427.png

▲ 美国前总统老布什及前第一夫人芭芭拉下榻昆仑饭店。

微信截图_20190326151436.png

  最令人惊叹的莫过于还原了圆明园场景的中餐厅、把日式村落凌驾于室内流水之上的日餐厅、复刻了法式古堡内景的包厢。让人为其营造功力拍案叫绝的同时,还兼得满满的民族自豪感。

  此后的京城缩短了孕育高级酒店的间隔,重磅高级酒店如雨后春笋般四起,并以挺拔的外形和登峰造极的设施成为京城各地带最瞩目的“奇观”。1989年3月开张的王府饭店成了王府井一代的最高建筑。

微信截图_20190326151448.png

▲ 王府饭店不仅刷新了王府井一代的“海拔”,

还率先引领了奢侈品购物潮流,LV、爱马仕、香奈儿都是在王府饭店打开他们的内地首店的。

微信截图_20190326151459.png

▲ 王府酒店的大堂还曾架起过一座白色大理石拱桥,

张国荣第一次和《霸王别姬》的京剧指导汪曼苓会面就在当时刚落成的王府饭店,两人还在拱桥前留了影。

  同期的巩俐不仅和哥哥共同出演了《霸王别姬》,还和钟镇涛合作了《梦醒时分》,其中就有钟镇涛下榻当年京城另一大巅峰旅居之所——中国大饭店的一连串镜头。这间酒店见证了其所在地带由工业区到CBD的华丽蜕变(感谢郭鹤年的远见)。

微信截图_20190326151509.png

▲ 相比越变越繁复的大堂,客房的删繁化简可谓是相当彻底,

当年的客房充满了雍容的提花床单和布艺沙发,花艺也极尽隆重。

案几上的线装书、毛笔和床上仿龙袍的长衫意在增强“中式在地感”。

  这一时期除了上述”京城四少“——长城、昆仑、王府、中国大。这一时期的重磅五星级酒店还包括北京香格里拉(1987)、长富宫(1989)、港澳中心瑞士酒店(1990)、燕莎中心凯宾斯基(1992)和希尔顿(1994)。

微信截图_20190326151519.png

▲ 为北京希尔顿主持开业典礼的大山,

演讲台上还有早已绝迹的Hilton菱形Logo。

  这一时期京沪两地酒店的共性也极具看点:两地首间五星级酒店均挂牌喜来登-上海华亭 VS. 北京长城都有香格里拉管理的综合体项目-上海波特曼 VS. 北京国贸都有日系酒店的身影-上海花园饭店(大仓) VS. 北京长富宫(新大谷)都风行观光电梯温室庭院屋顶餐厅等配置。

  这些改革开放后首批五星级酒店的兴起不仅靓丽了京沪两地的天际线、提升了两地住宿水准、也为中国培育了大批优质酒店管理人才。

  2、从“千禧一代”,到“献礼奥运”

  第二部的开场是属于嘉里中心饭店国际俱乐部的对唱。两家是当时罕见的会在《地理知识/中国国家地理》杂志上刊登广告的酒店。恕一时找不出这两版广告的我用文字描述俩广告的画面:

微信截图_20190326151534.png

  国际俱乐部展示着上图这样的奢华场景,摇曳的棕榈也悉心守护起散落着中西家具的厅堂,厅堂尽头的雕塑、竖琴、宽阔楼梯和弧形阳台,好一派气派非凡的排场。嘉里中心的广告不见任何酒店场景:一位商务男席地而坐,身边散落着公文包和文件叠成的纸飞机。两家的平面广告刚好是两家为迎接千禧年和2.0时代而递交的战书——奢华即极尽雍容 VS. 奢华即抛开束缚。

微信截图_20190326151552.png

  就在国际俱乐部和嘉里中心对奢华定义“各执己见”的同时,一组体量超群的建筑群——东方广场在东长安街上悄然生长。

  东方广场的主人李嘉诚,原本打算用自家的海逸品牌来运营其中的酒店部分。但考虑到项目的重要性,最终决定请出凯悦集团为其打理一间水准卓然的酒店。

微信截图_20190326151602.png

  在这组由丁广沅创作的由13座玻璃建筑构成的现代四合院中,君悦充分展现了其融合东西方美学的强大功力。

微信截图_20190326151611.png

▲ 贯穿17、18两个楼层的复式总套既有描绘西式大宅

的枝形水晶灯、壁炉,也有展现中式大宅神韵的亚洲家俬和摆件。

微信截图_20190326151621.png

▲ 极具热带风情的地下泳池还植入了8款气象场景,打雷、鸟鸣、暴雨无不想要即得。

微信截图_20190326151633.png

▲ 完备先进的设施瞬间令东方君悦成为了当时京城最炙手可热的行宫,

默克尔、基辛格、萨马兰奇、克林顿以及周围写字楼里的商界巨头无不将其征为御用。

微信截图_20190326151644.png

▲ 东方君悦甚至助力老佛爷完美呈现了Fendi长城大秀。

  而在北京申奥成功后不久揭幕的东方君悦还传达了一项重要信号,即北京酒店圈就此进入备战奥运献礼奥运模式。

  这一轮酒店潮中既有盘古七星这样特供奥运酒店;也有积极提振金融街一带的丽思、威斯汀、洲际(已撤牌);有华贸双黄丽思+JW万豪;也有在奥运后争夺国贸制高点的柏悦国贸大

  这一时期还孕育了一些独特又先锋的潮物:

微信截图_20190326151654.png

▲ 2004年,张欣女士集结了12位亚洲杰出设计师在长城脚下缔造了

“露天建筑博览馆”——长城脚下公社(2006-2010由凯宾斯基管理),

深刻探讨了旅居、设计和自然的关系。

微信截图_20190326151704.png

▲ 还是在2008年,安缦在京城郊外奉上了安缦的中国首秀。

Jaya营造的禅意居室、Jean-Michel Gathy打造的地下水疗馆、直通颐和园的秘道,

都令这场隐逸盛筵神秘且治愈。

  这一时期也有一些可惜的事件,我们留着用来开启下一章节。

  3、从“环裤衩阵地”,到“百花齐放”

  如果不是2009年元宵那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如下的Drop-off和中庭应该早就成为了CBD最深入人心的酒店场景。不过,这间大裤衩背后的文华东方无休止的延期也激活了另一种酒店生态——环裤衩阵地

微信截图_20190326151713.png


  原本志在必得的CBD文华东方,眼睁睁地看着国贸大抢尽先机,紧接着又遇到了有一位强劲对手——瑰丽。

微信截图_20190326151724.png

  没人会料到,三十出头的郑志雯接手本以颓势毕现的瑰丽后会那般平步青云。更没人会想到,郑志雯会在过气的原京城第一高楼——京广中心里整出一间极尽颠覆的杰作——北京瑰丽

微信截图_20190326151734.png

  北京瑰丽的泳池掩藏于植物温室中、员工制服有日晚装之分、水疗馆设置了护理居住两相宜的套房、令街头美食和失传的地方风味荣登大雅之堂的食府、堪比英式俱乐部的行政廊、还有那些艺术品和书籍选搭如有神助、舒适得恨不得整个打包回家的客房。

微信截图_20190326151744.png

▲ 瑰丽刚开那阵住进去只是觉得很厉害但没很热爱(此前爱柏悦太深),

后来接连住了几回瑰丽不得了,

迷上房间里每一丝搭配、每件家具摆放的方位、空间里的每一丝小窗和每一道移门、

迷上了散落空间各处的每一本书、迷上了压在Spa Menu上的卵石、

迷上了其阴阳平衡得刚刚好的气韵......天呢,这间酒店着实让人欲罢不能。

  所有细节处(电梯厅能比别家套房客厅还温馨)的尽善尽美令瑰丽一夜间征服了整个京城。记得我头一次只是在酒店待了一晚,就接连撞到了陈鲁豫、沈宏非、Angelica Cheung和大山全家,足见其号召力。

  以大裤衩为景观亮点的瑰丽亮相后没太久,香格里拉又马不停蹄地在大裤衩另一边奉上了潮流之作——新国贸,大裤衩同样是其部分房型的景观福利。环裤衩阵营就此形成。

微信截图_20190326151754.png

  作为《Monocle》的忠实订户,我很着迷于此刊的调性,但反感其对大陆的无感。而CHAO还未登场就引来《Monocle》大篇幅赞美。这或许不是一间最优秀的酒店,却是对生活方式展开最多探索和实验的旅居据点。

  我本对奢侈品跨界的酒店并无热情,但北京宝格丽对选材、匠人精神的执念令我深深折服。酒店朝向亮马河的景致、由大堂一侧盘旋而上的楼梯、前厅的老地图、房间里摆放的书册无不令我沉醉。

  我并不粉华尔道夫,却被雅布为北京华尔道夫创作的层层递进的幽径式大堂圈粉了。住了十多间四季的我,始终希望四季的设计能再时髦出挑一些,但住过这间四季后,我明白四季“清汤寡水”的装扮的用意了——好住的房间、美妙的氛围、出众的食物、家人般的温情,夫复何求?

微信截图_20190326151804.png

  同期也孕育了不少我不那么爱的酒店:早餐极度糟糕的北京康莱德、陈列很走心可惜丝毫不好住服务也不稳定(同样在底楼随便拍拍艺术品,非住店西人他们丝毫不管,住店国人要不友好地盘查)的北京怡亨。

微信截图_20190326151813.png

  这其中也有惋惜,比如有些短命的Temple Hotel。当然,也迎来了大批让人热血沸腾的新作,刚落户王府井的璞瑄王府井文华东方

微信截图_20190326151824.png

  而后,还有JDV接管的兆龙饭店、散落胡同深处的前门文华东方,丰富我们的旅居方式、续写京城酒店进化史。篇幅有限,本文主线以五星级酒店和高水准精品酒店为主。其他在北京酒店史上起到推进作用的建国、丽都、香山未作收录,尽请谅解。

评论